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时代霸主 > 正文 第二十章 乐园茶吧
    高二(13)班的教室里,虽然吃瓜学生们议论纷纷,不少同学已经表现出对李枫的深切同情,但李枫自己却并没有把作检讨的事放在心上。

    现在,他的脑子里只有怎么办好网吧,怎么尽快把欠债给还上。这笔债务在2001年可不是小数目,都够买一套大房子了,要想在短期内还债,压力着实不小。

    当然,最为一个天使投资人,李枫探索价值洼地的意识可比一般人强得多,在加上脑子里有未来十六年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大势的认知,所以要想赚钱,比一般的人还能是强个十倍不止。

    唯一可惜的是,赚钱需要起步资金,人生的第一桶金对于资本效应的放大极其重要,也是李枫现在最迫切的课题。

    上午的四节课,除了语文和英语之外,李枫听得云里雾里,完全找不着北。现在他的水平,估计已经比赵寅还差,稳稳地坐上了全班倒数第一的交椅。

    上回物理考试交了白卷仅仅是个开端,下回数学考试,自己一样得交白卷,总不能一直交白卷交到毕业吧,实在有点头疼。

    眼下,就算自己没日没夜地拼命恶补,成绩的提升也非常有限,对于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来说,学习这些枯燥乏味的基础知识的能力,已经远远比不上年轻时期。

    看来还是得努力创业,拼命赚钱,光拼文化课成绩自己已经彻底落伍了。

    中午时分,李枫打算去实地看一看老爸昨天说的店铺,现在最关键的就是网吧的选址,只有尽早把店铺定下来,网吧的各项工作才能顺利推进。

    李枫想了想,给林玉婷打了个电话:“喂,林老板,中午有空吗?去看一下刚物色的店铺。”

    “你的效率还真高啊,这么快就物色到了。”林玉婷感到非常惊讶,“好啊,坐我的车去吧。”

    十五分钟后,一辆黄色的大众高尔夫带着风骚的走位如野马般开出了学校停车场,李枫一看就知道,这肯定是林玉婷的开车风格。

    “喂,悠着点,又不是去比赛,看把你急的。”李枫打开副驾驶车门,对林玉婷说道。

    林玉婷朝李枫斜了眼,不忘吐槽:“你还有脸说。都是因为你,害得我只能开家里保姆买菜的车了,多丢人。”

    “有什么丢人的?你是不是太不关心人民疾苦了,连保姆都开着高尔夫买菜,实在是穷奢极欲啊。”李枫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家买菜向来都是11路。”

    “11路是公交车吗?”

    “笨,是两条腿。”

    “哼,我家的钱也不是天上掉的啊,你穷你有理?”林玉婷朝李枫瞥了一眼。

    “哼,你富你得瑟?开慢点,前面路口右拐。”李枫告诉了林玉婷那家店铺大致的位置。

    林玉婷轰着油门,小钢炮动力十足,没几分钟,她已经载着李枫来到了城东的腾飞路。

    这条路真如其名,在未来的十几年里,这一带突然腾飞,成为了仙湖市的繁华新城,腾飞路也摇身一变,成了仙湖市东的繁华商业中心。

    而现在的腾飞路还有些坑坑洼洼,道路的两边没有绿化,光秃秃的。偶尔一辆大卡车经过,带起飞扬的尘土,遮天蔽日,简直乱得一团糟。

    从腾飞路向东看,现在就只有一些稀稀落落的砖瓦小屋,都是六七十年代的破房子,很多房子自己成为危房,马上就要拆迁。

    这里靠近城乡结合部,往东两里地就是离城区最近的张湾村了。

    所以从腾飞路上,就可以看到张湾村那一排排的蔬菜大棚和成片的水稻田,还有一个面积三十余亩,微波荡漾的张家漾。

    作为仙湖市城区东扩中的重点开发区域,张湾村的拆迁工作已经正式启动。

    靠近城区的几个自然村已经率先拆迁,大片土地开始腾空,即将进入土地平整和规划建设阶段。

    所以,张家漾的水产养殖功能已经被终止。现在,政府已经聘请了专业的公司,开始对张家漾进行水体保护工作。

    接下来,政府计划以它为中心,建设一座占地百亩的市民公园,从而正式拉开建设东部新区的序幕。

    两人在路边停了车,腾飞路的东面虽然破破烂烂,但是西面是主城区,看上去还不错,整条街是一排店铺,足有二三十家。

    细细一看,李枫找到了昨天老爸说的那家店铺,名字叫做“乐园茶吧”。

    茶吧的大门关着,透过玻璃窗向里面望去,这家百余平米的茶吧装修简单大方,门口贴着转让大红色的广告,上面有店主的联系电话。

    “怎么样?”李枫想先听听林玉婷的意见。

    “还不错,就是位置偏了点。”林玉婷环顾四周,“不过你放心,接下来,路的东面马上就要进行建设,我爸的公司中标了好几个建设项目。”

    “嗯,你看,那边那棵巨型香樟树的位置,我觉得造一栋写字楼很不错。”李枫说道,“还有这边,可以造一个综合商业广场……”

    李枫对于多年后,这一带的变化可是特别清楚,所以就凭着记忆一路指指点点。当年为了挪动这棵高达十余米的香ZS市政府甚至从江州市租用了一辆超级吊车,吊树的那天,场面甚是壮观。

    林玉婷越听越神,因为这一带的建设规划她是知道的,但是这其中的绝大多数规划,还在老爸公司设计部几个顶级设计师手里,外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李枫这小子随口一讲,居然和那几位顶级设计师的方案不谋而合!

    林玉婷心中暗暗惊讶,李枫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还有如此神奇的城市规划头脑?

    “喂,李枫,你就不要指点江山了,赶紧办正事。”林玉婷按捺住心中的震惊,看了看手表说道。

    李枫拿出手机,根据广告纸上的电话号码,拨通了店主的电话。

    “喂,你好,我在乐园茶吧门口,看到了你店铺的转让广告,现在转手了没有?”李枫问道。

    “还没呢。”听对方的声音,像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嗲声嗲气地问道,“你想租吗?”

    李枫也不回答,问道:“这店铺多少价格?”

    “广告纸上已经写明了,转让费一万二,租金一个月一千五。”对方说道,“这个店铺是我自己的,本来自己开茶吧,装修都是全新的。但是老公要办厂,家里人手不足,所以只好折价转让了。”

    李枫也不知对方说的是真是假:“店铺我看着是挺不错,但是租金方面嘛,咱们再谈一谈怎么样?毕竟这里位置很偏,边上都是农村,想必你开的茶吧生意也一般吧。”

    如果生意红火,谁愿意把刚装修没多久的茶吧转让,想必对方也是开业之后生意惨淡,才不得已转让的。

    看店铺内的装修,非常简约现代,地板是红白相间的地砖,墙壁涂成了淡蓝色,挂着几幅颇具现代感的油画。

    店里还有一个吧台,十几张白色的橡木桌,几十把软包的皮椅子。

    单从装修和资产价格上看,这些东西恐怕也就值一万二。毕竟这是2001年,在仙湖市这样的三线小城市,装修和家具的价格还很低廉,平常人家一套房子的装修总价也就一两万。

    看来这个女老板不仅没亏本,还想从中赚一票啊,真是够精的啊。

    “你租了想要干嘛?”对方问道,“如果是开饭店,我可是要加租金的噢。”

    “我要开一家网吧。”李枫说道,“我大致看了一下装修,虽然整体不错,但是装得非常简单,店内的所有东西加上装修打包加起来,一万二的价格高了点。”

    “那你的心理价位是多少?”对方问道。

    李枫知道,对方喊出一万二的转让费,是有被砍价的心理准备的。而且对方耍了个小伎俩,明显把转让费喊高,同时把店铺的租金也略微调高。

    这样一来,如果砍低了转让费,对方在租金就不会再让步了,而租金是细水长流的,每个月多赚一点,几年下来就非常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