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568、可惜不是我(三)

正文 1568、可惜不是我(三)

 热门推荐:
    说实在的,除了青草坪、喷泉、和修剪成兔子、熊的园艺,就没啥可看的了,不过夏之淳却十分享受。

    他从童心兰的轮椅下面拿了一个小箱子出来,将里面的毯子什么的都铺在了地上,然后把童心兰抱在毯子上。

    之后,夏之淳也坐在毯子上,将之前无法自己坐起来,只能躺在毯子上的童心兰扶起来,靠在他的怀里。

    和陌生人这么靠近、这么亲密,童心兰有点不习惯。

    虽然童心兰的身体无法表达抗拒的动作,但是夏之淳似乎察觉到她不开心。

    他调整了一下童心兰的坐姿,让她靠着自己更舒服一点,然后揉了揉童心兰的脑袋,说道,“依依,今天的太阳不大,风儿也正好,以前你最喜欢在这个时候放风筝,等你完全好起来,我再陪你放风筝好么?”

    “依依不要紧张,不要抗拒我,夏之淳不会伤害你的,永远不会伤害你。”

    哎,这是一个痴情的男人啊。

    童心兰心里叹了一口气。

    什么任务都好做,唯有男女感情这种任务,童心兰觉得有点难处理,尤其对方还是一个这种深情的男人。

    夏之淳不需要童心兰回答他什么,之后的时间,就是说着他们以前的故事,似乎是希望借此帮助童心兰恢复以前的记忆。

    从夏之淳的嘴里,童心兰知道了夏之淳和依依是在龙星帝国军事学院认识的。

    龙星帝国军事学院是帝国首屈一指的军事院校,学校为了为帝国培养优秀的人才,所以不拘一格收学生,不管是贵族,还是有本事的平民,只要考试及格,就能进去。

    夏之淳能够进去读书,并不是因为他多优秀,而是因为他贵族的身份,夏家是龙星帝国的八大家族之一,不仅有勋爵的贵族身份,夏家经商能力也是一等一的。

    作为夏家的男娃,即便成绩不是顶级的优秀,也能进去读书。

    而依依则不是贵族,但也不是平民,只是一个中产阶级的女孩子。

    在夏之淳的嘴里,依依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依依喜欢可爱的小动物,依依……

    听着夏之淳的讲述,童心兰一点熟悉感都没有,感觉这完全就不是委托者的生平。

    童心兰不由得怀疑这个夏之淳用心不良,欺负依依没有以前的记忆,就给她灌输错误的回忆,让她以为他是她最亲密的人。

    这个夏之淳不会是爱而不得,所以现在乘着依依没记忆,想乘虚而入打动依依,让依依爱上他吧。

    这并不是童心兰想太多,而是,以前即便童心兰没有看过委托者的记忆,一旦接触了委托者熟悉的东西和故事,童心兰都会觉得有熟悉的既视感。

    然而,刚才,夏之淳说的一切,童心兰完全没有熟悉的既视感。

    难道说,依依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守护好本心,不要喜欢上这个看上去对自己十分痴情、却说谎的男人么?

    说谎是不好,但是这个夏之淳现在看起来也没有恶意,不过依依不喜欢的话,难道说依依喜欢的是其他男人,所以想要守身守心么?

    在夏之淳讲让童心兰毫无代入感的故事的时候,童心兰也开始边听边胡思乱想。

    因为那些故事真的太水了,也很无聊,除了讲得津津有味的夏之淳为这些故事而感动怀念,童心兰一点代入感都没有。

    夏之淳说了好久,也累了,也不说话了,似乎一直得不到回应,他也很伤感,他从童心兰后背怀抱着童心兰,不一会儿,童心兰察觉到自己后背有湿润的感觉。

    这个男人,哭了。

    这一刻,童心兰心里一酸。

    不受控制的,眼泪滴答滴答就往下流。

    泪水滴在了怀抱着自己的夏之淳的手背上,他惊讶又开心的抬起右手,看着上面的泪水。

    他将童心兰重新放在轮椅上,蹲在轮椅前面,和童心兰保持了一个持平的高度,焦急的在童心兰眼里寻找着什么。

    然而童心兰的流泪,只是身体突然的一个反应罢了,童心兰这个身体想哭,她控制不了,但是童心兰并没有为这个男人感动。

    所以,夏之淳除了在童心兰眼里看到眼泪之外,就没有看到他期待的其他表情了。

    夏之淳再一次露出了失望的眼神,不过他也不希望自己的情绪影响到童心兰,他为童心兰擦了眼泪,说道,“依依不哭,你是在为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哭泣,还是因为身体有不舒服的地方?”

    童心兰依旧没有给他反应,夏之淳猜想,应该是神经系统哪里突然应激反应了吧。

    经此一事,夏之淳也没有心情继续讲故事培养感情了,他推着童心兰回到了屋子,把她重新放在了床上。

    原本童心兰以为没有得到回应的夏之淳会离开,但是他没有走,反而留下开始给童心兰按摩手脚。

    “依依过不了多久也能自己走路了,不要着急,我专门去学了按摩,以后每天都给你按摩理疗。”

    看着那一双修长的适合弹钢琴的双手,却做着按摩的动作,童心兰再一次感觉到心脏快速的跳动了起来。

    这种跳动并不是感动,而是带着一种愤怒。

    愤怒?

    难道依依不想被夏之淳碰触么?

    可是刚才夏之淳抱着她换了几个地方,也没有见委托者情绪这么大波动啊,这按摩的手法以童心兰的眼光来看也是专业的,这个夏之淳真的很用心的去找专业的按摩师学习了按摩手法吧。

    所以这样的按摩手法并不带情欲和猥亵之感,委托者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激动?

    哎,童心兰真的好想见见委托者,解开一切谜团啊。

    按摩了许久,童心兰都能看到夏之淳的头发都被汗水淋湿了,说实在的他穿这一身西装,真的不适合干这些事情,太正式了,穿着这身白色西装礼服的夏之淳更应该出现在舞会或者什么活动现场。

    童心兰这样的猜测没有错,就在腿部的肌肉被按摩得发热的时候,童心兰终于看到了这个地方出现了第三个人。

    那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大叔,穿着中规中矩的黑色西装,看上去有点像管家。

    “少爷,老太爷说你再不过去参加聚会,他就要亲自过来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