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鱼,我所欲也 > 正文 天骤变

正文 天骤变

 热门推荐:
    水天相容,三山在旁,白堤两侧,嫩绿鹅黄的柳条随风飘荡,牵引人行,挽留行人的驻足。千顷碧波泛泛,波光粼粼,如淡妆西子,在春日里展现无尽魅力,吸引游人的探看、拜访。

    湖畔,绿草如茵,点缀星点黄白花朵,简单却盎然,皆是春天的气息。

    白溏撇下爹爹和姐姐,早就如同麻雀一般,蹦跳着到湖畔观望,随手捡起身边的小石子一个个投掷。

    “爹,姐,快来看,岸边有鱼。”

    春水温暖,岸边细细的鱼苗并排游动,受到了惊吓当即散开,俄而,又重新汇聚到一起,摇头摆尾,吞吃岸边的零零碎碎。

    “溏儿,赶紧回来,如果掉进水里,我和爹爹可救不了你”白水仙喊道,加快脚步走到白溏身边,将不省心的弟弟拉扯到距离岸边三尺远处。

    岸边泥土松软湿滑,稍微不注意就要溜进去,白溏偏偏蹦蹦跳跳,抻长了脖子往水里望,一番动作看得白水仙心惊肉跳。

    “小白糖,你给我老实点儿,不然的话,我就把你锁在家里,再也不带你出来了”白水仙扯着白溏的胳膊呵斥道。

    “好了,姐,我知道了”白溏讨饶,晃着姐姐的袖子。

    白三山也过来了,宽大的手掌压住摇头晃脑的儿子,帮着女儿搭腔管教“快些跟姐姐保证,莫再让姐姐操心”

    五指压顶,白溏反抗不得,只得妥协,向姐姐再三保证绝对不乱跑,一切都听姐姐的话。

    白水仙并非当真计较,得了白溏的讨饶不再纠缠,只是紧紧抓住了白溏的手牵着走,不敢将人放开了。

    “姐”白溏拉长了嗓音请求,放开吧。

    白水仙“嗯”了一声,眼睛盯着白溏一动不动,显然是不同意。

    白溏甜笑,旋即扭头向前望着,做出兴致勃勃的样子,不敢再与姐姐做对。

    白水仙暗中松口气,此时,她当真是明白了什么叫做“长姐如母”。白溏的一举一动都牵着她的心,生怕出半分意外,失了这个一手带大的弟弟。

    “姐,咱们去堤上折柳条吧”白溏拽着白水仙往前跑,刚才的情绪已经过去了。

    白三山看着远去的两姐弟,心中甚是安慰,亦更觉得亏欠女儿。

    他摸了摸身上女儿亲手缝制的衣服,不禁有些热目。这么好的女儿,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

    “爹,快点儿”

    站在堤上的两人呼唤未跟上的爹爹,一个喊着挥手,一个静静挥着帕子,皆是一脸欢快神色。

    “来了”

    白三山被姐弟两个的欢快感染,扫掉心头的黯然追了上去,能得到这么好的孩子是他的福气,其他的还是不要多想了。

    柳条绵密披垂,随风飘荡。

    白溏随手折了两条,让姐姐编成圆环戴在头上,远望青山高塔。

    “姐姐,你说雷峰塔下有白蛇吗?”白溏指着远处烟水朦胧中的木塔问道。

    戏文《水漫金山》有蛇妖白素贞的故事:贪恋红尘的千年蛇妖遭受法海和尚的陷害,终究被凡人许仙辜负,怒急之下,水淹金山,犯下罪恶,遭受天谴,被镇压在雷峰塔下,永世不得超生。

    白溏随着姐姐看过这场大戏,对于里面的情情爱爱是不懂的,但是对于那条能修炼成人的蛇非常感兴趣,总想着要看看才好。他想知道,白素贞和姐姐相比,到底哪个更好看一些。

    “姐姐不知道,或许有吧”白水仙也望着那座孤独的木塔,回想着白蛇的故事。

    女儿家心事多,她正是心头乱的年纪,难免的,对故事里白蛇和许仙的爱情有所思考,只期盼日后若是嫁人,千万莫要碰上许仙那样的软骨头。

    “爹爹,你知道吗?”白溏不放弃问道。

    白三山摸了摸儿子的脸,摇头“爹也不知道,在爹爹小的时候就有这个故事了,有没有白蛇爹不知道,但是金山寺是有的。”

    “爹爹没查过书吗?”白溏问道。

    “没有,你爹我只知道颠勺,哪有心思去查故事”白三山笑道。

    “爹爹,你做的不对,既然知道故事,当然要知道清楚,一知半解可不好。”白溏闻言趁机教导父亲,抱着胳膊摇头晃脑,学着私塾先生无奈的样子,好像在说,孺子不可教也。

    “你这个孩子,没大没小的”白三山将白溏打横抱起,作势要往白堤下扔。

    “哎呦”白溏惊呼,紧紧搂着爹的脖子不撒手,私塾先生的风度全失了去。

    白水仙一旁看着,拿着帕子掩笑,心里盘算着还是要给白溏请个先生读书识字,不期盼弟弟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可也不能只是个会写姓名,会认菜谱的小厨子,还是要多学一些,起码长长见识。

    父子两个玩儿累了,有些气喘,蹲在地上拿着木棍划来划去。

    白水仙是女儿家,做不出这等粗鲁的动作,一旁站立着。

    “白老板,也来游玩吗?”

    轻飘飘的问候从背后传来,白水仙扶着爹爹起身,三人一起看向来人。

    来者名叫徐昌图,是白家酒楼对面徐家酒楼的老板,与白三山是同行冤家,他身旁跟着的,对白水仙一脸殷勤的是他的儿子,徐世美,及冠年纪。

    “徐老板,真巧啊”白三山笑道,不着痕迹挡在儿女身前。

    “是啊,真巧啊,打远处世美就看到了水仙,要死要活拖着我过来”徐昌图将儿子拽到身前同白三山见礼,接着夸赞“水仙越来越出众了,今年有十五了吧。”

    他意思说得明白,自己儿子看上了你闺女,成与不成你给个话吧。

    “是啊,水仙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可是这孩子主意正,非要自己选夫婿”白三山无奈道“我这当爹的只能顺了闺女的意思,等什么时候选中了,什么时候再说吧。”

    白三山与徐昌图常打交道,他的意图都明白,不过,他是绝对不会将女儿许配给徐世美的。

    徐昌图为人不算正派,偷偷摸摸的事情干过不少,在城里的商圈里名声说不上太好,单说他给自己下的绊子就能写一张菜单,他怎么可能把女儿送到对头的家里去。最重要的是,徐昌图父子求亲目的不纯,纯粹是盯着他白家的家业来的,对水仙根本没有丝毫的真情实意,他就更不能同意了。可是又不能直言拒绝,只好把决定权交给女儿。

    “白老板真是开明,也对,水仙年纪还小,又这么漂亮,不着急,不着急”徐昌图笑道,暗骂白三山老狐狸。

    他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碎嘴问人家小姑娘的私事,如此,为儿子求亲的事情就只能谈到这儿了。目的达不到,两父子没了攀谈的热情,扯了些无关痛痒的话,就此离去。

    “水仙,以后见了他们绕道走,免得招了晦气”白三山嘱咐女儿。

    他观徐昌图父子神色,还是没死心的。

    “知道了,爹爹”白水仙道。

    她不是养在深闺的小姐,平日里常在外走动,关于徐世美是个什么人也听说过,所以对徐家人没什么好印象,更不会把徐世美放在眼里。

    “姐姐,那个人好丑,配不上姐姐”白溏认真道。

    白溏的话是违心了,徐世美虽然不是容貌出众的潘安,但相貌、身形比一般人还是要好上许多,而且,徐家家境富裕,他这徐家未来的继承人吃穿用度都是极好的,一身打扮也为他添了些许气度。不过,徐世美随了他的父亲,心思不正,相由心生,眉目间多有阴鹫,猥琐。

    小孩子心性纯净,看到什么说什么,故而言说徐世美丑,实际上是说这人不正派。

    “溏儿,那你说姐姐应该找个什么样的人啊”白三山问道,牵着儿女往前走。

    白溏想了想,笑道“姐姐是佳人,当然要找才子了,才子佳人,状元夫人,是不是?”

    “我可不当什么状元夫人”白水仙捏了捏弟弟的脸,面上飞红。

    “爹,姐姐是不是害羞了”白溏发现了神奇之处,指着白水仙越来越红的脸。

    “小白糖”白水仙嗔怒“胆子大了是不是,敢挖苦你姐姐”,伸手就要去拽弟弟,堵住乱说话的嘴。

    白溏嘿嘿一笑,脱了爹爹的手,一边喊着“状元夫人”,一边往前面跑。

    白堤上人不少,见了此状不由看过来,更有熟人,如那王家婆子,李家的婶子跟着一块起哄、逗乐。

    “爹”白水仙原地跺脚,整张脸都红透了。

    “算了,算了”白三山哈哈大笑“给你配个状元还不满意?”,竟也一同玩笑。

    白水仙瞟了一眼亲爹,疾步去追弟弟,春天水涨,白堤连着断桥那侧多半已经没在水里,她怕白溏出事。

    白三山惹恼了女儿,也不觉得理亏,慢慢悠悠走着。

    骤然,黑云铺天,惊雷炸响,狂雨横风。

    “水仙,白溏,快回来,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