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仙缘无限 > 正文 第四章 华阳七兽

正文 第四章 华阳七兽

 热门推荐:
    “让开,让开,快让开,不想死的赶紧让开!……”

    就在叶秋离一边欣赏闹市盛景,一边安心等待那四人卖完丹药,进而上前接触搭讪的时候,大街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嘈杂声,紧接着就是一派鸡飞狗跳的混乱场面迅速席卷而来。( )

    在那混乱浪潮的正中间,正有七八个人横冲直撞地向着这边闯来,一路上被推倒、撞翻的摊位和行人委实不在少数,但是旁边的人却尽皆噤若寒蝉,敢怒不敢言,甚至有很多人早早就在那些人到来之前,故意将自己的摊位给碰翻了,以免遭到打砸,而更多的人则仿佛见了鬼一般,只是见到这群人的身影就已经落荒而逃。

    “城管来了!”看着眼前这番场景,叶秋离的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这四个骇人听闻的大字。这样一幅熟悉至极的景象,恐怕对于任何一个曾经在地球中国生活过的人来说都不会陌生,甚至可以说是司空见惯了。“借我三千城管,以之征服全球!”那些家伙的战斗力,可真是杠杠的,任何人都不能有半点忽视!

    说时很慢,其实很快,带着一种神挡杀神、佛挡诛佛的凛然霸气,一路畅通无阻之下,也就是两三个呼吸间,这群人就已经气势汹汹地来到了近前,仿佛龙卷风刮过一般,迅速将一种压抑无比的气息给带了过来。

    “陈有仁,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踏入我们华阳派的地盘,前几次的教训还不够吗!”人还未到,恶狠狠的训斥就已经事先一步传了过来。很显然,这些人的目标十分明确,正是那售卖灵丹的四人。

    “啊,是华阳七兽来了,大家快跑啊!”听到这声凶恶的训斥,再看到来人的真正面目后,之前还为抢购丹药而争得不亦乐乎的众人终于回过神来,轰然一声便立刻四散开来,惊慌不已地奋力向着四方奔逃而去,原本还挤作一团的摊位前,顷刻间便变得空空荡荡起来,连带着附近好大一片区域都变得门可罗雀。

    “嗯?不是城管?!”听到来人的呼喝,再看到现场众人的举动,叶秋离却也很快就反应过来,这里并不是地球上的中国,没有城管这种强悍得逆天的存在,这几个家伙充其量也就是欺行霸市的地痞无赖,或者横行无忌的纨绔子弟,离那种奉旨行恶的特殊境界还差着十分遥远的距离。

    果然,事情没有出乎叶秋离的预料,见到有人来找麻烦,卖药的四人也不惊慌,其中为首的一人当即便语带讥笑地针锋相对起来:“哼!秦寿,不就是拿你的名字开了个玩笑,有必要这样穷追烂打,死缠不放嘛!要不是看在你是华阳派弟子的份上,还不知道是谁教训谁呢!”

    说完这话,这人又接连向着周围的众人抱拳告了个罪,迅速收起摊位上的金银铜钱和没有卖完的丹药,打成一个包裹,让四人中唯一的女子背上,然后就那么大大方方地站在大街上,等待几人的到来,显然并没有太过于将那几人放在心上。

    “我呸!告诉你陈有仁,不准叫我秦寿,老子名叫秦少游!”听到这个陈有仁又当着众人的面提起自己姓名的事情,带着一群小弟前来找麻烦的秦寿着实怒不可遏,原本便已经蒸腾不息的怒火,就仿佛突然间被浇上了一瓢热油一般,顷刻之间就火冒三丈地彻底爆发起来,恨不得立刻就将这个家伙彻底撕成碎片。

    对于陈有仁,秦寿确实恨到了骨头里面。本来他的名字用得好好的,一点问题也没有,可就是zǐ微观的这个陈有仁,胡乱牵强,编排出了一个所谓的华阳七兽名单:秦寿=禽兽,刘辩=牛鞭,田忌=田鸡,钟马=种马,朱达畅=猪大肠,马霹净=马屁精,吴桂守=乌龟首,瞬息之间就将他们几人给弄得臭不可闻,轰动全城。

    若是一般人的姓名被曲解和误读,那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大不了一笑而过就是,毕竟名叫阿猫阿狗的人多得去了,也不见那些人就不活了。这种牵强附会的玩笑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过上一段时间自然就会慢慢平息下去,逐渐被人给遗忘掉,被调侃的人该怎么生活还是怎么生活,什么影响都不会留下。

    但是,那只是对普通人而言的,如此调侃嘲讽,对于秦寿几人的杀伤力可就大了。这几人原本便是风华城中风头最盛的几大纨绔子弟,虽说还没有达到恶贯满盈,天理不容的程度,但也经常仗着家族和门派的势力横行市井,为非作歹,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好事不做,坏事干净的典型,本身名声就很不好,属于人人见而生厌的一类人,暗地里不知道被骂成什么样子,只不过都敢怒不敢言罢了。

    而现在,陈有仁一时玩笑,编排出这么一个极度不雅的绰号,自然是一经传出立刻就深入人心,迅速在风华城中传诵起来。毕竟,人人都有一种逆反心理,既然行动中改变不了什么,完全无力扭转现状,那么口头上讨一点便宜,恶心这几人一番,满足一下自己的报复an,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满城传诵,那效果自然强大无比,华阳七兽的名字立刻便不胫而走,不但在风华城中人尽皆知,而且还以一种非常迅疾的速度向着外面传播,短短时间内就已经名声大噪,天下皆知。结果,弄得现在都没多少人记得这七人的本名了,背后全都以禽兽、牛鞭等绰号称呼他们,将其统称为华阳七兽,可以说臭满全城。

    虽然后来秦寿给自己改了个“少游”的名字,刘辩等人也纷纷有样学样,给自己改了名字,但是那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禽兽、牛鞭等几个诨号早已经声名远播,人尽皆知,想改都改不过来,以致于到了现在,就算有人记得他们的本名,一提起来也立刻就要爆笑出声,神色诡异,让他们自己都抬不起头。

    原本,华阳派与zǐ微道观之间的关系就比较紧张,双方虽然没有大打出手,却也老死不相往来,偶尔还会爆发出一点小小的摩擦,两派弟子之间本来就不怎么对头,互相看不顺眼,此时再加上“华阳七兽”的诨号事件,秦寿等人与陈有仁几人的仇怨就这样结下来了,而且还纠缠的相当之深。

    之后,双方又因为这些积怨,不知道争斗了多少次,虽说一直都是小打小闹,不敢下死手,以免挑起两派全面的战争,但是每次冲突,两方都会有人受到不轻的伤害,久而久之,随着争斗次数的增加,双方的仇怨自然也越结越深,越来越不可化解。此时,两方人在十字路口碰面,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既然已经刀兵相见了,那之后自然也不需要有太多的客气,而且由于双方仇怨已深,又争斗过多次,每次都是旗鼓相当,不相上下,谁也奈何不了谁,所以在听到秦寿的喝骂后,陈有仁也不给他留有丝毫情面,张口就是最刺激他神经的话:“你本来就叫秦寿,不叫你秦寿难道还叫禽兽?!”

    “你,你好胆!老子今天饶不了你!不将你大卸八块,难解我心头之恨!”眼见陈有仁死到临头还死鸭子嘴硬,继续哪壶不开提哪壶地调侃打趣自己,秦寿当真是被气得怒发冲冠,咬牙切齿,当即就要拔剑上前与他交战。而跟他一起前来的另外几人,也纷纷摆出围攻的姿势,显然准备以多欺少。

    见到恶向胆边生的秦寿等人当场就准备拔剑动手,被他们那种疯狂架势给吓了一大跳的陈有仁赶紧出声断喝道:“哼,你们不要忘了,这是城中,你们敢在这里动手?!”

    倒也不怪陈有仁在如此紧要的关头,还要抽空说上这么一句好像毫无意义的话,实在是他们所在的这个修炼界有着明确的规矩,修炼者的行为活动不得影响到普通凡人的生活,若是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大打出手,不管起因,不管对错,打斗的双方都要承受剧烈的惩罚,丝毫情面也不讲。

    而且,这样的惩罚想要逃避都不可能,因为每一座像风华城这样的大城中都有修炼高手坐镇,随时应对意外事件的发生,一旦他们在此动手,被这些高手抓住后,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当然了,如果是在荒郊野外的无人之处,哪怕他们打破了天,也没人会来干涉一下,所有后果全由打斗双方自己承担。

    “好,暂时放过你,有种你就永远躲在风华城中,一辈子当一个缩头乌龟!”听到陈有仁隐晦的提醒,秦寿也不想自找不自在,当即便恨恨地将长剑插回剑鞘,转头朝着远处围观的众人大声吼骂道:“看什么看,都给我滚,快滚!”他却是将所有的怒火都撒在无关紧要的市井小民身上了。

    骂完围观的人,稍稍发泄一番心中的不满后,秦寿又冲着一同过来的其他几人挥手叫道:“走,出城等他们,我就不信zǐ微观长春子教出来的都是一群缩头乌龟!”说完便推推搡搡地领着几人出了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