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544、仙女难为(二十一)

正文 1544、仙女难为(二十一)

 热门推荐:
    她们嘴上总是说,天道无情人有情,她们觉得西王母不怜悯她们的伟大爱情、残酷无情的分开她们和爱人、孩子,所以西王母没有感情,所以西王母冷血无情。

    可是西王母并不是一个普通人。

    即便是人间家族里面的老封君、族长,也得按照家族规定管教家族中的子女,和下人。

    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

    那些思凡的仙人,还好意思歌颂自己伟大浪漫的爱情,不过是一群自私自利,两边便宜都想占的神仙罢了。

    如果真的要讲感情。

    如果西王母也来一个偏袒私心,只喜欢其中一两个仙人,对其他神仙不管不顾,仙丹什么的都集中给那一两个她喜欢的,其他神仙也不给的话,那时候,他们就知道有了感情的上神多让人害怕了。

    人人都希望自己是被偏袒那一个。

    可是事实上,只要人或者神仙有了感情,就不可能做到一碗水端平,也不可能把自己的爱人和其他众生平等看待,那对其他众生来说,这样有私心的神仙对万物生灵来说该是多大的灾难?

    世界的维持,需要的是大爱。

    上神、圣人的“无情”,才是对众生的平等博爱。

    当然,很多仙人并没有体会到其中的道理。

    所以不断的还是有仙人下凡去和人类结合。

    这自然会被天条处罚。

    而维护天条的执行者,西王母自然会来处罚这些动了凡心破坏天规,破坏两界平衡的仙人。

    为什么说那些神仙下界和凡人相恋会破坏两界平衡呢?

    看过YY的人都知道,神仙会法术,凡间的爱人没有钱,那就给你点石成金送你一屋子金子都行。

    凡间的爱人生病了要死了,她或许就能学着白娘子去天上偷仙草、仙丹给爱人治病。

    别说在凡间偷东西都是错误的,偷盗别人辛辛苦苦、费了修为、和用了许多天材地宝才练出来仙丹的行为,难道就不是错了?上神就必须得成全偷东西的人救治爱人的心了?

    作为神仙的爱人是幸福的,可是这违背了凡人生老病死的常规。

    凡人没有钱,那得自己去挣,也不该是神仙用法术给他钱和富贵功名。

    如果神仙真的爱这些凡人,散去修为,用平平凡凡的自己出现在这些人面前,不给他们开金手指帮忙,只是在困境中以人的实力去相助,如果这些凡人还能爱上这样的他,那那个为了爱情放弃了神仙职位的仙人也是幸福的。

    如果凡人没爱上他们,这些神仙也得为自己散去修为追求爱情的行为承担后果。

    这一个后果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他们都应该承受。

    而不是一边当着神仙,一边又去享受人间之爱,有些神仙甚至连自己的本职工作也不做了,害得自己管理的那一片区域阴阳失衡,或者天旱无雨生灵涂炭。

    童心兰觉得此刻,她是能够理解西王母的。

    同时,童心兰也疑惑,如果大道无情才是对众生平等,那系统又是站在什么立场的呢?

    她替委托者完成心愿对于那些没有这样机会的人是公平的么?

    可是委托者也不是平白得来机会的,他们也是付出了代价的。

    系统的力量似乎在这一个仙界位面之上,自然这个系统可以随意插手各个位面的事情,那它要遵守的规定应该不是这个仙界这样的天规,那它那一个世界,又是靠着怎么样的规则来运行呢?

    就在童心兰思索系统的时候,西王母说道,“小七,你已经这么明白这些道理了,可是你怎么还去选择那一条最难的路呢?牛郎不过是一个痴心妄想之徒罢了,你若是不去管他,闭关一个月出来,他或许已经走完了他的一生死掉了。”

    童心兰是局外人自然看得开,说的道理也是一套一套的。

    可是身在局中的小七或许是以阴元为筹码和系统做了交易,她怎么能不帮小七达成她的心愿呢?而且上一世,小七的的确确被牛郎害得很惨,所以……

    “娘娘,小七看得明白,可是参不透,还求您成全小七的心愿。”童心兰再次趴伏在地上,请求众女仙首领答应自己的请求。

    “罢了,你去吧,这或许,就是你的劫吧。”

    说话间,西王母将手放在童心兰额头,童心兰只觉得浑身的力气一瞬间就被抽离了,若不是原本就趴在地上,此刻她绝对会摔倒。

    西王母或许是说给童心兰听,或许也只是说一说这个故事的结局,“金牛星君一错再错违反天规,我会惩罚他的,他这么钻天条的漏洞,就以为我不能以天条处罚他了么?小七,我也希望你在人间能够好自为之,去吧。”

    西王母一挥手,一阵微风卷着浑身无力的童心兰,将她送到了人间。

    那一阵清风消失之后,童心兰看着自己身上已经换了一身行头,之前没有换下的草衣和羽衣已经不见了踪影,身上穿着一套最普通的粗布衣裙。

    到了人间,童心兰虽然还是有些不适应没有了修为的笨重感,但是作为凡人,果然呆在人间还是更舒服一点,不会再承受凡人接受不了的浓郁仙气和神威。

    童心兰看了一下周围,西王母将自己贬入人间的地方,恰好离牛郎的家不远,因为她还能看到牛郎家袅袅浓烟没有吹散呢。

    人间这时候,离童心兰回仙界打报告不过三个时辰罢了,夕阳还未完全落入地平线。

    童心兰并不着急找过去,那牛郎受的伤颇为严重,村里的人即便要救他,也不可能把他送到很远的地方。

    童心兰找了一处树林,走了进去,打了一会儿坐,待得自己完全恢复了力气不说,还修炼出来了一点灵力,童心兰这才站起身,朝牛郎茅草屋走去。

    走到槐树边,童心兰再次看了一眼这棵别的版本里面说过牛郎和七仙女拜堂时候充当娘家人的槐树。

    童心兰突然看它,倒不是因为这棵槐树突然成了精。

    “0561?”

    “宿主,是我,稍等啊,哎哟,马上,我就出来了!真是不喜欢这样出来,怎么我好多次都要经历破壳之痛啊。”0561边抱怨,边用鸟嘴巴去啄蛋壳。

    “磕磕磕磕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