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八荒圣祖 > 正文 第0678章 黄金骨之秘
    ?

    (三十号要去异地面试,大部分时间都在车上,今晚上赶了三个小时,大章4000字提前送上,还望诸君体谅。)

    在水底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断裂的手腕,剑归一的双脚滑动,浮上了寒潭水面。

    眼眸一扫,他神念驱使飞剑将他带上了半空,俯瞰这如同黄金铸造的帝云霄。

    “佛门怒目金刚类的大神通,若不是认识无缺和尚,孤险些还会将你当做是他。”

    剑归一脚踏飞剑,悬浮在半空,深深的看了一眼帝云霄,随即头也不回的驾驭飞剑离开了这片洞穴寒潭。

    和帝云霄的拼斗厮杀气势结局已定,他乃剑修,手腕断裂对战力影像极大,想要在独臂之下压制帝云霄,估摸着是不可能了。

    剑归一对帝云霄的身份相当好奇,一个如此惊才绝艳的年轻辈修士,以家族那些人的手段,竟然没有察觉出半点风声,委实奇怪。

    眼睁睁的瞅着远遁而去的剑归一,帝云霄吐出一口浊气之后,散去了《金刚之躯》,磅礴的气息一下子萎靡了下来。

    “嘶嘶!还真是疼得厉害,那厮的剑术究竟夹杂了什么手段,竟然连本王的肉身都难以自愈,还在流血?”

    帝云霄伸出臂膀,望着那蠕动的肉芽重新被剑气切割开,有些愣神。

    他的体魄强悍,肉身绝对可怕,即便是一些真君巨头的法则留下的伤口,也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痊愈。

    然而,剑归一留下的剑伤却极其难以自愈,残留的剑气还在斩断伤口的生机。

    迟疑了一下,帝云霄催动贝叶灵符,尝试看看此符能够吞噬剑气。

    这佛道古器游走在经脉中,开始不断汲取伤口处的那些剑气,将之吞食转化为真力。

    “贝叶灵符不愧是至宝,连剑修的剑气都能吞噬,这件古器到底还蕴藏着多少的秘密?”

    一招手,贝叶灵符在手掌的中心显化,帝云霄眸光璀璨,带着一丝深深的悸动。

    贝叶灵符如今展现出来的两大特性着实令他受益匪浅,同化体内其他修士打入的真力不说,还能够攫取敌手的气血补充自身。

    若是让他自己来处理这些遗留的剑气,恐怕没个三四天难以痊愈。

    深吸一口气,他掏出来一枚疗伤丹药吞服下去,和剑归一酣战一场,对他的真力消耗也不少。

    骨风、骨旱两兄弟在剑归一远遁之后就狂奔而来,对着帝云霄单膝跪地:

    “主上,那人已经离开数十里,吾等在他身上留下了迷迭香,可循着气味追踪到他,需要斩草除根么?”

    骨旱比划了一个割脖的动作,在其看来,那人身负重伤离去,此时正是将之除掉的最佳机会,灭了他可替主上争锋绝巅的时候解决一个心腹大患。

    闻言,帝云霄双瞳圆瞪,冷喝一声:

    “住嘴!慎言。汝等真当那厮是泥捏的么,剑归一方才至多使出了七分力,全力爆发之下就连吾都难以保证将他击杀。

    莫说是汝等二人,即便再加上四五位小巨头,遇上现在的他也是送死的份。

    更何况此人的背景太硬,为沧澜界第一剑道世家剑家神子,把他杀了对咱们可没有什么好处。”

    骨旱两人心头大骇,不仅仅是惊颤剑归一还隐藏了什么,更多的则是被他的背景吓懵了。

    沧澜界可比真武界大上太多,能够被成为第一剑道世家的势力,绝对不是他们两个区区的小巨头能够招惹的。

    “是,主上。是吾等莽撞了,还请主上恕罪。”

    两人额头叩地,这突如其来的恭顺令帝云霄吃了一惊,随后思忖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起来吧。吾也知晓汝等乃是为本王考虑,但尚未崛起之前,轻易莫要和这些沧澜界寡头的核心弟子死斗。

    猿王前辈和本王身负特殊使命,事关吾大森林内域能否出现诸天万界,尔等需引以为戒,切莫捅下大篓子。

    不过,一旦真的结怨无法化解,那就要往死里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帝云霄的语气冷冽,肃杀的味道听得两位妖狼族的小巨头心神大震。

    他们认可的这位主上并非是老好人,还是隐藏在深水之下的大鳄,若不能一发尽全功,那就宁可隐忍的枭雄。

    “主上英明,吾等受教。”

    帝云霄闻言,不再啰嗦什么,双膝盘坐开始疗伤。

    一个半时辰过后,帝云霄睁开了紧闭的双眼,一抹混沌破灭的气息逸散出来。

    和剑归一大战一场之后,他对于《斗战转轮经》的外道法门有了大致的了解,此法果真超凡。

    他未曾动用《青天霸体》,单单运转《斗战转轮经》的外道法门,肉身之力竟然已经突破十万斤。

    虽然消耗的真力比之以往更多,但战斗的灵觉直线上升,连剑归一以神念和法诀驾驭的飞剑轨迹都能大致预判出来。

    他笃定,连续吃了他那么多直拳,此时的剑归一五脏六腑受到的创伤不小。

    与他十万斤的肉身之力相抗衡,没有直接被打死,足以看出剑归一在近身战上积蓄了足够多的经验,此人算是一个大敌。

    大荒三王、剑归一、无缺和尚,这五人已经算是进入了帝云霄警惕的榜单。

    他们都是极端强横的天骄,未来说不准都是有资格成就封王至尊的无双鬼才,若是有机会,他思忖着能否诛杀三王中的黄金王。

    黄金战象族为大森林内域的死敌,该族的小黄金王,一定会想尽办法来镇压大森林内域此番出世的诸多神兽子嗣。

    吐出一口浊气,他从纳戒内摸出了抢夺的第二根黄金骨,这一根比起他在九婴部族之中得到的那一根要小上些许。

    不过其中蕴藏的道纹之深刻,并不输于第一根。

    “咦?这根黄金骨···等等,难不成!”

    帝云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将九婴部族抢来的那根黄金骨拿了出来,两根骨头安置在一起,竟然相互共鸣,产生了金黄色的光亮。

    丝丝缕缕的玄奥符文自其中显化出来,他神念一扫,将之铭刻于心。

    “中古时期黄金古族强者的尸骸,曾经是镇守凤雏古界的武修士,死后竟然将自己所学的古族经文镌刻在尸骨上?”

    帝云霄大吃一惊,黄金古族那可是中古时期曾经辉煌过的一族,因为该族随真凰踏入过仙界,侍奉真凰一族千万年时光。

    长期沐浴仙道气息,黄金古族的血脉愈发纯粹,该族的上位王族甚至出过好几尊涅槃合一帝君层次的绝代霸主。

    不过近古初端,黄金古族因为大破灭,应当早已陨落覆灭了才对。那镇界府君是从何处得到的黄金骨,又为何将之埋藏在凤雏古界?

    帝云霄脑袋有些僵直,他隐隐察觉到一盘大棋,却又难以揣摩出其中隐藏的条理。

    两日的时间内先后得到两根黄金骨,帝云霄算是运气极佳,其他参与神传天会的修士,绝大多数还不知黄金骨为何物。

    凤雏古界的一处巨兽巢穴中,血炎王和五位血斗士将一尊刚刚踏入万象境层次,境界不稳固的巨兽围杀而死。

    血色面具滴血,血炎王那燃烧的赤红色瞳孔略带狰狞,手掌狠狠插入古兽的心脏,将沾染了血腥味的内丹掏了出来。

    贪婪的将内丹内的精华徐徐引出来,血炎王享受似的发出了诡异的咀嚼声。

    “呼呼!可曾探查到潜龙族那些蝼蚁所在的方位了?”

    半晌之后,目光瞥及血炎族的一位圣子,血炎王冷然出声,询问敖天冠等人的下落,他可是放言一定要将他诛杀的。

    “禀殿下,吾等吩咐大荒百族的不少势力寻找,偶有所得。似乎敖天冠在千里开外的一处火山口发现了黄金骨,正带着潜龙族的高手前去夺取。”

    闻言,血炎王有些吃惊:

    “黄金骨?那厮从何处得到的消息,吾等都不知晓黄金骨为何物。

    罢了,召集人马,前往敖天冠所在的区域。

    待得他夺取黄金骨,就将他留在此界吧,潜龙族也是时候将之吞并了。”

    血炎王的胃口大得很,身为大荒三王,他给自己的对手定位不再局限于另外两大王者。

    更多的,他将目光放在了从沧澜界汇聚而来的那些天骄身上,想要与无缺和尚那样的天地大教神子争锋。

    故而,他一直不曾寻找所谓的黄金骨,而是猎杀各种实力强大的凤雏古界生灵,汲取他们的血肉精气和修为,巩固自身。

    至于黄金骨,他早有打算,到时候只需抢夺那些早已搜罗到黄金骨的势力即可。

    以他血炎王麾下的战力,只要没有王境的那些怪物坐镇,还不是随手镇压?

    寒潭边缘,帝云霄解读了两根黄金骨内的经文,有些诧异不解。

    这两块骨骼上各自镌刻的神秘经文相当散乱,两块骨放在一起,却又交相映辉,有所关联,只不过似乎两者中间还欠缺了不少经文。

    “难不成需要集齐所有黄金骨,才能够一窥经文的全貌?”

    他有些懊恼,谁知晓镇界府君在凤雏古界到底安置了多少块黄金骨,倘若府君自身都没有搜罗全,那又有何用?

    更何况,凤雏古界偌大的疆域,想要在十五日内穷尽所有的地方,那根本不可能。

    诸多大教的神子、圣子都不是泥捏的,想要从他们的手中抢夺到黄金骨,恐怕得做好被咬下一块血肉的准备。

    黄金古族,曾经侍奉真凰仙人的一族,辉煌过很多年,和如今这凤雏古界有什么关联?

    帝云霄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有些怅惘。

    揉了揉有些酸涩的臂膀,他起身环顾四周。凤雏古界已经很多年未曾有外人踏足,故而生长的奇花药草甚多。

    先前他只顾着寻找黄金骨,已经错过了不少珍稀的天材地宝,现在想想不免有些惋惜。

    此界千年才开这么一次,索性花费一段时间来搜罗各种天地大药,他日后所要炼制的各种宝丹不少。

    这碧波寒潭所在乃那黑鳞大蛇的老巢,阴凉无比,扫去那些碎石之后倒也真叫帝云霄寻到了不少的好东西。

    一些能够炼制二阶、三阶的药草且不说,在寒潭底部黑鳞大蛇盘踞的洞穴中,他搜罗到了不少的珍稀金属,其中不乏一些上等神金。

    以他的身家和修为,如今还在使用堪比上品灵器的摩柯纳逻灵枪的确有有些寒酸了。

    凤雏古界内的一干翘楚,绝大多数都有宗门作为后盾,灵器、丹药都是不缺的,类似于剑归一这等人杰,恐怕连超品灵器都有。

    毕竟即便是翡翠城的翡无疆,翡翠城主都广搜各种稀缺矿石,替他打造出了一双超品灵器层次的双锏。

    迟疑了一下,帝云霄打算将摩柯纳逻灵枪提升一下品质,锻造为超品灵器的粗胚。

    他从纳戒之内取出了一块块赤金色的金属条棍,这些都是当初在真君古墓之中寻到的特殊金属,和灵枪材质一致。

    加上自己积攒的部分神金,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铺了一地,看得一旁的妖狼族小巨头瞠目结舌。

    帝云霄这些年来唯一不曾动用的就是这些神金了,大块小块约莫有二十几块,价值极高,拿出去都能换取几座千万人的大城了。

    “怪不得人人都说高等炼药师富庶,主上随意都能拿出这么多神金,果真是富得流油啊。”

    骨旱不断吞咽唾沫,他同样是小巨头层次的修士,但至今为止使用的还是一把中品灵器层次的狼爪。

    帝云霄哑然失笑,从成堆的神金之中选出了自己所需的十块左右,将剩余的一股脑推到了两人的面前。

    “吾只需这些就足以锻造超品灵器的胚胎,汝等二人也可借此机会用这些神金淬炼自己的灵器。”

    望着自己面前那闪耀着奇异色彩的神金,骨风兄弟二人有些发愣。

    “不可!主上,吾等寸功未立,怎能心安理得的收下如此贵重的赏赐,还请主上收回。”

    骨风尽管心中意动,但还是坚决推辞,连连摇手。

    帝云霄连翻白眼,这要是换了朱九刀那小子,恐怕他不开口那小子就能要去大半,哪里会像骨风这般推辞不受。

    “都收下吧,汝等战力提升,对本王也能有所帮助。神传天会若是实力烧油不济,随时都可能被他人斩杀。”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