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鱼,我所欲也 > 正文 白水仙

正文 白水仙

 热门推荐:
    “小白糖,醒醒,喂,醒醒。”

    “嗯???,姐”

    “天都黑了,赶紧起来,把醒酒汤喝了,这么大个人不知道量深量浅”

    白溏心虚挠挠脸颊,脑子还有些发胀,额角一抽、一抽的疼。

    “醉傻啦”白水仙捏住白溏的脸颊,用力。

    “姐,疼”白溏眼神控诉,伸手揉搓,他姐姐的劲儿怎么一年比一年大,比他个小伙子劲儿都大。

    “知道疼就好,知道疼就说明我弟弟还是个脑子清明的,不是个坛子里的醉虾、醉蟹”白水仙道,将一碗醒酒汤塞给弟弟。

    “好酸”白溏皱着眉,咕咚咕咚喝光,故意龇牙咧嘴一阵子,问道“姐,晚上回家吗?”

    “这不就在等你”白水仙将一旁的被子叠起来,拍拍打打,疑惑道“小白糖,你睡觉还抱着鱼睡啊,这大片的鱼鳞就不嫌扎得慌。”

    “鱼鳞?什么鱼鳞啊”

    白溏凑到白水仙身边,从她手中捏起两片墨绿色的、铜钱大小的鱼鳞,想不明白。这是黑鱼的鳞片,而他的店里是绝对不会出现黑鱼的,今天为了做菜,他只碰过两条没有鳞的草鱼,这鳞从哪来的?

    “估计是哪蹭来的,赶紧扔了,腥气这么重”白水仙不在意道,将鳞片打落在地,催促着白溏赶紧收拾,等会儿吃些东西回家。

    “哦”白溏放弃了思考,跟着姐姐下楼。

    吃过简单的饭食,跟伙计们打过招呼,带着几块中午特意留出来的白糖糕和麻球与白水仙一起回家。

    临近戌时,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各色店铺门前红灯笼摇晃,灯火阑珊。

    “姐,有事跟你说说”

    “说吧,扭捏什么。”

    “水仙阁已经开起来了,这两天已经赚了些钱,以后只要名声不坏,多半是能一直开下去的,咱们生活无忧了”

    “我弟弟真厉害,白老板以后可要多多努力,赚个盆满钵满。”

    “姐,别岔开话题,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想说什么?你不说我可不知道。”

    “好啦,我直说了,你不许生气的。”

    “你姐姐我脾气这么好,什么时候跟你生过气,赶紧的要说快说,睡得晚了对皮肤不好。”

    白溏看着不顾形象,在大街上啃麻团的姐姐,深吸一口气道“姐,我已经能养家了,要不百花楼你就别去了,在家享福吧,要是真的闲不住,就到水仙阁里帮忙或是开个小店什么的,总好过拿那些烫手的钱,你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我心里过意不去。”

    白水仙一笑,风情万种,挽着白溏的手臂道“你的心意姐姐知道,不过,还是算了吧,百花楼还是挺好的,你看我每天过得多开心,哪有受委屈的样子?”

    白溏不信,哪有女子到了那种地方还开心的。

    “你不信啊”白水仙道,看出了白溏的心思。

    “别拿那套什么卖艺不卖身骗我,杭州城又不大,什么消息都有人说”白溏道“前些天还有人说,若非玉燕姐姐早些入楼,姐姐你可就是那百花楼的花魁了。”

    虽然没去过,想也知道,能做到花魁的位置,他姐姐得经历什么。他就不信,寻常女子过这般生活,心中能畅快?

    “哟,心眼儿还不少,打听得还挺清楚”白水仙调戏道“怎么,小白糖,春心萌动,想去楼里赏花啊。”

    “姐”白溏无奈。

    “唉,开玩笑的,那么严肃干什么”白水仙娇笑道“你啊,别想那么多,姐姐我可是心甘情愿在红尘打滚,再说了,你看我也不是没得到好处,形形色色的好男人见过不少,大把金银珠宝唾手可得,每日里还能由着心情浓妆艳抹,实在无聊了,还能跟几个姐妹说笑逗乐,也不用守劳什子规矩,多自在。单说这身上的漂亮衣裙,寻常人家的女儿敢穿出门吗?”

    “可是姐,你现在还年轻,以后老了可怎么办?难道不成家吗?”白溏担忧道。

    “我不是还有你嘛,难道你这个亲弟弟会将我一抛了之?”白水仙道,接着细数当窑姐儿的种种好处,听得白溏云里雾里,心惊肉跳,面红发烧。

    ‘姐,够了,你想怎么就怎么样吧,我不管了”白溏招架不住,终是妥协。

    “这就对了”白水仙满意“这也到家了,喂过了你的鱼就赶紧睡觉去,你那几位姐姐给你拉了几个大客,明天有的忙呢。”

    “知道了,等过些日子我再请你们吃饭道谢吧”白溏道,心中既感激又感慨。

    白水仙哈欠连连,躲开心绪繁乱的弟弟回屋睡觉,有些事情该要他自己思量清楚,不好多言的。

    春日的夜里,寒风阵阵,吹落最后的残杏花红。

    白溏抱着白糖糕站在小池塘旁,抬头望向无垠天空,此时,弯月当空,星子满布,说不出的苍凉,广阔。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感慨良多,不如放眼当下,姐姐既然看得开,他也莫要在伤口上撒盐,由着去就是了。只盼日后家大业大,能为他姐弟二人挣下避风挡雨之所,不为外人侵扰之处。

    “黑黑,来吃饭了”白溏放下心事,敲打水面唤鱼、投喂。

    水泡翻腾,水花飞溅,一身墨青蟒纹的黑鱼窜头而出,看得出,对“黑黑”这个名字颇为不满,那双金环漆黑的鱼目似有发怒之意。

    白溏被泼了个浇头,暗骂他个没良心的,板脸鼓腮将一包白糖糕投喂出去,趁机拍了黑鱼的脑袋一下报仇,赶紧跑开回屋里去洗澡。

    冷死了。

    “老大,你不撑得慌?”青蟹在水底爬行,搜刮飘落的残渣。

    这白糖糕松软可口,甜度适中,他们这一窝子鱼蟹都喜欢吃的。

    黑鱼趴在水底,抬眼看了看没出息的属下,吐出一个大水泡将青蟹推开,舒舒服服摆尾晃头,睡觉。

    是有些撑,不过还好,明天还能继续吃。

    青蟹凑到金鲤一家人旁边,商量着以后长期购买白糖糕的事情。

    夜深人静,弯月消去,白溏的小院里,白水仙突兀出现,立在小池塘边,盯着微波荡漾的水面,眸色流转。

    “阁下,出来见面可好”

    风动,叶落,白水仙身段微转,在那绿叶摇晃的杏树之下,正是一身黑衣,哈欠连天的黑绍。

    “前辈,这么晚了叫我出来,有何贵干”黑绍似带恭敬道,然而体态松散,实际上是傲慢不已。

    “你来我白家,目的为何?”白水仙问道,看门见山。

    “前辈莫要多虑,我来这白家居住只为吃口美味,没有旁的意思”黑绍诚实道。

    “没有旁的意思?”白水仙闪身到黑绍面前,质问“若是为了吃饭,何须躺到厨子的身边,你倒说说,你吃的是美味佳肴,还是细皮嫩肉?”

    她的手上,正是两片鱼鳞,当时被打落在地的。

    黑绍见状,了然,原来是被误解成食肉害命的精怪了。

    “前辈,我承认,旁的心思是有一些,不过我并无害人之心”黑绍道,转而反问“不知前辈潜伏白家多年,意欲何为?”

    面前的白家小姐,修为高深,妖气凌厉,一看就是个不好相与的恶主,手上指不定有多少性命,她出现在这儿才是真危险。

    “你还没资格问我”白水仙散发妖力震慑,冷声警告“你若真心诚意,我不拦你,可你若伤了我弟弟性命,我定将你除鳞去甲,煲汤慢炖。”

    “前辈尽可放心,伤天害理之事我是不会做的”黑绍道,意有所指。

    “好小子,敢戳我的脊梁骨,当真不识好歹。”白水仙道,对面前的鱼倒是刮目相看了。

    黑鱼不过修为千年,明知比她不得,还敢出口顶撞,当真有胆识。

    “前辈息怒,如您一般,心有所挂,自然要仗胆直言,多多思量,否则到时候吃了亏,岂不是要后悔”黑绍道。

    “既然是心有所挂,那么我也跟你说个清楚,免得你酸言酸语,阴阳怪气”白水仙道。

    “前辈通透”黑绍拱手道。

    “我来白家乃是受白小姐之托,为其照看亲弟,多年相处,对那小白糖仅有姐弟之情,没得其他,也不会有其他。”白水仙道。

    “那黑绍先拜见姐姐了”黑鱼打蛇上棍。

    “你倒是认亲认得快,也罢,只要你莫掀起风波,我也不会找你麻烦,只是你若敢强迫我弟弟就范,就等着西湖水干,水族受难吧”白水仙再次警告,隐身离去。

    这黑鱼脸皮够厚,懒得搭理他。

    黑绍站在原地,摸了摸下巴,心道,这算是得到长辈认可了吧。

    “老大”青蟹见那妖女离去,爬上岸来,水中一群鲤鱼探头观望。

    “放心,没什么事情,那女妖只是来警告我莫要坑害白溏性命,咱们可继续安心住着。”黑绍走过去,蹲下在池塘边,摸了摸张嘴吐泡的鲤鱼苗子。

    “需要去打探打探那女妖的底细吗?”青蟹问道。

    “算了,她修为在我之上,想对付咱们易如反掌,既然人家不在意,咱们也别多事”黑绍道,将青蟹推进池塘,自己重新化成鱼扑进水里。

    一群鱼在池塘里翻滚,水声哗啦,已经将白溏吵醒,出来察看了。

    “你们都不睡觉的吗?”白溏披着外衫,睡眼惺忪,看着黑鱼带着一群鲤鱼翻腾。

    天已拂晓,他也不想睡了,干脆坐到岸边的石头上喂鱼。

    “黑黑,我送你回西湖吧”白溏忽然讲到。

    先前不觉得,这一帮鱼全都浮了上来这小池塘就显得极为拥挤,怎么看怎么觉得这黑鱼不适合在这儿住。

    “唉,别走啊,正跟你商量呢”白溏拍水面,怎么沉下去了。

    “出来,出来啊”白溏拿着吃食逗引,除了几条鲤鱼给他面子,那黑鱼就是不见踪影。

    白溏反复呼唤无果,也就明了,他这是不想回去了,想想也是,若是回到了湖里之后,再被人捉住,可就没这么好的命碰上他了。

    “好啦,我不送你走了,出来吧”

    “真的,我说的是真的”

    “我发誓行了吧,真的不送你走了,出来吧,该吃饭了。”

    黑影再现,鱼目怀疑。

    “听着,我白溏发誓,一直养着你,不送你走,行了吧”白溏无语,伸手到水中,等待黑鱼的反应,这鱼也太邪行了。

    黑鱼果然听懂了,绕着白溏的手腕游动,有力的鱼尾拍得他手疼。

    “你安心住着吧,我走了”白溏在水里涮了涮手,回到屋中去洗漱。

    今日起得早,正好一同跟着伙计采买,也好了解了解市场情况,看看有没有新鲜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