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92、昏君是父皇(二十二)

正文 1392、昏君是父皇(二十二)

 热门推荐:
    那一次之后,童心兰不仅将总兵运过来的二十车粮食收为己用,还拿着总兵的印鉴,和领着总兵派出来的那些士兵,回去粮仓多跑了几趟,将城州府的粮仓给搬空了。

    有了衷心谨慎又能干的下属,又有了粮食,童心兰的接到了其他县的难民队伍请求依附的信件。

    童心兰知道,秋家人领导的难民队伍也在其中,她想了想,还是把难民队伍全部接纳了。

    之后,童心兰装作信赖秋家派来的人提出的建议的样子,同意了带着难民打入宫中,杀了昏君,自己当皇帝的建议。

    秋家那边的人,真的以为童心兰和其他农民起义军的首领一样,也是一个尝到得到权力的滋味就得意忘形得以为自己可以当皇帝的蛮夫。

    对于秋家那边的人来说,童心兰这样的暴民头领,不过是他们利用来达成自己一次目的的炮灰而已。

    但是,为了保证他们在京城的利益不被童心兰这个蛮夫搞破坏,秋家派来的线人还是建议了童心兰攻入京城是不要对京城的普通老百姓杀烧抢掠,毕竟有错的是皇帝,不是京城的普通人。

    如果任由手下的人在京中作乱,以后当了皇帝,也会被京城的人反对。

    童心兰依旧是装作要懂不懂的样子,答应了“军师”的建议。

    所以,当童心兰半年后带着起义军杀入京城的时候,和上一世一样,京城里面的守卫军,几乎是没有上前来抵抗这些冲进城的起义军。

    进入皇宫,也是顺利无比。

    当然,也有死伤,但是和正常的攻入皇宫的难度比起来,这样轻松的程度,真的是让人惊讶。

    距离离开皇宫,也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了。

    童心兰再次踏入皇宫,看着宫里富丽堂皇的模样,也能理解那些难民心里的强烈的不平衡之感了。

    不过,不平等的地位,和相差巨大的贫富差距,也不是童心兰现在要去思考的问题。

    她又不是圣母,也不可能提供每一个人拥有的财富都一样,那样的社会,在这种古代封建制度下,根本不可能存在,也不可能发展的下去。

    童心兰这一次,对自己率领的起义军下了很严格的命令,严禁他们对宫里的人进行侮辱和杀害。

    有身份的人,即便是要处决,也得抓到一起之后,经过审判再处决。

    这一次,宫里的守卫里面并没有秋柏轩,因为他还在外面寻找无忧公主,应该说是带着李雪薇在外面边游玩、边为难民们看看病、边寻找公主……

    京中的守卫都不好了,宫里的守卫照样一塌糊涂,所以,没有一个时辰,各个宫里的主子都被抓了出来,集中在开朝会大殿前方的白玉广场上。

    其他宫里的人还是比较好抓的,那些娘娘公主皇子也不会怎么反抗。

    童心兰害怕上官锦荣身边的羽林卫和暗卫与难民起冲突,因此亲自去抓上官锦荣。

    上官锦荣被一群人护在中心,他其实也意识到了这样下去,会必得百姓造反,但是他做不了什么,现在唯一让他比较庆幸的是无忧不在宫里。

    当童心兰提着剑出现在上官锦荣面前的时候,上官锦荣也没有认她来。

    不过,童心兰反复做了三次父女两人才知道的暗号动作之后,上官锦荣终于发现眼前这个人或许和无忧有关。

    “你们退下吧,我有话和这位英雄说说。”上官锦荣也不希望自己身边所剩不多的衷心侍卫死在这里。

    羽林卫和暗卫自然不会违反皇帝的命令,退出一个缺口,上官锦荣走了出来。

    而童心兰也挥手,让自己的兵退后。

    “昏君,你可知我们是哪里来的?”童心兰怒瞪着双眼,右手挥剑指向上官锦荣,左手,则是做了一个暗号,那暗号就是两父女一起玩游戏的时候,开始编故事的手势。

    看到这里,上官锦荣心里有底多了,他仔细了观察了一下眼前有点黑的少年,细细看下来,果然眼睛和无忧是那么相似。

    这孩子,让他担心了那么久,总算是回来了。

    只是,没想到无忧做得那么好,竟然领导了一个起义军来反朝廷了。

    哈哈,不知怎么的,上官锦荣觉得挺骄傲的。

    自己女儿原来这么有本事,这么聪明啊,比他有能力了。

    一瞬间,上官锦荣似乎明白了童心兰当初留的纸条是什么意思,也明白她打算做什么。

    反正这个朝廷也不是他上官锦荣的朝廷,是那些背后黑手操控的朝堂,女儿想要推翻,那就配合她演戏吧。

    如此想着,上官锦荣说道,“朕知道,你们应该是成州那边的灾民吧。”

    “你知道就好,你可知道,因为你骄奢淫逸的生活,地方上对我们苛捐杂税,我们的生活原本就紧巴巴的过不下去了,又因为洪灾大坝决了堤,洪水冲走了我们的粮食,冲走了我们的家,如果你这个皇帝一开始就拨款下来好好维修大坝,我们的家园就不会出事了,我们的家人也不会枉死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朝廷依旧不管我们死活,你不配当天子,不配当我们的天子。”

    童心兰拿出自己的演技,开始对皇帝展开了批判。

    上官锦荣难道不忧心国家、不忧心自己的子民么?但是他什么都做不了,他想拨款想赈灾,下面的利益集团会答应,也不过是他们想从中捞钱而已。

    现在的上官锦荣依旧不知道秋家的事情,所以现在的他依旧以为下面的利益集团仅仅是和其他任何朝代那些一样是为了贪财贪权这样的事情才算计皇帝操控朝堂的。

    这一年的时间,童心兰都没有让人给宫里的上官锦荣带任何消息,她很谨慎,她害怕派出去的人会被秋家人亦或者其他人发现,从而暴露她。

    毕竟,宫里属于皇帝和无忧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而眼线又太多,童心兰不得不如此做。

    今日闯入皇宫,并不是童心兰的最终计划,在童心兰的计划里面,今日进攻皇宫最后也会是失败告终,年轻单纯的起义军首领被老奸巨猾的昏庸皇帝耍了,退出皇宫,然后蛰伏于成州,伺机再次崛起。

    直接打皇宫有什么意思?下面的利益集团一个都没有接触到,那些人一点损失都没有,这算哪门子革命?

    今日,只是让上官锦荣心看到她,然后心里有个底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