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君临星空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一品(第三更)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一品(第三更)

 热门推荐:
    宏卢武馆、地下二层。

    韩东静静站着,眼眸的虚妄灰白渐渐消逝。

    他眨巴两下眼睛,看了看自己。短袖与牛仔裤悉数崩裂,肩膀处的伤口流淌鲜血,伤口撕裂,伤势加重。

    嘀嗒。

    鲜血滴落,砸出一丝声音。

    撕扯了两下短袖,将肩部伤口包上,韩东才重新看了眼躺在地上的武者宏石,早已没了生息,脉搏都不再跳动。

    “唉。”

    他摇摇头,叹了口气:“非要逼我强行激发疯魔态。”

    无论如何,宏石必须死。

    宏石见识到了自己极限之上的巨力,贪婪更盛,假如此次饶过宏石,指不定以后还要牵连自己的至亲们。

    索性打死了结,省力省时。

    韩东踢了两下宏石,旋即走到一旁,坐在地上:“疯魔态有增幅奇效。虽然可怕了一点,但能克制住。而且激发之后,没有负面的后续影响。”

    这般想着。

    他拿起搁在一旁的手机,随意踹在裤兜里,活动了一番拳脚,身体并无虚弱,也没有用力过度的疲惫,更验证了疯魔态的奇效。

    倏然间,哗哗哗。

    韩东一怔,愕然地盘膝坐着,仔细倾听。

    他体内的气血流动,犹如奔腾不息的江河,终究汇入大海,与体内力量相互统筹,有了融合的趋势。

    站桩!

    立刻练习阳极桩!

    韩东瞳孔猛地缩紧了数分,急忙站了起来,双掌搁在胸前,化作复杂玄奇的手印,进入站桩状态。

    哗啦。

    那翻腾不止的气血,流动之时,令肌肤都在泛着血红,尤其是浑身上下尽皆冒着腾腾热气,仿佛盘旋直上的水蒸气。

    韩东也没想到。

    刚刚爆发完全数力量,便遇到了气血与力量统筹的契机。

    假如伤势再重些,血液流失再多些,或是疯魔态存有虚弱等的后续影响,那便注定错失这一契机。待到下次,或许要数十天之后。

    幸好。

    这些导致失败的影响,皆未发生。

    二品晋级一品,属于比较重要的关隘,堪称半步蜕变。因为体内力量本是无形无质的劲道,若要凝成内力,万分艰难。

    一品,就是过渡期。

    体内力量,先是变成凝合之力,最终成为内力。

    哗哗。

    气血继续翻腾,时间渐渐流逝。

    由于涉及到力量形态的转化,正常习武人士的晋级,大约需要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只要有了融合趋势,即为一品。

    可韩东不同。

    他体内力量太过庞大,堪称史无前例。再加上肩膀有伤,气血稍微流逝了一点,更增添了晋级难度。

    呼哧。

    呼哧。

    韩东闭阖双目,脸庞隐有痛苦之色,翻腾的气血渐渐平稳,难以与力量统筹融合,而他强行维持,自然凭空生出诸多痛楚。

    剧烈喘息。

    汗珠滴落。

    韩东咬了咬牙,心无杂念,情绪蓬勃如同火焰,宛若阳光洒满大地,照亮了心灵与信念。

    “一品!”

    “今时今日,我要一品,给我成!”

    他继续催动气血流转,双腿承载着不可思议的狂暴力量,站的水泥面咔咔生出裂纹,站的周围空气生出乱流,体内气血与体内力量终究相互统筹,彻底稳定融合趋势。

    哗啦!

    气血瞬间攀至翻腾巅峰,彰显与二品截然不同的状态,仿佛附加在体内力量之上,令他感到一股沉甸甸的踏实感。

    “一品成了。”韩东面露喜色。

    经过半年多的练武,自己终于达到了武术九品的巅峰一品,有了可杀妖魔鬼怪的凝合之力。再往上一步,便是具有内力的武者。

    呼哧。

    他喘了口气,拿起手机,先是给爸爸妈妈分别打了个电话,然后才揣好手机,站在原地。

    此时此地。

    宽阔的练武室,空荡荡的,周围墙壁的一些边角,墙纸裂开,露出乳胶漆面。

    咦?

    韩东皱眉,左右看了看。

    但毫无所获,他再次环视了一圈,眼底闪过迷茫,垂首沉吟。

    “奇怪。”

    “我总觉得身体周围有些模糊不清,仿佛笼罩薄纱。但视力分明没有降低,这是怎么回事?”

    韩东困惑,继续扫视。

    但再怎么思索,也百思不得其解,他也只能认为这是一品品级的错觉之一。

    蓦然间。

    韩东眸光一动,叹了口气:“出来吧。”

    练武室内,悄无声息,好似在与空气对话。

    唰啦。

    韩东走向一旁,相继揣起钱包等零碎物件,继续道:“你心跳声音都能与擂鼓相比,还不出来吗。”

    话音刚落。

    咔嚓。

    那扇铁门轻轻拉开,钱高看到了眼前的场景,疑惑情绪顿消,惊骇感犹如山呼海啸般,填满心灵。

    他面如白纸,浑身上下尽在颤抖,脑门渗透出了涔涔冷汗。

    “韩,韩东。”

    他颤声道:“我,我……刚才这里发出打斗巨响,整座武馆都有明显震感,街道两旁全是惊慌之人,还以为发生了地震。”

    钱高有点语无伦次。

    首先他不敢相信自己师尊死了,其次他难以想象韩东怎么能打死自己的武者师尊……再然后,茫然心绪好似迎面扑来的海啸,彻底淹没了脑海。

    匪夷所思。

    满打满算,也就习武半年的韩东,竟然打死了自己的武者师尊!

    “唔。”

    韩东眯着眼睛,沉吟了一会儿。

    刚刚挂断电话,他便察觉到铁门之外的心跳声音,愈加剧烈,显然钱高并没有听到自己与宏石的对话。

    那么。

    杀,还是不杀?

    韩东迟疑了一下,疯魔态褪去之后,内心杀性也大幅度消减。况且钱高与自己关系还算不错。

    不过。

    即使不杀钱高,也不能这么一走了之。

    韩东一边思考对策,一边走向浑身哆嗦、脸色煞白、涔涔冷汗滴落的钱高。

    啪嗒。

    他淡淡注视着钱高。

    “兄弟……韩,韩先生,我什么都不清楚。”钱高上下牙打颤,磕磕巴巴地道了一句。

    他心里清楚。

    面前的韩东不再是刚刚毕业的高中生,而是一位能够打杀武者的强悍习武人士,绝不能以等闲视之。

    逃跑,等于自寻死路。

    而且他与韩东充其量算是熟悉。若是惊惶之下做出不妥的行为,很可能引起韩东的杀意。

    想到这里。

    钱高继续开口道:“韩先生,在下钱高愿为您鞍前马后。而且我拜师仅有两年,与宏石的关系更类似于领导与下属。”

    “好了。”

    韩东微笑,点点脑袋。

    大汗淋漓的钱高,心里猛地一松,虽然徘徊生死之间,但总算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啪嗒。

    啪嗒。

    韩东背负双手,来回走了两三步,瞥了眼瘫倒地上、毫无生息的武者宏石,淡淡道:“按照武术世界的规矩,宏石的一切财产,应该拿出百分之四十,留给他的家人。其余的全数归我。”

    “似乎是的。”钱高连道。

    他没资格接触武术世界,但也偶有耳闻。

    武者之间的搏杀,不可牵连对方的亲朋好友,当然有着前提:这些亲朋好友乃是不知武术世界的普通人。若有一方毙命,财产按照四六比例进行分割。

    哼。

    韩东哼了一声,眯着眼睛。

    “宏石企图杀我,派人监视我的至亲用以威胁。他不守规矩,死了活该,更别怪我不讲情面。”

    “我要他人亡,也要他家破。”

    “你做我的代言人,查清他的全家情况,尽快整理一概财产。只要你做的妥善,该给的报酬,该给的地位,我不会吝惜。”

    言语之间,蕴涵铿锵决断。

    刚刚历经生死搏杀,韩东的观念也愈加符合武术世界的理念,直截了当,雷厉风行,不做墨守成规的蠢事。

    以直报怨,知恩报恩。

    一旦得出结论,毫不拖泥带水。

    “好,我平时负责统筹管理……宏石名下的财产。两日内,定能尽数统计完毕,然后给您汇报。”钱高恭声道。

    “另外宏石只有一个情人,昨天来过武馆,似乎已经乘坐飞机前往其他省份了。”

    说着。

    他微微鞠躬,以示自己的敬意。

    短短瞬息之内,钱高的心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认为韩东具有非凡潜力的示好想法,转为敬畏有加的下属心态。

    “恩。”

    韩东点了点脑袋,暗忖思量。

    无论宏石有多少产业,定是来不及转移。否则引起宁墨离注意,他的计划恐怕尚未实施,便要毙命苏河。

    自己忙着练武,哪有时间管理事务。

    索性让钱高打理,免得耽误自己的练武。这一决定,既能让自己获得海量的财富,也能悠闲惬意,隔绝权财俗事的困扰。

    “另外。”

    “哪怕武者不注重金钱,但宏石的身家至少也得上亿。我想管理也没那商业能耐。”

    韩东点点头,更为满意。

    他最近翻阅的书籍,比较广泛。从心性思维,到人性三观,都有一定的涉猎,这也是他能迅速理清头绪的重要原因。

    “还有。”

    韩东蓦然回首,淡淡注视着钱高:“我对你不太信任。你必须给我一份投名状。”

    什么?

    钱高目光茫然,不知所措。

    但他不慌,反而恭声追问什么投名状。他仅是一个二品,活命已是侥幸。作为韩东的代言人,更是得天独厚的恩赐。

    啪嗒。

    啪嗒。

    韩东走到铁门处,漠然道:“你应该认得,宏石有两个协助他的一品习武人士……若我所料无错,他们马上就要回到武馆。”

    “恩,我识得。”钱高皱眉,回忆了一下,连忙补充道:“今天清晨时分,宏石派遣他们出门,至于做些什么,我却不知。”

    闻听此言,韩东轻轻颔首。

    目前可以肯定监视爸妈的两人,正是这两位一品习武人士。而且钱高不清楚具体目的,也证明钱高并非宏石的心腹。

    但,是或不是,皆不重要。

    假如钱高以后有什么异动,直接一巴掌拍死即可。

    而眼下。

    这两人,必须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