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君临星空 > 正文 第九十三章 存有巨款的男人

正文 第九十三章 存有巨款的男人

 热门推荐:
    丛林围绕之间,朦胧光芒洒落。

    韩东瞥了眼瑟瑟发抖的蒋远二人,叹了口气:“难道附体等若必死无疑?”

    哼。

    谭俪低哼一声。

    她右掌灌注着内力,好似隐隐发光,犹如刀锋:“普通人被鬼怪附体,必死无疑。”

    盛夏晚风吹拂,带着一丝凉意。

    通过谭俪的精简解释,韩东心里也生出一股透彻心灵的凉意。

    鬼怪意识太强,附体之后,普通人的大脑承载不住,当时便已产生破裂。无论鬼怪是否转移附体对象,皆是难以拯救附体之人。

    换而言之。

    鬼怪附体的瞬间,普通人便已死亡。

    “他们两个,死定了?”韩东抿着嘴。

    “恩,必死无疑。”谭俪轻声道:“但我散去内力,碰触他们,那鬼怪有可能选择附体于我,也可能转移另一身体,最后向我附体。倘若寻常鬼怪,自然无碍,可以尝试救下另一个无辜者。”

    “但如今不同。”

    “那鬼怪初步具有灵智,若被附体,我也难以肯定自己能否扛得住它的意识。扛得住,它死。扛不住,我死。”

    言罢。

    她眼底杀机愈演愈烈,显然不愿以身涉险。

    这一方法,用自己的生命进行赌注,能否活下来全靠运气。为了一个陌生人,甘冒生死危险,况且还不一定救得了……谭俪还没这等觉悟。

    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万籁俱寂之间,仿佛等待着最终审判,仅剩沙沙的丛林响音,以及崩溃欲绝的蒋远二人。

    “那,那是什么东西?”

    蒋远声音带着一丝哭腔,六神无主。

    谭俪摇摇头,上前一步:“你们自己作死,怪得了谁?”

    说着。

    她眯着眼睛,扭头看向沉默的韩东,沉声道:“韩东,别犯蠢。宁可杀错不能放过,若是让它离开,定有更多的无辜者死亡。”

    谭俪有点担心。

    眼前面色惨白的二人,乃是韩东的同学。若是韩东盲目的大发愚昧善心,至少能牵制住自己半分钟,足可让它逃出生天。

    下一刻。

    韩东摇了摇头,淡淡道:“这道理我也懂,自然不可能阻你。但我下不了杀手,至少现在还不能。”

    “你杀吧。”

    “别让这鬼怪逃出,我在前面等你。”

    韩东道了一句,一跃而出,停在前方约有三十米的树丛里,抬首望向高悬漆黑天穹的皎月,怔怔出神,心性愈加冷静稳重。

    无论如何。

    自己总算初步具有击杀妖魔鬼怪的武力,可喜可贺,值得回味。

    ——

    翌日。

    那间套房的卧室内。

    韩东正在练习完整版阳极桩,至于冯闱琦等同学们,早已搬离了这座酒店,且因为蒋远的失踪,全都没了旅游的心思。

    一团乱麻似得,四处求助。

    嗡嗡。

    手机振颤。

    冯闱琦相继给韩东发了四五条QQ消息,询问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没有看到蒋远。

    韩东懒得回复,仍然站桩。

    其实他心有困惑,假如当时蒋远立刻回酒店,根本不可能遭到鬼怪附体……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不回酒店,反而返回重入丛林,恰好与那只鬼怪正面相遇。

    呼哧。

    呼哧。

    随着均匀的吐息,韩东的心绪犹如一抹镜湖,涟漪消散。

    时间流逝,练习了约有一个小时的阳极桩,门铃响起,他拉开厚重隔音的木门,赫然是武者谭俪。

    “哟,你在站桩,这么早?”

    谭俪眼底闪过一丝讶异,笑意粲然。

    为了验证是否被鬼怪附体,她与韩东至少对视了两个小时。直到夜半凌晨,他们才相互安心,彻底松了口气。

    而通过事后追忆,谭俪也更震撼。

    二品习武人士,施展多次真正的术,活生生打死了一只鬼怪,估计定是万斤巨力的二品极限,怪不得宁墨离收韩东为弟子。

    此等资质,着实卓越。

    韩东虚引右臂,邀谭俪进屋详谈:“今天醒的比较晚,不然应该练完了才是。那么,此次任务算是结束了吧?没问题的话,我打算今天回苏河市。”

    “还差一点。”谭俪神秘微笑。

    ……

    半小时后。

    韩东换上了早已备好的崭新短袖,与谭俪离开酒店,找到一家华国银行,办了一张属于自己的银行卡。

    他们走出银行,坐进一辆普通车辆里。

    下一刻。

    “给我打钱?”韩东眼睛都在发亮。

    “当然,这可是你应得的酬劳。”谭俪掏出手机,右掌颇为灵活的点来点去,嘴角勾勒着浅笑。

    刹那后。

    嗡嗡……嗡嗡……嗡嗡。

    银行汇入款项的短信,接连不断,抽风似得。

    韩东疑惑地翻了两遍,便看到谭俪每次转账金额都在五万,而且自己刚刚办理的银行卡,存款也在不断增加。

    先是十万,然后二十万。

    截至目前,已有高达七十万的存款。

    “等等,你转账转多了?”韩东迟疑道。

    “不,这是你应得的。你杀了一只,拖住了一只,已经相当于协助击杀类的任务。”谭俪抬头瞥了眼韩东。

    倘若寻常一品,哪怕侥幸杀了鬼怪,她也懒得临时增加酬金。

    但韩东截然不同,既是宁墨离的弟子,也是具有万斤巨力的二品极限,必须慎重对待。

    增加酬金,乃是必然。

    谭俪继续转了五分钟,揣起手机:“网银转账超出五万华国币,便要延时到账。我索性多次转账,可以实时到账。”

    “你且查一下。”

    “我总共转了二十次,一百万华国币。你可千万别客气,若非你愣是打死一只鬼怪,我恐怕也有危险。”

    言罢。

    她与韩东加了微信,客套了两句,更给韩东讲了一些武术世界的详细常识。

    车内静悄悄的,仅剩谭俪的声音。

    韩东仔细聆听常识,这些注意事项,师尊可从没告诉过自己,也不知是忘记了,还是太过相信自己。

    若是寻常二品,遇到昨天情况,怕是当场毙命。

    “照你这么讲,一旦鬼怪初步具有灵智,便意味着更为强大,有可能媲美武者之上的存在?”韩东迟疑道。

    “准确而言,是有了更强的可能性。”谭俪纠正道。

    韩东若有所思,时而问出自己的疑惑,时而沉默沉思。

    譬如昨天那白影只鬼怪扰乱自己的右臂气血,即是通过鬼怪的森森寒意侵袭身体,造成气血崩溃。

    寻常二品根本扛不住那么一击。

    幸亏他的体内力量与气血乃是超乎寻常的雄厚,硬生生抗下了那一记气血紊乱。

    “那么。”

    “想要对鬼怪造成伤害,要么打出术之意蕴,要么是一品的力量气血凝合之力或是武者内力。”

    想到这里,韩东心生余悸。

    假如那只鬼怪趁着自己没打出意蕴的失误空荡,进行附体,后果不堪设想。虽然附体也需一些时间,但万一凑巧仍然没有打出术之意蕴,岂不是只能眼睁睁看着鬼怪附体。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韩东不由下定决心,眼底闪过一丝锋利:“回到苏河以后,务必尽快突破一品。”

    另一侧。

    谭俪瞥了眼韩东,驾驶车辆,停在客车站侧门。

    她落下车窗,拿出一支女士香烟,静静抽着,不打扰韩东沉吟。显然态度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切,皆源于韩东的武力。

    咝。

    谭俪眯着一双美眸,吸了口烟:“我给他们留了全尸,已经交给宣阳乡镇的官府处理。武术世界总是如此,生生死死,司空见惯,不要无意义的愧疚。”

    况且。

    自己偏要作死,怨得了谁?那片丛林,自己已经下令封锁,韩东也百般警告,死活不听,死了活该。

    为了照顾韩东的情绪,这句话,谭俪没讲。

    “放心,我晓得。偏偏自作寻死的人,死活与我何干。但我那些同学们还请你照顾下。”韩东淡笑道。

    言罢。

    他下车走到客运站里,坐上回返苏河市的客车。

    ……

    客车启动。

    随着发动机的嗡隆声音,窗外景致也由乡镇风情转为一片山山水水的土地。

    “唔。”

    韩东眯着眼睛:“初次接触武术世界,首次直面那些东西,我居然能正面打死一只鬼怪,也勉强算是尽善尽美。”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如此成就感,与金钱权势迥然不同,那是对己身的笃定坚信。

    “嘿,我也算是有巨额存款的男人。”

    韩东望向窗外,望着不断飞逝的景象,内心只剩一个念头——苏河市,我回来了。

    正当此时。

    手机嗡嗡振颤了两下,韩东掏出一看,竟是钱高的微信消息。

    钱高:兄弟,你什么有空闲,我让钱兴那小子给您当面道歉,顺便请你玩一玩。咱们男人偶尔保健一两次,有益身心健康。

    呃。

    韩东眨了眨眼睛,怔了一怔。

    其实他内心纯洁,想要拒绝,作为一个华国优秀青少年,怎么可以随意玩耍呢。但转念一想,钱高与他的亲朋好友全都毫无关系,假如偷偷摸摸的——

    唉,做一个好男人,真的好难。

    韩东眼里弥漫慨叹,索性装作没看见,不回复。

    但下一刻,手机再次振了两下,钱高并未发消息,而是发了两个红彤彤的微信红包。

    “钱高!好心机!”

    “呵呵,我可是存有巨款的男人,岂能看得上你这点红包?”韩东义正言辞地想着,右指却毫无迟疑,直截了当的点击红包,美滋滋的看了两眼红包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