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708、总裁的烦恼(十六)

正文 1708、总裁的烦恼(十六)

 热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些当老板的人都是准备两个电话,一个手机是私人用的,一个谈生意的电话的名片到处发,保安知道林岚的商务电话号码也不奇怪。

    作为老板,童心兰还是把保安夸了一下,“没事,你工作很认真负责,发现情况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是对的。”

    保安刚才还惶惶不安的心也安定了下来,他刚才也害怕这个工作保不住,“谢谢林总对我工作的认可。”

    “好好干!”

    童心兰似是忘记了还躺在保安亭里面病了的薛凡一般,和保安亭里面的两个保安聊了起来。

    薛凡呻吟了一声,表达不满道,“我病了,你就不能照顾一下我?和保安聊什么聊?吵死了!”

    童心兰瞥了他一眼,这才想起了还有这个人一样,在两个保安被薛凡的话说得有些生气的眼神下,她走到床边,弯下了腰。

    薛凡的眼皮颤抖着,似是有些不安,“你想做什么?”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童心兰哼了一声,探手掰开薛凡握紧的手,把他抓在手掌心,只漏出了一半的照片拿了出来。

    小心翼翼的抚摸着照片,童心兰斜睨着薛凡讽刺的说道,“你爸爸只说你在国外不学好,我只当你是个没用的巨婴废物,倒是没想到堂堂一个大少爷还养成了小偷小摸的习惯,偷东西的技术倒是了得,你什么时候把我爸爸钱包里的照片偷出来的?”

    “偷?什么叫偷,我是在地上捡的,本来想还给你爸的,谁叫你说话那么难听,我就没还。”薛凡似是因为冷想抱紧被子,又嫌弃被子脏,把被子推开了。

    童心兰放好照片,轻笑道,“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

    这时候,保安亭外想起了救护车的声音,保安便出去引路了。

    “我,我不去医院。”薛凡刚才还嫌弃保安的被子呢,现在又拥紧了被子,看上去像要被欺凌的少女一样无助,那张被子似是他最后一个保护壳似得。

    “这么大个人还害怕医院,你真当自己是个孩子了?”童心兰很是无语,她可不会惯着薛凡,薛叔叔把这个人交给了她,薛凡吃不饱穿不暖倒没什么,要把他送走之前把他喂胖就是了。

    可是,病了,烧傻了,她还是不好向林爸爸交代的。

    童心兰心里也清楚,这也是薛凡心里明白的,所以他来这一招。

    既然都把她惹下来了,薛凡还想不去医院?

    做样子都得把他送到医院去。

    救护车上的人已经下车,抬着担架进了屋,保安亭本来也不大,人一多,就拥挤了起来。

    而薛凡还不配合,就往床里面墙角缩。

    童心兰看医护人员拗不过薛凡,也不敢乱来,便叫两个保安上去一人压手一人抬脚,强制把薛凡放到了担架上。

    虽说这医院配置的救护车不像精神病医院那样配置了束缚衣,但是担架上还是有固定绳子,把想要逃下来的薛凡绑在了上面。

    “我说了,我不去医院,我刚才只是有点受了风,现在已经好了!你不信,让他们给我量量,我高烧退下去了,还有一点点难受,吃药就好了,哪里需要去医院!”

    童心兰见薛凡害怕去医院的模样不像是假装的,但他刚才装病的严重,现在她无论如何也要教训他一顿,他越是害怕医院,她就越开心。

    如果薛凡是普通人,那就当让他知道一下装可怜不是每个人都会围着转吧。

    如果薛凡是任务者,那他害怕去医院肯定是有其他原因的。

    童心兰大手一挥,对医护人员说道,“没事,带他去医院吧。”

    薛凡反抗不能的被抬上了救护车,童心兰自然也跟了上去,亲眼盯着他。

    被捆绑着的薛凡哀求了一阵,又骂了一阵,童心兰都无动于衷,更是坚定了要送他去医院的决心。

    半途,薛凡突然不说话了,还闭上了眼,似是在和她置气。

    不过,童心兰感觉到薛凡的身上有什么奇怪的波动往外传播了出来。

    童心兰不动神色的观察着薛凡,在别人看来,就是在关心的照顾薛凡。

    “薛凡,你怎么了?是不是又发烧了?”童心兰假装看不懂车上的设备仪表上的意思,抬起手用手背放在了薛凡的额头上。

    薛凡依旧一动不动的,没有搭理她。

    童心兰又拉着薛凡的手,抱歉的说道,“这高烧似乎真的降下去了,不过你以前生活无忧,今晚吹了冷风睡在公司外面,的确是我的错,你放心,我肯定会把你送到医院做一个全身检查,不然,你若是真的出的事,我怎么向你爸妈交代啊。”

    薛凡睁开眼,可怜巴巴的服软道,“我错了还不成么?别送我去医院,我害怕医院,虽然你一直说我像个小孩子一样,我那是和我爸置气呢,但是,我真的害怕医院,我害怕打针,好妹妹,饶了我吧,我一定好好表现,不和你闹了。”

    “不行,医院肯定是要去的,你在我手上若是出了事,我怎么向你爸妈交代?”刚才触碰了学饭店额头,虽说感觉有些奇怪,但是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童心兰不好下结论。

    不过,刚才借助握住薛凡手腕的时候,童心兰给他把了个脉。

    当然,刚才上救护车的时候,医生也给薛凡检查过这些,并没有问题。

    但童心兰是谁?刚才一把脉,童心兰就更怀疑了。

    薛凡的脉象自然是正常的样子,但是她注意到,还是有个地方不对劲。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这薛凡无论如何都要送到医院去做一个彻彻底底的检查。

    这薛凡,绝对不是薛叔叔的儿子!

    此刻,童心兰相信,现在这个薛凡就是任务者。

    他害怕去医院,刚才也从他身上传播了什么信号出去,应该会有什么东西回来阻止这辆救护车去医院吧。

    果然,不一会儿,救护车就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司机回答道,“前面好像发生了交通事故,围起来了,我们过不去。”

    随车医生说道,“那绕一条路吧。”

    “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