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触璟生情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意外的真相
    宁致远拿着一个厚厚的公文包忐忑不安的走下公交车。

    他的车已经在地震中报废了,现在城市的公共交通系统刚刚恢复没多久,大批无车可用的人挤公交,可把宁致远挤的快成饼了。

    他一路小跑,因为身体还在恢复期不敢大步跑动。

    地震的时候他被一块石头砸中了后背,当场就晕了过去,好在除了皮外伤之外没什么大碍,内脏受损不严重,只是需要好好休息。

    医院人非常多,好不容易脱离公交车的苦海,又要跟一群人同挤一个电梯。

    宁致远捂着胸口,觉得有点闷。

    到了顶楼,眼看马上就要到约定的时间了,宁致远一刻也不敢耽误,拉住一个过往的护士就问人家会议室在哪。

    小姑娘显然被他吓住了。

    宁致远穿着一件蓝灰色衬衫,粗眉长脸,手提黑色公文包,一副标准上班族的形象,因为天气热他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打湿,此刻正满头大汗一脸快急死了的你不告诉我我就要发火的可怕表情盯着小护士。

    “在…在那边,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就是。”

    “谢谢。”宁致远头也不回地直奔会议室。

    小护士还惊魂未定地握着胸口:“什么人啊这是,这么着急。”

    打开会议室的大门,陆桀生已经坐在里面等他了。

    陆桀生身穿病号服,两只胳膊错开放在桌面上,宁致远不知道他等了多久,只看到他的手指已经开始不耐烦的敲桌子了。

    “陆总。”宁致远用袖子抹掉额头上的汗,坐到陆桀生对面。

    “你之前都查到什么了?”陆桀生开门见山地问。

    宁致远咽了下口水,他现在口渴难耐,在房间里搜索一圈发现了一个饮水机。

    他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打开递给陆桀生:“陆总您先看一下这个人您是否有印象。我去接杯水。”

    话音还未落宁致远就急不可待的奔向饮水机拿起纸杯痛快的接了两杯水喝,喝完后还不忘给陆桀生也倒一杯。

    陆桀生把笔记本拿到自己眼前,那是一张用蓝色圆珠笔画的肖像画,只简单的画明了五官,作画等同于幼童水平。

    跟小羽画的差不多。

    那是一个女人的肖像,作者在她的眼角画了两笔抽象的皱纹表明这是一位上了年纪的中年妇女,看样子也没有化妆,单眼皮厚嘴唇,神态随意衣着也不是很有品味。

    “不认识。”陆桀生把笔记本推回去。

    宁致远端着两杯水走了回来,把一杯放到陆桀生面前,然后把笔记本翻到后面的一页。

    “您应该也记得,交警在处理事故的时候说当晚您夫人车里的副驾驶还坐着一个人。”

    “是。”陆桀生点头,“不过后来警方并没有找到这个人,仅凭一根头发的dna讯息并没有什么突破,监控也坏了。”

    “实际上那个人就是您刚刚看到的画像上的那个妇女。当然,您并不认识她,而且我想……夫人应该也不认识她。”

    “呵。”陆桀生戏谑地笑了声,“那她怎么会出现在任夕的车里?”

    ——分割线——

    “是这样的。”梁贝遥定了定神,回忆起当时的情况。“那个时候是爸爸先来找我的。我听说任夕怀孕生子之后就一直没有精神,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着,觉得自己这辈子是没有希望了。没想到……”

    “没想到梁立辉跟你说你还有机会?”童烟表情讥讽,她完全不意外。

    “是的。”梁贝遥老实点头,“当时我就惊呆了,以为爸爸是让我去当小三——妈妈你知道我是最讨厌小三的了。”

    童烟无言地点了点头。

    “不过爸爸说,有一个更快速彻底的方法能让我得到桀生,就是让任夕彻底消失。只有她消失了,桀生才会看到我,我才能名正言顺地呆在他身边。”

    童烟紧紧盯着女儿的脸,冷静的表情完全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我…我知道这样做不对,可那时候的我就是答应了。但是我害怕,我跟爸爸说我不敢,爸爸就安慰我说他来帮我安排。”

    “所以你其实并不知道梁立辉到底用了何种方法,只是对他的想法表示了支持?”

    “嗯。”

    童烟深吸了一口气,她眼神深邃,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高娅妨对这个计划有什么反应?”

    “她?”梁贝遥对这个问题很惊讶,“她好像不知道,我跟她接触不多,只知道事故当晚是她叫任夕出来的。可是她事后表现的很伤心很惊讶,不像是装的。”

    “她为什么叫任夕出来知道吗?”

    “不知道。我……我事后就没有再打听这件事了,我不想深究…反正都过去了。”

    对于那段往事,梁贝遥拒绝回忆。

    她试图转移话题:“那您刚刚说云曦阿姨也参与这件事了,是真的吗?”

    ——分割线——

    “夫人当晚是被一个叫高娅妨的人打电话叫出去的,说是约她到家中做客,可是当晚出事地点以及附近的监控都被人做过手脚。”

    “是梁家提前策划好的。”陆桀生眼神锐利,这些他已经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会处处暗中打压梁家。

    “也许不是。”宁致远说。

    “不是梁家干的?”陆桀生反问。

    “不确定,但如果是梁家要陷害夫人的话,应该只会在从您家到他家这一条路上的监控做手脚,没必要一整个地区都动。”

    “那是因为他们想广撒网,万一当晚堵车他们也有所准备。事后再让黑客销毁指定地点的监控就行。”

    梁家也不缺钱,这样的事情完全做得出。

    宁致远却摇了摇头:“我们目前只知道夫人是被高娅妨叫出去的,但没有确切证据证明监控是梁家的人弄坏的。因为那个肇事逃逸的司机,可能本来想撞死的并不是您夫人,而是这个女人。”

    宁致远用笔指向笔记本上的画像。

    “你说什么?!”要不是手臂受伤了,陆桀生此刻一定气的拍桌子了。是什么样的女人敢让他的人做替死鬼?

    “您先冷静一点,我慢慢跟您分析。”宁致远翻开新的一页,把笔记本推到桌子中间。

    他先拿着笔在纸的最下面画了一辆小车,,车子上写了一个任字。他又在车的两旁画了两条线表示马路,然后在马路右边画了一个小人。

    “您看,这个车子表示夫人的车,这个小人代表画像上的那个女人,我暂时还没打听出她的名字和下落,就先叫她路人甲吧。”

    宁致远在小人前面画了个箭头指向小车:“根据我打听到的情况,当晚的情况是这样的,夫人开着车往梁家走,而这个路人甲就突然从道路旁边冲了出来,根据现场的目击证人说,这个女人当时神情非常慌乱,随后上了夫人的车。”

    “是任夕让她上车的?”陆桀生眉头紧皱,肌肉紧绷着。

    “应该是。夫人的车是可以从车内锁死的,所以只可能是夫人自己打开了车门让路人甲上车的。随后的事情就是我们了解到的。夫人出了车祸,肇事者逃逸,这个女人也没了踪影,不知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