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538、仙女难为(十五)

正文 1538、仙女难为(十五)

 热门推荐:
    童心兰保证道,“只要你真的是为了小七好,小七就不生你的气,也不会怪你。”

    牛郎放开自己的怀抱,用烧伤得最重的、手指头都被烧焦了几根的手掌将牛皮包裹打开。

    一件流光溢彩,不似凡间所有的仿若鲛纱的衣物出现在童心兰面前。

    “这,这不是我的羽衣么?”童心兰惊讶的伸手一把将羽衣抢到自己怀里,戒备的看着牛郎,“我的羽衣怎么在牛郎哥哥这里?”

    牛郎苦笑一声,道,“小七不是说不怪我的么?果然,我做的事情,不能被谅解啊。”

    仰天长叹一声,牛郎再次深情又难过的看着童心兰说道,“罢了,小七原本就是天上的仙女,怎么会看上凡间低如草芥的我呢?不过,我也不后悔,冒着生命危险将这羽衣给小七从火中抢夺出来。”

    似乎放弃了一切放弃了自我,牛郎仰躺在地上,说道,“小七,你走吧,我不该向往天上的仙子,在我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就爱上了你,所以,我才会情不自禁的偷了你的衣服,我承认,这一点,我做错了。”

    “现在,我也受到了惩罚,被烧伤了,成为了废人。”看着被烧焦的手指头,牛郎是真的痛出了泪水,看起来即情深又可怜。

    “我不该肖想你的,你走吧,小七,我其实一开始也没有想对你做什么的,只是想多和你说说话,能够天天看到你,或许,这也是对身为仙女的你的一种亵渎吧,毕竟,你是高高在上、圣洁无比的仙女,我,只是一个低如草芥、无父无母的放牛郎。”

    “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茅草棚,这茅草棚现在……,呵呵。”用残缺的手指头指着茅草屋,牛郎用体谅的眼神看了一眼童心兰,似乎不忍责备小七因为不小心烧了他的屋子。

    然后,他流出了可怜的、原谅的、失去了一切希望的泪水。

    这牛郎在这一刻恐怕爆发了他一生中最惊人的演技吧。

    因为茅草棚起了火,所以,村里的人看到火焰还是往这边走来,虽然他们知道救不了火,但是他们还是要过来看看人怎么样的。

    不管是处于关心牛郎的心思,还是处于看热闹的心思,村里的人都开始往这边走来。

    牛郎紧张的对小七说道,“小七姑娘,有人来了,你快穿上羽衣走吧,别让他们看到你,不然,你恐怕会走不掉的,毕竟,你这么漂亮,你的衣服也会引起他们抢夺的欲望。”

    童心兰感动的说道,“都到了这个时候,牛郎哥哥还在担心我,我若是走了,你怎么办?”

    牛郎忍着痛苦,笑了笑,“小七没有生我的气么,还记得关心我!”

    童心兰故意板着脸,不说话。

    牛郎以为小七像人间那些脸皮薄的女孩子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的心思,所以他故意说话逗小七,凡间的女孩子一旦这样矫情的时候,男人哄一哄就好了,“如果小七不生气就好了,我最喜欢看你笑了,你笑起来真好看。”

    童心兰也如他所愿的娇嗔的看了他一眼,“我才不要笑给你看。”

    说完话,童心兰还是笑了。

    牛郎以为是自己偷学的撩人技巧把小七逗笑了,说道,“果然小七笑起来很好看,小七快走吧,我恐怕快不行了,以后也不能说笑话给你听了,我希望我做的事情没有让小七生气,这样我死也无憾了,我也希望小七不要因为我的事情受影响,小七以后也要多笑啊。”

    “牛郎哥哥,到了这时候你还想着小七以后开心不开心,你太好了,你放心,你不会死的,小七一定会救你,让你伤好如初,让你恢复到从前一般健健康康的。”

    童心兰再次说出了牛郎期待听到的话,并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还露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似乎绝对要做什么大事一般。

    牛郎心中开心,这小七定然是想为自己偷西王母的仙丹了吧,不过他害怕小七偷的是治疗的丹药,不是他想要的长生不老丹,因此,他淡然一笑,推辞道,“小七,你想干什么?千万不要为了我做傻事啊,莫非,你想为我去偷娘娘的丹药么?”

    童心兰惊讶又心虚的看向牛郎,“牛郎哥哥,你怎么看出我想要做什么了?”

    “傻小七,你这么单纯,什么想法都写在脸上,我怎么会看不出来你在想什么呢?万万不可为了我这样的人去偷窃娘娘的丹药。”牛郎知道欲拒还迎的道理,有时候越是想要,越是要故作推脱的样子,这样反而会让对方更加坚定要帮忙的意思。

    “你即便偷了可以治疗我烧伤的救命丹药又如何呢?我是一个凡人,早晚会死的,不可能一直陪着你,你是天上的仙女,你想要有多少朋友,都会有的,即便你以后想要一个能够陪伴你终身的人,也不会是我这样只有短短几十载生命的凡人。”牛郎带着哭腔说完之后,就自卑的蜷缩成一团,看也不敢再看小七一眼。

    “你也不要觉得自己亏欠了我什么,若不是我偷了你的衣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只是弥补我犯下的错误,并不是让小七觉得愧疚于我,我都是自找的,不怪你,不怪你……”

    童心兰泪流满面,看着那些人越走越近,童心兰最后说道,“牛郎哥哥,你太好了,我……”

    话没说完这句似是而非而看似重情重义的话,童心兰装作害怕看到陌生人的样子,跑到茅草屋后面不远的林子里面,她没有换下姐姐们给她编织的草衣,而是在外面直接套上了羽衣。

    然后隐了自己身形,这才朝天上飞去。

    因为有小七的记忆,所以童心兰知道怎么催动羽衣,也知道西王母的瑶池怎么走。

    回到了瑶池,童心兰绕开巡逻的岗位,让羽衣的飘带肆意飞扬将自己笼罩在其中,让外人看不清楚自己具体的模样。

    即便有人看到了她,知道她是七仙女中的小七,也看不清她身上的异常。

    小七说过,不能让外人以她为把柄攻击西王母,以她不检点的事情去奚落揣测瑶池众女仙。

    童心兰回到了瑶池,直接奔着西王母跑去。

    今日西王母在瑶池边整理卷宗,童心兰一进去,就看到了一个雍容华贵、浑身圣光笼罩的贵妇人模样的西王母正在看其他神仙写给她的关于三界的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