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652、梦想成真(一)

正文 1652、梦想成真(一)

 热门推荐:
    【你想拥有梦想成真的能力么?】

    【yes】【no】

    童心兰刚一来到新的任务世界委托人身上,就看到前方笔记本电脑上,一个病毒一样的淡灰色方框渐渐消失在屏幕正中,而她的手正放在鼠标上,光标在渐渐消失的yes和no中间的空位处闪烁。

    也不知道委托人之前是点yes,还是点了no。

    这个选项只是网络上无聊的小调查么?

    和任务会不会有关系?

    这是任务的世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再加上她已经从那个男人那里知道了一些系统的目的,虽说不知真假,但是那个男人说的话,多少还是可以参考一下。

    童心兰一时间忍住不住就想了很多。

    待得那个灰色方框完全消失不见,电脑屏幕上也没有其他东西出现,屋子里也没出现什么变化,她也没被传送到奇怪的地方,童心兰也没觉得自己突然拥有了什么能力。

    所以,那个方框应该只是个无关紧要的网络小恶作剧吧。

    至少童心兰希望是这样。

    童心兰在房间走了一圈,发现这是一个两居室的电梯公寓,80来平方米,装修还算可以,房间里摆放的相框里,就一个女人的照片最多。

    当然,童心兰已经从镜子里确认了长相,那个女人就是委托人的照片,所以,这个房间是属于委托人的。

    房间里,没有其他人活动的痕迹,这房子属于委托人。

    确定这些信息之后,童心兰相信不会有其他人突然闯入她的房间来打搅她,便准备看看委托人的记忆。

    保险起见,童心兰上前锁了房门,这才上床。

    可是刚一闭上眼准备酝酿情绪,童心兰就发现周围的气息变了。

    童心兰睁开眼,发现到处都黑了。

    不可能,刚才她确定了自己在一个通堂明亮的房间里,而且时间也才下午两点十分,不可能一闭眼,就天黑了。

    而且,这空气也没刚才好,明明刚才在房间里,空气很清晰,而现在,童心兰总觉得呼吸越发困难,空气似乎越来越少,空气的味道也带着腐败的臭味。

    这种味道,闻起来让童心兰想起死亡的气息,对,像是墓地里面的味道。

    童心兰伸手左右一模,果然,自己被关在了一个狭小的盒子里面,应该是棺材吧。

    童心兰往上狠狠一推,棺材盖纹丝不动。

    就在此刻,头顶上方传来咚咚咚钝声响,听起来不像是敲击的声音,也不是有人在往棺材上订钉子,反而像有人在头顶的盖子上跳动,因为童心兰能听到两个脚纷纷落在板子上的声音。

    外面有人?

    自己该呼救么?

    不,童心兰性子一向警觉,她想起了自己刚才这个世界看到的电脑屏幕上的字。

    【你想拥有梦想成真的能力么?】

    委托人的愿望是被活生生关在棺材板里面?

    不可能,如果她想死,进了棺材被活埋,也算是死得其所吧,系统就不会接受她的愿望了。

    可是,也没有其他解释可以说明现在的情况。

    童心兰敢确定,她刚才看到的电脑屏幕和房间都是真的,而现在她躺在棺材里也是真的,不过一个闭眼的功夫而已,她就被转移到了这里。

    那就是说,那个方框是真的,或许它不仅仅出现在了委托人电脑上,还出现在了其他人的电脑上。

    委托人或许没有点yes,而其他人点了,其中有个人还和委托人有仇,他希望委托人被活埋,所以刚才这边的童心兰在那行字消失了十多分钟后,才被转移到了这里。

    如果对方希望委托人被活埋,外面会有正常人?

    不可能的。

    那,外面是什么东西?

    棺材里的空气容不得童心兰想太久,思考的越多,她的消耗就越大,之后出去就更没力气应付突发事件了。

    呼救也是不可能的。

    童心兰运气在手掌上,使用巧劲往头顶砸去。

    伴随着她的一砸,上方的跳动的东西,跳动得更勤快了。

    “咚咚咚”

    “里面真的有东西,怎么办,怎么办,千万别出来,可是,可是取不出板子,我也没办法离开啊。”

    便随着脚步跳动的声音,童心兰似乎还听到了有个男人紧张得快哭出来的声音。

    外面的是人?

    难道自己猜错了?

    既然外面的是人,那就可以沟通了,童心兰喊道,“谁在外面,救救我。”

    男人的声音激动起来,“是关晓兰的声音,关晓兰,你在这棺材里面么?”

    在房间里看到的身份证上,委托人的确叫关晓兰,那就是说,外面那个人仅凭声音就听出来她身份,的确是熟人无误了。

    童心兰装作害怕的样子呼救到,“是我,快救我出去!”

    男人的声音委屈了起来,“我,我也想救你出来,但是,我找不到踏脚的地方啊,这个棺材板没有钉死的,其实你自己就能顶得开,现在你之所以顶不开,是因为我踩在上面压着了。”

    还好,男人很快也想到了方法,“这样吧,一会儿,我数一二三,一到三,我就起跳,这时候,你就往上顶棺材板,但是你要记住,千万不要顶得太用力把盖子掀翻掉下去啊,不然一会儿,一会儿我们就死定了。”

    男人的声音十分焦虑害怕,他这么说,肯定是有原因的,他在外面,肯定更清楚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危险。

    童心兰在男人的配合下,数着拍子,一起合作,终于童心兰将棺材板推开了一个可以容她钻出去的缝隙。

    童心兰从棺材里面探出头,就看到一个穿着英伦风衬衣羊毛衫的青年跪在她头上的棺材板上激动的看着自己,“晓兰,真的是你,太好了,太好了,我还以为这里就我一个人了,这里太可怕了。”

    “这是哪里?”童心兰放眼望去,男人背后是悬崖,也就是棺材悬挂的地方,而悬崖之下是看不到底的深渊,下面雾蒙蒙的,隐隐有惊恐的尖叫声传上来。

    而这悬崖上,则是挂满了一个个造型各异、材质不同的棺材,棺材数量之多,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这是悬棺么?”在地球的时候,有些地方也有悬棺文化。

    男人往旁边挪了挪,让童心兰爬上棺材板之后也能有个落脚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