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君临星空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磨砺

正文 第八十一章 磨砺

 热门推荐:
    时间飞逝。

    夏季六月如同流水,渐渐逝去,迎来崭新的七月份。

    原本唧唧喳喳的鸟儿,隐匿的不知踪迹,仅剩无处不在夏蝉,发出盛夏的声音。

    七月二日、韩东家内。

    小茜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光着脚丫站在床上,揪紧哥哥韩东的衣袖,脆生生道:“哥哥,热,温度要低低。”

    “不行。”

    韩东正义拒绝。

    卧室内的温度已经很低了,再调低空调温度,万一让小茜着凉感冒怎么办。

    小茜垂着小脑袋,小嘴气鼓鼓的:“热,热。”

    “乖,心静自然凉。”韩东揉了揉小茜的白嫩脸蛋:“懂不懂什么是心静,就是不要乱跑乱跳,你这么蹦跶,不热才怪!”

    “热。”

    小茜眨了眨委屈巴巴的大眼睛,不依不饶。

    韩东摇摇头,索性观看手机屏幕,继续品读修身养性的书籍,预防灰白气流的后遗影响。

    “这些日子收获七丝灰白气流,数量太少,杯水车薪,根本无济于事。”

    “若要突破二品的武术品级,让力量增至巅峰,令体内力量与体内气血相互统筹,必须借助海量的灰白气流。”

    韩东暗暗深思。

    他想不通灰白气流的来源,但既然这是属于自己的神奇能力,就没必要忧心忡忡的思前想后,尽一切力量增强自己,才是正道。

    唔。

    韩东伸出右掌,攥了两下,愈加感到体内力量的可怕。

    千斤巨力,已经变成了三千多斤的巨力。

    最重要的是,这并非拳击重量,不是运用发力技巧配合加速度的击打力量,而是真切纯粹的体内力量。

    换而言之。

    韩东一拳打出,是三千斤巨力、加上术的增幅、以及出拳加速度的加成,融合一体,极其可怕。

    这般想着。

    他皱眉回忆起那一夜:“那趴在树上的黑影,实际上乃是一品习武人士廉布,但他竟然能扛得住我那一拳?三千巨力,术的增幅,差不多可以掀翻一台小型轿车。”

    “一品品级,旨在凝合力量与气血。”

    “估计他能扛住的缘故,正在于此……也罢,三千巨力扛得住,不代表万斤巨力也扛得住。”

    韩东眯着眼睛,露出一丝憧憬。

    倘若寻到足量的灰白气流,继续增强身体素质,恐怕真能达到万斤巨力,届时再碰到类似廉布的一品习武人士,估计一拳即可打死。

    “咦?”

    “打死?我怎地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韩东叹了口气,摇了摇脑袋……不得不说,频繁的日常接触,他也渐渐被宁墨离影响。

    嘭。

    小茜看到哥哥一直在怔怔出神,满脸不乐意,一把扑了上去,费劲地抱住哥哥韩东的肩膀,拼命摇晃:“热,热,热。”

    “唉。”

    韩东吐了口气,轻轻抱起小茜,走出卧室。

    幸好有宁墨离的鞭挞摧残,得以熟稔掌控身体……否则刚刚韩茜扑上来,单单是条件反射的肩膀震颤,就足可震飞这只小不点。

    ——

    眨眼已是七月十日,假期内的韩东,自然无事一身轻。在学府开学之前,只剩下爸妈想要举办的升学宴。

    除此之外,他可以自由支配所有时间。

    可问题是,寻找灰白气流日益困难,必须前往其他城市……韩东正在想着。

    蓬!!

    一只枯瘦手臂,犹如秋风扫荡落叶般,瞬间袭击而至。

    “师尊?还来?上午才结束的啊啊啊!”韩东面色狂变,顾不得思考,下意识地抬举右臂,配合左拳架住了这一记横扫。

    咚咚。

    饶是如此,韩东也连连退了数步。

    宁墨离那褶皱老脸遍布阴霾,双眸闪烁着寒意:“练术之间,还敢分心?这些日子,为师百般体谅理解你,却让你心生纵容。”

    “看来——”

    “有必要让你明白,什么是犯错的代价!”

    话音刚刚落毕。

    咚!

    宁墨离的瘦削身体如同蛮荒巨兽苏醒,骤然弹动,右脚踏在遍布落叶的泥土地上,活生生踏出一圈波浪。

    韩东见状,不禁骇然。

    “师尊,我左脸的两道淤青还在这儿,你怎么好意思说自己百般体谅?”他欲哭无泪地收敛心神,摒弃杂念,浑身肌肉往右一荡,向右侧扑去。

    蓬!

    宁墨离一拳打在韩东背后的树木上,老脸浮现一丝微笑,继续追上韩东:“安心,安心,为师只以一品品级——”

    吐字之间。

    宁墨离神色如常,面带和蔼,但左腿向前一迈,却登时横渡七八米的距离,枯瘦右臂倏然抬起,劈拳下打。

    哧!

    虎啸风生,凶威凛然。

    面对这一记力劈,韩东来不及闪避,可想着宁墨离仅仅动用一品品级的程度,自己理应轻松应付,不需再逃。

    “狂暴雨落!”

    韩东双拳向下一压,紧跟着如同弹簧般向上轰出,仿佛天穹砸落大地的雨滴,逆转了方向,颠倒了乾坤,通体气血潺潺流动,犹如热流崩腾似得。

    师尊,你也给我退后一步吧!

    咚!!

    韩东的双拳打出了术之意蕴,正待松口气,心生喜悦与激情,却感到宁墨离那手臂仿似擎天巨柱的坠落,容不得丝毫抗衡之力。

    啪嗒!

    韩东那双拳犹如脆弱塑料,当场瓦解,抛散两侧。

    仿佛正在仰面欢呼,迎接温馨的旭日阳光……哗啦,当场遭遇一场倾盆大雨,浇透浑身上下。

    噗通。

    韩东面色微变,根本扛不住余力,被劈的趴在地上。

    他急忙向左侧一个翻滚,勉强躲掉宁墨离的拖鞋踩踏,忍不住高声喊道:“师尊,一品!你这不是一品!”

    “当然不是。”

    “为师想说的是一品品级的速度,刚才却是忘了。”

    宁墨离吐字清晰,无有丝毫喘息之意,动作不止,右腿自落叶间踹了出来,踹的落叶崩裂,踹的韩东脸色微变。

    嘶。

    韩东吸了口气,调整心态与体内气血,向侧后方暴退。

    宁墨离双腿随意迈步,却迅敏异常,紧紧跟着韩东,左臂向后一甩,随后抡出半圈,抽打韩东右侧身体。

    “挡住!”

    韩东吸了口气,调整体内气血与力量,登时全数爆发,右腿绷紧一提一架,右臂竖起一推一举,挡向宁墨离的抽打。

    啪!

    清脆的碰撞声音,传荡树林周围。

    右腿颤了一颤,跌落在地,右臂抖了一抖,抛飞旁侧,韩东只觉得半边身子尽皆酸麻,根本提不起任何气力。

    好似巨鼎震颤,震荡的摇摇欲坠。

    “好徒弟。”

    宁墨离上前一步,面色和蔼如若亲善老者,枯瘦右掌却宛如老鹰擒拿小鸡仔一样,直截了当地抓住韩东的脖颈。

    韩东连道:“不!等,等下——”

    蓬!

    宁墨离拎着韩东,向上一提,然后向下一摔,深深吸了口气,脸庞露出惬意悠然。

    蓬蓬蓬!

    宁墨离继续摔打了十多下,随手扔飞韩东,褶皱老脸悠悠然:“终于舒服了,空气质量更好了,阳光也更明媚了呢。”

    另一侧。

    “咳咳。”

    韩东捂着胸口,瘫靠在树木上,咳嗽道:“师尊,你这是发泄情绪还是训练啊?”

    “哦,你说得对,为师确实冲动了一点。”宁墨离皱了皱眉,似乎在进行反思。他琢磨了好一会儿,最后扭头看向韩东:“既然徒弟你主动要求,那么——训练正式开始!”

    唿啦!

    宁墨离右拳如若蛟龙出世,轰向韩东。

    ……

    夜幕降临。

    正值盛夏,闷热气候席卷大地,仅有装着空调的房间里,才能留存一丝凉意。

    嗡嗡。

    空调持续不息地运转。

    韩东站在卧室地板上,呲牙咧嘴地活动四肢,通过气血流动缓解淤青,但左脸上的三块淤青,显眼至极,短时间内难以祛除。

    “暴力。”

    “这么训练简直太暴力,虽然成效显著……可没谁能吃不消如此折腾,换成寻常二品习武人士,身体骨骼都要散架。”

    韩东颇感无语,但也乐在其中。

    师尊宁墨离的严苛训练,好似最为紧密的逼迫,将自己挤压到了极限……他每天都能察觉到自己的飞速进步。

    不止是身体素质。

    包涵灵活性、抗打性、耐力毅力、承压能力、神经反应等等,乃至于心性都有了弥足长进。

    咔咔。

    韩东嘴角勾勒百倍信心,握了握双掌。

    在这之前,自己空有一身蛮力,根本不懂得如何运用。但经过这么多的磨炼,堪称对力量了如指掌,拳脚精通无比。

    仿佛一台强横的发动机,终于装上了高品质轮胎,终能疾驰。

    ……

    同一时刻。

    坐落在云通河河畔的一间平房里。

    咝。

    烟头忽闪忽灭的,照着一张褶皱老脸,正是宁墨离。

    “有意思,韩东这小子的体质竟然这么强……灵活性较强,恢复性奇高,坚韧性更是不可思议,简直超出了理论范畴,仿佛永不停息的器械。”

    “幸亏最近临时起意,想着磨砺一番,免得韩东碰到妖魔鬼怪,意外身死。”

    “否则还真察觉不到这些特殊状况。”

    宁墨离低语呢喃,语气感慨。

    他那么一番拷打,哪怕一品习武人士也扛不住,但韩东竟然活生生扛了下来,而且还在不断增强,越来越适应。

    根本不合理,宁墨离感到费解,也莫名惊喜。

    只要韩东能够扛得住,他就要加深力度,争取把韩东的真正潜力给摔打出来……不,不是摔打,而是磨炼。

    咝。

    宁墨离深深吸了口烟,刹那间吸尽半截香烟,令烟灰化作蓬松灰尘飘落。

    “不过。”

    “有这么一个徒弟也不错,耐摔抗打。最起码心情不好,可以尽兴的摔一顿……且不必担心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