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76、昏君是父皇(六)

正文 1376、昏君是父皇(六)

 热门推荐:
    这句话很得罪人,会让其他贵女觉得跳开场舞的机会是被无忧施舍的。

    其实童心兰可以说其他理由,但是此刻,绝对不能表现自己已经成长了,免得引起有心人的忌惮,所以她继续装草包,说话无脑的样子。

    童心兰此话一出,座下的人们露出了各种表情,有嘲讽的,有开心的,有不满的,童心兰则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挑了一块桃花酥递给了上官锦荣,“父皇,宣布我的生辰宴会开始吧。”

    皇帝接过桃花酥,对礼部侍郎说道,“开始吧。”

    平时的一般宴会并不用礼部侍郎主持,可是今日是无忧公主寿宴,也相当于国宴了,便得有礼部主持,公主品级轮不到礼部尚书出面,就让礼部侍郎上了。

    礼部侍郎有些犯愁,往日都是无忧公主跳开场舞,突然她就不上了,临时让谁上呢?

    虽然公主刚才那句话有些得罪贵女,但是指不定有些心大的贵女不在意,还是很想跳开场舞呢。

    可是万一让心胸狭隘的贵女上去跳了,肯定觉得他是在侮辱她吧。

    如果让舞乐司的舞姬上去跳,肯定又会让贵女们觉得他是在讽刺她们连宫里的舞姬都比不上吧?

    贵女生了气不可怕,可怕的是贵女身后的家长啊。

    童心兰好笑的看着礼部侍郎犯愁,如果上官家的权利还十分稳当的时候,这礼部侍郎肯定不会如此忧愁的。

    偏偏现在的朝堂状况就是某些大臣的权利已经超过了皇帝,这就让礼部侍郎左右顾忌了起来。

    皇帝一开始也没有想过要为难礼部侍郎,这礼部侍郎平时很少惹麻烦,不过是个墙头草而已,不过此刻看到他为难的样子,皇帝想起了在朝堂上,这人的左右逢源。

    朝堂上的事情,礼部侍郎倒是知道如何站队,偏偏一个跳舞的事情,却让他为了难,毕竟礼部侍郎了解朝堂上那些官员,可是他不完全了解官员们的女儿啊。

    皇帝觉得礼部侍郎此刻的样子有些好笑,不过更多的还是辛酸,自己的大臣不担心自己会不会生气,反而去揣摩别的大臣和别的大臣的女儿会不会生气。

    “呵呵。”这么想着,破罐子破摔的上官锦荣竟是笑出了声,不过笑的声音不大,旁的人也只当他是因为无忧公主在他耳边说了好笑的事情逗了他笑。

    童心兰心疼的看着这个“无能”的皇帝,对朝事无能为力,只能当个甩手掌柜、拼命找让他觉得快乐的事情来玩的皇帝。

    在外人的面前不能表现出自己的变化,可是在父皇面前却是可以的,童心兰贴近上官锦荣耳边,略带好奇的说道,“父皇,我觉得这个礼部侍郎好好笑哦。”

    “哦,无忧也觉得他好笑?你觉得他哪里好笑?”上官锦荣有些好奇无忧为什么觉得好笑,他并不觉得无忧会看穿他在笑什么,毕竟让无忧生活的无忧无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是他故意为之。

    聪慧的人,无论男人女人,在宫里都活不长,他不希望无忧因为读了书,懂得了道理、懂得了真正的皇权谋略后,怀疑她的生活,或者像她的母后那般利用所学来开导他、帮助他夺回皇权,最后,却被那些人害死。

    所以,在无忧小时候表现出不爱学习的时候,他就顺了无忧的意,不让她上学看书了,放任她当一个只知吃喝玩乐的人。

    反正,他现在也是这么活的,若不是以前读了圣贤书,知道一个正常的爱国的皇帝应该怎么做,必须如何做,现在的他肯定会觉得这样只知吃喝玩乐的生活很好吧,而不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很累了吧。

    他也想反抗,也想挣扎,可是来自各个势力的阻挠搞得他喘不过气,他不知道该相信谁。

    不过,总有一天,他会将属于自己的抢回来,上官家不能败在他的手上。

    看了一眼身边瞪着一双天真烂漫眼睛的无忧,上官锦荣摸了摸她的头发。

    是时候找机会给无忧找一个强大可以依靠可以保护她的婆家了。

    把她嫁出去,他就能放心的展开自己的计划,而不用害怕保护不了身在不知有多少潜在危险的皇宫里面的她了。

    无忧绝对不能出事,不然,他怎么有脸去见皇后和那个来不及出世的皇子!

    童心兰从皇帝的眼里看到了复杂、纠结和阴谋,瞬间觉得父皇应该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不过上辈子的无忧看不懂这些,也从不过问朝政,所以童心兰知道的上官锦荣的消息太少,太单一。

    看来,得多了解一下父皇呢。

    不过此刻不是时候,童心兰还是先回答了上官锦荣的问题,“这还是父皇的礼部侍郎呢,一个开场舞能让他纠结成这样么?都这么一会儿了,他还愁眉不展的,随便让谁上不都一样么?我宫里的青瓷在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都很快能替我做决定呢,一个礼部侍郎却纠结成这样。”

    童心兰又给青瓷上了一个眼药水,30细棍是打不死人的,最多躺在床上一周不便行动而已,照料的好,半月后就能恢复了,而这期间,指不定青瓷会联系上她背后的人呢。

    童心兰不知道青瓷有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会不会禀告给那人,而童心兰并不想暴露自己,不管青瓷发现没有,青瓷里通外人监视公主、诱导公主这些行为,也是死罪。

    所以童心兰必须要了她的命,现在的童心兰不方便动手,只能借助父皇的手去除掉青瓷了。

    对不起了,上官锦荣皇帝,利用了你对女儿爱去杀人呢。

    上官锦荣还真的没想到女儿竟然看出了礼部侍郎在担心,虽然她可能还没看穿礼部侍郎在担忧什么,还是让上官锦荣忧心无比。

    女儿长大了啊,开始动脑经了,看来是留不住了,虽然舍不得,但把她嫁出皇宫,嫁出京城的行动得加快了。

    童心兰不知道自己的话,加速了一些事情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