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鱼,我所欲也 > 正文 小人事

正文 小人事

 热门推荐:
    “是那个人吗?”白溏低声问小六。

    大厅里,午间徐世美用餐的桌旁,有一青衫男子站立在侧。那男子长得水灵,风度翩翩,在人群中甚是醒目。白溏才转下楼梯,那人便拱手表示,礼数有加,丝毫不见方才小六口中“坐地炮”行径,故而白溏有一丝的疑惑。而且他能确定,在此之前,他从未与之谋面,为何那人一眼便能认出他是老板呢?

    小六点点头,看着风格大变的青衫人也有些不解,刚才明明如同地痞无赖一般胡搅蛮缠,现在怎么彬彬有礼了。

    “贵客临门,白溏有礼了”白溏道,伸手作请,让人坐下。

    “白老板客气,今日青蟹贸然前来实是强人所难,只是主子有命,我这办事之人不得不听”青蟹歉意道,面露为难,将一应要求甩给池塘里等待投喂的老大。

    青,好少见的姓氏,白溏顿觉有趣,不过该商议的事情还是要商量的。

    “青兄弟既然受命而来,白溏也就直言了”白溏道“我开门迎客,生意来了不能不接,然而,您也看到了,我身骨单薄,若是亲自掌厨将这几十道菜做出来,怕是要没了半条命去,况且,此时天色已晚,即使我有心一试,交单之时怕要拖到后半夜,早就误了用餐时辰,所以我想同您打个商量,若有可能,可否将菜品数量减半,我亲自完成二十道,另外二十道由我家主厨完成,您放心,滋味不会差的。”

    整整四十道菜,他真的是有心无力啊,然而在大笔的银钱面前,白溏还是不想放弃的。

    水仙阁开起来不容易,为此,他们姐弟牺牲颇多,尤其是姐姐,是牺牲了终身幸福,辛苦多年才攒足了开店的银两。他一直受到姐姐照顾,从未吃过一点儿苦头,如今有了挣大钱的机会,他不想放过,是为了证明自己能力,更是为了早早担起养家重任。

    “这???”青蟹一顿,转而有了应对之法,略严肃道“白老板所言有理,这要求确实过分了些。”

    白溏见对方态度良好,心中微松,却也不想过多为难一个属下,于是道“青兄弟,此事乃是我能力不足所致,理亏在先,若是您家主人为难,白溏愿亲自上门解释,赔罪,也好免得您受罚。”

    “不用亲自来”青蟹脱口而出,看玩笑,若是让你看到了一盘盘的菜倒进了西湖那还得了。

    青蟹拒绝得痛快,而且声音颇大,顿时周围人看了过来,探听情况。

    白溏也有些不解,这当下属的未免也太果断了些。

    青蟹见白溏目露打量,也觉得刚才反应过激,不自觉捋了捋头发,解释道“我家主人早年尝过白家菜肴,故而乍见酒楼重开有些心急,这思量上欠了妥当,故而急急命我来下单,给白老板陡增烦恼”他想了想,继续道“然而我家主子性子宽容,品行豁达,想来定不愿让白老板受罪的,青蟹斗胆做主,应了白老板建议,左右来日方长,只要白老板在楼中坐镇,美味佳肴定是飞不了的,以后亲自前来亦无不可。”

    青蟹暗自吐泡,幸亏脑子转的快,否则如何解释。也怪他们一帮妖精想得简单,竟然以妖精眼光衡量白溏能力,试想,哪怕是个体魄健壮的凡人,如此短的时间内也难以承受四十几道菜的重任。

    老大虽然性子凶悍,为鱼固执,可为了白溏考虑,想来是能接受如此变动的。

    白溏得知能够通融,心中喜悦,更听闻此家主人乃是回头客人,心中更添感激。自从父亲去世,已经过去八年,白家菜也消失了八年,还有人记得真是太不容易了。

    “青兄弟放心,白溏一定按时交差”白溏激动道,与青蟹定下菜单和交菜时间,急匆匆赶到后厨忙碌。

    青蟹稍微坐了一会儿,觉得身子发干,想着去西湖泡上一泡再回来,于是走到柜台结账。

    “老人家,做菜耗时,我有他事要做,等到了时辰再来取货,不知银钱多少?”青蟹问道。

    “您等等”老掌柜拿出算盘,啪啪作响一通“一共百两有余,零头不多便给您抹了去,取整百两。”

    青蟹递给老掌柜一张银票,拿了一壶当作赠礼的酒,飘然离去。

    才走出水仙阁几步,青蟹撇嘴一笑,钻进了旁边的小巷子,兜兜转转,一个闪身消失在原地,将身后的人彻底甩开。

    两个身着短打的小青年互相看了看,挠头不解,那人去哪了,动作也太快了。

    “哥,咱跟丢了,怎么办?”

    “别慌,老实复命就是,旁的咱们兄弟管不着。”

    说罢,两兄弟原路返回。

    青蟹再次现身,隐匿了身形跟在两兄弟身后,他倒要看看是那个不长眼的敢招惹他们老大看上的厨子。

    中午的时候,徐世美办砸了事情,晚间,徐昌图又派出了董家兄弟前去探查,命二人尝菜,观客。青蟹相貌出众,气质独特,出手百两,引起了两人的注意,故而,才有了兄弟两个跟踪青蟹一事。

    “老爷,白家多数菜肴与咱们家并无大的不同,味道与刘爷做出来的不相上下,唯有七八道新菜,听说是白溏自己研制出来的,颇为新鲜。”董大对徐昌图道,董二一旁附和哥哥。

    “可能吃出用料为何,做法如何?”徐昌图问道。

    “这个没问题,那菜色虽然新,但是用料普通,一尝便知”董大自豪道。

    “好,好,好”徐昌图笑道“办事得力,有赏。”

    “多谢老爷”董家兄弟拱手拜谢,继而告诉了徐昌图青蟹一事。

    “那小子还真是好运,才一开张就碰上了这么个大户”徐昌图酸道,透过窗户俯瞰红灯招展的水仙阁。

    “老爷,我兄弟二人常在城中行走,从未见过如此品貌的人,想来是新搬来的人家吧”董大道,他没听见白溏与青蟹的商议过程,所以有些事情不得而知,便推测青蟹是外来大户。

    “老爷,我们观那人动作,好似是带有几分功夫的,这样的人,咱们还跟吗?”董二问道。

    他讲清楚了青蟹特殊之处,也算是为他兄弟过失找个理由。

    “跟是要跟的,不过莫要被人发现,如此大户人家,咱们若是能拉拢过来,以后每月的盈利就能多上许多”徐昌图道,眼中精光闪闪,心中有了打算。

    他为商多年,撬过的客户不少,想来此次一定能成功的。

    “老爷,明日可要继续打探”董大指了指外面。

    “继续,你二人快些将他楼中菜品一一尝过,将那些特殊之处好好记录汇总,回头把新得的菜谱交给刘成,让他好好研究”徐昌图道,递给董大一袋子银两,接着道“待差不多的时候,你们找个由头,在那白小子店内闹上一闹,最好搞臭他的名声,咱们也好趁机推陈出新,将客人抢过来。”

    “是,老爷,我们兄弟办事您放心”董大拍胸脯道。

    自从攀上了徐昌图,他们兄弟二人这些事情早就做惯了,丝毫不担心会出差错,如那李家酒馆,仙客来,黄鹤楼不都是让他们安排得关门大吉吗!与徐昌图稍稍透露些打算,兄弟二人满意离去。

    “白三山,你闺女算是完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保住你的宝贝儿子,哼。”徐昌图狠狠道,关了窗子,拂袖离去。

    青蟹翘着脚坐在桌旁,暗自摇头,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真不知道这些万物之灵哪里配得上“灵”字了。他透窗而出,飞身至一暗处,重新现身,时候不早,该去取菜了。

    青蟹口中念念有词,不多时,一架马车赶来。

    “青蟹,咱们动作快点儿,老大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西湖都该底朝天了”金鲤夸张道,一把将青蟹拽上马车,扬鞭往水仙阁赶。

    两人赶到时,白溏正好将最后一盘菜放进食盒,抬头看见进来的两人,匆匆迎了上去。

    此时夜深,店里已经没什么客人了。

    “青兄弟,这位是??”白溏不禁惊讶。

    青蟹已经是不多见的俊品人物,没想到还能再碰上一个。

    “我是金鲤,特奉主子命令前来取菜”金鲤道。

    竟然也是个下属,白溏不禁好奇那主人是什么样的人物了,不过观他二人急切,也来不及打听,赶紧招呼人手将一个个食盒搬上马车。

    “东家,今日咱们可赚了”小六扶着白溏在门口望着远去的马车,心中对以后的生意充满了期待。

    白溏已经累得不想说话了,顶着一张微微泛白的脸嘱咐了各位伙计打点店里,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家休息。

    家中灯火不明,一片黑暗,想来姐姐今日是又不回来了。

    简单洗漱,白溏一头扎进了被窝里,很快就睡熟了过去,哪怕是夜半风雨大作,吹开了窗子都不知道的。

    烛影摇红,不知何时门窗已经紧闭,黑色的高大身影骤然出现在白溏的寝室里。

    白溏仍是不自知的,睡梦虽然深沉,但是脸色并不是太好,加之方才冷风侵袭,竟有发病之兆。

    黑绍见他样子,微微蹙眉,走到床边,为白溏盖好被子,宽大的手掌拂过白溏的额头,随后消失不见。

    烛火再次熄灭,床上人面色已经大大好转,不见疲惫之感了,真正好梦正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