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君临星空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 你在看什么呢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 你在看什么呢

 热门推荐:
    苏河市官府办公楼、第六层的一间办公室。

    一位戴着银边眼镜的中老年男子,约有六七十岁,头发简单向后梳着,乌黑透亮,不见一丝白发。

    他扶了扶镜框,眯着眼睛。

    搁在面前的是一张类似于简历的纸张,上面有韩东的生平经历与简略信息,其中最上面的两行文字,有着红圈标记。

    第一行:宁墨离的弟子。

    第二行:苏河市统计载录的第十五位武者。

    嗒嗒。

    他敲了敲办公桌面,脸庞流露慎重与沉凝:“这么年轻的武者,只怕年少轻狂。且拜师宁墨离,有可能成为一个无法乱纪的武者。”

    “幸好。”

    “再有两周左右,韩东即将前往江南学府。”

    江南市与苏河市,截然不同。

    作为江南省的唯一天级市,乃是全省的中心,堪称藏龙卧虎。而在江南市,武者不算罕见,武将才能上得了台面。

    旋即。

    他摇头失笑,喃喃低语:“这孩子的经历,比较正常。基本没什么打架斗殴的恶劣事项,哪怕跳出教学楼,也是为了帮助同桌。”

    “可是。”

    “表面上看似性格温和,待人礼貌。但能击毙一位武者的人,绝对不可等闲视之。”

    官府的评级,与武术世界不同,杀得了武者,自然就是武者。

    而最让他们这些官府领导感到诧异的是,韩东仅仅只是一个刚毕业的高中学生!击杀武者,堪称杀伐决断,尚可理解。

    但之后的冷静处理,让人难以置信。

    一个高中生,能有以杀止杀的血性,已是不易。更遑论之后的理智从容,让钱高作为代言人,与其他武者妥善沟通,合理合法的转移宏石遗产。

    这,才最让他动容。

    他是苏河市官府的最高领导,能让他动容的人或事,实在不多。目前却增添了一位韩东。

    咔哒。

    他叹了口气,撂下镜框,忍不住拿出一根香烟,闻了闻:“希望这时代早些过去,我掌有管理城市的权力,却管不了练武人士。”

    正当此时。

    办公室门轻轻敲响,穿着一身正装的温铮,走了进来:“领导,韩东方面的财产转移,已经全部办完。另外韩闻志夫妇经营的生意,是否还要提为优秀个体商户。”

    “当然要提。”他想了想,点燃香烟。

    “领导,其实韩东比较低调,也许他不希望我们过多干预他的日常生活。”温铮沉吟,眼底闪过一丝黯然。

    唔。

    那身为苏河最高领导的男子,抬头看了看温铮,靠在办公椅上,轻轻吸了口气烟,默然无言。

    一个新晋武者,不算什么。

    问题是这位新晋武者年纪太小,而且有一位凶威赫赫的师尊——宁墨离。

    ……

    与此同时、韩东家的小区。

    嗡嗡。

    一辆崭新的大众汽车,驶入小区,停在单元门口的车位上。

    陈淑当先下车,啧啧赞叹:“轿车可真不错。你爸那辆城市越野看着大气,坐起来却没这车舒服。”

    嘭。

    韩东合上车门,笑呵呵道:“妈,你可说错了。大伯送我的这台应该是轿跑,不是轿车。”

    “有什么区别?”陈淑追问。

    “这……我也不知道,反正应该有区别。”韩东语塞,摊了摊手。他并不看重车辆的贵贱。

    因为这是大伯的心意,没法衡量。

    哪怕再有钱的亲戚,也很难送给侄儿一台车,此等亲情才是最最难能可贵的东西。

    陈淑绕着车子,转了两圈,摇头笑道:“不管是什么类型,至少这车蛮好的。你大伯出手也太阔气,这辆车可得二十多万。”

    她也知道。

    早在儿子并未展露与宁老先生的关系之前,韩闻广就已经买下了这台车子,但陈淑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送车,也该自己当妈的来送。

    陈淑感到不适,可也由衷的为儿子激动开心,毕竟这是韩东的人生第一台车子。

    叽喳渣。

    两三只鸟儿盘旋上空,来回飞舞。

    韩东抬头看了看,淡黄鸟儿与蓝天白云相互衬托,宛若一场清澈通透的壮景,令心情舒畅数分。

    “儿子。”陈淑疑惑道:“你一点都不激动?”

    激动?

    韩东收回目光,看向妈妈:“为什么激动?”

    陈淑无语,摸了摸银白颜色车子的后视镜,慨叹道:“这可是你的第一台车,而且对你而言,应该也算好车。”

    在她心里,儿子还是刚毕业的高中生。这么年轻的孩子,能有一辆车都算是罕见至极。

    “还好,有点小开心。”韩东微笑。

    财产交接的也差不多了,估摸能有上亿。因此二十多万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数目。武力才是一切的基础,也是自己赖以自由的倚仗。

    可惜这笔巨额金钱,具体来源无法告诉爸妈。

    因为这是属于武术世界的收入,编造一个谎言,就需要继续编出无数谎言,方能维持。况且自己名下的产业,原本属于宏石。

    而眼下,宏石已死。

    若是让爸妈知道自己的具体产业名称,再细细推敲,说不定真能察觉到一些异常——比如宏石的古怪消失。

    爸爸妈妈的智慧,他从没怀疑过。

    尤其在子女方面,爸妈定当爆发出无与伦比的侦探思维。当初自己以为瞒住了爸妈的武术生事实,也仅是单方面的以为罢了。

    但问题是。

    有钱不作炫耀,如同锦衣夜行。

    韩东沉吟了一会儿,左掌按在车子前盖上,正色道:“妈,其实你儿子是一位超级富豪。所以这辆车子,对我来讲,真的不算什么。”

    “哦。”陈淑打量着车子,随口应道。

    伴随着唧唧喳喳的鸟儿啼鸣,韩东脸色僵住了,错愕地站在车子前方,有点小尴尬。

    天可怜见!

    他万万没想到,老妈居然这么淡然,难道不应该激动惊讶的追问自己到底有多少钱?

    我的亲妈,请你给点反应呗!

    韩东不甘心,索性继续强调:“我真是有钱人。”

    “妈晓得,你卡里有数百万的汇款。估计除了这些,你可能还有更多。”陈淑摸了两下车子,温声道:“放心,妈没偷看你的手机,只是前两天你手机搁在沙发上,刚好来了两条银行转账短信。”

    “……”

    韩东怔了一怔,深深吸了口气。

    亏自己还想着炫耀,敢情爸爸妈妈早已知晓了这些。

    可看到妈妈陈淑的复杂目光,韩东心里的优越感仍是瞬间沸腾,有股原地爆炸的滋味,仿佛翱翔在无边无际的蓝天,俯瞰大地。

    这,这就是炫富吗?

    不过。

    说好的震撼呢?我的亲妈,再小小的配合一下呗!

    于是。

    韩东矜持淡笑,叹了口气:“这些都是我辛苦挣到的血汗钱,合法合规。但不知如何与你们解释。金钱太多,也有负担。”

    “其实我只想混口饭吃。”

    “金钱于我,如同浮云,我一点都不在乎。”

    说到这里,陈淑的脸色已经异常古怪,上下打量着韩东,以为自己认错了儿子。

    她的注目,挡不住深情的自我剖析。

    韩东脸庞带着真诚,滔滔不绝:“妈,你要相信你儿子。我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要这么有钱?也许少一点,能过得更好。”

    “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但在心里,我每时每刻都在反问自己,有钱,真的好吗?”

    咳咳。

    旁边路过一位中年妇女,猛烈地咳嗽起来,脸色涨红,瞥了眼韩东与陈淑,跌跌撞撞的离开。

    她同样想不通。

    这世上,怎么还有这样的人,怎么能有这么***的炫富境界。

    另一侧。

    陈淑也颇感迷茫,欲言却止,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咱们还是先回家吧,小茜应该正在睡午觉。”

    “好的。”

    韩东连道。

    与武术相比,区区一点金钱,他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炫耀的。若非武术世界的铁则,韩东更想告诉爸妈自己的真正武力。

    两人走上楼梯,打开防盗门。

    韩东耳朵一动,登时听到了小茜的均匀呼吸声音。

    “对了。”陈淑关门,然后低声嘱托:“我没与你爸讲,先别在你爸面前提这事。他心思比较细,经常琢磨,等你能解释钱的来源,再告诉他。”

    “恩,我知道了。”

    韩东点点头,回到卧室。

    看到妈妈陈淑的态度,他忽然懂得……此乃现实生活,并非影视剧的流水情节,随便扔给爸妈海量金钱,实在不负责任,况且爸妈也不需要。

    爸爸妈妈的盼望,不是自己多有钱,多有权。

    哗啦。

    韩东走到窗边,拉开窗帘,仰望高悬蓝天的太阳,嘴角抿着一丝悠然微笑。

    他的生活,越来越好。

    他身边人的生活,也同样如此。

    这一切尽皆来自武术的不可思议之力量。不过距离最终目标,还差一些。

    继续练武!

    韩东怔怔出神了一会儿,随后练习阳极桩。

    哗哗。

    随着气血如同奔腾河流般的流转体内,时间也在流逝,转眼便是到了黄昏时分,韩东吃了两口晚饭,仍然站桩。

    一品之上,即是武者。

    而他能感觉到,体内的凝合之力,愈加厚重,越发雄浑,显然自己正在朝着武者境前进。

    ……

    夜幕降临,明月当空。

    咯嗒。

    咯嗒。

    卧室之内,只剩时钟转动的声音。

    韩东双腿略微弯曲,维持站桩。那双清澈透彻的眼眸,蕴涵无与伦比的气势,漆黑卧室也挡不住闪烁精芒的眼眸。

    “力量与气血,大约融合一成左右。”

    “只有全数融合,才能衍生出内力。不过,饶是一品凝合之力,也堪比寻常武者的凝雾内力。”

    约有一个小时后,他终于结束站桩。

    今天练了约有七个小时的阳极桩,略有成效。

    呼哧。

    呼哧。

    韩东调整呼吸,坐在床上,暗自思量。

    最近这两天,一直忙着处理击杀宏石的后续影响,只收获了二十多丝灰白气流。

    他惊奇的察觉到。

    灰白气流仍在增强身体素质,对于力量与气血的融合进程,并无任何效果,这让韩东有点茫然,不太懂灰白气流到底是什么,究竟有什么作用。

    难道只是单纯的让身体变强?

    与此同时,潜藏心底的困惑再次浮出——灰白气流的来源!

    经过这些日子的验证,他终究明白历史年限并不是灰白气流的真正条件。譬如苏河市官府里的会议桌,竟然也有一丝灰白气流。

    而那张会议桌——

    由苏河市当地企业造出,约有八年的时间。

    “唔。”

    “灰白气流是什么,我不知。但灰白气流的来源条件,必须要梳理清楚。”

    韩东眯着眼睛,暗自沉思。

    卧室灯早已熄灭,小区也静谧无比,他正坐在床沿上,思考着灰白气流的相关事情,脸色却猛然一变。

    唰啦!

    韩东倏然站了起来,一跃而出,落到窗边,死死盯着漆黑一片的小区,只有稀少的零星灯光,以及绿化树的沙沙响音。

    宛若正常黑夜里的小区。

    但清晰可查,有一股异常明显的森森寒意,正在不断靠近。

    此时此刻,体内灵感犹如一面晶钻剔透的镜子,比较精准的映照出了森森寒意的移动踪迹,让韩东得以感应。

    靠近。

    仍然在靠近。

    仿佛它有着自己的目标。

    叽喳渣。

    偶尔有两只鸟儿,似乎受惊,飞离了栖息安眠的绿化树。

    沙沙沙。

    八月中旬的夏风,吹过小区里的树木,响起细微的响音。

    一只青黑颜色的幽影,飘忽不定,闪闪烁烁,先是飘到韩东家的单元门门口,然后沿着楼房墙壁,向上移动……移动……继续移动……无声无息的移动。

    终于。

    它止住上行。

    它的一双淡黑眼目,蕴涵疑惑之色,悄然趴在五楼的床沿,向里面不断张望。

    但似乎因为有窗帘阻挡,看不清。

    于是。

    它晃动了两下鬼躯,缓缓向前,散发寒意,那双诡异眼目即将贴在细密网格的纱窗上。

    “喂。”

    “你在看什么呢?”韩东穿着黑色背心与浅色短裤,蹲在旁边的窗沿上,面无表情的轻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