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君临星空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半步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半步

 热门推荐:
    光阴似箭,渐渐流逝。

    自宁墨离住在韩东家的对面楼房之后,韩东便如同飞速运转的庞大器械,全力以赴,不知疲倦,亦不愿享有一丝一毫的休憩。

    哪怕累的力竭、休息之时,仍然观摩狂暴雨落之术。

    兜兜转转,韩东仿佛回到了高考之前的日子里,脑海里除了练习武术,再无其他杂念。

    同学小聚,拒绝。

    与爸妈出门休闲,偶尔两三次。

    即使练武回家之后,也仍然继续练习桩功。

    当全神贯注以后,当坚毅恒心树立,当心间再无杂念,当不为俗事困扰,韩东的武术进展,也呈现可怕的飞跃式增涨。

    ……

    首先是狂暴雨落之术。

    原本两拳能有一拳打出意蕴的程度,转为十有八九的成功率,只要韩东出拳,基本就能打出意蕴。

    娴熟运术,让韩东实力大增。

    倘若再碰到一品品级的廉布,怕是一拳即可打翻。

    ……

    其次是二品品级。

    体内力量与气血渐渐充盈,让韩东感到身体饱满,有一股踏踏实实的错觉,估摸距离二品巅峰也不再遥远。

    至于体内力量,早已无法估量。

    韩东曾经前往宏卢武馆,稍微动用一点体内力量,便有将近两千斤的可怕巨力,倘若全力爆发,难以揣测。

    ……

    最后才是心性与观念。

    韩东愈加明悟自己目前的倚仗,正是武术力量。

    若非习武初成、有宁墨离作为师尊,他根本没资格加上高良安的微信,也不可能让董区寒费心帮助爸爸韩闻志的生意。

    至于人际沟通,他不必忧虑纠结。

    只要己身强大,便不需担心欠下多少人情,因为他终将具有超凡武力,与这些相匹配。况且生活在当今社会里,避免不了与人沟通,不可能为了练武切割所有关系,独自生活。

    ——

    七月下旬、盛夏时节。

    叽喳渣。

    清晨时分的鸟儿,盘旋小区绿化树之上,时而啼叫两声,宣告黎明的到来。

    整洁规整的小区里,偶尔有居民起床晨练,或是奔波生活工作,更有两三辆车子,相继启动,驶出小区。

    韩东家的卧室。

    呼哧。

    呼哧。

    略显低沉的喘息声,蕴涵浑厚磅礴的力道,正是维持完整版阳极桩的韩东。

    他那双眼眸,黑白分明,与之前相比愈发清澈通透,宛若一块打磨之后的玉石,蕴涵坚不可摧的信念,与清澈眼眸相比,脸庞却流淌薄汗,显然到了极限。

    阳极桩练的太久,韩东也撑不住。

    呼哧!

    韩东松开桩功,缓缓吐出一口气,似乎强劲气流般,神态疲惫,眼眸却湛耀精芒:“将近三个小时的站桩,效果不错。等会先跟师尊对练,然后再与温铮前往那处私人收藏。”

    近日以来,他的生活比较规律。

    基本由熟悉术的运用、寻找灰白气流、练习完整版阳极桩,三件必不可少的部分组成,占满所有时间。

    啪嗒。

    咔咔。

    韩东一边来回踱步,一边活动拳脚,疏通略微紧绷的筋骨。

    徘徊之间,双腿下盘犹如行云流水,气血潺潺流动,体内力量好似潜藏大地之下的磅礴巨石,奠定浑厚根基,蕴涵可怕力道。

    体内力量宛若生生不息的源泉。

    幸亏有宁墨离的磨砺,否则韩东自己很难娴熟掌控这么恐怖的体内力量。

    千斤巨力,已非常人。

    三千巨力,更是蛮横。

    而如今的力量层次,至少在八千斤以上,甚至达到万斤也说不准。

    韩东眼里划过思量:“师尊有言,一品凝合气血与力量,才勉强堪称基础武力,遇到妖魔鬼怪亦有自保之力。”

    “我虽是二品,但更胜一品。”

    “哪怕一品武力再怎么凝实,也挡不住我一巴掌。”

    这并非自傲,而是对己身实力的笃信,况且还有狂暴雨落之术的增幅加成,必定远超寻常一品。

    沉吟片刻。

    韩东看向自己的双掌,缓缓攥紧,眼底绽放清澈精光:“最近面对师尊的磨砺,一直束手束脚,眼下也合该释放真正的力量。”

    “武术世界——”

    “我应该有资格接触了。”

    ……

    上午时分。

    炎炎夏日高悬蓝天之上,明澈无云,洒照炽热。

    云通河河畔的公园,游人稀少,只有鸟儿与夏蝉争相啼叫,而在一处僻静角落里,树林围绕,中间有着一片空地。

    咝。

    宁墨离优哉游哉地抽着烟,眯起双目。

    韩东在一旁照常练习,熟稔狂暴雨落之术,但与以往不同,他热身完毕之后,便看向师尊。

    他有信心,笃定自己的实力。

    寻常二品没资格接触武术世界,但自己不同,当体内力量臻至难以想象的程度,打破品级桎梏,也实属顺理成章。

    “怎么,何事。”

    宁墨离抬了抬眼皮,淡淡问道。

    韩东嘴角勾勒一丝微笑,双臂向两侧舒展,旋即以重合姿态搁在身前,右脚向前踏出一步,下盘略微弯曲,宛若势不可挡的高山。

    “师尊。”

    他那双眼眸,昂扬磅礴:“徒弟以为,自己已经有资格接触武术世界,还请师尊考校。”

    咝。

    宁墨离吸了口烟,耷拉着眼皮:“呵呵,是吗。为师想知道是谁给你的自信。”

    韩东朗声道:“请师尊考校。”

    “有趣,有趣。”宁墨离褶皱老脸扯了两下,淡漠抬头,不见丝毫喜怒:“那让你先出手。别怪为师不给你机会,若你输了,便准备卧床半月。”

    “好!”

    韩东低喝一声,右腿开始紧绷,调动悉数体内力量。

    为了此刻,他准备已久,日益熟稔的狂暴雨落之术,再加上恐怖的体内力量,便是他的倚仗。况且狂暴雨落这门术,比其他术更适合韩东,能让他淋漓尽致地发挥出体内力量。

    咚!

    韩东右脚猛地陷入泥土地,肌肉弹动,炸出无与伦比的巨力,如同离弦之箭,精神气势集中一点,冲向宁墨离。

    此时此刻,仿佛一辆疾驰高速的汽车,轰隆启动。

    甚至公园地面上的落叶,都在翻飞,那洒落树叶缝隙的光斑,照耀着好似猎豹的韩东,二十米的距离转瞬而至。

    “打!”

    韩东低喝一声,体内力量喷薄而出,借着狂暴雨落,登时轰出一记携带加速度的直冲拳,打的蓝色短袖迎风而动。

    “气势不错。”

    宁墨离淡淡点评了一句。

    那褶皱老脸仍旧淡然,口里猛吸了口气,吸尽香烟,紧跟着枯瘦手臂向上抬起,似乎提捶,似乎单鞭,抽飞韩东的直冲拳。

    啪!

    一声轻响,直冲拳偏向上方。

    韩东眼底划过精芒,掌控向上抛飞的右拳,重心一提一落,浑身力量登时集结于右拳之上,狂猛无边地砸落。

    蓦然间,宁墨离左脚向前一蹭,右腿犹如蛟龙出海,直踢韩东腹部,毫不留情。

    若是命中普通人的腹部,不死也重伤。

    “雨落之砸!”

    韩东体力浩荡,气血流动。

    那记右拳携着呼啸风声,先发先至,令韩东似乎矮了一点,强势右拳砸中宁墨离的脚面,汹汹力道,强势止住踢腿,更让宁墨离双目闪过一丝惊诧。

    韩东竟然没退!

    以往凡是宁墨离出腿,韩东根本挡不住,仅能闪避。

    电光火石间,韩东依凭体内力量,向下狠狠一拍,借着升腾之力轰出双拳,犹如猛虎下山般,身躯前倾,重心置于前半身,汇聚在双拳之上。

    嘭嘭嘭!

    生生不息的双拳,仿佛倾盆大雨。

    那双蕴涵可怕力道的拳头,饱满如若雨滴,快如疾风,无有一丝一毫的迟疑凝滞,与宁墨离的枯瘦手臂激烈碰撞,连连对轰。

    密不透风,连绵不绝。

    若有普通人目睹,恐怕都看不清韩东的出拳。

    “呼哧!”

    韩东吐息匀称,一口气打出三十多下直拳,身躯向后一落,双脚再次扎根泥土,下盘稳重如巨石。

    “好小子。”

    宁墨离淡淡赞了一句,右脚欲要抬起,作势踏出。

    但韩东猛吸气,双腿忽然沉落泥土地,凭弹动之力,配合不知多少的强横巨力,咚地轰出左拳,熊熊向前,右脚趁势靠向宁墨离。

    啪!

    宁墨离手掌迎拍而上,挡下韩东左拳,肩膀同样一落一动,与韩东撞了个正着。

    咚!

    一声闷沉巨响。

    好似飞驰汽车相撞,巨力汹汹,崩裂了韩东的短袖肩部——蓝色布条,纷纷炸裂!

    此等量级的力量碰撞,哪怕宁墨离尚未动用真正力量,也凌驾一品之上,二品根本挡不住,但韩东岂是寻常二品,仅是浑身一抖,恢复正常,贴身连打。

    狂暴雨落,本无固定招式。

    意蕴乃是唯一根本,具体招数,皆要时时变化应对。

    韩东双眸愈发清澈,对武术世界的渴望转为炽烈之情,拳脚呼啸鸣响,连绵不绝,凶猛狂暴。

    左右劈拳,横击肘击,砸落推掌,疯狂打出。

    宛若乌云遍布的蓝天,终究下了一场狂风骤雨,降临世间,浩荡无止。

    正当此时。

    韩东抽出空挡向后暂退,仅退半步,却渲染出了一股乌云正在重新凝聚的气势,仿佛真正概念的黑云压城城欲摧,眼底只有唯一一道炽热念想——竭力无悔!

    轰隆!

    体内力量瞬间奔腾不息,犹如潺潺溪流转为汹汹瀑布。

    以无比蛮横的巨力,作为基础,再辅以狂暴雨落,以及双脚弹动之力,先是双脚爆发,劲道炸开脏兮兮的运动鞋带,炸裂刚穿半周的运动鞋,向上涌入。

    旋即是腿部、腰部、肩部。

    沿着这么一圈,韩东向前半扑半撞半靠,右臂横肘,架在当前,便仿佛完成加速了的车辆,轰隆一下,抵达宁墨离身前。

    “师尊!”

    “你也给我退上半步!”

    韩东拼尽全力,再无分心,亦无留力。

    正常而言,一品与二品的力量凝聚度,差距巨大,可韩东的体内力量太强,活生生弥补了力量分散的弱势。

    轰!

    一道巨响,回响周围树林。

    甚至有数片日益枯黄的树叶,震得掉落,打着转儿,飘落半空。

    宁墨离的褶皱老脸,弥漫惊愕,屡次欲要抬步踏前的右脚,不知不觉间,竟然已是后退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