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无限个系统 > 正文 第二一章 无价之宝
    “好东西啊!”施毅语气激动地感慨道。

    宝箱之中,东西不多,仅有一件东西。

    一个玉瓶!

    玉瓶之外,用金箔刻写着【九窍洗髓丹】五个诡异的字体。

    因何诡异?

    只因其上字体,施毅前所未见!可当施毅注视金箔刻印的五个诡异之字时,施毅的脑海,居然自动浮现其意。

    别的不提,仅仅就凭借着这玉瓶,施毅就明白,瓶内之物,无价之宝!

    虽然已知晓物品,但因资料欠缺,对于【九窍洗髓丹】的了解,施毅依旧一无所知。

    这是随机宝箱系统的缺陷!

    开箱有宝!

    但很多宝物,却是没有附带介绍。

    施毅把玉瓶从宝箱之内拿出。

    物品被取,黄金宝箱刹那宛如风化一般,整个箱子,化作缕缕轻沙似的飘逝。

    对此,施毅没有理会,他的目光,已经全然被玉瓶吸引。

    轻轻拨开瓶塞,清香从瓶口溢出,四散而去。

    当闻到那诱人的清香之际,施毅瞬间就变了神色,连忙把瓶塞盖回。

    丹香诱人!

    施毅刚刚打开,就散溢出如此浓烈的药香,引诱其血液沸腾。

    仅仅漏出一缕香气,就让人如此难以遏制自我,可想而知,其内药丹效果如何。

    幸好施毅反应快速,若不然等药香四散,必然会徒惹麻烦。

    从丹香诱体,而身体做出的反应来看,玉瓶内的丹药,对身体多半无害。

    甚至对施毅而言,还是滔天奇遇。

    第一个黄金宝箱就能开出如此让人欢心的物品,施毅对后面的黄金宝箱,更是期待不已。

    这比之青铜宝箱时不时开出的五个八现金,以及白银宝箱开出的十立方空间戒指,更具价值。

    施毅心怀激动地坐在椅子之上,尽量压抑着自己想要当场吞服【九窍洗髓丹】念头。

    几分钟之后,施毅点的单,开始放上桌面。

    看着忙碌的服务员,施毅发自内心无法抑制的欢心,让其脸上挂着的笑容甚是真诚。

    “帅哥,洗手间在哪里?”施毅笑着问道。

    闻言,男服务员一愣,然后指着另一边,说道:“在那边!那边有指示牌,顺着指示牌走,就行了!”

    说完,男服务员继续摆盘。

    施毅站了起来,然后朝着之前的开路走了过去。

    过程之中,又经过陆维璟之前就餐的那张桌子。

    只不过原本相遇的陆维璟等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名服务员正在收拾桌上的残局。

    眉头轻皱,以施毅对陆维璟的了解,两人相遇才几分钟,如今对方却匆匆撤局,多半就想着如何报复自己了。

    陆维璟当初给施毅留下的那种自负自傲、高人一等、以及各种鄙夷不屑的卑略印象,可谓是记忆深刻。

    正是基于此,施毅很明白,对方离开匆忙,必然是打算不放过自己了。

    念及此事,施毅刚刚得到【九窍洗髓丹】的喜悦,瞬间消散不少。

    等到施毅上完厕所,重返餐桌之时,时间已经悄然逝去七八分钟。

    而在同一时间,在火锅店外的大街上,一辆停在路边的保时捷跑车内,却是亮起了一道淡淡的光芒。

    陆维璟打开手机的通讯录,然后从中搜寻出备注“猪哥”的电话号码,然后颤着手拨打了过去。

    随着话筒传出的音乐响起,对方很快就接通了电话。

    “喂,哪位?”语气略显粗糙。

    “是朱哥吗?我是小陆!”陆维璟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个朱哥,也就是陆维璟手机上备注“猪哥”的人,是陆维璟一年多前认识的。

    对方是负责拆迁自己家老房子那块区域的那家拆迁公司底下的一个普通主管。

    陆维璟认识对方,是因为自己家的拆迁合同,是与对方签订的。

    而且,对方与自家经营代驾公司的舅舅,也是老相识。

    陆维璟与对方的关系算不上太亲密,仅在一起聚过几餐,向对方敬过几杯酒而已。

    “我是朱英华!小陆?不认识!”对方的语气,随着陆维璟的那声朱哥,变得有些轻浮了起来。

    若是不认识的,或者是哪些大人物,朱英华在接电话时,一般都会保持礼貌。

    但,一旦确定打电话的,不是大人物,朱英华瞬间就会收起自己那并不廉价的礼貌。

    “朱哥,我舅是周能!”陆维璟语气依然谨慎。

    与这种负责拆迁公司灰色业务的人通话,不谨慎,一个不好,怎么惹到对方都不知道。

    陆维璟的舅舅可是提醒过他,朱英华这人,可是认钱不认人的。

    什么交情之类的,在对方这儿,可是一点都不好使。

    特别是陆维璟还亲眼目睹过对方凶悍的一面!

    是以,对朱英华这人,陆维璟打心底畏惧。

    可施毅猛揍自己的那一幕,却是比这阴影更让陆维璟难以释怀。

    一种对施毅的怨恨,压制着恐惧。

    “周能?”朱英华闻言,先是低声念叨,然后说道:“哪个周能?你不说清楚,我TA妈认识个锤子啊!”

    陆维璟表情一滞,然后笑容僵硬地说道:“朱哥,我舅是平安归家代驾公司的周能!”

    “哦,是大耳能啊!”朱英华恍然大悟。

    “你是他外甥?就是那个人模狗样的怂逼吗?”

    闻言,陆维璟捏着手机的手,下意识地紧了紧,目光之中,泛起丝丝不忿。

    虽有不忿,可陆维璟却深知,朱英华这人,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对,朱哥还记得我啊!”陆维璟压制着心中的不忿,低声下气地说道。

    “找我有事?”

    “朱哥,这不是知道您在道上有些关系吗?所以,我想通过您,请道上的人出手帮我教训教训一个人。”

    “教训人?什么程度?”朱英华随意地问道。

    “我想要留下对方一条腿!”陆维璟恨声说道。

    “可以啊!十五万!”朱英华狮子大开口。

    “这……”听到朱英华的报价,陆维璟心中一惊。

    “嗯?”

    “朱哥,这个价,是不是……”陆维璟嘴角抽抽地问道。

    “怎么?出不起?”朱英华一听,语气更为不屑:“出不起,那就不要出!”

    闻言,陆维璟咬了咬牙,然后语气艰巨地说道:“好!十五万,我出!”

    “你是这个号码吧?等下我给你发个账号,你先把钱打进卡里,再给我发地址和一张对方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