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仙缘无限 > 正文 第十章 深空危机

正文 第十章 深空危机

 热门推荐:
    初次进行星际旅行,独自一人置身于茫茫无际的宇宙星空,叶秋离早已为其中所蕴含的无穷风险做好了充分准备,一切以安全为上,在自身修为不足的情况下,越发倚重于科技手段的辅助,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证飞船运行不出差错。

    而最终的结果也完全证明,他的这番手段的确很有效果,到目前为止,经过比对飞船智脑数据库中的星图与他手上星标中记载的星图,他还没有发现自己的飞船飞错方向。

    确实,在探索宇宙的历程中,飞船的速度、航程、安全性,宇航员的心理、生理状态变化都不是最危险的问题,最危险的问题就是弄错了前进的方向,迷失在茫茫星空之中。

    在地球那么一个小小的空间中,迷了路都能让人轻易丢掉性命,更不用说浩瀚无边的宇宙星空了。一旦在分不清前后左右上下的茫茫太空中迷失了方向,那绝对是一件极端恐怖的事情,恐怕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坐以待毙,想要再次找到正确的路径,那种概率绝对小过走在大路上被从天而降的流星砸到的可能性。

    而叶秋离这番每飞行一段距离便释放一颗卫星,以之保持与地球之间具有直接联系的做法,就是为了在自己的星际旅途中留下一个明确的原点和一系列清晰的标记。那种情况,形象一点地说来,其实就相当于给飞在天空中的风筝拴上了一条风筝线,使得它一直处于掌控之中,不惧有迷失、脱手的危险。

    虽然此前叶秋离在查看流云仙戒的时候,从中找到了几件修真者专用的星标,并且在其中一件宝器级极品星标中发现了陆言标记出来的离开地球的简陋传送路线图,而且他自己也去地球上残留的传送阵遗址处进行了核对,确定其完全可以正常使用,按照陆言标示的方向和距离前进,确实可以找到自己需要的传送阵。但是有备无患总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情,多做一点准备肯定不会有什么坏处。

    毕竟,他此时的修为仅仅只是元婴初期而已,远没有达到可以凭借自身实力独自进行星球间移动的分神期,尤其是神识方面的差距更是十分巨大,完全没有能力锁定住几光年以外的陌生星球,若是没有充分的准备,无头苍蝇一般地在宇宙中乱飞,一不小心就可能丢失目标,迷失掉方向。

    除了无法锁定目标星球,还有一点尤其让叶秋离担心的事情,那就是他此时乃是乘坐宇宙飞船进行空间穿梭,飞行速度慢,耗费时间长,他根本就没有足够的精力时时盯紧目标,亲自驾驶飞船飞行,只能设定一个飞行方向,让飞船自动驾驶前进,而他则每隔一段时间比对和调校一下飞行线路,确使不会飞错方向。

    只不过这样一来,虽然确实省时省力了不少,但是那其中所隐藏的风险也无限增大了。要知道,在茫茫宇宙中,当真可以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哪怕只是与原定路线出现一度角的小误差,放大到几光年距离后,都不知道要差到哪里去了,当即就要彻底迷失方向。

    星际航行,那浩瀚无匹的宇宙星空就是最大的敌人!

    正是出于对这种隐藏风险的极大警惕,所以在出了太阳系之后,叶秋离一直都十分谨慎,丝毫不敢有什么疏忽大意,生怕一不小心就飞错了方向,迷失了位置。这就是实力不够的麻烦了,即使他的手上握有修真者专用的星标和星图,知道了前进的路线和方向,但是能力不足,依然存在着迷失方向的巨大风险。

    这也是修真界的中低级修真者外出游历时,从来不敢脱离传送阵,跑到其他孤立星球的关键原因。他们紧盯着传送阵,除了可以方便行动以外,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防止迷失在无限星空中。

    这种情况,就好像是在茫茫原始丛林中迷了路一样,即使那人拥有最详细的地球坐标图,但是没办法判断自己的具体坐标,不能找出自己所在的相对位置,依然没有任何用处。除非这个迷路之人能够找到一个坐标明确的标志性地域,从而将整个地图体系盘活起来,否则他基本上只能在不辨东西的密林中乱转到死了。

    而对于所有修真者来说,传送阵就是最典型的坐标标识物,只要依托完好的传送阵,很容易就可以标识出自己所在的准确位置,进而全面洞彻整个修真界绝大部分生命星球的详细坐标图。

    这就仿佛在地球上面,只要找到了城镇、乡村等人员聚集点,肯定能够找到回家的路途一样。因为那些地方的坐标已经相对明确了,通过它们完全可以找到更大、更显著的高级坐标,到那时,只要路线要规划好了,想要顺利抵达原定目标再无任何困难。进入文明世界后,路线总是有办法找出来的。

    此时,叶秋离遇到的情况就相当于他的手上握有行动的路线图(陆言勾勒出来的传送线路图),但是需要以另外一座城市为起点(比如阿尔法半人马座中的传送阵),只是那座城市与他现在所在的城市之间原本相连的道路被毁坏了(地球上的传送阵已经完全毁坏,没办法通过它进行传送),现在他只有那座城市的方位和距离等信息,想要进入其中,必须穿过一片荒芜的原野(4、5光年的宇宙星空),而且这片荒芜的原野正是很容易迷路的那种,一不小心就可能迷失其中。

    对于这样的情况,叶秋离原本可以等到条件成熟以后直接飞过去,既安全又快捷。只不过他不想浪费时间慢慢等待条件成熟,想要早点出发,早点到达。因此,只做了一番简单的准备后,他就独自一人踏上行程,准备步行穿越这片荒芜的原野,尽快抵达那座行动路线开始的城市。

    这样一来,他虽然有一张标明了出发城市与目的城市相对位置的地图,但是两座城市间那辽阔无比的荒野上却没有任何明确的坐标,为了确保自己不会走错方向,他必须经常停下来,运用手中的定位工具,标定好自己的位置,使自己一直处于连通两座城市的直线上面,防止走上岔路。同时,为了出错之后还有挽救和补回的机会,他还经常在自己的身后留下标记,以方便自己顺路返回,重新再来。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在前往阿尔法半人马座恒星系的过程中,叶秋离每飞行一段距离就会暂停一下,一边参照陆言在星标中标记出来的地球方位图,一边参考地球天文学界观测记录下来的银河系星图,认真比对一番自己所处的具体方位和距离,确保自己的飞行方向没有出错。

    与此同时,他还根据自己实际探测所得到的成果,将沿途遇到的所有星球的信息全部标进飞船的智脑数据库以及自己手中的星标中,期望能够建立一个以地球为初始坐标的完整星际立体地图,并且尽快丰富完善到可以与星标中的原星图衔接上,从而形成一个更大更完整并且涵盖整个太阳系的巨型立体星图。

    毕竟,地球科学家使用太空望远镜观测太阳系以外的星空时,除了那些能够发出明亮光芒的恒星可以很容易就被观测到外,那些不发光的行星、卫星之类的星球,很难被发现,更不可能得到详细的观察。因此,由他们建立起来的银河系立体地图其实相当的不完整,绝大部分星球都没有被观测到并且记录下来。

    这样的星图,对于一般人来说也许没什么大碍,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去太空中晃荡,完全用不上星际级别的地图。但是这种残缺不全的星图放在叶秋离手中却是问题相当严重了,因为他想要寻找的那些有可能存在传送阵甚至存在生命的星球,正好是这种普通方法观测不到的行星或者卫星等不发光的星球。

    因此,想要使他手中那份银河系星图能够最大程度、最精确地发挥作用,叶秋离还必须花费大力气进行补充才行,光有一个太阳系详图,再加上一些大而泛之的恒星位置图,完全不能满足他的需要。

    这就好比从一副超大地图上面裁下非常小的一块,只有几个自己知晓的地名标注在上面,换成一个陌生人来看的话,恐怕谁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从哪一张地图上面裁剪下来的,暂时与任何大地图都对不上号。想要使它能够在一个比较大的范围内发生作用,唯有以之为原点不停向外探索,不断地补充完善它,直到将它扩充到足够的范围后,自然就可以形成一个或者数个标志性的地点,从而与其他大地图衔接上。

    再举一个更加详细的例子:就比如黄河边上一个小村庄的地图,谁也不知道它究竟在哪里,但是顺着这个村庄的外围不停地扩充,总有一天可以将整个黄河都包括进去。而到了那时,别人自然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黄河,因为那“几”字形弯曲实在太醒目了,到时侯,这张原来谁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地图,自然而然地就可以与世界地图衔接上,从而发挥出其最明确的指示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