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75、昏君是父皇(五)

正文 1375、昏君是父皇(五)

 热门推荐:
    上官锦荣双手微抬,笑呵呵的说道,“众爱卿平身!”

    “今日是无忧公主生辰宴会,大家不必拘于礼节。”皇上说完话,就拉着童心兰坐在了正中的长椅上。

    正中的长椅也是雕刻了龙纹的,照理来说其他人是不能坐的,不过现场的大臣没有人提出异议,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皇帝对无忧公主的宠爱无度表现了。

    莫说今日是无忧公主的生辰宴会,平时的时候,皇帝也是会巧立名目举办各种聚会的,如果他们每一次都提醒皇帝,不知道会把皇帝得罪城什么样子。

    而且,无忧公主也只是一个女孩子而已,朝堂上的龙椅皇帝都抱着还是幼年期的无忧公主坐过,其他场合的龙椅,他们能反对么?

    童心兰开心的坐在父皇身边,靠近上官锦荣耳边说悄悄话,实则侧过脸打探着一些人的表情。

    秋家先祖当初和太祖称兄道弟,一起打天下,一开始也是说好了打下了江山一人半壁,然而,推翻前一个腐朽皇朝的前夕,秋家先祖却病逝了。

    秋家之人一直觉得是上官家做了手脚,害死了他们先祖,记恨在心。

    不过秋家二代首领知道先祖去世后,他在军中的势力比不上上官先祖,所以将这一份怨恨记在心中,在上官家建立大魏王朝后封王侯的那一刻,急流勇退,并不要王侯爵位和封土,只求回到家乡做一个乡绅。

    太祖并不知道秋家的心思,对于他们的做法是感到很欣慰,还以为秋家后人是真的淡泊名利,所以顺了秋家的意,没有给他们封王侯,但是还是赐予了他们土地,并给秋家赐了一块免死牌匾,上官皇族永远优待秋家人,若秋家有人犯了死罪,可用之免罪。

    这些年,秋家人从没用过这个牌匾,他们回到家乡之后,勤勉后人,后生都是可造之材,即便考中科举,也少有入朝为官的,大多去到各地当教书先生。

    秋家的做法,从未让皇族觉得可疑,反而更加敬佩他们。

    然而,秋家之人利用教书便利,进入各府和和许多世家有了紧密的联系,甚至桃李遍天下。

    古有好为人师的孔圣人,孔家虽说桃李遍天下,也是天下人学习的榜样,但孔家从来没有作乱,所以上官皇族也不会怀疑秋家好为人师的做法。

    秋家不入朝堂,但到处都有秋家的传说,秋家人若是想入朝堂,上官家也会表示欢迎,毕竟,秋家人也是有能力的。

    如果秋家人想参加宫廷宴会,只要有秋家族长带领,也是可以进来的。

    这一次的宴会,秋家只有两个在朝为官且官位不高的中年大叔参加了,这两人,不知道对秋家的计划知道多少?

    隔得太远,看不清他们表情呢。

    而和秋家交好公侯还是来了的,这些公候现在对皇帝恭恭敬敬的,而秋家人谋夺江山的时候,他们却有帮忙提供各种助力,不知道现在他们已经完全投靠了秋家没有。

    说起来是真的不可思议,一个没有王侯爵位的教书人家轻而易举就说动了一群不愁吃喝的王公大臣帮他夺取江山,而那些王侯却没有自立为皇。

    在古代,说出去都没有人信呢。

    在地球那一端,靠着嘴炮推翻旧王朝的孙先生,后来还不是无法指挥得动各路军阀么。

    只能说,秋家人是真的有本事,能够安安静静的蛰伏两百多年,算计上官家两百多年,上官锦荣哪里会是他们的对手。

    童心兰有些遗憾,她一时半刻真的没法看穿这些老狐狸的表情,毕竟,她坐得太高太远了,皇帝坐得地方真的是高处不胜寒呢。

    发现了女儿的心不在焉,上官锦荣问道,“筱兰,是不是腿疼了?若是不舒服,便招来御医再看看,或者回去休息?”

    童心兰摇了摇头,“父皇,今日可是女儿的生辰,女儿怎么能缺席呢?再说了,女儿已无大碍,只是,排练多日的蝴蝶谷无法跳给父皇看,心里有些难过呢,不过,今日有许多贵女进宫,一会儿父皇一定要让她们多多展示才艺才行,我不能跳,看她们跳也是一样的。”

    “哪里能一样,她们根本比不上我的无忧。”上官锦荣并不觉得这些大臣的女儿能比得上自己的掌上明珠。

    有这么好的父皇,上官筱兰怎么可能为了苟且就对父皇的尸体作出鞭尸的事情呢。

    话是那么说,但上官锦荣也知道女儿不会离开了,往日都是女儿跳开场舞,今日女儿崴了脚,只能让其他大臣的女儿来了。

    大魏朝和其他世界的古代不一样,其他古代世界,若是让公主贵女表演,会被人觉得是一种侮辱,可是这里反而有些像西方王庭,能够在宫廷宴会上跳舞表演,是无上的荣誉。

    自从无忧公主能走路能唱歌开始,开场表演就被她包了,其他贵女虽然能够在后面表演,但终究不如开场那一个。

    压轴的虽好,却也比不上第一个。

    皇帝一直想在自己的权力以内给女儿最好的,所以今日他感到很是遗憾,今日可是女儿的生辰啊,将笄之年啊,不能跳开场舞,将是多大的遗憾啊,毕竟,他又不能给女儿其他更好的。

    在两父女聊天的时候,最爱拍皇帝马屁的淑妃从坐榻上站起身来说道,“陛下,宴会吉时就要到了,无忧公主可是准备好了?我们都等着无忧公主的开场舞呢,想必公主今日的舞蹈一定惊才绝艳。”

    皇帝正为女儿不能跳舞感到烦心呢,淑妃就撞上来,上官锦荣心情有些不虞,童心兰赶在他开口责备淑妃前拉了他一把,说道,“淑妃娘娘,今日,无忧可没有打算跳开场舞哦。”

    “啊?”说实在的,淑妃是真的没想到无忧会不跳,所以此刻她脸上表现出来的吃惊并不作假。

    童心兰嘟着嘴有些生气的说道,“无忧今日崴了脚,不能跳舞了呢。”

    接着,童心兰又一副不在意的慵懒的说道,“不过,我也不稀罕,都跳了那么多次开场舞了,今日不跳也没所谓,所以,今日的开场舞,就让给其他贵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