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99、昏君是父皇(二十九)

正文 1399、昏君是父皇(二十九)

 热门推荐:
    然而沉浸在悲愤中的秋柏轩并没有发现,那一枚珊瑚耳钉是跟着他的护卫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扔在脚下的。

    待得这群人离开大营,童心兰安排盯着大营的人也回来禀告了。

    “首领,真的有几个可疑的人接近了火葬坑,现在他们已经离开了。”

    “做得很好,这件事不要和其他人说。”

    “是。”

    树下虽然纳闷为什么首领主动承担了那两人的诬蔑,任由那个男人误会他,但是既然首领这么做了,他也不会多嘴的问了。

    童心兰在大营里面操练了一一会儿士兵,便出门办事去了。

    甩开了跟着自己的眼线,童心兰钻进了一户农家小院。

    之前在营帐里面的白胡子老大夫正守在床边给出床上的李雪薇换药。

    这个大夫是童心兰之前在路上救下来的大夫,医术不错,又被童心兰传授了一些简单的外科手术技巧,他对童心兰甚是敬佩,全心全意的效忠童心兰,童心兰也放心的把李雪薇交给了他。

    童心兰之前在帐篷里面给李雪薇换上了新衣服,被换下来的旧衣服裹在医疗帐篷里面一具还没有处理的尸体上面,裹上了席子之后,若不近前看脸,就不会被人发现那尸体不是李雪薇。

    童心兰离开帐篷的时候,吩咐老大夫转移李雪薇。

    这里是他们之前准备好的一处秘密基地。

    除了童心兰和老大夫,其他人都不知道。

    “她的情况怎么样?”

    “首领的医术果然高超,她的伤势已经稳定了,再养几日,她的伤就能结疤了,只是不知道,她几时才能醒过来。”

    童心兰检查了一番,果然如老大夫所说,只要没有死,还活着,童心兰就不担心。

    “这个女子就交给你照顾了,医疗营你就不用回去了,你写封信给相熟的人,告诉他们你又出去游历去了就行了。”

    “好的,首领。”

    “不过,这个女子若是醒来后,想离开怎么办?”老大夫可不觉得自己能够看住一个想离开的人。

    童心兰在李雪薇大腿上点了两个穴道,“放心吧,她走不了,你好好照顾她,其他的编个故事哄着她就行了。”

    其实童心兰也没觉得李雪薇醒来后会跑,她现在已经是一副残躯了,到时候可能求生意识都没有。

    安顿好了李雪薇,童心兰就回到了营帐。

    没过半个月,童心兰就听说秋柏轩当上了羽林卫,还在大街上救了司马大将军的女儿柳旭,柳旭对秋柏轩一见钟情,两人将于半年后结亲。

    呵呵,秋柏轩这人,为了给李雪薇报仇,为了快速上位,拿到兵权,每一次都能出卖自己的婚姻呢,好伟大啊。

    至于这个柳旭姑娘,童心兰是不会同情她的,上一世,她也是爱上了秋柏轩,并让父亲倒戈向秋家,最后时刻,驻守北疆的大司马将军,并没有班师回朝救援上官锦荣,直接宣布了支持秋柏轩。

    当然,童心兰也不清楚,这两家人是不是早就暗地里有了勾结,亦或者司马大将军一直在观望?

    柳旭这样的身份,倒也是秋家看得上的,毕竟掌握了大魏朝大半的兵马大权。

    另一半兵权看似在皇帝手上,上一世上官锦荣还不是因为信任交给了秋柏轩么。

    这一世比较好的一点,那就是另一半兵马大权,还在皇帝手里,没有交给秋柏轩。

    但是,上官锦荣也不会轻易将那些驻守南疆的士兵召回京,驻守边疆的士兵全部召回参加内战的话,南疆几个国家会察觉到大魏的局势变动,或许会乘机发兵攻打大魏也说不定。

    秋柏轩拿到了兵权,恐怕过不了多久,就回来攻打成州了。

    童心兰急不可耐的等着两军交战的时刻。

    只要秋柏轩领了兵,上了战场,那秋家肯定会投入大量的资源物力去支援他。

    到时候,童心兰就能查清楚秋家隐藏的势力,然后找机会,把那些势力都拔除,把秋家的资源给吞并,到时候秋家也是有苦说不出了,因为那些东西并不能让世人知道的,若是让世人知道,他们的谋反之心也会公之于众了。

    童心兰估计着,秋柏轩来攻击成州的时间,可能是他大婚之后,大婚之后,他才会被当成大司马家的人,大司马在军中的关系才会照拂他。

    所以,这半年,童心兰专心教导难民们开荒梯田,挖水渠,种植农作物,争取自给自足。

    另一方面,童心兰也教导有悟性的亲信怎么排兵布阵,操练士兵们的配合度。

    当然,童心兰也训练了一批执行特殊任务的小队,类似于现代的特种兵吧,他们功夫不如暗卫,但是层出不穷的手段却也能快速的搞定不能明面上解决的事情,比如暗地里去把一些贪官污吏给暗杀掉什么的。

    并把他们贪污的证据公之于众。

    这么做下去,成州王的名声在百姓们的耳朵里越发响亮。

    “成州王又派人杀掉了xx的贪官,那贪官家里的金山银山都被成州王的人分给当地的百姓了,成州王真是好人啊!”

    “如果成州王当了皇帝就好了!”

    “不知道成州王什么时候能来我们这里把我们的贪官干掉啊!”

    这样的声音,在各处都有,大臣们害怕了,秋家也害怕了,唯独皇帝一点也不着急。

    “陛下,臣有本启奏!”

    上官锦荣仅剩的暗卫还是得到了一些消息,所以,当上官锦荣看着朝堂上那些表情越发急躁,不如往日悠然的官员们,也大概知道他们今天要说什么了。

    “甄御史,又有什么事啊!”上官锦荣懒洋洋的靠在龙椅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做足了昏君的模样。

    御史大夫声泪俱下的控诉道,“陛下,近日,已经有十二个地方官员被杀了,都是成州叛军首领童心派人去杀的,这成州王越来越目无王法,把我们朝廷官员不看在眼里,而且每一次杀了人,他都让人把官员家中的财产分发给百姓,并说被他杀掉的是鱼肉百姓的贪官,他这么做,是在给我们朝廷官员抹黑啊!他这么做,也是在收买人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