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君临星空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没资格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没资格

 热门推荐:
    江南市、茶楼之内。

    王有为怔怔出神,复杂难言地看着面前手机,眼眶有些湿意。但没等他开口道谢,韩东早已挂断电话,动身前往铁阳宗。

    于情于理,韩东皆要出手相助。

    首先。

    当初有宗级妖魔侵袭,王有为给他创造了离开的机会,想要拯救他的性命。

    其次。

    韩东最为重视的便是身边人。听闻此事,诚然谈不上愤怒,但也极其不认可,如同宏石这般牵连普通人家属的罗幕,着实令他不耻。

    况且无论出于什么理由。

    他与王有为好歹曾是并肩作战、浴血搏杀妖魔鬼怪的战友,这个忙当然要帮,而且得雷厉风行,干净利落的解决。

    可惜。

    王有为只是精简叙述。

    因此韩东尚且不清楚两人私仇的真实情况,若是知晓,恐怕心中怒火更为锋锐。

    ……

    太阳落至地平线,黄昏时分。

    叽喳喳。

    约有七八只灰色鸟儿,盘旋高空,往返飞腾。

    天朗气清,碧蓝如洗,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而铁阳宗门作为小型武术宗门,如今共有八位武宗境。

    第八位武宗长老,正是罗幕。

    啪嗒。

    啪嗒。

    他右掌拎着王有为的儿子王崇,随意扔在山门旁边的断崖,然后招呼两三个武宗境长老,喝点小酒,陶冶情怀。

    此地断崖,约有二十米高。

    坐在这里,可以纵览山林,亦可望到铁阳宗的巨石山门,由花岗岩与弡矿矿石打造而成,两侧皆有守门弟子。

    而且。

    这些弟子的崇敬目光,令罗幕感到难以言表的愉悦。

    “三位长老。”罗幕早已切割巨石,搁好了石桌石凳,与前来共饮美酒的三个武宗境长老打了声招呼,悠悠然的倒酒。

    唿唿。

    山间山风,吹拂而过。

    终将垂落西方地平线的太阳,照耀黄昏时刻的余晖,照着罗幕与其余三个武宗境长老。

    值此之际,恰逢门徒弟子返回宗门的时间。

    他们隶属铁阳宗门,不需困扰习武以外的琐事,索性汇聚山门周围,时而聊着一些趣事,时而仰望端坐断崖之上的四位武宗境长老,目光蕴涵尊敬与憧憬。

    “啧啧。”

    “武宗境,这可是武宗!”

    “据传闻,第八位武宗境长老罗幕在边界征战了足足七年,历经生生死死,达到中位武宗境。”

    有些弟子暗暗咂舌,为之赞叹。

    下位武宗境已是非凡,更何况这位新晋长老罗幕。恐怕罗幕碰上普通的高位武宗境,亦能周旋数分。

    断崖之上,风景秀丽。

    山风习习,蓦然之间。

    “王崇?”

    “王有为的儿子?可是江南省第十九编制的王有为?”有名鹤发童颜的武宗境长老,面色红润,皱眉看向昏迷在地的小男孩。

    这虎头虎脑的男孩儿,仍在昏迷。

    “恩,王有为的儿子王崇。”罗幕轻轻颔首。他刚刚补了一记掌刀,至少明日黄昏,王崇才能苏醒。

    七年前的事情,确实有些影响。譬如刑法堂堂主金启宇根本瞧不上自己,可在武术世界,毕竟以武力作为主导。

    眼前的三位武宗长老,便是最佳证明。

    不耻藏在心底,表面上仍然熟络的很。

    这时。

    那鹤发童颜的武宗长老,面色凝重了数分:“罗幕,王有为乃是韩东的好友。据我所知,王有为断臂之时,韩东曾经探望数次。”

    什么?

    罗幕狠狠吃了一惊。

    他不由自主瞥了眼摔倒在庭院角落的王崇,眼皮直跳。虽然刚刚回返江南省,可天骄韩东的盛名,已经如雷贯耳。

    “不可能。”

    “我已经查过了,第十九编制里面根本没有韩东。况且王有为属于闲散习武人士,哪能与韩东结识?”罗幕似乎不信。

    话虽如此,内心却生出忌惮。

    咯嗒。

    罗幕搁下手里纯金打造的酒杯,坐在石凳上的背部也微微前倾,显然韩东之名具有威慑力,令他举棋不定。

    “此事绝无虚假。”三个武宗境长老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连道:“韩东早在此届盖世天骄战之前,便已加入防卫编制,隶属第十九编制的组员之一。”

    “直到韩东可以媲美武宗境,这才单独形成一个编制组。”

    声音略显低沉,三个武宗境长老全数面色凝重。

    对于卓氏世家的事情,他们早有耳闻。若非武术宗盟出面向樱花岛国索要宗门遗宝,卓氏根本无法奉还青山宗的青山东海图。

    假如没能奉还。

    恐怕韩东势必踏灭卓氏!

    “罗幕。”

    那鹤发童颜的武宗境长老,轻轻抿了口美酒,郑重开口:“你想报复王有为,还是想其他方法,至少得名正言顺。这孩子,你立刻还给王有为,切莫招惹了韩东。”

    沉默。

    罗幕坐在石凳上,纠结不定。

    迟疑了两分钟,他眯着眼睛,终究叹了口气:“你说得对。万一韩东以此理由登门找上了我……也罢,这小崽子我明天还给王有为。”

    “但在还给他之前。”

    “我必须得折磨一番,如此方能解我心头之恨。”罗幕的狭长眼睛流露恶毒光芒。

    他百死求得一生,当然不笨。

    折磨亦有各式各类的方法,比如步步紧逼的恐吓。只要不在王崇身上留下痕迹,哪怕王崇被吓出了自闭症,或者吓成精神崩溃,罗幕也可以推脱的一干二净。

    毕竟。

    心理疾病难以鉴定来源!

    “唉,何苦为难一个孩子。”鹤发童颜老者试图好言相劝,可他们三个只是下位武宗境,罗幕却是中位。

    于是。

    他们不再多管闲事,准备继续品尝美酒。

    正当此时——咚!咚!

    轻微晃动,扩散四方。

    方圆千米的山林,沙沙作响,此时略有加剧,仿佛正在衬托来自天边的浅蓝身影之威势,令茂密群山为其震撼。

    “谁?”

    “这是谁?”

    正在山门闲聊打趣的门徒弟子,包括少数闲暇无事、闲逛山门的武将境长老,尽数瞩目。

    刹那间。

    一袭浅蓝风衣的韩东,犹如蓝色流星般的划过山林,四五步横渡了四五百米,直截了当的屹立在山门前方。

    风衣简洁,蓝色衣角漂荡。

    气势睥睨,眸光湛耀光芒。

    “罗幕。”

    “交出王崇——若是那孩子少了一根毫毛,后果自负。”铿锵有力的清朗声音,穿透山间空气,响彻山门内外。

    嘶!

    来者竟然是韩东,盖世传奇!

    无论门徒弟子,还是武将境长老尽皆凝固在了原地,心惊胆战。而罗幕也心颤不止,饶是立于断崖之上,依然难以直面韩东的盛势。

    “咳咳。”

    他清了清喉咙,站了起来:“韩东,我只是邀请王崇回宗闲聊,绝无其他想法。”

    与此同时,鹤发童颜的长老笑呵呵的开口相劝:“韩东,我们敬你是华国天骄,但咱们也得讲道理,和气为贵。我们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儿,只是请这孩子过来吃口饭。”

    “对对。”

    “吃点东西而已。”

    旁边两位长老齐齐附和。

    他们四人以罗幕为首,站在二十余米高的断崖,齐齐望向步步靠近的韩东。虽然居高临下,但仍有心悸感,区区二十米的断崖岂能拦得住韩东。

    “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

    山门周围的铁阳宗之人,尽皆面面相觑。

    “恩?”

    韩东压根没搭理这些声音,目光透过三十余米,落在罗幕左手拎着的王崇,瞳孔狠狠一缩。

    流血了。

    以他的非凡目力,轻易看到了王崇额头上的伤口。

    吃东西?

    信口雌黄,你们找死!

    韩东瞳孔缩紧,面色寒冷。他动身前往铁阳宗之际,再次联系王有为,知晓了事情始末。

    “我韩东向来以德服人。”韩东声音如同凛冽寒冬,淡淡道:“这孩子不止少了毫毛,估计脑袋磕在地上,已在流血——罗幕,接我一掌,是死是活由天命!”

    语毕。

    韩东踏前两三步,宛若席卷大地之上的飓风。

    轰隆!

    右脚蕴涵磅礴的彻固内力,踏地犹如地震,方圆百米的山石尽数为之颤动,咔咔作响,地动山摇,彰显腾空而起的浅蓝身影,究竟何等煊赫烈烈。

    顷刻间,弹动二十米之高。

    这般低矮的断崖,压根不需施展白日登山之术,韩东凭借纯粹雄厚的劲道,仿似冲上云霄的离弦之箭,沿着笔直轨迹,登时落在断崖之上。

    在场众人亲眼目睹煊赫威势,尽皆动容,心灵遭到震撼,不敢动弹一丝一毫。

    尤其断崖之上的罗幕,脸色狂变。

    啪嗒。

    韩东右脚着地,左掌顺势轰出。

    斩钉截铁的巴掌,闪耀如若玉石的璀璨光芒,甚至压出了圈圈暴动的泛白气浪,活生生演化出了导弹出膛的震撼画面。

    开门见山!

    不必赘言!

    山门处的众人,全数惊骇仰视。

    而断崖处的三个武宗境长老,登时闪身避让,仅剩罗幕迎接此掌,仿佛天穹之下只剩罗幕自己一人。

    “什么?”

    “韩东竟敢出手?此地可是铁阳宗啊!”罗幕骇得脸色狂变,心中生出了许久不曾有过的生死危机,登时激发了他的凶性。

    你想打死谁?

    我先弄死这孩子,然后再论其他!

    思绪电转之间,罗幕双腿弯曲,如同鹞子翻身……彻固内力的全力流转之下,产生庞然劲道,令他好似地龙翻腾,凌空翻身,携着万钧之力的右脚,杀意满腔的踢向昏迷在地的王崇。

    倏然之间。

    “喝!”

    韩东收蓄左掌,暴喝一声。

    灵感——暴然启动!

    浑身上下尽绷紧,筋骨经脉、厚重血液、精神思维拔高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极限,宛若镜湖生浪潮,彷如怒海生波澜,擎天撑地般的灵感轰击在了罗幕身上。

    这些日子,韩东静心练武。

    与此同时,他也多次前往紫堇山古战场,收获了不知多少缕珍稀的灰白气流。虽然韩东精通数学,但实在懒得细数。

    只知很多。

    没错,非常之多啊。

    嗡!!!

    恍如实质的灵感,化作一抹闪逝世间的涟漪,略微遏制住了罗幕的杀机右脚。

    “不可能!”

    “灵感亦能实质化……灵感之上的灵念,方能实质化啊!”罗幕满心惊恐,试图挣脱。

    轰隆。

    韩东踏出左脚。

    而穿着牛仔裤的右脚,于断崖平地抬动,仿似抬起巨山,承载沛莫能御的伟岸力量,哪怕宗级妖魔在此亦要一脚踢死。

    内力流转,继续流转。

    劲道再增,疾如风雷。

    这一刻,时间似乎定格,只看缭绕风流的右脚如同闪电雷霆般的抽在了罗幕的胸膛。

    蓬!!!

    空气爆裂之际,气浪炸散之间,罗幕的胸膛响彻碎裂之音,好似孱弱不堪的塑料制品,瞬间出现了明显塌陷。

    “你——”

    罗幕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

    磅礴难言的力量,登时抽的他坠落下方山门,砰然如同流星坠落大地的砸向山门,砸断了山门上梁,直直摔向青石地面。

    震劲震荡,摧毁一切。

    他有预感,若是坠落青石,恐怕回弹劲道真的要摧毁生机,自己必将成为第一个活活摔死的武宗境。

    唰啦!

    山门内部,闪出一道身影。

    这正是铁阳宗门主岑东生。

    “该死!”

    “好大的胆子!”

    他察觉到了磅礴气机,匆忙至此,愤怒拂袖,甩出一抹实质化劲道,仿佛辗转万千的巨石磨盘,接住差点被一脚踢死的第八位武宗境长老罗幕。

    嗤嗤。

    罗幕接连吐出两口鲜血,伤势暂时止住。

    “宗主,宗主,韩东无缘无故的企图杀我,请宗门为我报仇!”罗幕面如金纸的瞪圆了眼睛,根本不提事情始末。

    此事的严重性,升级了!

    早前只是自己与王有为的恩怨,此刻已是牵扯到了铁阳宗,贵为称号第一步武宗境的宗主岑东生,必将为自己报仇,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而且罗幕心里一清二楚——

    宗主第三子岑勺余,策划美化妖魔鬼怪的电影,结果被称号武宗青旭亢当场拍死……迫于舆论,再加上青旭亢乃是称号第三步武宗,岑宗主只能忍气吞声。

    但追根溯源。

    若是没有韩东,铁阳宗之名没有任何污点,亦不需废除岑勺余的武术力量,更不会造成目前的悲痛局面。

    因而岑宗主认为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韩东!

    死寂!

    死一般的寂静。

    岑东生站在山门前方,旁边站着门徒、弟子,以及诸多闻声而至的宗门之人,包括但不限于武将境长老、武将境门徒。

    “嘶。”

    “宗主已经动怒了。”

    这些人望到宗主的阴沉脸色,心有忐忑,索性站在远处,时而相互低声议论,时而敬畏万分的注视这一幕。

    不管如何,他们始终心安。

    享誉华国上下的天骄韩东,与铁阳宗主岑东生究竟孰强孰弱?不需问亦可知,当然是后者——贵为称号第一步武宗境的岑宗主。

    刹那之后。

    “韩东!”

    “你无故欺我铁阳宗,该当何罪!!”岑宗主锐利如刀的目光落在韩东脸上,仿佛要将韩东戳透,周身流绕内力光芒,竟然一点点的悬空而起,直至三十米之高,居高临下,冷冷审视韩东。

    该当何罪?

    何罪之有?

    韩东将昏迷的王崇轻轻搁在石桌上,回首直视岑东生,眸光闪耀若流星。

    此时此刻。

    一袭浅蓝风衣的韩东,与浑身缭绕冷冽的岑东生相互对视,两者之间的空气似乎扭曲,翻动一圈圈若有若无的气浪。

    气势碰撞之际,尘埃跌宕起伏。

    以两者为圆心,呈现圆形涟漪。

    “岑东生。”

    韩东脸庞无喜怒,淡然道:“你问我该当何罪……可惜,你没这资格向我论罪。”

    ——

    相当于二合一大章。

    其实两章写完了,但自觉有问题,删减了一大半……今天还有第三更,求正版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