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君临星空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画山桩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画山桩

 热门推荐:
    小区之内。

    正值不太闷热的清晨,韩东穿着短袖短裤,走出单元门,走向对面的单元楼。

    两楼之间。

    正有两位正装革履的物业人员,蹲在那两块砖面旁边,面面相觑的谈论,声音有着疑惑。

    “砖面怎么裂成这样,差点粉碎。”

    “大概是重物砸出来的裂纹。你仔细看看裂纹中心,呈现一个长方形的区域。”

    “咦?”

    “另一块砖面也同样如此,似乎有点像拖鞋鞋印。”

    他们蹲在旁边,都感到了沉甸甸的压抑,忍不住站了起来,整理了两下正装。

    奇怪。

    太过奇怪。

    他们对视一眼,这条砖面小道,车子开不进来,最近也没有正在施工的房子,那么究竟是什么重物能造成这样的密集裂纹?

    乍一看去,有点令人望而生畏。

    “走吧,回去上报给领导。这两块砖碎成这样,肯定得更换。”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男子,点燃一根香烟,悠悠道。

    啪嗒。

    啪嗒。

    韩东神色如常的路过,却暗道糟糕。

    昨晚终于遇到前世记忆里幽影,杀意起伏,心情淋漓,竟然忘记了处理那两块破裂的砖面。

    以后决不可莽撞,细致谨慎些,总归没错。

    于是。

    韩东眯着眼睛,走向对面的楼房,暗暗叹道:“再有下次,就全数踩的稀巴烂。”

    ……

    宁墨离的房子。

    客厅之内,他那张褶皱老脸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漠然靠在沙发上,随手扔给韩东一个破烂背包。

    即便宁墨离的心情再好,也不轻易显露笑意。

    “你自己翻翻。”

    “那里面有三部分东西。其一,武者世界的联络器。其二,宗门的传承核心画山桩。其三、一些适合你的术。”

    说着。

    宁墨离点燃一根香烟,烟雾缭绕间,随口解释了两句。

    武术之术,既有繁杂万千的类型,亦有深浅不同的同类术,这就相当于无数条道路。若是初入武术世界的人,根本难以抉择。

    当然。

    大多数武者,也没有多余的选择。

    侥幸获得一门术,已是十分幸运。哪能有资格接触类别繁多、成百上千的术,更且遑论太过高深的术。

    韩东则截然不同。

    有一位深谙武术三境的宁墨离作为师尊,早已给他选好,且尽皆是高深玄奥的术。即使对武宗而言,这些术也不可多得。

    换而言之。

    若是碰到寻常武者,单论术的质量品级,便是碾压的差距。

    “崭新的术。”

    韩东一边听着,一边看了两眼背包里的五本小册子,上面刻画着五门高深的术。

    每门术,都比狂暴雨落之术更为高深。

    转念一想,他没再细看,转而问道:“师尊,你怎么知道我适合哪种类型的术。”

    首次选术之时,宁墨离只是拿出七八门简陋的术,给自己选择。

    术的方向,极其重要。

    若是选择了一门术,就要一心一意的练习。假如可以达到合一的层次,与之同类的术,基本都能相通运用。

    下一刻。

    “因为那时尚未对你进行拷打。”宁墨离瞥了眼韩东,淡淡道:“你的优势,就是身体坚韧性、恢复性以及灵活性。既然身体远胜寻常,就得加之注重。”

    “这些且不谈,先看画山桩。”

    “该门桩功,具有无与伦比的重要性,意义非凡,足以让你练习到武宗,甚至更高。”

    他言语之间,透露着凝重之意。

    这门画山桩乃是宗门的核心传承,非门徒不可予,因为天资不够的武者根本练习不了,反而成为莫大的负担。

    至于阳极桩,在画山桩面前只是萤火微光。

    武术桩功旨在主动变强。一门高深的桩功,练习效果比普通桩功强了不知多少。况且画山桩意义重大,宁墨离自然要慎重。

    “我先看看。”

    韩东也颇感重视,拿起那本老旧的书籍……这一本破旧书籍的边缘都已经泛黄,显然有些年头。

    当手指触摸到书籍表面,他蓦然一怔。

    哗!

    一丝流转不息的灰白气流,蕴涵其内。

    融入这丝灰白气流,韩东感到身体素质微不可查的变强了一点,若无其事的问道:“师尊,这本书看起来比较悠久。”

    哼。

    宁墨离哼了一声::“那是为师在三十年前,亲自修订的。当初宗门内的门徒,皆有资格修习该门画山桩。”

    言罢。

    他打量了一眼韩东,继续开口道:“你速速翻看,务必全数记在脑袋里,决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偏差。否则练习之时,亦是你殒命之刻。”

    韩东吓了一跳,急忙认真翻看。

    练习桩功,竟然也能有生命危险,这可真是出其意料。但也侧面佐证了画山桩的高深莫测。

    ……

    时间一点点流逝。

    约有半个小时,倚靠日益敏锐的思维,韩东终于记下全部内容,如同刻在脑海里的画面图案,清晰无比,难能忘却。

    “好了。”

    宁墨离站了起来,伸手拿回这本书:“画山桩不能带走。另外画山桩不可传给其他人,无论是谁。若你敢外传,便是犯了宗门的死罪条例。”

    届时他定当亲自出手,追杀韩东。

    即使韩东乃是宗门兴盛的希望,但有些东西,仍然不可以违背。

    看到那双幽幽冷漠的眼神,韩东忍不住咳嗽两声,颇感苦恼……身为宁墨离的弟子,总觉得性命不太安稳。

    或许这就是代价。

    至少目前获得的武术资源,已是不菲。

    ……

    须臾后。

    韩东翻开记载术的五本小册子,细细沉浸。

    作为宗门核心传承的画山桩,练习底线乃是武者。若体内没有凝雾内力,根本练习不了。

    这一点,他刚已经试过了。

    至于眼下,宁墨离正静静靠在沙发上,叮嘱着五门崭新的术:“这五门术,你自行甄选。至少要练习两本,争取有一门术达到出神的境界。”

    对这门术娴熟万分,才有机会达到出神层次。

    韩东不禁汗颜,摇摇头:“师尊你太高看我了。”

    宁墨离皱了皱眉,重新点燃一根香烟。

    烟雾升腾,那双冷漠眸子闪过疑惑之色……他不懂,为什么自己徒弟明明臻至盖世,却对自己毫无信心。

    这不是一位盖世应该具备的心态。

    身为盖世,要么倨傲的俯瞰一切,要么平和的容纳所有,这是无与伦比的信心。

    他不知,韩东也不知。

    由于灰白气流的增强因素,韩东一直认为自己天资较差,没有灰白气流便注定只是一个普通人。

    咝。

    宁墨离抽了口烟,身体前倾,盯着韩东:“为师不知,你为何对自己的天资不太自信,难道因为你的所谓隐秘?”

    “这些并不重要。”

    “为师负责任的告诉你,在术的方面,你具有卓越的天资。一品达到出神境界,大有可能。”

    韩东一怔,抬起目光。

    当灰白气流出现以后,他一直把灰白气流当做自己的最大倚仗,从未想过己身的练武天资,到底优秀与否。

    但是。

    师尊如何判定?

    他有点迟疑,宁墨离却冷然开口:“莫非你以为二品品级练习狂暴雨落之术、且达到精通熟稔的程度,属于正常现象?”

    “不正常吗?”韩东愕然。

    “废话,当然不正常。否则武术世界的最低限,就不是一品,而是遍地走的能运术的二品。”宁墨离撇撇嘴。

    呃!

    原来我不正常!

    韩东下意识的感到喜悦,明白了自己的练武天资其实比较好,美滋滋的垂首翻看五门崭新的术。

    第一门、卸革,属于防御类。

    第二门、飞流三千,属于持续强攻类。

    第三门、白日登山,属于灵巧身法类。

    第四门、火烧山林,属于持续强攻类。

    第五门、南征千里行,属于瞬间爆发类。

    “白日登山?”

    “这门术的名字,倒是颇有意蕴。”韩东随意翻看册子,一口气看到了第二页,才感到精神匮乏,难以维持。

    而这五门术,皆有七页。

    虽然目前仅能看到第二页,但这些术的第二页意蕴,等若狂暴雨落的第三页、甚至是第四页。若是心神较弱,根本承受不住。

    “唔。”

    “大概是因为灵感的缘故。”

    韩东暗暗猜测,他只是增涨了一品,但心神强度远超之前,定是灵感带来的增幅效果。

    沉吟片刻。

    他收起五本册子,看向师尊:“这些术,我得回去仔细考虑。但我想问下,灵感如何能增强。”

    灵感极其重要。

    若非产生了灵感,恐怕要等到昨天夜晚的鬼怪爬上了窗户,方能感觉到鬼怪来袭。

    “上次与你说过,生死间才能磨砺灵感。那是武术三境以外的感知能力,难以系统练习。”宁墨离淡淡道。

    “哦。”韩东点点头。

    “好徒弟,我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想磨砺灵感。”宁墨离忽然坐了起来,褶皱老脸露出慈悲笑容。

    没错。

    没错的,正是这个笑容。

    每当师尊露出慈悲笑容,准没好事,此乃宁墨离第一定律。

    于是韩东义正言辞道:“徒弟并不急着磨砺。融合气血与力量刻不容缓,争取尽快达到武者,正式成为宗门门徒。而且……还要练习新的术。”

    闻言,宁墨离点了点头。

    他的褶皱老脸露出深思之色,仿佛在仔细考虑,然后幽然道:“可是为师替你着想,已经给你接下了一个清除类任务。”

    “这可怎么办。”

    “那任务没法取消,明天就得出发。”

    言罢。

    宁墨离叹了口气,仿佛无奈。

    韩东欲哭无泪,脸色都僵住了。

    装!你就继续装!难道猛虎化了妆,就能变成小猫咪?

    “可是还有两周不到,我就得前往江南学府。”他小小的尝试了一下推却。

    唉。

    宁墨离重重叹了口气,脸色愈发慈悲:“好徒弟……你是要拒绝为师的好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