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鱼,我所欲也 > 正文 安新居

正文 安新居

 热门推荐:
    小六双手搭在一起,以铁锹作为支撑,站在新挖好的池塘边歇息,缓解过度的劳累。

    “小六,辛苦了”

    白溏赶紧将布巾递过去,端着一碗清水一旁等待。

    “白溏哥”小六抹脸,喘气道“这池子够大了吧。”

    “够了,够了”白溏笑道。

    方塘五尺,占据了小半个院子,现在其中泥泞犹在,水位不满,不甚好看。

    “白溏哥,这池子别说养黑鱼,等过些日子咱们直接往里跳洗澡都够了”小六咕咚,咕咚喝水,看得出,累极了。

    本来,白溏和小六只打算将原来一尺见方的小池塘围着周边往外扩展一些,可是完工之后,白溏总觉得小,一次又一次开边扩土,如今,俨然开成了鱼塘。

    现下,日头沉没,天色渐暗,竟整整过去了一个下午,马上就要连上晚上了。

    “是我过分了”白溏看着黑泥坑,歉意道“小六,晚上早些回去歇着吧,店里我去看着就是了”。说着,将工钱给小六结了,还送上几份糕点,算是谢礼。

    小六干脆,歇过一会儿,打发了白溏去水仙阁,自己留下打水、填池,放鱼,好是一顿忙活。

    “你们几个命真好,碰上我白溏哥,若是落到他人家,早就被打鳞刮腮,煎炒烹炸了”小六道,蹲在池塘边,看着在浑浊池水中翻腾冒头的大小鲤鱼。

    “六小子,你娘喊你回家吃饭呢”

    管家陈伯前来找人,顶着一头全白头发,在月门外背手等待。

    “陈伯”小六唤道,扛着铁锹与人一起往前院走。

    “你跟白小子忙活了一下午,就为了挖池子?”陈伯边走,边问,脚步利索。

    “可不是,差点儿累死我”小六道。

    “对了,六子,快当爹了吧”陈伯道。

    “是啊”小六眉飞色舞,咧嘴大笑,整张脸成了花。

    “郎中给断过是姑娘还是小子吗?”陈伯问道。

    “这个没有,姑娘,小子都一样”小六道,眼瞅着孩子快生了,他也没想过,只盼大小平安。

    “说的也是,都一样”陈伯点点头“反正你们小两口还年轻,以后还有的生,天色不早了,快些回去吧,别让家人等急了。”

    “唉,陈伯您也慢着,早些歇着”小六道,急匆匆奔进家门去。

    陈伯站在大门口,眯着眼睛看了看四周,看着拐角处闪过的人影心头亮堂。点了灯,搬出了小板凳,陈伯索性在门口坐着,手里攥着大木棍,倒要看看谁敢在家门口找麻烦。

    白家姐弟两个刚要苦尽甘来,这小人们就盯上了。

    徐世美退后一步,靠着墙思索,装模作样地摇晃手中的折扇。

    “少爷,那个糟老头子守着门口,咱们也下不了手啊”董大道。

    他前日里与弟弟找水仙阁的麻烦未遂,便不敢再到店里惹人嫌,想着缓两天后再行他事,跟徐昌图报告过后,被徐世美要了过来,同他想办法找白水仙的麻烦,弟弟董二则跟徐家酒楼的大师傅,刘成,一起研究偷到的菜品,这般安排下,董大与徐世美来到白家附近踩点。

    上次,白水仙联合几个姐妹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徐氏父子好是一通冷嘲热讽,徐世美心中不快,加之,他一直宵想白水仙,想尝尝美人的滋味,心中多有计较。

    徐世美本想直接将白水仙绑了,也好得成好事,然而,从百花楼一直到白家这段路,乃是城中干道,没有阴晦之处下手,一直不能成功。

    徐世美纠结良久,才发现了白家附近的巷子,想着,在白家门口将人绑了,速速离去定不会被人察觉。

    没想到,才一冒头,就被老头子盯上了。

    他是不怕一个糟老头子的,却怕事情闹大,丢了徐家的颜面。

    白水仙已然沦落,就算是与他发生了什么,也不可能大张旗鼓在外宣扬,更不会闹上公堂与其对峙,所以这一点,徐世美是有恃无恐的。然而,他所做的事情不光彩,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果被那老头子瞧见,几声喧嚷,将街坊邻里闹出来,他就难收手了。

    徐世美自知,他的一切依仗都来自其父徐昌图,来自徐家酒楼收益,败坏家门的事情他是不会做到明面上的。

    “董大,你先在这儿盯两天,将白水仙出门归家时辰熟悉清楚,我再去安排安排,一切妥当之后,咱们再动手”徐世美吩咐道。

    “是,少爷”董大道,眼光流转。

    徐世美看他神色,心中了然,于是道“放心,少爷不会让你白干活,等成事的哪天,也叫你们兄弟两个欢快、欢快,就当是回报你们两人多年为徐家付出的辛苦。”

    “多谢少爷,多谢少爷”董大谄媚道,心头火热。

    他与董二为徐家办事多年,银子没少挣,但两人花的也快,没剩下什么,如那百花盛开的地方,虽然去过,但定然是碰不到如白水仙、玉燕、桃叶等花魁级别的人物,只找了寻常蝶粉图个一时乐呵罢了。

    如今,有机会得见、亲近美人,哪有不宵想的道理呢?

    “行了,好好看着,只要少爷我成功,你和董二少不了打赏”徐世美道,面带笑容,摇扇离去,脑中遐思不断,尽是龌龊手段。

    董大目送锦衣华袍的徐世美远去,搓搓手,紧盯着白家门口不放。

    “蠢货”

    白水仙暗骂,隐匿着身形走过董大的身旁,带起凉风阵阵,绕到不远处的巷子口,转弯现身,一路走近,身段袅娜、妖娆。

    董大见目标出现,神经紧绷,再见白水仙姿容,心中亦如徐世美般遐思不已。

    白水仙假装不知,径直走到家门口,与守门的徐伯交谈,关门入内。

    “徐伯,小白糖又干什么了?”白水仙问道。

    地上,泥痕斑斑,一路蜿蜒,定是发生过什么的,难道,她的好弟弟拆家了不成?

    “小姐,少爷今日与小六忙活了一下午,将他院子里的池子挖大了不少,已经占了半个院子大了”徐伯道。

    原来的池子小,自从多了几尾鱼之后,白溏一直念叨,徐伯也是知道的。

    “他对那几尾鱼还挺上心”白水仙道,劝着徐伯回屋里休息,自己绕到白溏的院子,去看那几个不给房租,厚脸皮,白吃白喝的。

    新居落定,池水一片昏黄,还未澄清,大小鲤鱼浮在水面上,换气、吐泡、翻腾、游动,绕着池塘边欢快不已。

    青蟹则在水底一圈又一圈巡视,承担着作为管家应当承担的责任,划片安排。

    “老大,您今天不出去啊”青蟹抽空问,脑子却在盘算什么时候将虾兵蟹将,湖蚌新荷搬到这里来。

    白得的别院,不能不好好利用啊。

    “今天被白溏折腾来,折腾去,没心情给他送银子去”黑鱼卧在池底,慵懒不已,连尾巴都懒得摆动。

    青蟹攀着池子边,绕到黑鱼面前,盯着装睡的老大暗自腓腹:明明是不想让白溏劳累,偏偏口不对心,说什么被折腾累了,自己在这儿生闷气。

    算了,左右今天能剩下一笔银子,也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还是不戳穿老大的心思了。

    “老大,施个法术把水弄干净吧,脏兮兮的,呆着也不舒服”青蟹请求道。

    黑鱼不理他,扭身背对青蟹,嘟嘟囔囔一句“自己看着办”,安心睡觉。

    晚上的时候还要去看白溏,得早些补眠。

    青蟹无奈,将甩手掌柜丢下,自己爬到岸上,吐了一会儿白沫沫,挥动钳子,只见一道青光掠过池面,池水霎时分明,清澈在上,黄泥下沉,干净了。

    “法术还不错,就是道行差了些,以后该多练习。”

    白水仙恰巧看到,不由得出声提点。

    青蟹闻言被吓了一跳,一个踉跄跌进水里。

    “多谢前辈提点”青蟹道。

    他反应过来,觉得自己在水中这般太过狼狈,在白水仙似笑非笑的揶揄中,悬身上岸,化成人形,拱手作礼,不敢怠慢。

    他已经从黑鱼口中得知,这位前辈道行甚深,更在黑鱼之上。

    “好小子,礼数周全,不错,不错”白水仙道,免了青蟹的礼数,走到池边看了看大大小小挤在一起的鲤鱼,笑道“这家子人口还真不少,怪不得鱼食没两天就吃完了,怎么不够的”,说着,抓起一把鱼食扔进池塘里。

    顿时,鲤鱼争抢吞吃,在金鲤的带领下,一家老小十分给白水仙这位前辈面子,吃得特别干净,而后一个个摇尾乞怜,沉入水中不出,将青蟹一人留在岸上应对。

    而他们的老大,黑鱼,则安心在水底合眼养神,完全不想料理岸上的事情。

    青蟹笑容满面,礼数有加,恭敬非凡,心道,这帮没良心的。

    “你不用害怕,我就是来看看,没别的意思”白水仙道“你们只要不给我弟弟添麻烦,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管不着,也不想管。”

    “多谢前辈慷慨”青蟹道。

    “嗯,就这样吧”白水仙道,接着吩咐“近些日子不太平,我怕有人找我弟弟麻烦,你帮我走一趟,看着去吧。”闪身离去。

    “恭敬不如从命”青蟹拱手败送,确定白水仙没了身影,回头瞥一眼看好戏的金鲤一家,飞身去水仙阁执行白水仙的命令。

    他可真成了管家了,哪个家都得管的,管的可真宽,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