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540、仙女难为(十七)

正文 1540、仙女难为(十七)

 热门推荐:
    “我想着,羽衣肯定在这附近,只是被风吹的比较远吧,想着等我找到了羽衣,就马上回来。乐-文-”

    “可是,可是这时候,一个披着牛皮的凡间男子出现了,我原本就纳闷,一个凡人怎么能上天呢?他哄小七,说他不知道怎么就上天了,还找我问路呢,之后,他还说看到天蓬元帅偷走了我的羽衣。”

    “小七想着天庭平日里流传的天蓬元帅做的荒唐事,还真的以为是天蓬元帅偷了我的羽衣。”

    “我就想着立刻去找天蓬元帅要羽衣,那男子还说陪小七一起去找羽衣,可是后来,他一路上却不断的说着人间的美好。”

    “一时间,小七也对凡间生出了向往之心,可是小七知道自己不能私下凡间,他便继续哄我,我发现他似乎是为了阻止我去找天蓬元帅对峙。”

    “我对他产生了怀疑,有几次,我都发现他企图接近我,想要撕掉我的衣服,小七也害怕看错了,错怪好人,所以只想早点找到一个天河水兵,可惜,一个天河水兵都没有巡逻过来。”

    “小七越想越害怕,而且小七怀疑,就是他偷了我的羽衣,但是我察觉不到羽衣在哪里,不知道他使用了什么法子把我的羽衣藏了起来。”

    童心兰不能将小七表现得太聪明,但是女孩子敏感一点,还是可以说得过去。

    “后来,他又说,姐姐们来接我肯定得几天后,不放心我一个人留在那里,说若是我跟着他回家,留一个地址在天河边,姐姐们来看到了,定然会来接我,我这几天到了凡间可以到处看看,也不用一个人呆在天河边孤独寂寞担惊受怕。”

    “我心里总觉得他就是为了哄我去凡间,我想叫人来帮忙,但是羽衣不在身边,我什么都做不了。”

    “本来小七还想在拖延一点时间的,可是突然,小七就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奇怪的气息,有点像神威,可是又很淡,虽然很淡,但小七却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般,那一种感觉转瞬即逝,小七这时候很害怕。”

    “小七这时候也感觉是他偷了我的羽衣了,即便是风儿,也不可能单单把我的羽衣吹那么远,而姐姐们的衣服都好好的,如果是天蓬元帅,他虽然风评不好,但是他也是懂得天规,不至于做下偷仙女羽衣这样的事情,最有可能偷我羽衣的,就是这个突然出现在天界的男人。”

    “小七很想把羽衣拿回来,也想看看他的葫芦里面到底藏着什么药,就和他去了凡间。”

    “到了凡间之后,那牛郎就带我去了他的家,他说要做吃的给我吃,小七被他安顿在堂屋中等待,那牛郎在厨房中忙碌的时候,小七忽然只觉得头脑一晕,就趴在了桌上,之后,小七做了一个梦。”

    关于梦境,童心兰就是把上一世小七遭遇的事情、以及那老牛想方设法的恶心西王母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这个梦着实吓坏了小七,可是这个梦又那么真实,小七就想着,如果这个梦是假的,那我的羽衣肯定就不在这个牛郎身上,因此,小七就假借帮牛郎烧灶台的时候,扔了一把火,想把那厨房烧掉,这样就可以不知不觉的检查一下是不是那牛郎偷了我的羽衣了,如果,小七错怪了好人,小七自然会还他一座更好的屋子作为赔偿。”

    “没成想,这一把火,真的把小七的羽衣烧出来了,小七的羽衣,被那牛郎藏在柴火堆下。”

    “那牛郎还故作情深的去火堆里面把小七的羽衣翻出来,说为了我,他被烧死都没所谓,还想哄着小七上天来偷娘娘您的长生不老丹。”

    童心兰学着牛郎的口气,将牛郎说的话说了一遍。

    原本西王母还觉得小七不该为着一个不知真假的梦境就放了一把火烧了人家的房子,可是听到这后面,虽然她手里有仙丹的事情是小七告诉牛郎的,但是小七也是为了试探一下这个牛郎到底是不是梦境中那个汲汲营营想长生不老甚至升仙的牛郎。

    从牛郎的反应看来,他的确是一个颇有心计的男人。

    虽然小七现在表现得和以前不一样,似乎变得聪慧了一些,西王母只当是南柯一梦、一梦一生带来的成长。

    而且,小七提到的梦境中那一头和自己作对的老牛金牛星君,西王母也没觉得是小七胡乱编的,因为的确有一个金牛星君被她罚到人间历劫去了,处罚金牛星君的时候,七仙女并不当值,她们都是玩闹的性子,对天庭的政务也不关心。

    看到西王母一副思索的样子,童心兰连忙将之前从牛郎脖子上摘下来的牛皮项链递到了西王母面前。

    “娘娘,这就是小七从牛郎身上摘来的项链,梦境中,那金牛星君的灵魂就藏在当中,小七修为太低,看不穿这一个项链使用的法阵,还请娘娘过目。”

    这是仙界,用预知梦来解释不会有人怀疑的,因为有些仙人也会做预知梦。

    西王母平时只是不爱把掐算的本事用在自己身边的仙女身上罢了,如果童心兰什么都不给西王母说,万一西王母以后发现她的异常,她怎么解释的清楚。

    还不如现在一股脑儿什么都说了,对付金牛星君就交给西王母,西王母上一世那么处理主要还是考虑到小七的名声和瑶池其他女仙的声誉,才对牛郎他们比较宽容,并不代表西王母没有手段。

    至于牛郎,反正已经过了明路,以后她做点什么,只要不害人性命,西王母也不会说什么。

    “小七”修为低,看不穿这一个牛郎按照金牛星君的吩咐制作成的牛皮项链,但是西王母法力高深,一把这玩意儿拿到手里,就察觉到了被层层禁制保护在牛皮里面的一个半神灵魂。

    西王母心里一惊,难道说平时看起来懵懵懂懂的小七在人间做的那一个梦真的是预知梦?

    金牛星君的修为虽高,但是到底不如西王母,西王母将自己的神识绕过金牛星君设置的层层防御结界,探入其中,便看到了她不太陌生,却也不太熟悉的金牛星君。

    此刻金牛星君还在打坐,西王母也隐藏了自己的神威,所以金牛星君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西王母窥探了。

    西王母收回自己的神识,又在这个牛皮项链上面施加了一层法术,这样就不会担心金牛星君会突然醒来了,西王母帮助他陷入沉睡。

    “我想着,羽衣肯定在这附近,只是被风吹的比较远吧,想着等我找到了羽衣,就马上回来。乐-文-”

    “可是,可是这时候,一个披着牛皮的凡间男子出现了,我原本就纳闷,一个凡人怎么能上天呢?他哄小七,说他不知道怎么就上天了,还找我问路呢,之后,他还说看到天蓬元帅偷走了我的羽衣。”

    “小七想着天庭平日里流传的天蓬元帅做的荒唐事,还真的以为是天蓬元帅偷了我的羽衣。”

    “我就想着立刻去找天蓬元帅要羽衣,那男子还说陪小七一起去找羽衣,可是后来,他一路上却不断的说着人间的美好。”

    “一时间,小七也对凡间生出了向往之心,可是小七知道自己不能私下凡间,他便继续哄我,我发现他似乎是为了阻止我去找天蓬元帅对峙。”

    “我对他产生了怀疑,有几次,我都发现他企图接近我,想要撕掉我的衣服,小七也害怕看错了,错怪好人,所以只想早点找到一个天河水兵,可惜,一个天河水兵都没有巡逻过来。”

    “小七越想越害怕,而且小七怀疑,就是他偷了我的羽衣,但是我察觉不到羽衣在哪里,不知道他使用了什么法子把我的羽衣藏了起来。”

    童心兰不能将小七表现得太聪明,但是女孩子敏感一点,还是可以说得过去。

    “后来,他又说,姐姐们来接我肯定得几天后,不放心我一个人留在那里,说若是我跟着他回家,留一个地址在天河边,姐姐们来看到了,定然会来接我,我这几天到了凡间可以到处看看,也不用一个人呆在天河边孤独寂寞担惊受怕。”

    “我心里总觉得他就是为了哄我去凡间,我想叫人来帮忙,但是羽衣不在身边,我什么都做不了。”

    “本来小七还想在拖延一点时间的,可是突然,小七就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奇怪的气息,有点像神威,可是又很淡,虽然很淡,但小七却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般,那一种感觉转瞬即逝,小七这时候很害怕。”

    “小七这时候也感觉是他偷了我的羽衣了,即便是风儿,也不可能单单把我的羽衣吹那么远,而姐姐们的衣服都好好的,如果是天蓬元帅,他虽然风评不好,但是他也是懂得天规,不至于做下偷仙女羽衣这样的事情,最有可能偷我羽衣的,就是这个突然出现在天界的男人。”

    “小七很想把羽衣拿回来,也想看看他的葫芦里面到底藏着什么药,就和他去了凡间。”

    “到了凡间之后,那牛郎就带我去了他的家,他说要做吃的给我吃,小七被他安顿在堂屋中等待,那牛郎在厨房中忙碌的时候,小七忽然只觉得头脑一晕,就趴在了桌上,之后,小七做了一个梦。”

    关于梦境,童心兰就是把上一世小七遭遇的事情、以及那老牛想方设法的恶心西王母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这个梦着实吓坏了小七,可是这个梦又那么真实,小七就想着,如果这个梦是假的,那我的羽衣肯定就不在这个牛郎身上,因此,小七就假借帮牛郎烧灶台的时候,扔了一把火,想把那厨房烧掉,这样就可以不知不觉的检查一下是不是那牛郎偷了我的羽衣了,如果,小七错怪了好人,小七自然会还他一座更好的屋子作为赔偿。”

    “没成想,这一把火,真的把小七的羽衣烧出来了,小七的羽衣,被那牛郎藏在柴火堆下。”

    “那牛郎还故作情深的去火堆里面把小七的羽衣翻出来,说为了我,他被烧死都没所谓,还想哄着小七上天来偷娘娘您的长生不老丹。”

    童心兰学着牛郎的口气,将牛郎说的话说了一遍。

    原本西王母还觉得小七不该为着一个不知真假的梦境就放了一把火烧了人家的房子,可是听到这后面,虽然她手里有仙丹的事情是小七告诉牛郎的,但是小七也是为了试探一下这个牛郎到底是不是梦境中那个汲汲营营想长生不老甚至升仙的牛郎。

    从牛郎的反应看来,他的确是一个颇有心计的男人。

    虽然小七现在表现得和以前不一样,似乎变得聪慧了一些,西王母只当是南柯一梦、一梦一生带来的成长。

    而且,小七提到的梦境中那一头和自己作对的老牛金牛星君,西王母也没觉得是小七胡乱编的,因为的确有一个金牛星君被她罚到人间历劫去了,处罚金牛星君的时候,七仙女并不当值,她们都是玩闹的性子,对天庭的政务也不关心。

    看到西王母一副思索的样子,童心兰连忙将之前从牛郎脖子上摘下来的牛皮项链递到了西王母面前。

    “娘娘,这就是小七从牛郎身上摘来的项链,梦境中,那金牛星君的灵魂就藏在当中,小七修为太低,看不穿这一个项链使用的法阵,还请娘娘过目。”

    这是仙界,用预知梦来解释不会有人怀疑的,因为有些仙人也会做预知梦。

    西王母平时只是不爱把掐算的本事用在自己身边的仙女身上罢了,如果童心兰什么都不给西王母说,万一西王母以后发现她的异常,她怎么解释的清楚。

    还不如现在一股脑儿什么都说了,对付金牛星君就交给西王母,西王母上一世那么处理主要还是考虑到小七的名声和瑶池其他女仙的声誉,才对牛郎他们比较宽容,并不代表西王母没有手段。

    至于牛郎,反正已经过了明路,以后她做点什么,只要不害人性命,西王母也不会说什么。

    “小七”修为低,看不穿这一个牛郎按照金牛星君的吩咐制作成的牛皮项链,但是西王母法力高深,一把这玩意儿拿到手里,就察觉到了被层层禁制保护在牛皮里面的一个半神灵魂。

    西王母心里一惊,难道说平时看起来懵懵懂懂的小七在人间做的那一个梦真的是预知梦?

    金牛星君的修为虽高,但是到底不如西王母,西王母将自己的神识绕过金牛星君设置的层层防御结界,探入其中,便看到了她不太陌生,却也不太熟悉的金牛星君。

    此刻金牛星君还在打坐,西王母也隐藏了自己的神威,所以金牛星君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西王母窥探了。

    西王母收回自己的神识,又在这个牛皮项链上面施加了一层法术,这样就不会担心金牛星君会突然醒来了,西王母帮助他陷入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