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537、仙女难为(十四)

正文 1537、仙女难为(十四)

 热门推荐:
    听到童心兰的喊话,牛郎更加确定小七对自己已经情根深种,他继续扒拉着木头柴火堆。

    以前为了保险起见,牛郎砍了很多木头堆在这里,刚才藏羽衣的时候,他也堆了很多木头在羽衣上面。

    为的就是即便小七以后来拿柴火烧饭菜,也不会一下子就见底,即便她怀疑下面有什么,也不可能一两下就把上面的柴火捡开。

    可也因为这样,此刻牛郎得刨开的木头棍子就很多了。

    平时的话,没有大火,牛郎也不会觉得累,可是茅草屋里烧着大火,屋顶上的茅草带着火星掉落在木头堆上,点燃了木头,这让牛郎找羽衣犹如火中取栗,十分烫手。

    牛郎不断的在心里安慰自己,这个险,自己必须冒!

    虽然牛郎不懂高风险高收益,但是他心里的想法就是这么个意思。

    虽然不断为自己打气鼓劲,但是牛郎到底还是害怕被烧死,那些火焰已经烧到他身上了,他都闻到了用烧红的火钳去烫猪皮的时候那种烤肉香了。

    牛郎在心里默默地呼唤,“老牛,快出来啊,快出来救救我!”

    可是老牛在天上消耗的法力太多了,他就剩一点点的元神,当然,在牛郎的呼唤下,陷入深眠的金牛星君还是醒来了。

    看着四处都是大火,他心里一惊,他为了报复位高不可接近、又找不到弱点的西王母可是连神仙都不想当,命都能够舍去的啊。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付出了一切,现在的金牛星君唯一的附身之所也只有牛郎身上的这块牛皮罢了。

    如果大火烧到了牛郎,他依附的这块牛皮恐怕也会被烧毁,到时候,他就会飞灰湮灭。

    所以,这一刻,金牛星君也来不及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立刻稳住元神释放所剩不多的法力,将前面已经燃烧起来的木头堆给吹翻了,一下子就露出了下面被压着的裹着羽衣的牛皮包裹。

    原本,金牛星君如果法力足够多的时候,他还可以给牛郎架起了一个防火罩,可是他法力没有那么多,也只能出于本能的先去保护裹着羽衣的牛皮。

    他出来了,牛郎铁定不会烧死的,拿到了羽衣,就能跑出去了。

    牛郎烧伤了,关他屁事,以后等他法力恢复得多一点的时候,也能替牛郎治疗一下。

    但是现在,绝对不能让火焰将遮挡羽衣气息的牛皮包裹烧毁,那样小七就会知道羽衣藏在哪里了。

    如果小七知道的确是他们偷了羽衣,他现在元气大伤,不一定制得住小七,小七也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把她的羽衣偷回去。

    这样怎么可以呢?

    他的报仇计划,还没开始呢?

    现在小七就回去了,顺着她七个姐姐撒的谎哄哄西王母,西王母根本就不会多想从而去查她。

    而牛郎也还没有让小七生下孩子作为证据去大闹天宫。

    小七走了,那他这个恶心西王母、降低西王母声誉的计划不就泡汤了?

    而他,也不会再有下一次机会了。

    强撑着最后一丝清醒,金牛星君帮助牛郎冲出了茅草屋外。

    并对牛郎说道,“抱着包裹冲过去,不要告诉那七仙女这里面是她的羽衣,你就说这里面是你娘亲留给你的小玩意,留作纪念的,切记,切记!”

    因为金牛星君并不知道刚才童心兰对牛郎说了什么,他可没有想到小七会多嘴多舌的把西王母身边的事情拿到外面说引诱起了牛郎的贪念。

    不过他觉得自己这番话,牛郎肯定会听的。

    牛郎不是想要媳妇么?

    如果衣服给小七看到了,媳妇就飞走了。

    所以,嘱咐完之后,金牛星君再次陷入了沉睡。

    童心兰一直利用自己强大的神识关注着茅草屋里面的情况,所以金牛星君出现的时候,她就知道了。

    果然,对于这两个恶心的男人来说,羽衣都是他们最看重的东西,因为拿捏着羽衣,才能拿捏“天真弱小”的小七。

    而且,在冲出茅草屋之后,童心兰就感受到金牛星君的气息更加衰弱,并迅速消失在牛郎脖子上的牛皮项链中。

    这就说明,那金牛星君再次陷入沉睡,一周以内,都没有精力出来蹦跶了。

    身上的衣服还燃烧着火焰的牛郎抱着包裹冲到了童心兰面前,倒在地上在泥土里面开始打滚。

    童心兰也一副心疼的模样,哭兮兮的一下又一下的拍在牛郎身上,看似在帮助拍火灭火,其实是在一下一下的打被烧伤的地方,并点穴加深牛郎的痛感,找机会将牛郎戴在脖子上的牛皮项链给取了下来。

    浑身被烧得疼痛难忍的牛郎,哪里注意得到脖子上那么一个轻微有东西脱离的触感?

    折腾了一会儿,牛郎终于把身上的火焰都扑灭了。

    童心兰扑在一边,哭泣道,“牛郎哥哥,你怎么那么傻,看你被烧成什么样子了啊!烤乳猪似得,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啊!呜呜。”

    牛郎自然听到了金牛星君陷入沉睡之前的嘱托,但是金牛星君并未告诉牛郎他为什么要帮助他去娶小七,牛郎也没有承诺过金牛星君要帮助他报仇什么的,现在的牛郎根本不知道老牛和西王母有仇的事情。

    牛郎觉得老牛就是在担心他媳妇飞走了,但是他并不这么觉得,他觉得此刻是最好的向小七坦白的机会,以后再说羽衣的事情,可能没有现在这么好的效果。

    因此,牛郎说道,“小七,正因为这件东西是比我的生命还重要的东西,我才必须把它从火里面抢救出来。”

    小七装作不懂,又有点生气的说道,“牛郎哥哥竟然这般不看重自己的生命,要知道万物生灵的生命都是宇宙间最最珍贵的东西,你这般轻贱自己,小七十分伤心,你倒是说说,是什么让你这么看重?”

    牛郎看到小七在乎自己的样子,心里更加安心了,深情的看着小七的眼睛,说道,“小七,我这么做是为了你,正因为你,我才会把这个东西看得比我的生命还重要!”

    童心兰再次故作懵懂又有点感动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希望,在告诉你真相之后,小七不要怪我。”牛郎希望先忽悠小七原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