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鱼,我所欲也 > 正文 守财奴

正文 守财奴

 热门推荐:
    鱼鳞!

    又是鱼鳞!

    白溏有些晕,举起墨绿的鳞片,头脑昏蒙中。

    “哪来的啊?”白溏直挺挺倒在床上,看着鳞片发呆。

    昨夜,他与青蟹交谈甚欢,多喝了几杯,依稀记得最后是被青蟹送回来的,怎么进到屋里来,如何爬上床的早就忘了个一干二净,这不,身上还是昨天那身衣服,直接裹着就睡了的。

    正因如此,白溏更想不明白这些铜板大小的鱼鳞从何而来了。

    白溏抓耳挠腮,一个鲤鱼打挺跳下床来,将冰凉,圆滑的鳞片撞进立柜中的小木盒里,其中,约莫有十几片的样子,都是每天早上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床上,衣服上的。

    简单洗漱,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白溏清爽出门,照旧的,先奔向厨房拿了馒头,糕点之类的,再奔向院中的“鱼塘”。

    “吃饭了”

    白溏捡起一只小木棍,搅了搅水面。

    不多时,大小鲤鱼冒出头来,金红、墨黑混在在一起,张嘴讨食,活力十足,好似一帮幼稚孩童,讨人喜欢。

    “今天咱们吃馒头,等会呢,还有荷花酥”白溏解说道,将馒头掰成小块投进水中,观看鱼儿们的争抢。

    他这一塘的鱼,来路蹊跷,不知怎么的就出现了。而且,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这帮鱼还特别的挑嘴,鱼食是不吃的,只喜欢面食,糕点。

    幸亏,家里是开食堂的,每天馒头,花卷,剩饭之类多有剩余,若是放到了其他人家,喂都喂不起的。

    鲤鱼欢快,大嘴一张,眨眼间将松软的馒头消灭,一个个排队似的挤在一起,齐刷刷看向白溏,大大的眼睛剔透,乞求不断。

    “还真学乖了”白溏笑道“也罢,既然懂事了,给点儿奖励无妨”

    荷花酥,油酥面制成,形似荷花,花瓣粉红,层层叠叠,香甜酥脆。

    昨天早上喂鱼的时候,鲤鱼争抢,摆尾摇头,水花四溅,弄湿了白溏的衣服,他也不知怎么想的,脱口而出道“你们若是听话,老老实实吃饭,明日我就给你们带好吃的当奖励。”

    没想到,这帮鱼崽子们还真听了话,行为举止好了许多,偶有翻腾而已。

    “你们老大呢”白溏随口问道。

    每日观察,他看出来了,那黑鱼在这塘子里便是个小霸王,其他的鱼、蟹多有惧怕。每当那黑鱼出来,这些小鱼纷纷退散,不敢上前的。

    鱼儿不语,只知道争抢粉色荷花瓣,生怕兄弟姐妹占了便宜。

    白溏也不指望这些鱼能给他个回应,只当喂鱼的时候当个消遣,自说自话罢了。拍拍手,将手上的糕点渣滓落进水里,白溏同鱼儿告了别,前去饭厅吃早饭。

    今天黑鱼一直沉塘不出,找不到聊天的对象,白溏的兴致也提不起来。趁着姐姐在家,正好商量商量邀请黑绍等人的事情。

    “老大,你吃吗?”青蟹问道,举着一片完整的荷花瓣,在黑鱼的嘴边晃来晃去。

    “老大,我真的对白溏没意思,你知道我最爱钱的。”

    “老大,我对人类不感兴趣,真的”

    ??????

    青蟹绕着不为所动的黑鱼,一圈又一圈,说个不停,生怕老大误会他对白溏有非分之想。

    “够了,烦人”黑鱼吐出水泡,将小螃蟹推了个趔趄。

    青蟹晃了晃钳子,顶着乌黑的眼睛再次凑了过来,锲而不舍。

    “老大,我真的对大嫂没有意思,真的,我发誓”青蟹举着钳子郑重道。

    黑鱼闻言,尾巴摆了摆,对“大嫂”那个词很受用。

    “老大,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听过后一定特别开心”青蟹赶紧道。

    “什么消息?”黑鱼打了个哈欠道,困死了。

    其实,他一直沉默不语并非仍在吃醋,都是相处了几百年的兄弟,没什么大不了的,昨日一时火冒三丈,有占有欲作祟,还有故意恐吓的成分在内。

    且不说青蟹一人同白溏有说有笑,相处甚欢,再者,青蟹将他们一帮大小留在水里,自己去吃独食的行为,就该罚。

    “老大,我跟你说”青蟹凑近道“我昨日同白溏商量,已经令他同意让咱们住入白家了”。

    “咱们不是已经住在白家了吗,多此一举”黑鱼鄙视道,翻身睡觉。

    骤然,水波荡漾。

    青蟹抱着一根水草看着反应过来的老大,暗赞自己的机智,就知道一定会立下大功劳的。

    “老二,你是说,住进白家”黑鱼窜过来,坚硬的鱼头将青蟹撞飞。

    “嗯,住进白家”青蟹努力挣扎而回,挺着白色的肚皮,横行解释昨日种种。

    黑鱼越听,尾巴摆动得越勤快。

    “老大,怎么样,这下你相信我是清白的了吧”青蟹求道,有些问题一定要弄清楚,要不然秋后算账的话,就更说不清楚了。

    黑鱼沉浸在能够光明正大接近白溏的喜悦中,完全忽略了一旁心塞、胆颤的小螃蟹。

    “老二,带上银子,咱们去好好吃一顿”

    黑鱼跳跃而出,转瞬即逝。

    “老大,刚早上啊,白溏还没到店里去呢”青蟹道,面对着空无鱼影的水波。

    又要花钱,什么时候才能白吃白喝?

    愁啊,老大要是再不把人搞到手,他们都要亏本了。

    “二哥,大哥走了没?”金鲤游过来。

    “走了,带着孩子出来吧,撞不晕了”青蟹无奈道,转而担心这帮小鱼仔子的身心健康。

    生活在大黑鱼的无理取闹之下,真是想想都要为他们的童年落泪,不知道会不会变傻。

    “孩儿们,安全了”金鲤呼喊一声。

    水波阵阵,方才躲到角落的小鲤鱼们成群结队游出来,围在自家闪亮的爹爹旁边,故意向着罪魁祸首,青蟹伯伯吐泡泡。

    “小祖宗们”青蟹拍了拍凑近的小鱼“少吃点儿吧,都该成胖头鱼了。”

    一个个膘肥体壮的,以后怕是会游不动。

    “先别管他们”金鲤摆尾,将闺女,儿子打发到一旁玩儿去,问道“二哥,你说大哥能将白溏拐到手吗?别说是在人间,就算在咱们妖界,公的跟公的能在一起的也很少啊。”

    不似人间,妖界规矩显然很少,并不禁止男妖相恋的。

    在人间,阴阳相合,是平衡,更是为了繁衍子孙,延续血脉,发展宗族,而妖不同,妖虽然也讲究阴阳之道,却是出于修炼道理,通常情况下,对血脉传承,子嗣扶养并非十分看重,如他这般生儿育女的,少而又少。大妖情淡,若是有大志向,大毅力的妖,更会为了日后飞升羽化,故意压制情感,抛却七情六欲。

    总之,妖界规矩不多,没有成文,为妖者选择自由,妖妖相恋,人妖相爱,仙妖倾心的事情遍地开花。

    “结果怎么样,我是不知道,反正挺困难就是了,白溏只当老大是个好人,是个朋友,旁的感情,现在是一点儿都没有。”青蟹道,想想白溏提到黑绍的样子,不禁觉得前途渺茫。

    好人卡再多,那也只是个好人,要想发展成恋人,这路可还远着呢。

    “二哥,你脑子快,多帮大哥想想吧,早点儿把白溏领进家门,咱们也免了提心吊胆,这小池塘可禁不起大哥几回翻腾的。”金鲤道。

    “你以为我忙活了这么半天为了谁,好心好意一片居然被当成了登徒子,我找谁说理去”青蟹道,装作受伤样子。

    再说了,你大哥也不是省油的灯,真当他只会在湖底下瞎搅和,暗搓搓的事情可做了不少呢!

    “得了吧,别装了,我还不了解你”金鲤不在意,揭穿道“你就是想早点把白溏拐进家门,免费得个好厨子,也好省下了每日前去吃饭的银钱,守财奴。”

    “守财怎么了,我要是不守财,你们吃什么,喝什么”青蟹道。

    “生吃鱼虾蟹啊,顶不济还能啃啃水草”金鲤故意道。

    “生吃鱼虾蟹?啃水草?”青蟹阴阳怪气,乌黑椭圆的眼睛转向天真无邪的小鱼,“你问问你儿子,闺女还吃得下去吗?”

    “这个,有些困难”金鲤苦恼,确实吃不下去了。

    自从到了白溏家,吃惯了白溏做得吃食,他自己都懒得啃水草了,更别提这帮嘴叼的孩子。

    “所以说,你二哥我守财有什么不好的,兜里有钱,办事不慌。”青蟹得意道。

    “二哥,说得好”金鲤点头,提醒道“大哥走了有一段时间了,你不去追一下?”

    “都怪你跟我说话,差点儿忘了”青蟹道,赶紧往外爬。

    “二哥,记得打包啊,你侄子,侄女们喜欢吃叫花鸡,多给买两只”金鲤喊道。

    “知道了,败家的”青蟹埋怨道,丢了一眼期待不已的大鱼,小鱼,盘算手里的银子。

    再苦不能苦孩子,能多买就多买吧。

    水仙阁里,因着还未到午时,客人不多,多时点了茶水、糕点的人。

    “青大哥,您来啦,黑绍在楼上,正跟我们东家聊天呢”小六笑嘻嘻道。

    “小六,先给我做上十只叫花鸡,等会儿我带走给家里人送去”青蟹道,先趁着人少把菜买了。

    “好嘞,等会儿做完了我去楼上叫您”小六道,跑向后厨告知王富贵。

    黑绍等人就是财神爷,大把大把的送银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