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星际回收商 > 正文 第1009

正文 第1009

 热门推荐:
    再说了,他只是一个王子,王朝里的王子多得如过江之鲫,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表面上看,他还是年纪最小的,前面有十多万位的哥哥们在,怎么论也论不到他,对不对。还有,王朝里有那么多能干事,肯干事的人在,也不会有什么事情能找到他,他一不接触军事,二没有过问过政事,有什么事非得找到他才能解瘊。要是这样,岂不是说无论是军方还是政治上都是一帮子草包,坐在人位上,不干人事?对,他是一个王子,一个有理想,有报负的王子,但同时也是对政治不怎么感兴趣的王子,强人所难,非君子所为,难道说王朝里都是一帮小人,在行小人之事?他有自己的事做,他有茶园,还有三座,完全可以养活他自己。在他看来兴趣是最重要的,他好不容易才对经商产生了兴趣,想在商业上一殿才华和抱负,不想去干些他不想干的事情。什么是他的本职,经商才是。他的王子身份,在他看来并不重要,只要保证他离开了他的商业,他的商业能按照他的意志照常进行就行,其他的事情都和他不有多大的关系。再说了,有是有其他的事情,他不是解决问题的专家,就是有那些事情在,也不该找到他头上来,对不对?

    飞船不慌不忙的把第一艘飞船的最后两块残骸给破拆掉,拉进飞船中。

    终于,三艘地方军的制式船出现,他们也发现了面前出现的是一艘外形奇特的飞船,这一看就能看得出是一艘未完全造成的飞船,而选前向他们求救的回收船却是没有了影子,旁边只有一艘飞船的残骸。

    三艘地方军制式船上的军人们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看到那个破笼子一样的飞船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大咧咧的飞向那一片飞船残骸,无视他们的存在,大摇大摆的放出许我锚链,一路捕捉小的碎块,极其有序的拉进飞船中。

    “嗯,这飞船的主有胆子很大吗?完全没有把我们地方军放在眼中。”这三艘地方军的军头小眼睛一眯,马上就怒火中烧,自己这帮人没有招谁惹谁的,被上头强下命令,在负责的星域里搜寻一个叫策神的王子,忙得和孙子一样,忙了好久,连根策神王子的毛也没有捞到一根,这就要撤了,回到宜居星球驻地回家,半路又接到一个求救信号,不得不来。结果来到这里,却无法和发出求救信号的人人船联系上。不用说,看看眼前这一艘怪模怪样的飞船和一片飞船残骸就知道,这是火并现场,求救的那艘船已经被干掉了,凶手就在眼前这个破笼子一样的船上。军船上的人都清楚,破笼子上的人早就发现他们了,既然发现了他们还敢这么大咧咧的无视他们,这里面的一定是暴徒。

    “各船注意,马上围拢过去,准备战斗。”军头下达了命令,他一肚子的火,连处理民事的程序也不顾了,没有把问清楚情况放在最前面,直接就要围拢,还要准备战斗。

    “是,头!”另外两艘军船一左一右绕飞开去,飞船笼式飞船的两侧,打开自己军船上的炮位挡板,伸出黑深深的炮口,指向笼式的飞船。

    策神听到汇报,眼睛眨了眨,心里面有些慌了,他怕就怕遇到毛手毛脚的兵,都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这地方军要是上来就一通打,打他打死了,他找个说理的地方也找不到。就是事后有人发现他的身份,再处理这些人,有个屁用。

    自己的命才叫命,自己的命没有了,别说拿这些人问罪,杀上一两个,就是杀上一两百万人,也抵不上自己的一命。策神马上就下令,“打开加力,准备脱离战。我们的炮口也伸出去,发出公共频道的警告信号,亮明了身份,我看他们是不是想造反。”

    “明白,策神王子殿下。”主脑应了一声,飞船一个颤抖,动力舱里的当值动力转换机和备用的全力工作,当值的几乎在眨眼间完成了加力的指令,储积能量,随时准备全力脱离这一片空域,与此同时,飞船上两侧各无声的滑开三块挡板,从里面伸出电光萦绕的激光炮炮口,毫不怯阵的分别指着两侧的军船。

    “我是策神王子殿下的座船主脑,你们地方军敢造反,把炮口指向我。我警告你们,马上把你们伸出的炮收回去,不然,我船会视为你们要谋杀策神王子,给予反击!”

    三艘军船同时收到了策神飞船主脑发出的严厉警告和声明,一下子,军头吓呆了,怎么可能,他们找到都不到,几乎是穷索星域,根本就没有见到过策神王子。他们都接到命令不找了,这艘怪模怪样的飞船却说他是策神王子的座船。开玩笑呢!

    “再次警告你们,这里是XXX星域,你们地方军胆子大了,认为天高皇帝远,连王室也敢攻杀,你们的谋逆的胆子很大啊,简直是大到没有边,没有把尊上放在眼中……”

    军头马上就警醒过来,连忙对两艘军船上的人下令,“停止动作!等我问清楚了。”

    不用他说,那两艘军船也不敢再做出什么威胁的动作来,不敢假,就怕真啊,万一这艘船的主脑说的是真的,对面的这船里坐着的真是策神王子,他们眼下的举动已经是犯了大罪,也许有不知者不为罪的说法,可是谁知道要是尊上知道了动不动怒,现在民间可是把尊上给神化了,说尊上想杀谁谁就得死,尊上是主宰着王朝生死的神人。现在就是没有证实,他们也不敢,光是一个策神王子的名头就怕他们吓尿了,他们这一段时间所有做的事情不就是找这位小爷吗,命令上可是说得很清楚,见到这位爷,不能言语冲撞,要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请回到自己的星球上去,还要保护好,否则罪加三等。至于得罪了策神王子会犯什么罪,上面没有明说,但是已经说明了得罪这位小爷罪行很严重了。

    这两艘军船二话不说,刷刷的收回炮口,利索的把挡板盖上,还下意识的向外漂移了一段距离,离中间这艘奇形怪状的船远一点,消除敌意。

    当面,军头所坐的船上,军头既害怕又无奈,害怕的是,还好没有出事,但是就是没有出事,那命令也是他下达的,本军船的主脑都有记录,他赖也赖不掉。无奈的是,他们只是地方军,这边悄无声息的冒出这么一艘怪模怪样的飞船,完全和上面给他们的资料为属合,要是对方不说出来是什么王子的坐船,任谁也不会想到。而且,更不会有人想到,王子的船居然会打捞星空中的残骸分解,这可是最下层的人所干的事情。

    飞船内,策神见对方收起炮口,显然是有些畏惧,便放下了心,开口道:“继续工作,他们要是问,告诉他们,本王子懒得理他们,让他们哪里来哪里回,不要打拢本王子工作。还有告诉他们,刚刚本王子受到两艘回收船的攻击,本王子出于自卫干掉了对方,他们要是想查,那边有尸块,让他们去查吧。对了,把搜上来的智脑投进熔炉里给化掉,一个不留。”

    “是,王子殿下,我这就把所有的智脑捡出来,马上熔化掉。只是这三艘地方军的军船也太猖獗了,上来什么也不问就敢对王子和你的座船摆出攻击的阵势,这是挑衅。王子殿下一定不能饶了他人,要治他们的罪。”主脑建议道。

    “这事你别管了,现在有人给我们保护,也不用担心了,储藏舱里满了吧,就现在一边回收,一边制造部件按照工序就地继续打造飞船船体吧。虽然说物质可能不够,但是也是个机会。本王子需要一个借口在这里多呆上一段时间,你要是明白去做事吧。”

    “我明白!”飞船主脑还有什么不明白,从一开始,策神王子就是拖延战术,怕是有什么事情要躲着不肯出来,现在暴露了,还是能拖就拖。没有什么比制造一个完整的飞船更能成为强有力的借口了。不就是拖时间吗,主脑有的是办法。

    飞船的锚链收回船体内,两架回收用的飞车从船内飞出来,飞到大块的残骸上,把一个个未毁坏的智脑从残骸上破拆掉,带回飞船内,直接投进熔化炉中熔化掉。就是地方军再有本事,没有这些智脑,他们根本就无从智晓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

    地方军的小军头定了定神,才看到对方用的公共的频道,可以说在一定的范围内,他们准备围攻策神王子的座船是公开的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上面的人就会暴跳如雷来质问他了。他一嘴的苦水,清了清嗓子,也用公共频道问道:“我们不知道你是策神王子座船。策神王子座船的外形和现在完全是两个样子,我们没有办法证实。”

    飞船主脑冷冰冰的回应道:“策神王子的原来的座船是一艘旧的军用运输船,王子殿下显它又老又旧,才破拆掉改建的。我不用和你解释,王子殿下喜欢什么样的座船是王子殿下的事情,你没有必要知道,我也没有必要向你解释。别废话,让你们的头头过来解决,敢不问一句话就围攻一艘飞船,你们这是强盗作为,还好是策神王子,要是其他人的飞船,现在已经被你们攻击了,变成一片残骸了。你们就是要造反。”

    “不,不是!这是误会,这是个误会。我们是奉命寻找策神王子的……”

    “噢,你们是奉命寻找王子殿下,这么说来是有人给你们命令让你们击杀策神王子殿下了?哈,我真是纳闷了,你是奉了谁的命令,这是要造反啊!胆子不小啊,哈哈!”

    “造反?不,不,我们不是造反,我们是接到了求救信号,才来这里的,根本就不知道有人攻击策神王子殿下,出于谨慎,才会作出警戒动作,还请王子殿下理解我等……”

    “理解,要是理解你,我们王子殿下就没有命了。你不是和我白活,我是运输舰下来的主脑,你是警戒还是攻击,我能分得清楚。我正告你,你不是警戒动作,你那就是攻击,若不是我表明身份,你早就下令攻击了。你也不用辩解,王子殿下会上报执法殿,相信执法殿会给王子殿下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我……”小军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主脑一口咬定他就是有意的,是有意的杀王刺驾,这个帽子一旦扣上,他想脱下来不是那么容易的。小军头可不会以为尊上的王子众多,一个小小的王子地位不高,想想看就知道了,这一次由宰相府下令,不单单是他一个星域的,全宇宙都在动,都在找同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策神王子。

    “不要说了,等你们的军头来了再说。在这之前,还请你让让,本船要造船了。”主脑很不客气的对军头说道,同样的话同时被好几方接收到。

    那小军头不敢再言语,老实的让飞船后退,退到一定的范围外,向策神王子表明他是没有恶意的,先前只是误会,他不知道策神王子是飞船的主人,才多有冲撞。

    从始至终都是飞船主脑在说话,策神王子连面也没有露一下,可必竟是人的名,树的影,先前全军大索宇宙的行动已经让所有地方军把策神王子的名号劳记在心了。

    小军头知道接下来自己的日子不好过了。果不其然,他刚让自己的船停妥了,既和策神王子的座船保持了安全的距离,让策神王子的座船有了安全感,也可以在有意外发生时,能随时的保护策神王子的座船。这个时候,一张满是怒气的面孔出现在屏幕上,是他们星球地方军的军头,“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敢围攻策神王子,好大的狗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