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95、昏君是父皇(二十五)

正文 1395、昏君是父皇(二十五)

 热门推荐:
    这一边,回到府邸,童心兰和几个将领开了个会,讨论了一下将成州建设的更好一类的议题,也讨论了一下要把自己的营地搞得更加固若金汤,不让破坏势力进入,并未和一众手下谈起秋柏轩和李雪薇。

    童心兰的亲信,也看出童心兰是真的不会和刚才那拦了路的两人计较,也没有提及套报复的事情,他们闹暴动,也是因为活不下去,也不是因为他们天生残暴,再说了,童心兰虽然带着他们反朝廷,但是并未一味的灌输仇恨思想,反而是教导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难民过上更好的生活。

    所以,童心兰的亲信,现在虽然各个也算是一个小头目了,但也还没有养成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并不会因为一点点事情,就觉得别人冒犯他们。

    也不能说秋柏轩想太多,而是他见识过一些贵族亦或者土匪很记仇的事迹,在他看来,能够闹事反朝廷的人,站在秋柏轩的角度,即便他觉得上官锦荣是昏君,但是上官家对秋家的各种照拂也是让秋家受益匪浅的,他是受益人群,自然心里对起义军还是有偏见的,会觉得童心兰是一个暴民也正常。

    此刻的秋柏轩毕竟还不是上一世失去了心爱的女子之后,站在和上官家对立面的那一个秋柏轩,思考问题,肯定是站在朝廷的角度来看。

    开完了会议,童心兰回到自己屋子,她自然是希望那两个麻烦立马离开自己的地盘,不然李雪薇若是在地盘上出了什么事情,又有有心人栽赃的话,她百分之百会是被人扔黑锅的那一个。

    派人去暗中保护那两人?

    不行啊,自己手里的人都是大灾之后收到身边的,跟着冲锋打战没问题,让他们去执行类似暗卫的工作,不管是身手、意识还是手段,恐怕都太嫩,很容易被人察觉,到时候还更容易被人栽赃。

    对那两人置之不理,如果有人有心陷害,她这个首领照样摆不脱干系。

    就在童心兰还拿不准主意的时候,秋家之前培养的妄图煽动珙县老百姓当暴民领袖的江文力找上了门。

    上一世江文力亲自率领了珙县的暴民,之后成功攻入了皇宫,并杀害了许多嫔妃和皇子皇女。

    无忧公主虽然没有受到伤害,但身为公主的骄傲以及与自己同一血脉的皇弟皇妹都被杀害的同病相怜感,也让她对这人记恨在心,不过,后来她知道是皇族无德才迫使民间百姓造反之后,她又原谅了这人。

    然而,死后的无忧又知道了反转的信息,这人其实并不是真的受到皇族迫害的百姓,这个人就是秋家人的棋子。

    这让无忧觉得自己的忏悔和大度原谅,就是一个笑话。

    这一世,童心兰肯定是会报复这一个人的,如果这个人真的是因为上官锦荣的政策受到迫害、被害得家人死亡、流离失所的灾民,才被迫起义的话,童心兰也不会找他报仇。

    但是,既然他是秋家的棋子,那童心兰自然要反利用他了,等到最后的时候,把他和他的主子一起干掉。

    因为还没有到最关键的时刻,童心兰也不想暴露自己在铲除所有的利益集团的时候有特别针对秋家的势力,还要伪装成并不清楚有秋家势力的样子,所以童心兰此刻并没有对江文力动手,只是把他晾在一边。

    把江文力晾在一边,旁人也只当是童心兰看出了江文力之前想夺权想操控她的企图,防着一个有野心的人罢了,也不会想到童心兰是在防着江文力身后的势力。

    被边缘化的江文力没有办法指挥得动童心兰手下的兵,毕竟他已经错失了天机,收买人心的事情全被童心兰做完了,他的声望比不上童心兰,他也不像上一世那般得到了秋家给的粮食,所以他现在完全无法对童心兰构成威胁。

    但他还是有思想有手段的人,比一般的难民有头脑很多,在童心兰的地盘上混得也还可以。

    之前童心兰为了麻痹秋家人,伪装自己后期会被秋家操控的样子,让江文力当了自己一段时间的军事,所以江文力现在也是可以上门直接找她的。

    看到江文力,童心兰微笑相迎,“不知江兄有何事相商?”

    江文力忧虑的说道,“首领,你还记得刚才在路上的意外么?”

    童心兰故作不知,疑惑的说道,“什么意外?”

    江文力叹了一口气,道,“首领,你或许没有把那件事放在心里,但是你现在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你不再是一个普通人了,你已经是成州王了,是一方百姓的守护神,你身边发生的事情,不能总是当作正常的普通事情,如果你发生了什么意外,让指望着你的百姓们怎么办?让他们重新回到大魏压迫之下生活么?”

    江文力既然以军事自封,现在做的事情,看上去倒真的像是在为童心兰担忧的样子。

    童心兰惊讶的说道,“难道,江兄发现了什么?我今天发生的意外的话,恐怕只有一场偶遇了。”

    江文力点了点头,“首领,就是这件事。”

    “江兄不妨把你的发现给我说说。”童心兰连忙紧张的询问道。

    江文力说道,“首领今日回来的时候,我正在外面闲逛,所以发生的一切,我都看在了眼里,当时人群突然骚乱拥挤起来,我觉得并不是意外,那一个女子突然扑到你的马蹄下,我也觉得绝非意外,所以,在首领大度的原谅了两人,并带着兄弟离开之后,我跟上了那两人。”

    童心兰假装听得津津有味,江文力也继续说道,“没想到,我的猜测是对的,那两人真的不是不一般,他们并不是从别的地方逃难来投靠我们的灾民。”

    说到这里,江文力停顿了一下,神秘兮兮的对童心兰说道,“他们,似乎是朝廷的人。”

    “朝廷的人?不会吧,他们未免太年轻了,而且,看上去不像啊。”那两人到底是不是朝廷的人,没人比童心兰更清楚了,童心兰知道江文力故意要误导自己去查那两人,所以依旧不配合他的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