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88、昏君是父皇(十八)

正文 1388、昏君是父皇(十八)

 热门推荐:
    “小英雄看来不仅胆量不凡,身手也不错啊!”知府继续摸底,只有摸清楚了这些人有几两肉,他一会儿才能安排好人把自己毫发无伤的救出去。

    那不断夸着童心兰的难民其实也算是童心兰的迷弟了,有一种推销自家爱豆的感觉,但是童心兰拦下了他,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而亲自接上了知府的话,“不敢得大人夸奖,草民不过是学了点外家功夫而已,不过能够得到大人的赏识,草民也不胜感激,如果真的能够入军队发展,小草民一定牢记大人的恩德。”

    “不过,草民虽说也想报效国家,但是现在家乡百姓却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即便大人现在就推荐草民入伍,草民也还是希望是在安置好父老乡亲之后。”童心兰作出很是耿直的相信了知府客套话的样子,还为此犯上了难,却又有自己的坚持,催促知府赶紧放粮。

    “小英雄放心,本官说话算话,我们这就出府去我们成州府设立的战略粮仓领粮去,不过,待我拿上我的印鉴可好,不然,没有印鉴,即便看守粮仓的总兵大人看到我,也不会放粮的。”

    知府从童心兰的手法已经看出此人功夫不凡了,能点穴的人,可不仅仅只是外家功夫好而已,他府上的护院恐怕不是这人的对手,强行上来救他,他的小命会先丢掉。

    唯一有把握安全脱身的办法,就是顺着这群人的意思,假装配合,然后把这群人引去粮仓,驻守粮仓的总兵和他是一条利益链上的人,到时候这群人去领粮食的时候一定会范松警惕,他就能乘机躲到士兵身后,而这群人即便武功再高,也打不过好几百人的守军。

    其实,攻击知府府之前,童心兰就已经打听清楚了这个知府的性格,胆小、贪财、狡诈又谨慎,这样的人,一定会想一个他自认为的万无一失原子能请君入瓮的办法。

    由他带路,进入粮仓就很容易了。

    至于进去粮仓之后,童心兰自有办法。

    如果这个知府没有想到请君入瓮的办法,而是想冒险让护院救他的话,童心兰也有第二套方案,不过还好,这知府想到的法子,是童心兰预设的最好的那种可能性。

    童心兰让知府拿上了他的印鉴,然后依然拿着一把小刀比在他后心窝处,“大人,草民不是信不过您,而是害怕您的手下误会我们,所以,我不得不谨慎一点,您是一个好官,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希望您谅解!”

    你是好人,就别介意咯!

    第一次用这种道德绑架式的厚脸皮话当作做坏事的借口,感觉还是很爽的。

    知府只能继续露出宽容的笑容,带着童心兰他们到马厩坐上了马车,坐着马车,离开了府邸,往城州府粮仓驶去。

    童心兰之所以会找上知府,而不是直接带着难民门去攻击粮仓,也是因为在这大灾之际,粮仓一定会有重兵把守,有童心兰指挥,抢夺粮食肯定能成功,但是,那样一定会伤亡惨重。

    虽然,在古代的时候,好些“起义军”并不会把难民的命当命,反正死了这一批,只有他手里有强来的粮,那一定会有更多的难民加入他的“起义军”。

    但,童心兰不希望这些无辜的难民因为抢夺粮食而死,也不希望那些只是领命保护粮仓的士兵因为执行命令而死。

    即便因为她的利用,这些难民依旧会有一些人死在与秋家势力、与朝廷势力的抵抗上,但,童心兰还是希望把牺牲控制在尽量少的程度上。

    能智取,就智取吧。

    在马车上,被“贱民”们包围着的知府更不敢轻举妄动了,脸上的慈爱笑容端得更加真实,“这位英雄,真的不必紧张,我们此刻已经去往粮仓的路上了,我的话,那些士兵一定会听的,一会儿就放粮。”

    “不过,朝廷放粮还是得按照规矩,毕竟不仅仅只是你们乡县糟了灾,还有其他县也糟了灾,到时候,我希望各位英雄,不要抢夺其他县的赈灾粮可好?”

    “如果,你们把他们的粮食也抢走了,我可怎么向他们交代啊,你们放心,朝廷播了这一批粮食,过段时间又会拨下来第二批,这段时间,朝廷已经不断的在叫江南那边的官员收粮来帮助我们了。”知府为了扮演好自己是一个好官,此刻竟然还假装冒着得罪绑匪的危险,去维护其他乡县的利益。

    这演技,这胆量,不愧能当上知府!

    淳朴的难民立刻被知府感动了,“你放心吧大人,我们只拿自己那一份,是吧,首领!”

    童心兰依旧配合的露出笑容,似乎赞同了淳朴难民的话。

    知府故意松了口气,说道,“那就好,本官就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既然这样,我就真的是一点也不后悔带你们来粮仓了,这可是朝廷的机密重地啊,一般情况下,我不会带任何人来这里的。”

    “我们还有一会儿才能到粮仓,这样吧,你们说说你们是哪一个乡县的人?我帮你们看看,你们能够领多少粮食回去,如果可以,我,看看,能不能从我们官差的补贴粮里面,分一些给你们。”说到这里,知府还掏出一本记录粮食发放的账本,煞有其事的翻了起来。

    “大人,您真好!”

    “大人,您真是好人!如果我们的县令大人也和您一样的话,我的娘,也不会饿死了,呜呜……”

    淳朴的难民被知府的演技搞得感动不已,眼泪汪汪的哭了起来。

    对于知府的问话,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们是珙县的难民,若不是县令做得太过分,我们,我们也不会杀上州府了。”

    “不过,当时若不是首领杀了县令,我们恐怕也活不下来了!不过幸好,知府大人是好人!”

    童心兰坐在一边,露出一幅庆幸自己这一次没有错杀好人的模样,却并没有上前阻拦这些难民说话。

    这一次她带这几个难民出来,的确是看重了他们的能力,她没有从宫里带一个帮手出来,现在的人手都得自己培养起来。

    可是这些人原本就是农民,想法还是太单纯,以后如果想重用他们,此刻还是让他们见识一下这些虚伪的官员的演技更好。

    让他们吃点亏,以后,面对演技更高的官员的时候,他们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