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605、可惜不是我(四十)

正文 1605、可惜不是我(四十)

 热门推荐:
    柳依依想要狡辩,夏之淳想要动用夏家的势力引导舆论,这些事情在童心兰让0561做得网络控制面前,一点用处都没有。

    再加上太空军潜入夏之淳飞船,抓到柳依依和夏之淳之时,也佩戴了执法记录仪,里面记载了他们两个说的要如何杀死克隆人,并让柳依依成功的替代克隆人活下去的话。

    在这些证据面前,不仅龙星帝国的百姓相信了网络上之前传出来的帖子上的话,其他国家关注着这件事的网民也深信柳依依和夏之淳是制造克隆人的始作俑者。

    那些之前想要干掉柳依依为海盗上的朋友报仇的海盗,也把自己手里关于以前柳依依干海盗那时候杀人、***的视频证据放了出来。

    这一次,大家都知道柳依依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海盗了,夏家想要保住她?不可能的,即便是女王出面要保住柳依依,其他国家被海盗抢劫过的人也不会答应。

    如果龙星帝国的女王维护柳依依,敌对国家的人也会造谣龙星帝国的皇族暗地里和海盗合作。

    这种给暂添麻烦的事情,以女皇为代表的皇族怎么可能会做?再说了,他们和柳依依也不熟,夏家也没有人求上门拜托女皇饶了柳依依。

    就这样,柳依依被女王判了死刑,极刑,海盗该得的凌迟处死,也是柳依依该得的下场。

    至于夏之淳,一个世家门阀的贵公子,却和一个无恶不作的海盗混在一起,还企图为了替这个海盗获得合法身份,去哄骗皇族和法庭。

    贵族的人一向标榜自己要协助女王造福黎民百姓的,可是夏之淳的行为却暴露他藐视帝国法律、不在意被海盗伤害的老百姓的心情。

    这种贵族,自然不会被大家拥戴和接受。

    夏之淳被判剥夺贵族身份,流放边缘星球。

    从此,夏之淳只是一个星际浪人,没有身份、没有地位、没有钱,要想吃饭,只能靠自己本事去谋生了,没有正当的身份,也不会有正规企业敢录用他。

    在夏之淳城堡里面找到的肖博士也因为违法做克隆人实验、贩卖克隆人器官被判死刑。

    对夏之淳和柳依依,肖博士的判决是公平公正且公开的,这个判决让全宇宙观看审判的人都觉得大快人心。

    可是对于克隆人依依,这些观众里面自然也有迁怒的,但是也很多人觉得也该依法办事,这个克隆人并没有做过坏事,她也不想自己被制造出来,更别说别人把她制造出来是为了杀死她了。

    最后,大部分人看在这个克隆人也命不久矣、看上去也是真的可怜兮兮,最终还是决定放过她。

    就这样,童心兰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为自己边辩解过,却以精湛的微表情演技获得了大众的同情心。

    女王给童心兰颁发了帝国合法居民的身份。

    夏家给予了童心兰高额的赔偿金,希望以此来洗白夏家在这件事情上的恶劣影响。

    童心兰通过全星际直播看着柳依依被执行了凌迟处死,柳依依凄惨的叫声能让很多人知道她有多痛,不过,说实在的,凌迟处死的痛苦很真的比不上基因崩溃那种似乎每一个细胞都被凌迟了一样的疼痛。

    不过,让柳依依当众被凌迟,对她骄傲的性子打击也很大吧。

    不知道,她有没有反悔自己做错的事情呢?

    夏之淳在被送走之前,也被那些以前就看不惯他的军人强迫着观看了柳依依被凌迟处刑的直播。

    夏之淳受到的打击比让他自己死更痛苦。

    他甚至想咬舌自杀跟随柳依依而去。

    但是这些人肯定不让他如愿,童心兰也不会让他就这样死亡的。

    童心兰雇佣了人推着自己去送夏之淳,失去了柳依依的夏之淳面容枯槁,看到童心兰,他似乎又找到了希望,眼里闪烁着星芒。

    他嘴里含着,“柳依依,你回来了?对,我的柳依依怎么会死呢?死的是那个该死的克隆人。”

    童心兰知道他在装傻充愣,他恨克隆人,恨死掉的人不是克隆人吧,故意说这句话来气克隆人。

    难道他真的以为她在意他,会被他这句话伤透了心?

    呵呵,夏之淳太把自己当棵葱了。

    不过,童心兰了解夏之淳这个人,知道如何能让他痛苦万分。

    童心兰泪流满面的对夏之淳说道,“夏之淳,不管法律怎么审判,不管法律怎么说你们是恶人,我对你和姐姐都有感情,不是你们,我不会来到这个世界。”

    “他们都说你们制造我出来是为了杀死我,可是我不信,我们明明已经说好一起走,以后一起生活了不是么?”

    “就算,你们要杀了我,我也能理解的,我是个废人,不可能跟你们一起走,我若是能做出一点贡献,姐姐就真的能够陪你一辈子了,我这个半身也算是有点用处了。”

    “而现在,姐姐她……走了,你也要被流放外星球了,我这样,也不能陪伴在你的身边,不能完成姐姐的心愿陪伴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知道,你直到现在都还在怀疑那个幕后之人是我,可是,姐姐有多大的本事你难道还不清楚么?我作为姐姐的克隆人,怎么可能会比她更厉害?”

    “被你误会,我真的十分痛苦。”

    “我想,我也只能以死明志了。”

    说到这里,童心兰拿出一把刀,对夏之淳露出诀别的笑容,“夏之淳,相信我,不是我做的,我爱你,我对你的爱,不比姐姐少!”

    言毕,童心兰就真的拿着刀往自己心脏捅去。

    飞溅的血液飚在夏之淳脸上,他脸上之前露出的不屑、嘲笑笑容终于变成了惊恐。

    “依依,我的依依!我错了,你也是依依啊!”

    夏之淳想要扑过来抱起童心兰,可是他被上了镣铐,又被人压着,根本跑不过来。

    童心兰撑着最后一口气,将手里的戒指取了下来,气若游丝的说道,“拜托……各位……大哥,让……他戴上这个好……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