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大楚怀王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廷议
    第二日,楚宫。

    熊槐坐在楚王的位置上,向下面的群臣道:“昨日,将军昭滑从越国归来,向寡人陈述了伐越之事,对此,寡人思索良久,久久不决,故,今日请群臣一议,伐越之事是否可行。将军,有劳你将越国的情况,再向群臣叙述一遍。”

    “臣领命。”

    就在昭滑述说越国的事情的时候,昭雎和陈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异色。

    之前在丹水之战时,楚王就有意伐越,不,不是伐越,而是灭越。

    现在大王却把伐越这个问题抛给群臣,相必是不愿意此时出兵,但是却想正式开始布局越国了。

    昭雎仔细听着昭滑的叙述,点点头,而后摇摇头。

    现在的情况,虽然是伐越的大好时机,但可惜,现在楚国还没有做好准备。

    昭滑说完后,景翠心中估算了一番利弊,最先反应过来,出言道:“大王,将军昭滑所言不错,如今越国主力在外,国内空虚,正是伐越的大好时机。”

    “微臣请战,只需二十万勇士,臣愿为大王攻略吴地。”

    熊槐笑了笑:“好,柱国一心为国。”

    昭雎见陈轸没有动静,出言道:“大王,臣有异议,伐越一事尚需从长计议。”

    听到昭雎的反对声,昭滑微微皱眉,把目光看向昭雎。

    熊槐问道:“司马为何反对?莫非是以为我楚国打不过越国吗?”

    昭雎摇头解释道:“大王,微臣也认为我楚国此时伐越,必能一战而胜。但是,臣却认为即便是我们战胜了越国,恐怕不仅得不到越国的土地,反而还会失去魏国和韩国这两个盟友。”

    “愿闻其详。”熊槐询问道。

    “大王。”昭雎行了一礼,而后开口道:“上一次燕国复国之战,我楚国同时打败了秦齐两国,大王的威望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各国纷纷侧目。”

    “这极有好处,同样也带来了一个不好的后果。天下能团结各怀鬼胎的诸国的,除了利益和仇恨,剩下的就是恐惧。之前六国合纵伐秦以及天下合纵伐齐,都是因为恐惧的缘故。”

    “我们楚国已经打败了秦齐两国,得到了齐国的淮北之地,若是此时伐越,臣相信以柱国之能,一定可以战而胜之。”

    “只是如此一来,越国主力尚存,越国故土犹在,到时越王一定会和齐国讲和,以淮北地为条件,请齐国一同攻打我们楚国。”

    昭滑开口道:“齐国新败,再加上燕国对齐国充满仇恨,若是我们以淮北地为条件,要求齐国中立,想必齐国会答应的。”

    昭雎摇头道:“不然,虽然燕王雄心勃勃,但是燕国被齐国洗劫一遍,再加上被中山国占领了大量的国土,如今的燕国百废待兴,根本无力威胁齐国。”

    “对于齐国来说,同样是要回淮北地,一个弱小越国做邻居,与一个强大楚国做邻居相比,齐王的选择可想而知。尤其是我们楚国不久前还让齐国失去了燕国,仇恨、利益、恐惧,这三样东西全都有了,微臣想不通齐国有什么不攻打我们楚国的理由。”

    “若是我们和齐越两国打起来,那么刚刚在我们楚国身上吃了一个大亏的秦国,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必然会出兵攻打我们。”

    “如果秦国直接出兵攻打我们,那么只需一个说客,魏韩两国就有可能背叛我们,若是秦国伐韩,那么魏韩两国一则恐惧我国,二则没有我楚国的支援,肯定会背叛我们的。”

    “如果···”

    昭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景翠打断。

    景翠脸色一沉道:“司马,世间那就这么多如果,人生之事哪能事事十全十美,只要有五成的机会能成功,那就可以放手去干,攻打越国有八成胜算,那就是可以去打。”

    “至于守住越国的土地,唐昧的广陵城,足以抵抗齐越的军队数月之久,只论防守,难道秦国还能飞过方城山和丹水汉水。”

    “大王,臣以为伐越之事可行,可趁次良机直袭吴城。”

    昭雎冷眼看着景翠道:“柱国说的倒是轻松,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如今越国主力虽然聚集在淮北地,但是越国在吴地依然还有数万兵力,一旦我楚国入侵,吴地旦夕之间可以征召十几万兵力,若是据城而守,不知柱国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攻下吴城,能不能赶在会稽的越兵来援之前攻下吴城。”

    “况且吴城临近大海,之前齐越两国的海战表明,战船即便不能在大海之上大战,但是若是用来运兵运粮,那也是绰绰有余的。如果越国援军走海路而来,那么只需十余日,会稽或者淮北的援军就可以到达吴城。”

    “所以,依微臣之见,伐越必先破越军主力,否则,即使打下吴城,在越军的反扑之下,也未必能守住已经获得的土地。”

    景翠接着反驳道:“不然,越军主力在淮北,这就是无根之木,全然没有根基,只要我军打下吴地,截断邗沟,就可以剪断越军的粮道,到时越军无粮可用,必可不战自溃,这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况且吴人苦越久矣,我楚军入吴,还可以获得当地吴人的支持,天时地利人和我楚国全都占据,越国拿什么和我们打。”

    “司马要堂堂正正与越军主力对决,然后攻城略地,那么我楚国要损失多少兵力,五万、十万、还是二十万,甚至更多。一旦旷日持久,他国来攻之时,我楚国如何防守,如何继续攻打越国。”

    昭雎冷笑道:“柱国太过想当然了吧,越军会因为缺粮而自溃,这根本不可能,要知道齐国做为天下最富裕的国家,从来都不缺粮食。用齐国的粮食,让楚国和越国互相消耗,齐王一定会这样做的。”

    “至于吴人,一百多年过去了,现在的吴人和越人争权夺利的到是不少,一门心思反抗越国的吴人,又有多少,楚军进入吴地,吴人是痛恨百多年灭亡吴国的越人多一些,还是痛恨现在把战火烧到吴地的楚军多一些,这答案不言而喻。”

    景翠不以为然道:“司马顾虑太多了,吴人与越人争权数十年,却总是遭到越王和越人的打击,若是我楚军进入吴地,重金厚禄收买吴人,吴人必当箪食壶酒迎接楚军···”

    熊槐见景翠和昭雎半天没有争出结果,于是打断道:“令尹,不知卿以为如何?”

    楚王开口询问后,昭雎和景翠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然后将目光放在景鲤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