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君临星空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俞黎明的莅临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俞黎明的莅临

 热门推荐:
    四月中旬,天朗气清。

    江南省内,铁阳宗外。

    唿唿。

    蔓延山间的微风,习习而过。

    降落地平线的黄昏落日,寂静照耀这片杂乱无章的山林。有些碗口粗的树木直接拦腰折断,显出偏白色的树木纤维,有些搁置整齐的巨石亦是七零八落,散布周围的崩裂地面。

    至于铁阳宗的巨石山门

    由花岗岩与矿矿石共同打造而成的巨门,刻画玄奇图案,早已轰然倒塌,只剩左右两侧残存三四米之高的门柱勉强维持着矗立。

    俨然一幅历经地震摧残的景象。

    而在倒塌山门的百米之外,风尘仆仆、焦急赶至的王有为,脸色饱含沧桑,右臂轻抱儿子王崇,目瞪口呆地站在这儿。

    “什么情况?”

    “这到底什么情况?”

    黄昏余晖,照耀王有为震撼脸庞。

    他身为江南省第十九防卫编制的一员,茫然四顾,目光弥漫出了匪夷所思的骇然,心中情绪之激荡,宛若跌宕的汹涌浪潮。

    面对此情此景。

    饶是历经大风大浪的王有为,也哑口无言。

    啪嗒。

    啪嗒。

    一袭浅蓝风衣的韩东,面无表情的迈步离开,略微皱眉,似乎正在沉吟。

    须臾之前

    王有为刚刚乘坐直升机抵达此地,疯狂地冲向铁阳宗,然后便看到韩东施施然的踏出断裂山门,面带微笑的递给自己儿子王崇。

    他欲言却止。

    “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王有为抱着前额磕破了皮的儿子,亦步亦趋的跟在后方,时而迷茫,时而回首观望仿似笼罩尘埃之内的铁阳宗。

    “这可是武术宗门。”

    王有为悄咪咪地瞥了眼站在旁边的韩东,暗暗咂舌惊诧:“哪怕冠以小型的前缀,毕竟也是一座武术宗门啊!况且铁阳宗屹立数百年不倒,具有恢弘历史,乃是江南省的一方霸主。”

    武术世界,以武术宗盟统筹。

    但主体力量,仍是武术宗门!

    近年兴起的武术生,再加上数之不尽的闲散习武人士,也无法与武术宗门相提并论。

    就算是小型武术宗门,亦有称号三步武宗境的坐镇,亦有武宗境长老的强绝存在,门内武将境繁多,武者境门人更是不可胜数。

    正值夕阳西下,黄昏只剩余晖。

    山风继续吹拂,树叶沙沙作响。

    这两道身影离开了铁阳宗范围,再往前百米,便是王有为的直升机停落之处。

    “咳咳。”

    王有为迟疑了片刻,看了看躺在怀里的昏迷儿子,咬牙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难道您师尊宁墨离出面了吗?我,我只是来迟了十分钟左右,此地竟然变成了如此状态。”

    这些盘旋在心的问题,实在疑惑。

    即使自然灾难之地震,不过如是。

    一口气问出这些问题,王有为内心猛然绷紧了,七上八下地瞄着脸庞淡然的韩东。

    蓦然之间。

    “没什么。”

    “我本有灭宗想法,奈何金启宇长老出面了。”韩东皱了皱眉,沉吟开口。

    灭宗?

    这可是江南省一方霸主、铁阳宗!

    “嘶!”

    王有为瞪得眼睛几乎冒出来,大吃一惊,嘴唇呢喃了两下,仅能下意识的附和道:“金启宇?”

    “恩。”

    韩东点了点脑袋。

    他背负双手,轻叹一声:“我发自内心的尊重金启宇长老,有他的好言相劝,我索性杀鸡儆猴,杀了两三个恶意满满的铁阳宗门人。然后暂时作罢,待到三日后再行检查。”

    灵感之内,恶意根本无可遁形。

    况且。

    近些日子收获的海量灰白气流,大幅度强化了韩东的灵感。恐怕称号第三步武宗境也比不了韩东的灵感之强。

    而旁侧。

    王有为已经惊呆了。

    源自韩东的淡然声音,仿佛来自九天之上的雷霆霹雳,直接劈中了他的脑海,令其惊愕难言。

    “怎么可能?”他忍不住开口:“据我所知,铁阳宗宗主岑东生乃是称号第一步武宗境,掌控土黄颜色的内力,动辄摧毁山石,他居然没有出面阻拦?”

    “岑东生出面了。”韩东道。

    原来如此。

    王有为自行脑补了画面:“想必他姗姗来迟,没能阻拦你……韩东你可得当心了,岑东生武力极强,贵为称号武宗境。”

    紧跟着,韩东摇头失笑。

    “无妨。”

    “他差点被我打死了。估计岑东生正躺在病床上,没有两三个月的修养调理,难以伤势痊愈。”

    王有为张大了嘴巴,可以生吞两个白鸭蛋。

    他脸色震骇到了极点,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怅然长叹:“你还算是武将境吗?”

    韩东深以为然:“当然不算。”

    王有为愣了一下:“?”

    刹那后。

    悠然声音,穿透空气:“我不再是武将境了,我是武宗。”

    “武宗境。”

    “武宗韩东。”

    王有为脸色凝固了。

    他怔怔望着韩东的侧脸,只感到似有不可直视的万千璀璨光芒,令自己睁不开眼睛。

    ……

    翌日清晨、江南学府。

    韩东早早起床,练习了约有三个小时的南征千里行,然后才驾车来到江南学府,准备继续体验专业课。

    实际上。

    他并非单纯的上课。

    而是因为张朦过了一十九年的单身狗日子,实在太久了,狗粮也吃饱了,韩东决定在五月一号劳动节之前正式脱单!

    因为。

    磕磕绊绊练习望江明月桩的张朦,终于达到七品了(/)/

    哪怕发生了些许的力量泄露,女孩儿也能扛得住。

    “没错。”

    “虽然武术撑起了我的信念,但多姿多彩的生活,不应该有且只有武术。”韩东熟练地倒车,将红旗la停在道边。

    蓬。

    车门合上。

    他打算前往教学楼,与女孩儿汇合。

    蓦然间。

    “咦?”

    韩东抬首,望向前方。

    道边树下,正伫立着身穿粗布麻衣的俞黎明,看似朴素,实则乃是江南省的守护者,更是武宗之上的存在。

    旁边站着黑色正装的俞品安。

    他是江南学府论坛里的哲学系学子咸鱼安乐,对哲学知识颇有建树。

    “这,这是”

    韩东望着面带微笑的俞品安,脸色微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