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鱼,我所欲也 > 正文 腹黑鱼

正文 腹黑鱼

 热门推荐:
    黑绍点头,有些得意,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水。茶水滚烫,冒着白烟,定然是十分烫人的。然而,黑绍好似无所觉一样,直接拿起,端到了白溏的面前。

    “喝喝看”黑绍道。

    白溏看了看仍旧白气升腾的茶,怀疑,不敢伸手。

    “放心,不烫了”黑绍自信道。

    白溏眼睛盯着挂笑的黑绍,伸手接过茶杯,唉,真的不烫,他索性眼一闭,直接一口将茶水饮尽。

    温凉的茶入喉,白溏更觉神奇。

    “再看这个”黑绍炫耀,将手中的茶杯托在手中,摆在白溏面前。

    热气骤减,卡啦声响,竟是已然结冰。

    “唉,别碰,小心把手黏在上边”黑绍急道,抓住白溏想要触碰冰块的手。

    “黑少,你真厉害”白溏赞道。

    “别急,还有呢”黑绍更为得意,在白溏赞许、崇拜的目光下,继续催动手中的妖力。

    白色的茶碗上出现了冰裂纹路,细微的冰裂之声传出。

    “黑绍,你这是???”白溏好奇不已,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神奇的事情。

    话音未落,只见黑绍袖袍扫过眼前,一股轻柔的力量将自己带到一旁,等到重见天日时,他已经贴在黑绍身旁,而黑绍不知如何转身动作,与他坐到了一起。

    “抬头”黑绍道,将白溏的视线牵引别处,自己悄悄将人罩在怀里。

    白溏闻言,听令抬头。

    雪花飘落,扬洒而来,打着旋,无中生有。

    白溏惊得说不出话来,回头看看理所当然样子的黑绍,又赶紧观看飘洒不断的白雪。

    “这是真的?”白溏接过一片雪花。

    雪片轻盈,剔透晶莹,六角齐全,与冬日所见无异。

    “想看些花样吗?”黑绍见他兴致勃勃,想着为白溏多演示一番。

    这人心思繁重,善压心事,如此灿烂真实笑容是不多见的。

    八年湖面相对,黑绍藏于水中,看着白溏从小小稚童成长为翩翩少年,对他了解甚深。

    白溏素来情绪寡淡,虽然他常是笑容满面的样子,但是如果细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白溏的笑容多是出于礼数,真心是没多少的,乃是交际逢迎的手段。

    “还有花样?”白溏不禁高呼,后知后觉自己太过放肆,更觉得自己幼稚,不免脸红。

    “当然有,只说你想不想看吧,我自有手段。”黑绍逗引道,觉得白溏害羞样子无比可爱,更想多多表现了。

    白溏此时与他相对而不自知,两人贴在一起,他甚是满意。

    “想看”白溏干脆道,如此奇人异事,若是错过了,岂不是吃了大亏。

    “好”黑绍答应,继而要求“你与我凑近些,内力外泄之时,屋中寒冷,我怕待会风雪沾染了你,若是因此得病,可就得不偿失了。”

    白溏不疑有他,只当黑绍贴心,任人将他圈在怀里,窝在黑绍身前,全然是看好戏样子。

    黑绍稍稍感受怀中人,卖力表演。

    温度骤降。

    白雪再起,飞舞更急,更似有风来。

    风推雪转,汇集成条,俄而成带,随着黑绍的手掌盘旋、起伏、游动,壮观不已。

    白溏早已麻木,双目中尽是洁白雪点。

    “怎没了?”白溏问道。

    “外面有人来了,别让人发现”黑绍道,施展术法之时,他一直分心探听着外面的情况。白溏不懂功夫为何,不懂内力为何,此等造景之术在他面前还能蒙混,可若恰好碰到此道中人,可要引来麻烦的。

    况且,有些东西没必要让外人瞧见。

    果然,有人推门而入,正是前来寻找弟弟的白水仙。

    “哟,小白糖,看不出来啊,这么快就把人拐到床上去了”白水仙倚门娇笑,调侃不断,心道,好你条鱼,才转白日,就将我弟弟圈在怀里了,下手够快的啊!

    “姐,瞎说什么”白溏顿时脸红,才发现,他与黑绍的动作竟如此亲密,好似投怀送抱一般。

    “好啦,先跟姐姐介绍介绍,这般俊品的人物是谁,怎么会上了我家臭小子的床”白水仙关了门,走到二人面前。

    白溏听姐姐妙语连珠,尴尬看着黑绍,见他神色无异,好是松了一口气。

    昨日关照,今日相助,更为其展现这神奇之物,黑绍在白溏的心中形象是极好的,故而白溏与他成为朋友的决心更重,生怕姐姐惹恼了人家,将人吓走,不再上门吃饭的。

    “姐,他是黑绍,是咱们的客人,今早我崴了脚,好心好意将我送了回来,不好瞎说的”白溏解释,一瘸一拐走到白水仙面前。

    “伤的重不重?”白水仙关心弟弟,至于那条鱼,大家都是好几千年的妖精,无所谓了。

    “不重,已经上过药了”白溏道。

    “先把鞋穿上”黑绍也凑了过来,附在白溏身边提醒。

    本就正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时候,黑绍附耳在旁,说话的气息碰在颈间,白溏霎时间热血当头,快步走到床边穿鞋,连疼都忘了。

    “见过白家姐姐”黑绍拱手道,给足了面前人面子。

    “我常年流连风月,说话开了些,黑绍莫要见怪”白水仙客气道。

    他们两人虽然见过面,但在白溏面前还是要装一装的。

    “姐姐洒脱,乃真性情也,当然不见怪”黑绍咬文嚼字,内含之意,唯有白溏一人听不懂。

    “黑绍大度,不拘小节,性情也不错”白水仙道,暗中警告。

    “你小子做事收敛点儿,凡间礼法甚重,若是从小白糖这传出了风言风语,他的日子可不好过。”

    “谨遵前辈教导。”

    白溏穿戴整齐,来到二人这边,觉得自己应该扮演调停的角色,虽然黑绍和白水仙之间好像并没说什么。

    “姐,你今天中午有空啦”白溏拖着“残腿”过来,装可怜。

    “既然伤了,就好好休息,乱动什么”白水仙扶着白溏坐下,将黑绍隔开,提醒道“玉燕和桃叶介绍的大客户到了,我想着引你去认识认识。”

    “那咱们现在就去吧,莫失了礼数”白溏着急起身。

    “得了吧”白水仙一把按下弟弟,怪力无穷“你都是个小残废了,就别去外面丢人了,姐姐去给你打点。”

    “哦”白溏悻悻,确实,他这样子出去好像更丢人。

    “黑绍,既然有恩我弟弟,当是我白家贵客,午时已近,便留下吃饭吧,也好帮我看着这个不省心的小白糖”白水仙道,将黑绍留下。

    “恭敬不如从命”黑绍感激道,这前辈也不是个不通妖情的啊。

    “我等会儿让小六送些酒菜上来,你们就在这儿吃吧”白水仙道,警告弟弟“你不许喝酒,知不知道?”

    上次醉了酒,身上多了两片鳞,这次醉了酒,指不定多点儿什么。

    虽然白溏不是亲弟弟,但也养了八年,跟亲弟弟也没什么区别了,白水仙想,还是不能太过轻易让一条鱼将弟弟叼走,有些事情该拦着还是要拦着的。

    万一白溏不喜欢男人或是接受不了妖物,以后还能有个转圜。

    “姐姐调笑已成习惯,还望黑少莫怪”白溏表示歉意。

    白水仙的玩笑开得大了些,世上虽有男子相恋之事,但是终究不是正道,更为人唾弃。本朝礼法甚严,流言蜚语或可害命,不得不注意。

    “无碍,姐姐并无恶意”黑绍道,心道,看来以后的路不是太好走啊。

    白溏素知他不拘小节,此事点过便过,缠着人询问那造雪的道理。

    “现在屋中水汽还不算太重,等到梅雨时节,水汽泛滥的时候,那才叫壮观漂亮”黑绍道。

    “真的?”白溏向往,“到时黑绍可愿再为我演示一番,一饱眼福?”

    “自无不可”黑绍道,这就定下了单独相处的机会。

    午饭并非白溏亲自烹煮,黑绍也赏脸吃了,反正看着白溏那张脸也能下饭的。

    楼下大厅里,青蟹寻了个视野开阔的位子,盯着董家兄弟两个不放。

    “这些凡人,怎么连新点子都找不出来,就知道往菜里填虫子、放头发,没劲”青蟹小声道,挥挥手,将董大、董二放在菜品上的头发变走,安心看热闹。

    “头发啊,居然有头发”

    董二扬声高喊,将食客们的注意力调了过来。

    果然,周围的人们凑了过来,所谓站着说话不腰疼,有热闹哪有不看的道理。

    “小二,小二”董大恶狠狠喊道“这样的菜也敢往上端。”。

    小六急匆匆跑了过了,态度良好道“客观,这是怎么了?哪有不妥的地方?”

    “不妥的地方,是大不妥的地方”董大胸有成竹,指示弟弟将一盘童子鸡端给闻声而来的食客和小六看。

    “一盘菜不便宜,你们就是这么做的,连头发都不往外挑挑”董二似是愤怒指责道。

    然而??????

    “客官,您说的头发在哪呢?恕我眼瞎,看不着”小六酸道,已经确定这两人是来找茬的了。

    可惜啊,脑子不够用。

    周围有好事的食客也起哄,让兄弟二人找头发。

    董大、董二做出理直气壮样子,伸手往菜里扒拉,一圈,两圈,头发呢?

    “客官,是不是您长发遮眼,看差了”小六解围,不想把事情闹大,周围有人看着真相就够了,流不出坏名声去。

    既然有了台阶下,董家兄弟也不敢纠缠,借了小六的理由,埋头吃饭,不敢言语。

    “这小六倒是个精明的”青蟹暗自评价,看了看周围,应该出不了事情了,安心吃饭。

    唉,虽然也能入口,却比不上白溏的手艺,青蟹暗自评价,心里盘算如何帮老大将人拐回去,否则以后天天上门来,得花多少银子啊!

    愁啊。

    都是一帮开口痛快,伸手麻利的,怎么不想想他这赚钱人的辛苦。如此大手大脚花下去,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看来得让蚌精妹妹多产些珍珠来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