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星际回收商 > 正文 第1006章

正文 第1006章

 热门推荐:
    现在,飞船刚刚刚建造成那么一点点,所有的智脑都清楚,飞船早建好,他们受益也就早一些。飞船强不强大,他们这些智脑最清楚,以前骑的是自行车,现在开的是火箭的感觉,大不一样了!

    离开了那个让人有些压抑的荒废星球,策神一下子开心起来。他拿出老腕脑,把通联号恢复了,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把老腕脑扔进储物袋里,现在局势不明,他不宜过早的暴露出来,让人找得到他,还是看看风头,再作决定的好。

    飞船像一个大竹笼子一样按照预定的航线朝前飞行。策神走进控制舱,手在一排按键上飞动,把所有的功能都试了一下,闭上眼沉思一会,发现没有遗漏后,便给主脑发了一个指令和一段程序,没过多久,他面前出现一排显示屏,显示屏上是一块块活动的影像,这是他三个茶园实时的监控影像,作为一个超智脑,在建设茶园的时候,他就做了特殊的布置,这些布置保证他能在外地实时的监控他的产业。

    他看了一遍所有的影像,见没有大差别,手指便在按键上按动了几下,把一串指令输入进去,当他准备发出去的时候,又把这些指令删除掉。这一串指令是他发给他选的三位茶园主事人的,写好了,他又觉得以他的身份,只要不是他死掉了,这三位根本就不敢做出什么过份的举动。虽然他不看好牛千木,更想着在合适的时候报复牛千木一下,可是他不得不说,牛千木到他的茶园走一走,效果是极好的,能让很多人看清局势,不敢生出什么不该有的想法。所以这串指令他就不发了,原本的商业计划也只能押后或者更改掉。

    真是的,父王这年年轻,才做了几年的王啊,就想着不干了,没有这样的。他在,任何人做在王位上都施展不开手脚,既然头上有这么一座大山压着,坐王位那是坐在刀尖上,他策神又不是弱智,当然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不过,他也想好了,自己这身子板还真不能和父王硬来,要是父王不死心,还要他来做这个盘龙王,那么他就要和父王好好的谈一谈了。提提条件。什么条件?条件这段时间策神都想好了,一二三四五……能凑出十条以上来,估计父王听了不肯答应,要是答应他,那他的权力就大了去了,只要他不是犯了天大的错,父王想伸手管一管,也得考虑他的态度。要是那样,也不妨做一做盘龙王。说起来,做这个宇宙的王,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不是。

    他想好了,第一个条件,那就是王朝的事一切他说了算,就是他做错了,也得以他为主,父王不能一句话就否定了他,因为做王的首先要的是威信,没有了威信,他就是一个在台上被父王操控的人偶,屁的权力也没有,他才不干!

    第二个条件,废除宰相,王不设宰相一职,实行集权制,王朝的一切均围绕着盘龙王运行,只能有一个权力中心,盘龙王不能是只听汇报的摆设。

    第三个条件,执法殿收权,执法殿不能独立在外,必须听从他的命令。要不然,一根搅屎棍在别人手中,什么时候想搅了,就乱搅一通,不被臭死,也被恶心死。牛千木这个人是死忠于父王的人,有这个人在身边,怎么都不会舒服了。

    第四条,王朝人事大权不管是谁,都不能替他做主,就是父王也不行。他说谁上谁就上,他说谁不行,谁就下去,别和他谈资历,谈历史。他年轻,他没有资历,谈资历的人都是欺负他,都是不能做事的坏人,这些人就是有些能力也要给弄下去。王朝这么大就是有人,有能力的人更不少,少的只是机遇。不是有句至理名言吗,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遍地都是,他要是做了王位,得拿下一批人,提拔一批人,让人看到他这个新王不是吃素的,不是那种听老子的话,屁都不敢放的一个人。

    第五条,那就是,除非魔法军,修士军,还有星兽三军不从盘龙王朝拿军饷,要补给,只要三军有求于王朝,那么三军就得受王朝节制,不能光拿好处不干活。要是那样,还请父王把三军全带走,带到父王空间里将养,反正,他要是做了王,王朝所有有灵气的星球都会收回,统一的由他来分配,三军不听话,那就一根草也不给他们。

    第六条,这是第王条的补充,那就是收回所有有灵气的星球。星球所产由王朝按照需求分配,未得到王朝认可的人,就是再有修炼天赋,也不能得到灵药,灵丹。

    第六条,所有的王子均成为清贵,除非有任命,任何一个人不得和地方官员有勾连,不得倚仗出身干涉政事,否则按律处置。

    第七条,王朝不得有外戚干政,所有外戚若是倚仗身份权势为非作歹,罪加三等。反正就是,小错本来不究的,拘留。拘留几日的,判刑一年,刑期一年者,三年论,还不得减刑,若是十年以上的重罪,别人可以做十年出来获得自由,王亲国戚就不行了,十年以上的,一律死刑,不得减缓。就是这么不讲理。

    第八条,得允许他经商,就是他做了王,也得允许他私人有商业。那是他的兴趣,他要是中途断掉,会不舒服的,别说他不务正业,他就是这么任性。

    第九条,第十条……

    策神觉得父王肯定不会死心,还得回头找他,到时候他要是再不给个理由让父王主动断了这念想,想都不用想,父王会认为他这个孩子不识抬举,太任性还没有担当。这些条件要是父王有一条不许,那就不是他的原因了,到时候拍屁股再溜走,父王就无话可说了。就是再有怨气也和他策神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策神只是要做一个商人,对王位,对大权可是没有半点心思。父王硬是要架他上位,他从孝道出发,当然不能一味的顶着,该顺从就顺从,不过这个顺从可是有讲究的,从他的角度看,他提的条件很难让父王接受,那么顺从的结果也就是他不适合,父王另寻他人来做王位,他呢,该到一边玩泥巴还去玩泥巴去。

    本就不是他的东西,他可不想。再加上他没有帮手也没有靠山。做上王位,有想法也会政令不通,他要是没有条件,当了王还不如做一介小商人来的自在和快活。当然,要是父王一咬牙一跺脚,他也不亏什么,做就做呗,什么王朝政令的,在他眼里也就是那么回事,政治大事也就是那么回事,感觉上还没有他经营茶园费心费力。

    策神又输出一串指令,这一次调出的是他封地的实时影像,封地那里这时候正是黑夜,他不在,封地里自然是没有多少灯火。影像上一片黑色的影子,偶尔有虫子从镜头前飞过。

    策神一面一面的屏幕观看,几处他比较看重的地方没有什么异动,他就放心了。他看重的也无非是那些上了年头的灵药,接收封地,这些灵药一起归了他,他还指望着这些灵药能卖上好价钱呢,补一补他现在的亏空。要是被人给偷了,他可真要抹眼泪了。

    他本就和那些王子不一样,打从一开始,王朝就没有给过他什么补助钱粮,不像诸位哥哥一样,还有一份王粮可拿。到如今,有了封了,更不用说了,王朝一分钱的补助也不会给他。他又调了封地的主脑,查看里面的数据,这才真的放心。看来,父王的威严下,没有人敢打他们这些王子封地的主意。封地一切都好。

    既然一切都好,他也就放了心。再加上他完全想明白了,不再在王位继承这件事上拧巴着,也就完全放松下来,一回头走出控制舱,回去准备吃的,今天要涮锅。

    新打造的涮锅,黄铜的,手指一叩,发出的声音让人心情无比的愉悦,摆好了,点上火,看着火锅黄澄澄的样子,这食欲立马就被激发了出来。

    “唏,好吃!”策神吃了第一口,就眼睛眯起来,发出一声惊叹。

    “危险,有人要攻击我的船,我向你求救。”一段信息出现在策神的脑海里。他放下筷子,眼皮撩了撩,有些扫兴,这回收船的主脑还真是会缠人,自己只不过让他帮忙搜集一些资料讯息,现在竟然给自己发出求救信号来着,自己一个王子,哪有这么好请。

    不过,策神没有把回收船主脑当回事,他询问了一下,原来是回收船的主人遇到了仇人,仇人联合别人,正在围攻回收船,回收船准备不足,又好汉难架四拳,正在逃跑。

    正在逃跑!我去,这个回收船的主脑也真是不顾脸了,也不会粉饰一下,比如正在边打边退,或者说正在战略转移,多少要给自己脸上抹点光吧。

    策神一想,大概回收船主脑是真正的急了,回收船不给力,主人也不给力,回收船主脑为了自保,病急乱投医,也顾不得自己秘密替策神做事的事不能轻易暴露的事了,因为一旦暴露,那就是背主的行为,以后他的主人绝不会再信任他。主脑也怕死,智脑们有了自己的智慧和判断,对毁灭没有一个是情愿的,在毁灭和死亡之间,他们顾不得其他的事情了,先保住自己眼下不被毁灭了才好,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回收船的主脑替策神做过事,策神本身也是一艘船的主脑,不过他出身特殊一些,被父王以特殊的手段制造出来,得以成就肉身,成了超智脑。他对智脑的认同还是很严重的,不像人类似的把智脑当成工具。所以,他决定,还是去看看。能救这个智脑就救一把。至于那位回收船的船主的死活,他还没有放在心上。他看得死人太多了,每个人都有取死之道,别说你老实,别人要杀死你,只能说明你有取死之道,挡了别人的路。

    策神让主脑把自己当前的位置发给回收船主脑,让回收船主脑驾着回收船向他靠拢,同时也取得了回收船所在的位置,让主脑飞快的计算出路线,迎头飞行。

    飞船很快的改了航线,动力舱的动力装置打开了加力,在星空中全速航行。策神连吃着涮肉边语带兴奋的说道:“今天日子不错,有肉吃,还有敌人送上门来让我们试试飞船的性能。各位智脑都听着,该充能充能,该探测的探测。老子,不,本王子好久没有打过仗,看人杀人了,今天要发发利市,你们是本王子制造的第一艘飞船,性能如何,本王子心里面知道,但是现实中还没有验证,你们要替本王子验证一番,不要丢了我的脸面。告诉你们,要是我丢了脸面,你们中失职的,做的不能让工满意的,我会制造新的智脑取代你们,被取代的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下场你们知道,哼哼!”

    策神一副山大王的腔调,他觉得王子的优雅作风有些做作了,他不喜欢,这样子说话和做事才附合他的胃口,“消灭那两艘追击我们友船的敌船,到了射程你们自主作战,不用向我请示。还有,战斗不要影响到本王了就餐,否则让你们好看。”

    那些智脑不语,倒是主脑代替他们表了态,“王子殿下,飞船是什么样的,我们清楚,我们先前都是军中的智脑,虽然一直有运输船上服役,没有上过真正的战舰,可是这眼力还是有的,我们觉得就凭现在的样子,本船除了没有装备军制的离子炮,飞船的速度,灵活性还有攻击速率比一般的军舰强上一倍不止。要是对方只是回收船,别说是两艘就是十艘,我们也能完胜而归。要是被他们伤了,不用王子殿下责备,我自己会主动请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