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君临星空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不客气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不客气

 热门推荐:
    江南市、净庭湖、别墅区。

    唰啦。

    韩东伫立天台,上半身穿着简单黑色背心,双腿略微弯曲,临空演化武术,显生诸多玄奇之光。

    时而有风流寰绕,时而有微光弥漫。

    或是拳掌互旋转,或是踏空而挪步。

    玄奇!

    无与伦比的微妙奇景!

    但此地属于习武人士的区域。除非用望远镜,否则普通人压根看不到这么玄幻的武术力量。

    咚!咚!咚!

    韩东左脚轻轻挪动,立地踏出一圈圈气浪。

    此时的他,悬空小半米,浑然无暇的步伐在空中改变了十九次,造成足足十九道泛白气浪,以脚尖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

    唰啦,唰啦,唰啦。

    圈圈气浪,延绵四五米才消散。

    “唔。”

    “我的震劲,竟然已经达到了这般程度。”韩东看着脚下空气,若有所思的沉吟:“饶是隔着铜墙铁壁,我一拳轰出,亦可透出虚影般的震劲力量。”

    隔山打牛,怕也不过如是。

    当武术到了如此境界,任何招式皆可信手拈来。所谓的精妙招式只是毫无意义的空架子,真正决定武力的东西,乃是一门门术。

    譬如通玄之术。

    当术的意蕴得以升华,甚至在习武人士的周身,显化异象。

    “通玄的狂暴雨落,演化簇簇火烧云。”

    韩东眸光闪烁,暗忖道:“当时达到出神层次的狂暴雨落,我便是在脑海里观想点燃火烧云、降落磅礴暴雨的画面,如今显化而出,实在妙不可言。”

    想到这,他心有憧憬。

    这么简陋的狂暴雨落,亦有玄奇难测的异象。若是白日登山、若是风流三千、若是南征千里行这些术达到通玄,恐怕真能笼罩方圆数百米。

    但韩东并不着急。

    众所周知,武宗境乃是一个极其漫长的境界,务必稳扎稳打,不能有半点焦躁。

    他虽有雄浑无比的根基,可在彻固内力上,依然需要仔细磨砺。因为武宗境的淬体,与武者武将截然不同,此乃血肉之躯转为能量化性质的重要步骤。

    稍有差池,便是终生止步。

    略有疏漏,即有暗伤遗留。

    “通玄术,极其重要。”

    “而最为根源的东西,仍是武宗境掌有的彻固内力。若无内力,武宗境也只是力量庞大一些的普通人而已。”

    韩东静心思量,思绪愈加清晰。

    总归刚刚晋级武宗境,还需渐渐适应淬体过程。譬如目前,他感到周遭空气的一些物质,似乎正在被身体汲取,以此产生裨益。

    “哼。”

    “青山宗之事,不必再等。另外那只在前世记忆里面杀害我妹妹小茜的猩红鬼怪,也必须死!”韩东眼底闪过一丝寒芒。

    鬼怪必须死。

    尤其这只前世记忆里的鬼怪,穷尽毕生之力,势必屠之!

    这只鬼怪的眼目,具有三角星形状的特点,早已烙印在韩东记忆的最深处——此届盖世天骄战的弥天阴谋,由附体刘图昀的鬼怪策划,制造弡矿矿石巨钟,其内藏匿两只堪比高位武宗境的恐怖鬼怪!

    没错!

    那两只名为目八目九的鬼怪,眼目有着相似构造!

    没错!

    当时启动了疯魔态的韩东,仍然无法掩盖刻骨铭心的仇恨,因此才产生了似曾相识的滋味,开口发问,是否见过。

    “目八?目九?”

    “它们两个已经死了……虽然不清楚你是目七还是目六,亦或目五目四。但我在找你,我已经在找你了。”

    找!到!你!

    杀!了!你!

    韩东眼底闪烁不可抑制的杀机。

    时至如今,一年有余。

    自从去年三月份、春雨过后的武术理论课,他始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练武,谨言慎行的生活,压抑无时不在,沉重时刻皆有。

    因为他心有畏惧。

    死战不退、盖世武宗之韩东,也有畏惧——最怕信念成灰,最怕前世成真,最怕这些陪伴身边的美好随风消逝。

    “小茜。”

    “这辈子没谁能伤害小茜。”韩东身躯渐渐腾空,遮蔽天日的盖世之威开始弥漫。

    蓦然间。

    “咦?”

    “这是小朦的声音。”

    韩东急忙收敛威势,沿着小房子外壁的楼梯,直下十米,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女孩儿,正挽着乌黑秀发,乖咪咪的翻着小书包。

    大概正在找钥匙。

    小房子的钥匙,张朦当然也有。

    “咳咳。”

    一声咳嗽声,从背后传至。

    呀!

    女孩儿吓了一跳,急忙转身,惊喜看着韩东:“我没敢打扰你,还以为你在练武呢。”

    “嘿嘿,反正迟早都得打扰,有什么不敢的。”韩东直截了当的横腰抱起张朦,一脚踹开防盗门,走进小房子。

    “哎,门都踹坏了。”张朦心疼极了。

    韩东嘿嘿一乐:“我凭震劲,传导这道合金门的内部,进而解锁,绝对踹不坏的。”

    简直开玩笑!

    他的力量掌控程度,极尽圆融,岂能用错劲道。

    下一刻。

    合金防盗门发出嘎吱声音,着实令人牙酸,最终狠狠砸落在地,仿佛砸在韩东的脸上。

    “……”

    韩东不由沉默了。

    张朦勾着韩东的脖颈,也有点哑口无言。

    “咳咳,看到你,我太激动了。”

    “激动?”

    “是的,我真的激动\(≧▽≦)/”

    ……

    小房子的附近区域。

    这里皆是独栋别墅,且临近烟波浩渺的净庭湖,空气清新,属于习武人士的居住范围。

    “唉。”

    “刚刚那股威势,你可有感应?”

    一位穿着短袖的中年男子,面色沉凝的坐在沙发边缘,目光透过巨大玻璃窗,望向韩东的小房子。

    旁边。

    坐着一个戴眼镜的长衣男子。

    “当然感到了。”他扶了扶毫无度数的装饰性眼镜,苦涩道:“我好歹也四十多岁了,在天骄韩东的威势之下,差点匍匐。真是后浪拍死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长衣男子,倍感惊心动魄。

    须知。

    韩东位于他们的百米之外,相隔这么远,竟能单纯以气势镇压他们两个武将境,简直离谱万分,不可思议。

    “唉。”

    “这位韩东,已成武宗,可谓是空前绝后的华国天骄。前推五百载,后延五百年,恐怕也没有这般横空出世的天骄。”短袖中年人吧唧两下嘴巴,顺势摇了摇脑袋。

    似感慨似赞叹,情绪难测。

    氛围有些沉寂,两人无言。

    而与此同时,但凡住在周围的武将境人士,全都感应到了。若非他们已经知悉韩东武宗境的消息,定得轰然震动。

    “武宗境。”

    “晋级了武宗的韩东,更加深不可测了。”

    闫苍图悠然坐在别墅天台,瞥了眼花容失色的妹妹,不由庆幸自己的选择——得罪韩东,实乃死路一条。

    ……

    江南省内。

    位于江南市与苏河市的中间,建有一座覆盖方圆数千米的工厂,用于生产钢铁器械。

    工厂地下室。

    咚!

    一个面庞清秀的少年,右拳砸在墙壁上,面色愤怒:“可恶,我龙炎资质绝伦,如今更是武者境巅峰,居然被区区一个将级妖魔困在此地。”

    该死!

    真是该死!

    龙炎气哼哼的甩了甩拳,但只能躲藏在地下室。

    轰隆!轰隆!

    幽暗的地下室,发生震颤。

    将级妖魔在外轰击,可一时半会也无法闯入这里。

    因为工厂主人乃是武者境,建造了这座固若金汤的地下室,哪怕大型切割仪器,也得花费数日光阴,方能穿透地下室的合金墙壁。

    “可惜。”

    “身为工厂之主的武者境,反应缓慢,慌乱间被那只将级妖魔活生生撕碎了。”龙炎叹了口气。

    在他身后,站着一些正装人士。

    这些身穿正装的人,正在与工厂主人商谈合作事务,没想到忽然遭到将级妖魔的袭击。

    “咳咳。”

    “尊贵的武者,我们该怎么办?”

    有一名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老年男子,迈步而出,气宇轩昂,脸上无有丝毫惊惧之色,只有镇定。

    “恩?你心态不错。”龙炎面色老成的点了点脑袋,负手道:“你们是官府领导还有投资商,大约知晓妖魔的存在。我可以告诉你们,外面这只妖魔乃是异常可怕的鹰类妖魔,媲美高位武将境。”

    “离开地下室,就是死!”

    鹰类妖魔,极其罕见。

    它们具有观察方圆数千米范围的目力,翱翔速度堪比大型客机,鹰爪可以轻易撕碎钢铁合金。

    “那我们怎么办。”金边镜框的中老年男子再次追问。

    “没办法。”龙炎想了想:“若是你们有认识的高位武将境,可以恳请他们来此救援,否则只能碰运气。”

    高位武将境?

    这可是贵为一方霸主的大人物!

    金边眼镜的中老年男子,闻言脸色一黯,镇定神色渐渐瓦解,最后化作慌乱:“怎么办?我们难道要困死在这里?”

    其余人等,纷纷惊惧。

    而站在后方的一对中年男女,对视了两眼,悄然低声:“青梅,我早已失去了查询韩先生资料的权限,他定是编制人员,定是高位武将境。”

    开口者,正是姜沫章。

    而蔺青梅站在他身旁,则忧心忡忡的摇头:“不行,绝对不行。以我对武术世界的了解,鹰类妖魔最为可怕,他还是个孩子,还在江南学府上学,怎么能让他平白涉险?”

    “可,可是。”姜沫章还想争辩。

    “够了。”蔺青梅咬牙道:“这孩子给咱们的帮助,实在太多了。我们不能让他冒着生命危险来此。”

    咕咚。

    姜沫章咽了口唾沫,最终纠结无比的叹了口气:“唉,你说得对。”

    轰隆!

    地下室继续晃动。

    显然那只鹰类妖魔,正在攻击合金外壁,试图穿透墙壁,闯进昏暗的地下室。

    “喂。”

    “你们刚刚的谈论,我可全都听到了。”

    龙炎回身,走到蔺青梅与姜沫章面前,清秀脸庞露出一口多日未刷的黄牙,流露一丝威胁之意:“我不管你们认识谁,立刻向他求助,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二位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