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大漠邪皇:暴君万岁万万岁 > 正文 第42章 囚困大牢(7)
    “你………为何如此固执?”

    温热鲜红的血从依纱指缝间溢出,顺着掌心一路蜿蜒流动至手腕,一看见鲜血,依纱身体一颤,脑袋‘唰’地一下空白,耳朵‘嗡嗡嗡’作响,听不见周遭任何声音!

    “快捂住她的眼!快!”

    达显惊觉她的异常,大吼一声引来娜奴的注意,娜奴几乎在他声音响起的同时,一手扶住依纱的身子,一手遮住她的美目。

    “王后?王后?您没事吧?”

    糟糕,全怪她伺候不当,怎么忘记了王后有晕血症了呢!

    王后您千万不要在这里晕过去啊,否则圣主知道这件事,非砍她的脑袋!

    娜奴默默在心里暗自祈祷,手忙脚乱地掏出锦帕仔细擦去依纱手上的血迹。

    好在情况不算严重,依纱看到的血不多,并及时移开了眼,只感到头脑有些晕眩。

    “我没事,别担心。”

    推开娜奴搀扶的手,依纱揉了揉太阳穴,抬头时,不经意对上一双担忧的双眸。

    这双眼的主人显然没料到她忽然抬头,并跟他眼神对了个正着!

    因担心她的身体,达显不再躲避,关心问道:“你没事吧?”

    “我好多了,谢谢你。”

    多亏了他的提醒,娜奴及时捂住她的眼睛,否则再晚一会,她很可能晕血症发作昏倒过去。

    昏迷不严重,严重的是蒙腾如果得知背着他来天牢看望达显,一定为此大发雷霆。

    “我们之间,不必这么客气。”

    他们相识多年,再加上婚约在身,达显认定依纱此生必定属于自己,只可惜命运弄人,她不爱他,爱上他的仇人,心心念念的只有那一个人。

    可即使明白这些道理,他依然不愿放弃,他不服,他恨老天太不公平,为什么他的仇人不仅杀了他的母妃,还抢走了他心爱的女人?

    古人总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但是事实呢?江山社稷,美人在怀,凭什么敌人得意他失意?!凭什么他却沦落到这般下场?!

    他恨!他不甘心!

    “我知道你恨他,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他同样也恨你,你们视对方如水火,在战场上,他差点儿杀了你。”

    他们之间的仇恨太多,也太深,依纱不清楚他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他们那样憎恨彼此,即使他们不是一母同胞,身上留着先帝的血,同根生,何必相煎?

    直到后来,她从别人口中大概了解一些过去的往事。

    后宫妃子争宠,权位之争,蒙腾的母妃败了,不仅失去宠爱,还被冠以通敌叛国之罪,她下场凄惨,成为蒙腾心里永远的痛。

    先帝驾崩,争夺王位那日,他屠杀有血缘关系的兄长,化身复仇撒旦,杀进后宫砍去王后古丽罕的头颅,为自己母妃报仇雪恨,从此,他和达显、迦索的仇恨正式拉开序幕。

    过去的孰是孰非已说不清谁对谁错,上一辈的恩恩怨怨依纱希望从上一代结束,她想化解他们之间的恩怨,不再让仇恨蒙蔽他们的双眼。

    “你母妃已故,他的母妃同样死了,我知道你们憎恨彼此,过去的恩怨已经随死去的人埋葬黄土,你们虽不是一母同胞,但身上流淌的着先帝的血,你们是亲兄弟,何必苦苦至对方于死地?与其背上仇恨的枷锁痛苦一生,不如放下它,只要你放下仇恨,我向你保证,我想办法说服他,劝服他放过你。”

    “你要我放下仇恨?”

    达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尽管他清楚依纱为了化解他们的仇恨三番五次阻拦他们互相残杀,她依然那样天真,天真的以为他们的仇恨说放下就能放下,说饶过对方就能饶过对方!

    他们对彼此的恨,深入骨髓,不到对方死的那一刻决不罢休,相信奥古蒙腾,同样这么想。

    达显冷嗤,他要报仇,要夺回属于他的江山,哪怕自己身困枷锁,不到他断头的那一刻,他决不死心!

    “哈哈哈………要我放下仇恨,除非………除非我死!”

    他咬牙切齿的说,双眸赤红,依纱的劝告打动不了他,他们两人最像的地方,恐怕就是这股固执的劲儿。

    依纱头疼,曾经不止一次想说服蒙腾,希望他放下仇恨饶过达显,他可以答应自己任何要求,唯独这一件事,任凭她如何劝说他都无动于衷。

    难道要她眼睁睁看着他们骨肉相残而袖手旁观吗?

    不,她做不到!

    “我不放过他,正如他不会放过我。”达显微微侧头看向拷住手腕的铁链,心里的恨意逐渐消散,“他抓住了我,只怕巴不得立即把我处死,他掌握我的生死,接下来我的命运显而易见。你回去吧,不必再为我们的事费尽心思,待我人头落地那日,我跟他的仇恨就此画上句号,从此世上不会再有人找他报仇,你大可放心。”

    听着他的一席话,依纱不知为何感到莫名难过。

    “你不会死,我不会让他这么做。”

    “你阻拦不了他的,你非常清楚。”

    “我………”

    “我知道今日你隐瞒他来天牢,我很高兴你来看我,临死之前能够见你一面,我算心满意足,我固然恨他,说句实话,他待你的确真心真意,假如我奔赴黄泉,可以安心离开人世。”达显语气平和,仿佛放下尘世间的恩恩怨怨,安静接受即将来临的断头之刑。

    依纱眼眶一热,一股悲凉之感涌上心头。

    她抬头,目光穿过墙头那处狭小的窗户,过去的一幕幕浮现脑海。

    “六年前,楼兰发生前所未有大饥荒,举国上下所有子民饱受饥饿之苦,然先帝贪图享乐,全然不顾百姓生死,紧要关头不仅不拨款救灾,反而大肆修建寝宫,终日饮酒作乐!六王子年仅十六心怀天下,不忍百姓遭受饥寒交迫痛苦,慷慨无私,动用私人金库救助百姓,拯救成千上万条性命!”

    听她描述过去那场大饥荒,达显面容平静,好像她谈论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