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80、昏君是父皇(十)

正文 1380、昏君是父皇(十)

 热门推荐:
    太监总管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刚才在无忧宫,不知道公主说了什么惹得皇帝这么生气,还这么自虐。

    哪个皇子公主惹皇帝生气了,不是被罚啊,只有无忧惹了皇帝生气,皇帝惩罚的是他自己。

    至于草包公主说了什么让皇帝生气,太监总管虽说感兴趣,但也没觉得和自己的任务有关,这种公主身上,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

    太监总管正想上前听听是什么原因造成感情好得让许多人妒忌的父女是因为什么生了嫌隙,童心兰就幽幽的看了他一眼,带着小姑娘特有的窘迫,嗔怒道,“你别过来。”

    似乎是小姑娘有什么小秘密不想让人知道呢。

    能让无忧公主觉得害臊的事情?

    难不成是到了14岁,想要驸马了?所以惹怒了爱女如命的上官锦荣?

    如果只是小女儿家的私密事情,太监总管觉得自己的确没必要去打探,而且他自认十分了解无忧,刚才无忧的表现也很像他猜测的样子。

    看样子,得把事情汇报一下了呢,无忧想找驸马的话,主子的计划恐怕会生变呢。

    童心兰故意作出让不怀好意的人误会的表情,看到太监总管“理解又贴心”的微笑着后退到看不到的地方之后。

    童心兰才上前,拉了拉上官锦荣的袖子,“父皇,是不是无忧说对了,所以你才这么生气的?”

    上官锦荣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运动一次了,跑了这么远,累过了之后,他忽然觉得身上的压力一瞬间都轻了好多。

    上官锦荣觉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两父女一前一后的在宫里散起了步,到了御花园的太液池。

    今日因为生辰宴在御景园办,平日会来御花园游玩的嫔妃公主皇子也在那边玩,这边就十分安静了。

    来到太液池上的亭子,把太监们留在亭子里,上官锦荣带着童心兰又走上了与太液池齐平的琉璃桥,太液池池水清澈,站在桥上往下看,没有任何人能够躲在桥底和水里偷听他们说话,因为一切都是透明的,只要有阴影变会被他们发现。

    到了这里,上官锦荣终于能够放心的说话了,原本他还是想哄一哄童心兰,但是童心兰对上他的眼睛,对他施加了一些催眠,让上官锦荣毫无戒备的说出了心里的忧虑,“无忧,父皇的确不是像先祖他们一样雄才伟略的皇帝。”

    “朝堂很复杂,这个江山交到我手里的时候,已经有问题了,但是父皇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我曾经想过扭转乾坤,你的母后一直帮我调查,可是,结局是,你母后在生你弟弟的时候被人害死了。”

    “那些死士当场就自尽了,我找不到幕后黑手,我不知道谁可以信任,我不知道谁要害我,我也害怕他们威胁到你的安全。”

    “无忧啊,朝堂争斗是看不到硝烟的战场,一个不好,就可能死掉,即便我是皇帝,即便你是公主,也无能无力。”

    “不过,你不要害怕,你已经14了,可以嫁人了,为父为你找一个驸马,你嫁出去了,就安全了。”

    哎,原来上官锦荣是打的这个主意啊,怪不得上官锦荣会觉得秋柏轩是无忧可以托付终身的那个人呢。

    在皇帝看来,秋家远离京城,没有大多的势力,如果把无忧嫁过去,也引不起想害皇家那些势力的注意,秋家那样的世家,势力不大,也足以保护无忧了。

    可是,他哪里知道,秋家却是谋划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童心兰解除了对皇帝的浅层催眠,上官锦荣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把藏在心里多年的话都说了出来,明明一开始,他只是想透漏一点点然后安慰无忧的。

    今日,果然失常了啊。

    “父皇,没想到这些年,你承受了这么多的压力,女儿竟然一直没有发现你的处境,安然的生活在你的庇护里面。”

    “不过,父皇,女儿不会嫁人的,女儿不会把你单独留在宫里,让你独自面对明枪暗箭,父皇保护了我这么多年,我也要保护父皇。”

    童心兰的这一番话,让上官锦荣又是感动,又是害怕,这是他最害怕的事情啊,果然是皇后的女儿,说的话都和皇后一模一样,可是他害怕无忧会被伤害。

    “无忧,你还小,什么都不懂,这些事情,你不明白,当年,你娘多么聪慧一个人啊,我们还是……”

    “父皇,我是母后的女儿,绝对不会给母后丢脸,女儿会偷偷看书,偷偷学习,到现在,我还记得太傅当年讲的学呢,只是以前我从不去思考,所以不知道是什么道理,女儿并不笨的。”

    “傻孩子,书里的道理虽多,但是,用起来哪里那么容易啊。”

    “父皇,难道你是看不起女儿的智商么?你觉得母后生下的我,是个笨蛋么?”

    “父皇,这样吧,我今日才14岁而已,明年才是及笄之年,我身为公主,也没有匆匆嫁人的道理,至少也得及笄之后才能嫁人啊,给我一年的时间,如果这一间内,我学无所成,明年,我就乖乖的嫁人。”

    童心兰把学有所成的目标说得也模糊,上官锦荣也不觉得无忧在一年以内能够学到什么可以帮到他,只当她有这个心意,心里也满足了。

    女孩子,朝政阴谋都不懂,到时候给她布置一个难度大一些的考核,让她过不了,无忧还是会乖乖嫁人的。

    因此,上官锦荣敷衍道,“好,父皇给无忧一年的时间看书,明年你生辰的时候,父皇再考核你。”

    “好。”

    两父女又谈了一下怎么瞧瞧看书的事情,便从桥上走了下来。

    太监总管看到两父女关系又和好如初,也感叹果然公主一道歉,上官锦荣绝对会妥协。

    童心兰似是突然又想起了刚才让她恼羞成怒的话题,突然气呼呼的踢了上官锦荣一脚,“臭父皇,无忧真的不想招驸马啦,人家还小,不想嫁人,你刚才果然是哄我的吧?你就想着把我嫁出去,我就没法拦着你立那些后宫的狐狸精当皇后了,呜呜,我一去给娘告你。”

    说完话,童心兰钻上步撵,就让太监开始飞奔回宫。

    上官锦荣一开始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无忧突然又踢他,难道无忧是故意在这些人面前这么干的?

    无忧是不是还发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