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君临星空 > 正文 第七百章 分手要谨慎

正文 第七百章 分手要谨慎

 热门推荐:
    原始星门内部,静悄悄的,凰禾重整身形。

    伫立浅红虚空,她实在不想服输认输,紧紧盯着韩东,仿佛要瞪翻面前的青袍韩东……可是胜负尘埃落定,不甘没有意义。

    “哼。”

    凰禾悻悻然,摇了摇脑袋。

    她轻声开口提醒道:“咱们原始星门共有两百三十七位名师。虽然境界各有不同。但这些名师针对星光级与恒宫级两个境界,钻研了漫长岁月,都有极其高深的造诣。”

    “恩,我晓得。”韩东点点头。

    原始星门的栽培方式,以天才之间的竞争为主,兼具名师指导、星空奇景辅助、执事人时刻监督等等要素,可谓是包罗万象。

    实际上。

    时至如今,原始星门已经形成了系统化的栽培方案。

    无论什么类型的人族天才,皆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修炼方向。当然并不包括封祭天体。哪怕生命合成亦能指导一二,封祭天体却不在此列。

    简言之:原始星门内部,以生命基因与灵魂意念为主,掺杂少数的生命合成修炼者。

    凰禾属于生命基因体系的星光级。

    韩东则是生命基因与灵魂意念的复合星光级!

    “我打算先去听课。”他掸了掸整洁青袍,神色如常,没有因为取胜就改变原本态度。韩东轻笑开口道:“等到听完课,再考虑修炼方向。最后提出三重考核的开启申请。”

    闻言,凰禾翻了个白眼:“看不出来你这么细致。”

    她以为韩东虚度光阴,事实恰恰相反,韩东静心修炼,同时也在了解原始星门的构造。否则三年时间只用来修炼,未免太过浪费。

    “修炼要谨慎。”韩东笑呵呵道。他站在浅红虚空,注视凰禾。

    远处的双子恒星继续相互旋转,光热暴流轨迹仍然在挥洒光热,周围环境静悄悄的,弥漫浩渺宁静的景象,不因胜负而改变分毫。

    时而有流光闪过,正是原始天才经过此处。

    “回去吧。”

    凰禾看了看韩东,道了一句。

    紧跟着。

    她转动娇躯,杏黄衣衫划出笔直的璀璨轨迹,冲向双子恒星中间光热暴流之上的广阔庄园。

    韩东也升腾身影,跟在凰禾身旁。

    ……

    与离开庄园差不多,两人用了半分钟多些,回到庄园门口。

    开放式的庄园,风格迥异。形形色色的特色建筑,衬托稀稀疏疏的彼此闲聊声音,一位位原始天才全都哑口无言的望着韩东与凰禾从双子恒星之外的浅红虚空切磋归来。

    凰禾输了。

    韩东居然赢了。

    此乃绝大多数人不敢想象的事情。

    偶尔有火焰雷电等异象,流转热闹小聚的桌椅旁边,彰显这些原始天才的惊诧心情。回忆之前,皆有羞愧,谈笑风生的聚会仿佛变成沉默哑剧,肆无忌惮的评论转为此时此刻的慎重。

    此时,韩东与凰禾两人并肩步入庄园正门,众多天才的面色发生了明显变化。

    “韩东依靠复合星光级,才能赢凰禾。”

    “管他依靠什么,反正赢了。要知道韩东还在一个星年适应期。当初我们处于适应期,赢得了凰禾吗?”

    “尽管韩东算不上强横。但从他胜过凰禾这一刻开始,他便证明了原始星门的身份。不论星光级还是恒宫级都要平等对待,他确实有资格称为原始天才。

    众人相互对视,暗暗传音。

    真正令他们感到惊叹,实乃韩东的爆发式修炼进展。等到适应期结束,估摸着韩东能够彻底立足原始星门,从此无忧,至少不需为了避免降级而苦恼。

    众所周知。

    相当一部分的原始天才,皆有可能掉落恒沙星门!

    如此残酷的竞争,导致众人瞧不上那些挣扎在降级边缘的原始天才们,并认为这部分原始天才,根本名不副实!

    不过。

    在这一刻。

    韩东用实际胜负证明了自己,顺带赢得在场之人的认同。只看三三两两的原始天才笑着招呼,不再局限于熟络的人,甚至包括冷漠寡言的恒宫级原始天才。

    “哈哈恭喜你,韩东。”

    “赢得漂亮。你那灵魂星光与生命星光汇合在一起,简直完美无瑕,我有点羡慕复合星光级了。”

    “第三次切磋韩东必定取胜。刚才就强调过了,你们偏不信。”

    原始天才乐呵呵的热情高涨,或是隔空举杯示意,或是微笑颔首认可,或是起身迎向韩东。

    不止星光级,还有恒宫级!

    虽然恒宫级懒得结识星光级,但以韩东的修炼进展,恒宫级不成问题。

    “哼。”

    凰禾气嘟嘟的跺了跺脚,跑向金银双重肤色的青年。

    与此同时。

    韩东一一回应,走向边缘圆桌。

    “看不出来,你藏得够深。”粗犷壮汉木鱼举着两杯奇异果汁,递给韩东一杯浅蓝色奇异果汁,嘴角挂着啧啧惊奇的笑容:“说实话,我以为你最多抗衡两个瞬息,没想到你竟然能赢。”

    韩东无言以对:“太低估我了。”

    怎么也得二十个瞬息……他抿了口蓝色果汁,思维愈加敏锐,脑海愈加清明,因为取胜而产生的自满情绪逐渐消散。

    旁边。

    木鱼抬起左拳,与韩东左右左右左的碰了五下,低笑传音:“凰禾闯过两层薪火山。闯过三层,立足原始星门。闯过四层甚至五层才能纵横原始星门。”

    凰禾闯过两层,比较弱了。

    譬如木鱼,闯过四层薪火山,属于比较强的原始天才。

    韩东想了想,下意识问道:“凰禾的姐姐凰泉处于什么层次?”

    凰泉?

    薪火山第五层没问题,或许有望第六层!

    木鱼一边传音,一边拉着韩东回到圆桌边缘,坐着闲聊,品着奇异果汁。至于刚刚送给韩东龙炎酒的那位原始天才,则讪讪失笑,连忙向韩东致以歉意。

    “恩,没关系。”

    韩东微笑,始终不在意这些。

    粗犷壮汉木鱼看在眼中,更加认为两人性格相合,言辞恳切:“薪火区不以境界作为衡量标准……你闯过多少层薪火山,对应多少赞誉!”

    “薪火山那么重要?”韩东讶然。

    “对。”

    木鱼面色肃然。

    星光级闯山,遇到星光级天尊虚影。

    恒宫级闯山,遇到恒宫级天尊虚影。

    因此,什么境界不重要,重要的是同境闯到第几层薪火山。这才是决定天才程度的唯一标准!

    “韩东,你看那边。”木鱼指了指坐在远处圆桌的白发少年:“此人来自太初星门。他是星光级太初天才。可惜他匆忙晋升,根基相对虚浮。星光级闯到薪火山第六层,晋升了恒宫级,只能闯到薪火山第五层。”

    韩东瞥了眼。

    白发少年静静坐着,不开口。他那双眼睛似闭似开,目光内敛,如同棱角刀削的脸庞弥漫生人勿近的冷冽之色。

    “晋级匆忙?”

    韩东扫了眼,就不再看,以免白发少年有所感应,造成不必要的争端。

    “据说他有苦衷,所以才着急晋升恒宫级。”木鱼慨叹道:“太初天才总共才多少?只有上千个而已。”

    白衣少年,原本在薪火山七层,跌落薪火山五层,自此从太初星门降级原始星门。

    薪火山的层数,等同天才级别,也象征着星门级别。

    木鱼继续说着,韩东暗忖:薪火山第一层对应恒沙星门、标准天才……薪火山第二层到第五层对应原始星门、原始天才……薪火山第六层到第八层对应太初星门、太初天才……闯过薪火山第九层对应亘古星门、亘古天王!

    “原来如此。”

    韩东捏着小巧杯子,晃了两下。

    薪火山共有十层。每层山峰尽皆显化一道同等境界的天尊虚影。

    从下往上,依次变强,越来越恐怖!

    薪火山第一层,显化百万分之一的天尊虚影之力。

    再然后的第二层到第九层:十万分之一、万分之一、千分之一、五百分之一、百分之一、五十分之一、十分之一、五分之一、十成十天尊虚影。

    “唔。”

    “照这么看来。”

    从小到大,数学成绩一直优秀的韩东暗暗总结……十万分之一的天尊虚影之力即为原始天才……百分之一的天尊虚影之力即为太初天才……五分之一的天尊虚影之力即为亘古天才。

    闯过整座薪火山,屹立山巅,即为天尊!

    当然!

    漫长岁月以来,星空人族只有一百零二位天尊!

    天尊名讳,并非境界,更不是实力层次——天尊之名,乃是至高天才的至高尊称!

    “天尊离我太遥远。”

    不知怎么的,韩东叹了口气。

    原来他也有望尘莫及的时刻。

    沉吟片刻,韩东一口饮尽杯中的蓝色奇异果汁,扭头看向木鱼:“既然赢了凰禾的邀约,我就不久留了,先去名师阁那边看看。”

    “正好我也打算过去。”木鱼索性也站起身。

    “那就一同走吧。”

    韩东甩了甩杯子,将残留的少许果汁蒸发干净,搁在桌边,然后才站起身与木鱼离开边缘圆桌。

    “你还帮着清理杯子。”木鱼摇了摇脑袋,紧跟着失笑,阻止韩东准备向凰禾告知离开的举动:“千万别打扰凰禾。”

    “怎么?”

    韩东举起的手,停在半空,有点莫名其妙。

    木鱼忍不住咳嗽两声:“你没看到凰禾与那位原始天才闹情绪?这两人可是公认的情侣关系,估计有点小矛盾,正在吵架,你非要在这时候打扰凰禾……反正你自己决定吧。”

    韩东:“……”

    晕+_+

    猝不及防的满满一口狗粮!原始星门竟然有情侣,而且还是皆为原始天才的情侣!

    “咳咳,我怎么不知道。”

    尴尬的韩东,停在半空的手缓缓落在脑袋,摸了两三四下,此时心中闪过小朦童鞋的背影,他登时感到恋爱的酸味。

    唉。

    心疼自己半秒。

    韩东拍了拍心口,与木鱼并肩离开这座广阔庄园,飞离光热暴流,飞向双子恒星之外的浅红虚空。

    正当此时。

    两人刚刚升腾身形。

    静谧万分的恒星之间,炸响一道愤怒几近于咆哮的清脆怒吼,如同星空雷海劈裂星辰般的恐怖音浪,刹那间扩散亿万米,传遍光热暴流周围的所有庄园:“你说什么???”

    什么玩意。

    什么情况。

    韩东与木鱼停滞身形,四目对视皆茫然。

    紧跟着,又是一声怒吼:“你竟然敢说分手!老娘让你说了吗!”

    呃……

    这咆哮有点甜美,还有点熟悉……

    停在半空,韩东扭头望向背后的庄园内部……果不其然,刚刚输了的凰禾愤怒达到满值,怒气冲冲的拽着一名金银肤色青年。

    “你给老娘闭嘴!”

    “要分手,也得老娘先开口!”

    “呜呜呜呜呜,姐姐,姐姐,有人欺负我!”

    万物希声,恒星失色,前所未有的漆黑花朵从庄园内部盛开,面容冷清的凰泉置身于花瓣中央,迈出半步,一脚踏在金色肤色青年的胸口。

    “怎么回事。”

    凰泉轻声开口。

    凰禾似乎哭得很伤心,颤巍巍的指着青年:“他要跟我分手。”

    “为什么?”凰泉不解,清冷眸子盯着脚下的青年:“我妹妹长相极佳,性格也极好,从不乱发脾气……你为什么要分手。”

    青年张了张嘴。

    蓬。

    无形气势压住了他的嘴,凰泉轻声道:“你再考虑考虑吧。”旁边的凰禾也眼泪汪汪的附和着点头,再考虑考虑呗。

    金色肤色青年:“……”

    远处。

    光热暴流之上。

    壮汉木鱼满头冷汗的看着:“恋爱有风险,分手要谨慎啊。”

    “别看了。”韩东哭笑不得,拉着木鱼离开双子恒星:“有什么好看的,我媳妇比她们强一万倍。”

    “等等!”

    “怎么了?”

    “我以为韩东你也单身的,原来只有我。”木鱼感到自己已经生无可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