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君临星空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疯魔态(上)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疯魔态(上)

 热门推荐:
    苏河市、宏石武馆。

    这条略显清静的街道上,过往行人稀少。片刻后,一辆出租车停靠在路边,韩东下车,走向武馆门口。

    嗒嗒。

    他站定门口,拨通那一陌生号码:“让监视我爸妈的人,全都滚远点。”

    电话那头,没声音。

    韩东漠然道:“让我确定他们此刻的状态,我便进入武馆。”

    沉默了一会儿,电话传出声音:“好,你现在给他们打电话。其实只要你配合,祸不及家人的道理,我还是懂得。”

    啪嗒。

    韩东挂断电话。

    紧跟着,他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妹妹小茜正在无忧无虑的玩耍,凑到电话跟前,吭哧吭哧道:“哥哥在哪里呀,哥哥,小茜在踢球哦。”

    那傲娇的语气,让韩东嘴角勾勒轻笑。

    妈,小茜,我曾发誓没谁能伤害到你们,哪怕受千夫所指,哪怕行残暴凶事,我亦无怨无悔。

    然后。

    他打通了爸爸韩闻志的电话,聊了两句。

    时值此刻,韩东猜透了宏石的打算,安排人监视自己至亲们,一旦自己察觉异常,便以此作为胁迫,估摸着准备当场绑架劫持。

    有意思。

    你根本不知,我发起火来,我自己都怕。

    啪嗒。

    啪嗒。

    韩东那眸子闪过冷酷杀机,喃喃自语:“希望你识趣点。别逼我启动那一状态,否则我自己都控制不住,我会活活打死你。”

    ……

    宏石武馆门口。

    韩东刚刚步入正门口,满脸热情的钱高便迎了上来,无语道:“兄弟,你怎么没与我提前讲下。我正安排新添器械呢。”

    “对了。”

    “师尊刚才吩咐我,带你到地下二楼找他。要不你先歇会……你脸色怎么不太好。”

    钱高有点疑惑。

    他觉得韩东怪怪的,仿佛浑身上下都在渗透冷意,给他一股不寒而栗的危机感。

    “走吧。”韩东轻颔首。

    “兄弟你没事吧?出了什么事吗?”钱高忧心忡忡。

    “没什么。”

    韩东瞥了眼钱高,心里稍微松了一点。假如钱高也参与到了宏石的计划里,那可休怪自己不顾往日情面。

    “这边,这边。”

    钱高在前面引路。

    他一边虚引方向,一边担忧道:“兄弟,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等会可以请师尊帮你解决。”

    言语间,略有得意。

    毕竟在这苏河市,师尊宏石的身份地位,极其崇高。哪怕地产商人高良安来此拜访,也要提前预约,恭谨万分。

    钱高相信。

    没什么麻烦,能难得住自己师尊。

    韩东瞥了一眼,随口问道:“那地下二层,什么构造?”

    钱高边走边说:“地下二层乃是师尊平时练武的场地。当时没定在地表之上的楼层,正是因此担心破坏钢筋水泥等结构。”

    说着,他唏嘘不已。

    上三品习武人士的千斤巨力,已经比较可怕。他简直难以想象武者将是何等力量,数千斤?亦或是万斤?

    对师尊宏石,钱高心存高山仰止之感。

    但韩东只是扯了扯嘴角,没做正面回应。以自己的三万巨力,若是尽数爆发,也能震得楼房颤抖,结构出现损坏。

    诚然。

    应对妖魔鬼怪的方面,武者比自己强。

    但若是单打独斗,武者能否打得过自己,还是两说。尤其刚刚与宣阳乡镇的武者谭俪通了个电话,更加增添了韩东内心的笃定。

    假如此行九死一生,韩东定要考虑别的办法。

    可既然成败难料,且胜算颇高,他不想冒着至亲遇害的风险,躲避区区一个宏石的恶意。

    啪嗒。

    啪嗒。

    两人沿着盘旋楼梯,走到地下二层。

    映入眼前的是一扇铁门,推门而入,便是空旷的练武场地,约有三百多平米的练武室,四周墙壁铺着淡黄色的壁纸,地面皆由水泥凝固而成,坚固无比。

    披着深棕风衣的宏石,端坐正中央。

    那张淳厚的脸庞,闭阖双目,面色似有决然之意。

    “师尊。”钱高轻声道。

    他的声音回回荡荡,颇有幽谷回音之感。

    韩东则是内心警惕,浑身力量暗暗积蓄,时刻准备着全力爆发,应对即将面临的觊觎。

    与此同时。

    他悄然观察周围,也松了口气,此地没什么冷兵器,也看不到藏有枪械之处。

    想来也是,宏石太过自信。

    一位武者面对二品品级,如若猛禽捕捉小鸡,轻而易举。

    “出去吧。”宏石睁开双眸,低笑道:“关上门,去整理那批新添的器械。我要与韩东谈些事情。”

    钱高一怔,连声应下,退了出去。

    嘭。

    随着那扇铁门的闭合,宏石目光也落向韩东身上,淡淡盯着,一言不发。

    片刻后。

    韩东淡淡道:“你胆量不小。”

    “不,是你的秘密太大。”宏石吐了口气,轻叹道:“我很难想象在不依靠营养液的情况下,你如何迈过中三品的关隘,更是早早突破到了二品。”

    二品?

    宏石知道自己突破了二品?

    韩东眯着眼睛,除了师尊宁墨离,其他人都以为自己仍是三品,不清楚自己其实已有二品。

    “呵呵。”

    宏石盘膝坐在水泥地上,双掌置于腿上:“与你初次见面,我便已经察觉。你的练武进度,太快,实在太快。若非如此,我也想不到你身上竟有大隐密。”

    韩东沉默。

    宏石叹了口气,双腿竖立,站了起来:“说说罢。究竟是什么让你品级疯涨,且打破了营养液需求的限制。假如你愿意共享给我,或可饶你一命。”

    韩东继续沉默。

    宏石摇摇头,不慌不忙地抬步。

    啪嗒。

    啪嗒。

    他的脚步声回荡练武室内,冷冷直视韩东:“怎么?你都已经来到了这里,难道还想无谓挣扎?”

    “寻常枪械,伤不了我。”

    “宁墨离更是已经离开苏河,你还能有什么倚仗。你要明白,我并不是在请求你,而是在命令你。若敢不从,休怪我杀了你。”

    言罢。

    宏石站在韩东前方,负手而立,霸气凛然。

    一股肆无忌惮的杀意,悄然弥漫而出,仿佛隐藏暗处的凶兽,终于露出贪婪的恶意。

    武者之威,宛若无形气场。

    若是钱高置身此地,怕是要瘫软在地,惊恐万状。

    “我想问下。”

    韩东脸色无悲无喜,开口道:“那些监视我爸妈的人,全都滚回来了吗?”

    宏石皱了皱眉,感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古怪,但武者内力在身,任是韩东如何违抗也无济于事。

    想到这里。

    他按捺心底杀意,微笑道:“我只让他们监视,除非你死活不来武馆,不愿与我详谈,我才会让他们擒下你的父母。若真是那样,你父母性命堪称岌岌可危。”

    “他们两人,可不是善男信女。”

    “一旦脾气上来,我也管不了。所以你该庆幸自己的选择,他们正在回来的路上。不管我们谈的怎么样,你父母自然无事。”

    宏石声音流露和蔼与无奈,仿佛迫不得已。

    但这正是为了打消韩东的抗拒心理,乖乖吐出隐秘,然后再将韩东击毙在此——反正已经得罪,索性打杀了事。

    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今时今日,韩东必死无疑。

    宏石眼底流露出了再也克制不住的贪意,轻声道:“韩东,我也不跟你绕圈子,老老实实吐出隐秘,你便能离开。”

    当然得离开。

    但并非离开此地,而是离开人世。

    下一刻。

    韩东脸庞瞬间弥漫残酷杀机,缓缓抬头,低语呢喃:“知道吗。你千不该,万不该,拿我的至亲们威胁。我这辈子,正是为了他们而活着。”

    “你疯了?”宏石颇感无语。

    韩东眼眸渐渐归于淡漠,叹了口气:“我改变主意了。本想警告你一下,可直到此时我才明白。在武术世界里,顾忌法律道德,考虑善良宽厚,便是不可救药的愚蠢懦夫。”

    “然后呢?”宏石乐得不行,瞧着韩东演戏。

    韩东掏出早已关机的手机,还有钱包等零碎东西,搁在脚边,最后看向宏石:“然后我要感谢你。师尊说得对,武力解决不了问题,但却是抹除问题的最佳方式。”

    “哈哈哈,那你想怎么样?”宏石狂笑,心里却暗暗戒备,只装作饶有趣味的悠然样子。

    啪嗒。

    韩东迈出一步,轻声道:“我怕。”

    啪嗒。

    韩东再次抬步,杀意缭绕,双拳攥紧犹如巨锤:“我很怕,怕他们离开我。恭喜你成功激怒了我。”

    刹那间——轰隆隆!

    韩东那止住半空的右脚,好似巨石砸落大地,紧跟着左脚迈出,狂暴无垠地冲向宏石,双拳向上高举,登时砸了下去。

    三万斤的可怕巨力,全数催动!

    潜藏心底的杀意,犹如磅礴火山,无所顾忌的喷薄而出,再也不考虑任何限制,再也不忌惮任何后果,宏石不死,我心难安。

    咚!

    韩东双拳砸在宏石的抽拳上,砸的宏石连退三步,面色狂变。

    “什么!”

    “你这是什么力量?分明仍是二品,却能有如此巨力?”宏石心脏都在发颤,眼睛瞪得溜圆,贪婪欲望愈加炽烈。

    哗啦。

    韩东右腿前挪半步,横腰立马般的稳住下盘,右拳似握非握,好似持拿一块沉重巨锤,沿着弧形,咚的一声捶向宏石。

    风声烈烈,巨力彰显无余。

    此乃韩东的二品熬炼至巅峰以后,首次淋漓尽致的催动力量,甚至体内气血皆在翻腾不息。

    咚!

    一声闷沉巨响,回荡练武室内。

    宏石抬起双臂,架住了韩东的轰拳,脸庞满是狂热之色。

    韩东左腿上前一步,连续数记轰拳,打得宏石重心失落,那三万斤的可怕巨力,附加狂暴雨落之术,令宏石浑身剧颤,向后暴退了十数步。

    “宏石!”

    韩东低吼一声,犹如猛虎出山,向前暴射,杀意四溢:“你的死亡,将见证我的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