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 正文 第11章:活着让他厌烦,死了大抵也不会令他伤心难过
    唱还是不唱?

    江偌根本不用思考就能做出选择。

    人不能和自己过不去,她这样境况的人呢,不能跟钱过不去。

    江启应出事之后,跟陆淮深谈离婚双方无法调解,她从忿忿不平到坦然接受也不是没挣扎过,有些时候恨不得陆淮深去死,只是很快就看清并接受了自己的处境。

    江偌暗暗吸了一口气,平静地探手去拿起话筒,语声温和地问他:“想听什么?”

    陆淮深半撑着头,语调有些低沉懒散,“就你刚才跟那老头唱的那首?”

    “哦,还有呢?”

    “就这一首,”陆淮深扬了扬下巴,潇洒又随意。

    江偌扯了扯嘴角,走到点歌台,连点八首《无言的结局》。

    这包厢里灯光太亮,总给人一种所有情绪都无所遁形的感觉,尤其是陆淮深坐在旁边,时不时扫她一眼,更让人放不开,她便调暗灯光,打开了效果灯。

    房间里,光线瞬间暗了下来,像形成了一层保护伞,笼罩住她眼里的怨憎,使她看起来卑微又听话。

    “曾经是对你说过这是个无言的结局,随着那岁月淡淡而去,我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脸上不会有泪滴……”

    这种老掉牙的歌她也不知道最开始自己是从哪儿听来的,从来没去认真看过歌词的内容,如今倒是听应景的。

    不过应的只是她一个人的景。

    毕竟江偌之余陆淮深,可有可无,是活着让他厌烦,死了大抵也不会令他伤心难过的存在。

    江偌一遍又一遍的唱,陆淮深也不知道听没听,撑着额靠在沙发上,交叠着长腿,姿态舒展,手里拿着手机不知是在回工作邮件还是回某人的消息。

    撑着唱完八遍,江偌喉咙已冒烟,灌了半杯凉水后,说:“唱完了,钱呢?”

    陆淮深挑了下眉,手指在膝盖上点了两下,“陆太太,你还真是不懂客气二字该怎么写,伸手可耻。”

    江偌舔了下唇,手抵在沙发扶手上,撑着下巴凑近他,笑眯眯的问:“陆先生,我唱完,可以给钱了吗?”

    陆淮深看着她脸上的参差光影,冰水浸润的唇瓣还有着湿意,慵懒的声音淡淡溢出:“嗯,乖,有赏。”

    江偌继续笑着看她:“钱到账了我再走。”

    刚说完,手机上就有银行的进账短信通知。

    一百五十万。

    江偌细细数了零之后,淡笑着收了手机,说:“陆先生果真是豪气。”

    谈离婚的时候她只要两百万,好好说的时候不给,非要闹到现在的地步。

    陆淮深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看她一眼,“以后就别去江家外面站着了知道吗?你堂姐见了你,心里不舒服。”

    江偌盯着手机,心里忽地像被蜜蜂蛰了一下,刺痛难当,嘴角的笑倒是维持得很好。

    “所以离婚是没得谈了吗?”她答非所问。

    “你净身出户就有的谈。”陆淮深淡漠的话中带着不容拒绝。

    江偌抬起眼,靠着沙发扶手,微微偏着头看他,温温的笑:“那江舟蔓恐怕这辈子都只能是个小三了。”

    不等他回答,江偌不再看他,不想从他眼里看到那种不屑和嫌恶,她自顾自说:“你手里我爷爷让你托管的股份还有两年到期,等股份归还给我的时候,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机会好好谈一谈离婚的事。”

    她听见陆淮深的冷嗤,“你一个连手术费都拿不出来的无业游民,拿什么跟我斗呢?你那点破股权,我想要还不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江偌怔愣,刷的看向他,只觉得四肢乏力,浑身的血液直冲脑门,她紧咬着牙,手指都控制不住地颤抖。

    陆淮深看着她双眼泛红的样子,压低声音问:“是不是觉得很委屈?嗯?”

    江偌扯出一个难看的笑:“不委屈。”

    “嗯,不委屈最好,反正委屈也只能受着。”陆淮深挑起她的下巴,让她将脸仰起来供他打量,他薄唇扬起淡薄的弧度,嗓音徐徐却掷地有声,“出来混,做错事要认,挨打要立正。目前态度倒是端正了,就看我哪天心情好到可以不计前嫌了。”

    江偌像被人打了一拳,鼻尖酸意弥漫,笑容却越来越大。

    陆淮深放开她,摩挲了一下指腹,沾了些她脸上的脂粉,扯了张纸巾一边擦一边说:“以后别让我看到陆太太出现在这些地方,懂了?”

    “你心上人的亲爹有心断我后路,让我找不到一份正经工作,难道要你比较想见你的陆太太流落街头?”

    陆淮深挑眉:“还有这样的事?”

    江偌心里冷笑,搞得他好像才知道似的。

    “现在知道了,就麻烦陆先生跟你未来岳父好好商量一下了,我一介弱女子掀不起什么风浪,别跟防狼似的,显得窝囊又心虚,深怕别人不知道是他亲自将自己养父搞得家破人亡一样。”

    江偌站起身,扬了扬手里的手机,看着陆淮深说:“谢谢老公慷慨解囊,祝你和江舟蔓白头到老,早生贵子。”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转身出去,眼前的景象有些模糊,到了化妆间才发现眼泪流了一脸。

    她在化妆台上拾掇好自己的脸,有人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她之前的衣服,“江小姐,襄姐让我把衣服给你拿过来,她说你要是没什么事情就可以离开了。”

    江偌点点头,“帮我谢谢襄姐。”

    江偌换好衣服,在外面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医院,绞了江启应的手术费和她小姨的住院费之后,又去医院下面的银行,给高利贷那边汇钱过去。

    等她回到家倒在床上,疲惫席卷全身。

    这漫长的夜晚,总算是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