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鱼,我所欲也 > 正文 情愫生

正文 情愫生

 热门推荐:
    夜深人静,皓月当空。

    黑绍兀地出现在熟睡的白溏身边,借着清冷、透亮的月光,看着那张才脱稚气,渐露风采的面容。

    八年前,西湖之上,仙妖斗法,牵连了游春的人们。

    黑绍作为西湖水族的掌舵之人,现身探看,恰巧,碰到了被浪头打进湖中的白溏,将人救起,保得小小孩童性命。

    孩童感恩,许下投喂承诺,自那之后常来相伴。

    那时,白溏的父亲刚刚过世,姐姐又因徐氏父子逼迫,不得已走入欢场。虽然现在明了,白水仙原来在那次灾劫中也是死了的,这时的白水仙怕是心甘情愿的。

    白溏年幼,心性却隐忍,在家中人前从来不表露脆弱一面,只有在与黑鱼的相处中,不自觉地哭泣,倾诉心中的苦闷。

    每次去看这位无言的朋友,白溏总是换着花样地变换菜品,起初是简单的面食点心,凉拌小炒,慢慢地,变成了复杂菜色。

    黑绍能感觉到,小小年纪的白溏暗中下了多少的苦功夫。原本白嫩的小手上经常挂着刀伤,可能是因为练习颠勺,他的胳膊常常是红肿的。

    或许那时的白溏早就决定了要重新撑起白家吧。

    作为一个妖,黑绍本不想继续与白溏有牵扯。他救人不过顺手而为,根本没想过要什么报答,再怎么说,他一个寿满千年,小有所成的妖也不会为难一个孩子。

    然而,一次次想要将白溏晾在一旁,不去相见的决定,在白溏一次次地召唤中被抛在脑后。

    为什么呢?

    黑绍曾经想,只要青石板响动,自己为什么不由自主地摆尾浮上呢?

    为保修行,大妖情淡,这样的情况本不该出现在他的身上,而他也应该是能克制的。

    妖与人不在一道,关联过深终究会害人害己,如那雷峰塔中沉眠不知几时的白蟒。

    黑绍曾纠结过,更因烦恼将西湖水底闹了个底朝天。

    一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金鲤和家人的相处。

    金色鲤鱼、黑色鲤鱼同小鲤鱼在湖中追逐嬉闹,笑声不断,十分热闹。

    那次,黑绍再次感受到了亲情为何物,更忆起了千百年前与父母同行的乐趣。

    黑鱼不同于其他的鱼类,鱼仔出生,尚没有生存能力以前,父母是跟在身边的。若是遇到了危险,往往大鱼会将小鱼吞入口中保护。

    所以,若是有人注意,在池塘湖泊中,常能看到一对黑鱼带着一群小黑鱼畅游的景象。

    然而,黑绍知道,他对白溏的感情不会是亲情,似而不同。

    疑惑着,朦胧着,不知不觉中,这样的情况竟然持续了八年。

    几天前,白溏如往常一样来投喂他,没想到却带给了他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

    什么叫“不能经常来了?”

    你明明答应过要每天来喂我的!

    黑绍因为白溏的话而心生不满,浮在水中等白溏一个交待,白溏果真给了他一个交待,是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

    白溏是人,人长大了,就要承担责任。

    那一刻,黑绍才真正意识到,白溏早就不是个会哭哭啼啼的孩子了,他已然是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

    但是,他还是不满,甩尾打伤白溏,沉入水中,行雨驱人。

    承诺就要遵守,这是不变的道理,放在天地间都可行,不分人妖。

    因为白溏还未离去,黑绍也并未走远,故而,听到了白溏的后一句话。

    “你的恩情,我白溏此生不忘。”

    此生不忘!

    当他是傻的吗?

    人是最健忘的,千百年来,在西湖畔他不知见了多少,不知多少人因为忘却自伤自杀,最后变成枯骨沉在冰冷昏暗的湖底淤泥中,徒留鬼影重重,难以投生,终年在水中游荡徘徊,痴傻不已。

    黑绍不甘心,几个翻腾仍不能压下心中不快,于是窜出了水面。

    那时,白溏已经走远,朦胧烟雨中,一人一伞落寞孤单。

    他化成了人形,站在断桥上,眼睛移不开那道身影。

    “本座看上了你,你就别想逃”

    黑绍暗下决定,在白溏转身的那一刻,跳入湖中。

    黑绍明了,他对白溏的感情乃是爱恋之情。

    “你还想看到什么时候,别打扰我弟弟睡觉”

    白水仙站在窗口,看着那条为情所困的傻鱼,笑意盈盈。

    黑绍的思绪被打断,手掌轻轻拂过白溏的脚腕,消去红肿病痛,闪身出屋。

    “前辈”

    “这儿说话不方便,咱们哪边去”

    “是”

    黑绍跟着白水仙绕到前院,这里不会影响白溏休息。

    “前辈有何指教?”黑绍问道。

    “今天白日里听了些事情,我心中感触,过来跟你说说”白水仙道。

    “前辈请讲”黑绍道。

    白水仙颜色正经,看来要说的是正经事了。

    “楼中有个客人,同我讲了个事情,说京城中,一对男子相恋被人发现,最后私刑之下,两人一起被杖毙处死,而朝廷官吏竟是放任的”白水仙道。

    “前辈的意思是,让我放弃白溏,免得为他惹麻烦?”黑绍道,面色不渝。

    “你还真看得起自己”白水仙笑道,心中对黑绍对白溏情意更信几分。

    “那前辈的意思是?”黑绍问道。

    “我的意思是,人妖有别,白溏身在凡间,受当下礼法禁锢,怕是难以接受你一个男子的感情”白水仙道“我与你说这个事情,并非让你放弃,只是提醒你,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当然的,日后有没有个结果,还得看白溏的态度,你单方面火热是成不了事的。”

    他们是妖,怎么可能怕几个凡人,只要白溏一句话,他就要跟黑绍再一起,她这当姐姐的又不是没能力,难道还会袖手旁观?

    可是,如今天下,礼法严苛犹胜从前,白溏长期受到如此的感染教育,心性早定,让他突破礼教世俗实在太难了。

    “晚辈知晓,多谢姐姐提点”黑绍恭敬道。

    “你不用谢我,我全是为了我弟弟”白水仙骄傲道。

    “姐姐放心,我必当以白溏为先,绝不贸然行事,让他徒增困扰”黑绍保证。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也不说别的,想怎么将人搞到手自己想办法吧”白水仙道,飘然离去。

    明日还有一大堆男人要应付,必须要好好休息。

    黑绍转身回到白溏屋中,清吐白雾,让人睡得深沉,躺在白糖身边守护。

    “你是我的,这辈子,下辈子,永生永世,千世万世都是我的。”

    晨起,白溏模糊着一双眼睛坐起,望着外面大亮的天光,不解,怎么都这个时候了?

    “好了?”白溏惊讶,扭动脚腕。

    他是记得昨天伤了脚,所以动作一直小心着,没想到,真的如同黑绍所说一夜就好了。

    伤痛既消,一身轻松,白溏迅速穿衣洗漱,先是绕到池塘跟黑鱼、鲤鱼说上几句话,然后急匆匆告别姐姐,奔向店里。

    “东家,您来了”小六喊道,擦桌子擦得卖力。

    “嗯”白溏答应,在店里好好绕了几圈,确定没特殊的事情发生才放下心来。

    “东家,你怎么不注意点儿,慢些走”小六提醒道。

    白溏昨日扭了脚,今天居然还蹦蹦跳跳,来回走动,太让人不省心了。

    “我的脚已经没事了”白溏伸腿晃悠。

    “东家,伤筋动骨一百天啊,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好的,您别骗我了,赶紧歇着去”小六打发。

    “我没骗你,真的好了,别担心了”白溏道,隐瞒了黑绍会武功的事情,接着问道“小六,你知道哪有懂挖池塘的吗?”

    “挖池塘的?”小六想了想“干苦力的都会吧。”

    “那你有认识的人吗,帮我找一个来,我院里的池子小,里面的鱼都挤到一起了,打算挖大点儿”白溏道。

    今早喂鱼,黑鱼并着鲤鱼,还有一只不知道从哪爬来的螃蟹好是一番争抢,那个小池塘是越看越小。

    白溏怎么想,怎么觉得那条黑鱼在里面住着憋屈。

    早前,他曾发誓一直养着黑鱼,这居住环境还是给改善改善吧。

    “东家,这事别找外人了,你那个池子我就能给你挖”小六笑嘻嘻道。

    小时候,他是去过白溏家里的,知道那个池子,占地不大,再怎么扩建也大不到哪里去。

    “那咱们就说定了,下午无事的时候跟我回去一趟”白溏道,至于工钱的事情,到时候再定吧,这里人多口杂的,不好商量。

    “好嘞”

    小六应下,甩着布巾奔到楼上去收拾。

    忙过了午后,白溏带着小六回家,他自己先去池子里摸鱼,小六回自己家里拿工具。

    “白溏哥,我头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黑鱼”小六道,看着大木盆里与鲤鱼、螃蟹挤在一起的大黑鱼惊讶不已。

    “要不是因为他,我也不用扩池子”白溏笑道,拍拍黑鱼的脑袋,惹得那鱼摇头摆尾。

    “白溏哥,你真善良,要是落到我手里,我绝对把他开膛破肚做菜”小六挥舞着锄头,一边干活,一边说。

    “我就是看他威风,想着长这么大了不容易,左右不缺一口鱼食,就养着吧”白溏道。

    黑鱼救命的事情不好对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