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560、仙女难为(三十七)

正文 1560、仙女难为(三十七)

 热门推荐:
    第一批单子已经完成了,第二批的定金也都收了,在皇商面前也把包票打好了,张老板承诺了,一定会保质保量,在规定的时间把布料交上去。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这牛郎的事情就爆出来,让小七姑娘生气了!

    张老板真的悔恨没有早点告诉小七这事情,虽然一开始会影响小七纺布,但是那时候的订单,完不成的话,最多就赔点钱。

    然而现在的单子,可是皇商的单子,如果那边的人生气了,把他推到宫里贵人面前顶罪,说他是因为不把贵人放在心里,所以没有用心对待这件事的话,到时候,恐怕他的脑袋也保不住了吧!

    张老板那个悔恨啊,这个牛郎真的是人丑还乱搞!还不如早点把小七抢到自己手里的好啊!

    车夫可不知道张老板心里的急切,不过还是快速的把张老板带到了牛郎的家,毕竟上一次他来过了,所以也算熟门熟路。

    张老板的到来,让村里已经在讨论牛郎小七事情的村人和好事人又有了题材。

    因为牛郎离开的时候十分匆忙,对于牛郎来说,银票才是重要的,至于张老板运过来、被小七放在屋子里面的丝线什么的,他又不懂价值几何,所以也没有管。

    走的时候太匆忙,也没有关上门。

    村子里向来串门都不会特别有礼貌的打招呼,那些村里人跑过来牛郎家看热闹,看着大门开着,自然就走进去了。

    家里没有人,但是小七屋子里面漂亮的丝线,他们可看到了。

    男人不懂这些东西,女人知道珍贵。

    一开始也没有人动这些丝线的主意,但是有些村里人就是贪便宜,觉得这不过是丝线而已,又不是钱,再漂亮,再珍贵,又能多贵哦!

    她只是剪一点带回家也不会怎么样不是么?

    这个阿婆扯一点,那个大妈剪一截。

    还有不同颜色的丝线啊,那就能绣不同的花样了。

    虽然知道去拿还没散开、裹在一起的丝线不好,但是村子里的人也觉得,大不了我们一起分一坨,到时候,大家把钱补上给小七就好了。

    小七家里有那么多,说明她不缺货源啊,她们用了,以后小七如果还会回来的话,她们就补钱给小七。

    如果小七生的不回来了,这里的丝线,她们得天天盯着,免得被其他人搬走才行。

    所以,张老板进了牛郎家里,看着被老鼠光顾过似得丝线仓库哀嚎一声,就跪倒在地上,“参天呀,这可是皇后娘娘要的云锦冰丝缎的特有丝线啊!怎么就被剪成这样了!”

    “啊!这是兰贵人要的红岭冰绒锦的丝线啊!”

    “哎呀,老天爷啊,谁那么心黑啊,这可是已经完成了半匹的海天晴云纹绸啊,还没从织布机上卸下来,怎么就被人剪了一大块走了?”这匹布,可是陛下要的啊!张老板瞬间觉得,天都塌了!

    村里人跟过来看热闹,就看着张老板跪在地上抱着一坨坨散乱的丝线瞎嚷嚷。

    这让他们更加相信小七在家里赚钱养家的事情了。

    原来小七做得活路是给宫里人用的啊!

    私自借了丝线的人可更加不敢承认了,剪了那块好看的布料准备将就和着从小七这里借去的丝线绣丝帕的人,打算一会儿就回家就把布料烧掉,一定不能让人知道自己剪了宫里人要的布料!

    童心兰贴了隐身符,站在众人身后,看着张老板最后吓得晕死过去,被车夫抱上马车。

    童心兰倒也没有对这个村子里面的人的品行说什么,小七对他们并不是很熟悉,穷苦的乡下村子,这种贪小便宜的人是有的。

    再加上,村里人一直也有猜测小七和牛郎没有结婚,因为宋大娘也问过小七他们结婚可有证人。

    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情,小七跑了,牛郎明面上看上去是去追小七了,但是村子里的人都觉得牛郎肯定是带着货款跑路了。

    这两人将来不一定会回来这个村子。

    古代的人人口流动并不大,像牛郎这种从隔壁县迁过来短期租田地盖房子住的人,原本的村民其实不是很接纳他。

    看到他们走了,直觉就觉得他们不会回来了。

    所以,就觉得他们屋子里的东西,都是无主之物了……

    这种行为肯定是不对的,不管别人要不要,在租用田地的契约时效之后,也是田地的主人处理这些东西,外人是没有资格私自处理的。

    不过,童心兰到底也是利用了村民贪图小便宜的心思,所以并不打算追究她们私拿自己东西的事情,这是她默认的。

    这些东西虽然都是宫里要的,可是还不是成品、也没有入宫里,更还没有贴上皇家标签,这些村民的做法并不算藐视皇权。

    村人不会惹上官司。

    会惹上麻烦的人,只有张老板,和牛郎。

    至于小七嘛。

    和张老板签两年八百匹布料合同的人又不是小七,小七应该负什么责?

    当初订合同的时候,张老板动了歪脑经,牛郎则是把自己看得太高,他们两人自作主张帮小七决定了两年的命运,小七应该听?

    如果小七真的爱牛郎,那小七为了牛郎累死累活、卖身卖血都行啊。

    可是小七不爱牛郎啊,童心兰更是对牛郎完全没有好感,为什么要为了牛郎签订的协议,自己累死累活的去完成?

    她们两人媒妁之言、拜堂成亲就更没有了,婚姻也没有实质,哪里来的夫妻共同责任?

    上一世,小七没日没夜的织布,还不是因为被逼无奈么。

    童心兰心里乐呵呵的,这边村子已经没有好戏看了,只剩大家询问宋大娘小七和牛郎平时生活中的八卦了。

    宋大娘来送饭食的时候,童心兰在她面前说过一些话,就是为今天做准备的,宋大娘又不是老年痴呆,基本还是能记住当时童心兰淡淡的说着为了牛郎哥哥的伤,她得好好努力赚钱带牛郎去京城看大夫、以及其他的事情。

    只要宋大娘按照以前童心兰设定好的剧本去说里面的台词,以后童心兰就能找说书先生有理有据的开始说牛郎织女的新版本传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