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86、昏君是父皇(十六)

正文 1386、昏君是父皇(十六)

 热门推荐:
    可是,秋家的计划已经两百多年,到他手里的时候,许多人已经被秋家收买了,上官锦荣连自己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即便上官锦荣立马退位,新上位的皇帝,照样救不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国家。

    因为这个国家到处都是蛀虫,和别人的人,新上任的上官家皇帝,无力回天,因为那些人摆明了,就是要反上官家家族的。

    好啊,既然大家都反上官家,那何不让自己去领导着不满朝廷的百姓去推翻这个早就不属于上官家的朝廷的呢?

    自己造自己的反!

    自己革自己的命!

    这些老百姓由那些造成他们悲剧的阴谋家带领着去推翻上官家,达成他们谋朝篡位的目的,对那些老百姓来说,才是最悲哀的事情呢。

    童心兰觉得,还不如带着这些被哄骗的老百姓,去干掉那些造成这一切的阴谋家更解气呢。

    为了在灾民里面获得人气,受到他们的信任和推崇,也是为了替父皇和无忧出一口气,童心兰带领五个当地真正的灾民,抢先潜入珙县县令府上,把珙县县令的人头砍了下来。

    这人领朝廷的俸禄,却不为朝廷办事,如果这种官员少一点,天下人对上官皇族的怨言也会少一点,毕竟,赈灾,上官锦荣每一次都是答应了的。

    下面的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童心兰在五个见证者的拥护下,提着珙县县令的头颅回到早就被秋家势力说得义愤填膺却不敢真的去宰杀朝廷命官的难民中间。

    “父老乡亲们,看清楚了,这就是一直对我们维护堤坝请命视而不见的县令大人!这就是鱼肉父老乡亲的县太爷!他让我们吃不饱,让我们穿不暖,让我们家破人亡,让我们易子而食,那,我们就让他为我们的亲人陪葬!”

    “当官不为民做主,何必还戴着乌纱帽?既然戴着乌纱帽,却又不为老百姓做主,那还是砍掉这戴乌纱帽的狗头吧!”

    “谁不让我们活,我们就不让谁活!”

    古代老百姓是真的不敢与朝廷命官抗衡的,此刻,他们看着被杀死的县令,心里生出了朝廷命官也不过如此而已的感觉,也觉得县令罪有应得,如果县令管了他们,他们的家人就不会死了。

    “你说得对!谁不让我们活,我们就不让谁活!”

    立刻,就有人附和童心兰的喊话。

    看到有人抢了获得灾民信任和推崇的先机,之前不断煽动受灾百姓情绪还来不及去杀狗官的秋家安排的人此刻按耐不住的站了出来继续说道,“县令不管我们的死活,那我们杀了他,县令不管我们的时候,知府批评过他么?我们就找知府来问问!我们一级级的问上去,看看是谁不管我们!”

    童心兰看向那喊话的人,看上去也是一个练家子,不过并不是多么聪明那种人,应该只是一个棋子罢了,听后面的人的安排做事那种。

    这种人,想把这珙县及其周边的灾民纳入他的控制下,还看童心兰允许不允许。

    不过,虽说这些人事先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他们说得多,却没有童心兰杀掉一个官员给他们的震撼大。

    要闹事,还是要跟着胆子大得敢杀朝廷命官的人干啊!

    童心兰在这些灾民的心里,已然有了最高的地位,这些个秋家派出来的喽啰,根本无法撼动童心兰在这些灾民心里的领导地位。

    当然,大坝决堤,受灾的绝对不可能只有珙县一个地方,只不过这里是守在最严重的地方,也是暴民之乱里面,闹得最厉害、杀人杀的最多的那一批。

    秋家也在其他地方安排好了人,领导其他县的暴民。

    秋家自然知道,有些地方的人脾气大,或许不等他们的人搞事情,别人已经组织好了队伍。

    所以,这群人看到珙县的灾民已经一副紧跟突然冒出来的童心兰步伐的时候,也没有真的要夺权的意思,反正到时候,只要确定了他们不是其他势力的人,让他们领导灾民也没关系,反正他们的任务只是闹事,闹到京里去,闹到皇宫去。

    而且,到时候,各个势力一汇合,没钱没粮的队伍肯定会听从最有钱最有粮食那一个队伍。

    哪一个队伍是秋家自己人,他们肯定会把以前克扣下来的钱财粮食给哪个队伍啊。

    到时候,归根究底,这些队伍还是在秋家的命令下行事。

    童心兰身后自然没有其他势力,连上官家的势力都不算,她是真的出来单打独斗的。

    所以,就因为这些人这样的想法,童心兰成功的让珙县这一批灾民在自己的领导下,组成了珙县起义军。

    没有粮食,没有钱财,很难维持起义。

    不过,大灾之年,仅仅是靠着逃难去没有受灾的地方的信念,大部分人还是能够坚持走很远。

    县令中饱私囊的钱粮快被吃完了。

    但是童心兰也得考虑后续粮食的问题。

    秋家那边藏着的粮食,她定然是要找出来的。

    不过这时候,还没有和秋家领导的那些灾民汇合,童心兰着实不知道秋家把粮食藏在哪里。

    这时候,童心兰把主意打到了知府所管的粮仓上面。

    这个知府也不是好东西,若不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下面几个县也不会贪腐的那么严重,县令们的贪腐不一定是秋家人的指使,但一定是知府的纵容。

    秋家人还犯不着一个个去管县令,他们只要控制了有管理权的高级官员,让他们索贿,下面的人,自然会想办法去贪污挪用,搞到金银等宝物去贿赂他。

    这样,地方上,就完蛋了。

    俗话说山高皇帝远,皇帝不能出宫,只能通过下面送上来的奏折知道天下事,即便是现在,这时候的上官锦荣,也还不知道好几个县的灾民在朝京城前进呢。

    而知府却不是不能出府的啊,知府相当于现在的市长,定期也得下去各个县里考察啊,所以他不可能不知道县里的事情。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知府难逃其咎。

    皇帝没有证据给这些贪官定罪,就算难民闹上京城了,这些贪官也会有人跳出来保,呵呵,童心兰会帮上官锦荣拔掉这些蛀虫的。

    在这个时候,法律只是各个势力维护自己实力、维护自己人的法宝罢了,以暴制暴才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