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鱼,我所欲也 > 正文 结挚友

正文 结挚友

 热门推荐:
    青蟹走到楼梯口,脚步一顿,转身又走了下去,找了不碍事的地方坐着,等着叫花鸡。屋里面,黑绍与白溏交谈甚欢,他还是不要去找晦气了。

    他望着门外来回走动的人们,想着以后要不要做做小生意,也好为老大追人多攒些资本。

    先说近的,他们住进白家也不能一点儿银两也不出,虽然白溏不在意,若真的那么做了,他们的脸皮也太厚了,别的不管,至少得孝敬孝敬那位前辈;

    再说远的,若是黑绍真的将白溏弄到手,他们定然要在杭州地界生活好长一段时间,至少得熬过人生百年,如果没有赚钱的营生干,早晚会引起周围人怀疑的。

    现在他们也不知道黑绍是个什么心思,日后愿不愿意让白溏得知真正身份,得多做打算啊。

    “黑绍不必如此客气,你我相识一场是缘分,该要互相帮助的”白溏笑道,语调欢快。

    他自幼与姐姐相依为命,遇到事情大多有白水仙出头顶着,自己则安心在家里切菜烹饪,研究菜谱,不关乎外物,很少与人结交,在遇上黑绍以前,能算的上的朋友唯有小六一个,这还是建立在邻里的基础上,自幼结识所致。

    为了家计,为了延续父亲的白家菜,白溏不得不在外坚强,努力在待人接物上做到游刃有余,然而,这样的心境下,他也是不想过多结交朋友的。黑绍可以算是这世上他第一个想要认真结识的人,所以,白溏从青蟹口中得知黑绍需要帮助,就急急应承下来,以获得与人进一步交往的机会。

    黑绍为人慷慨,不拘小节,细节上更显的人妥帖,热情,这样的人不得不让白溏心生向往。不知怎的,他对黑绍有一见如故之感,没来由的信任。

    今日,他得知黑绍同意入住白家,接受他的帮助,真的是从心底里开心,想着日后,黑绍等人在杭州城中定居,他就可以有一个交心的朋友了,谈天说地岂不快哉。

    “既然如此,我也不说那些个客套的话了,等会好酒好菜拼上一桌,一切尽在不言中,如何?”黑绍爽朗道。

    “黑绍痛快”白溏赞道“如此,晚些时候我便恭迎黑绍大驾光临了。”

    “哎,什么大驾,如此这般乃是我受你照顾,寄人篱下了”黑绍玩笑道。

    “按黑绍所言,届时,我这当主人的是不是要好好立下规矩刁难一番,才可让尔等兄弟进门?”白溏打趣道,彻底放下了平日里装出来的温文尔雅。

    “不知白家主有何规矩,我等若能办到,定竭力完成,不负家主期望。”黑绍道,也有调侃之意。

    白溏见他一同玩笑,心中更加欣喜,亦更觉得黑绍品性不错,十分好相处。

    恰在此时,外面传来鞭炮吹打之声,原来,是有人家办喜事,迎接娇娘的轿子正好路过水仙阁。

    白溏走到窗边观望,将黑绍招到身旁,指着下方高头大马的新郎官,试探道“不如黑绍来我白家时也这般打扮如何,高头大马,胸前红花,吹吹打打,多热闹。”

    他抬头看向黑绍,想要看看这人是否会因自己的过分言语而生不满,果然,黑绍性情宽厚,完全不在意的。

    黑绍心知他有意玩笑,于是换上不正经的表情,轻佻道“白家主这是邀请我当上门女婿吗?不知这洞房中等待的新妇可是白家主?”。

    白溏闻言大囧,本想挖苦人家,反而自己掉进坑里了,霎时不好意思,面上绯红,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哎呦,新娘子害羞了,可要为夫安慰?”黑绍俯身凑近,盯着白溏的脸面,笑意深深,甜腻腻道“娘子,可安好吗?”

    白溏被黑绍看得心悸,不自居后退一步,然而他却忘了他此时站在窗口,用力不当险些仰栽下去,幸而黑绍机警,一把将人拽了回来。

    “吓死我了”白溏后怕,“多谢黑绍救命,看来小弟言语有失,老天爷都不放过我,要罚我的。”

    “不过玩笑,何必当真,这等小事老天爷懒得管的。”黑绍道,将窗户关好,将白溏拽回桌边。

    有了这样的变故,方才的尴尬也就散了。

    白溏还有些窘迫,稍稍安定心境,想了想还是要解释解释,免得让人误会,略带歉意道“方才之言还望黑绍莫要介怀,我朋友不多,能与你结交为友心中欢快,故而有些忘形,见笑了。”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丢死人了。

    “白溏多虑了,既然你将我视为友人,当然怎么亲近怎么相处,不必在意”黑绍道,送上一杯茶水为其缓解不自在。

    “黑绍洒脱,小弟自愧不如”白溏道,饮茶静心。

    只是??????

    白溏先因黑绍答应入住欣喜,而后起了玩笑心思兴奋,再后窘迫,惊吓,这时虽然心中松快了不少,心神却难以安定的,所以心神烦乱中,一口茶没来的咽下,竟呛着了。

    “咳咳”白溏憋红了脸,看着面前茶水淋漓的黑绍,特别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史无前例地丢人啊,蠢死了!

    黑绍也被突如其来的水泼得难知应对,看着白溏,一动不动。

    两人对视,默默无言,唯有水滴的滴答声回响。

    “哈、哈、哈”

    白溏和黑绍大笑,互相指着狼狈的对方。

    “黑绍,对不住,对,不住”白溏笑意不减,卷着袖子为人擦脸,细心将被沾湿的屡屡黑发攥干。

    “无事,无事”黑绍也笑道,仰起头来由人“伺候”“白兄弟性情如此有趣,咱们以后的日子可有得欢乐了。”

    又是一阵笑闹。

    “黑绍,你先在此处稍等,我去厨房忙活一阵,咱们等会儿再谈”白溏道,得了机会赶紧离开此间。

    黑绍送人到门口,安心等待投喂,托着腮帮子坐在桌旁,嘴角带笑,回想方才白溏情状。

    有趣的紧!可爱得紧啊!

    “娘子???,呵呵”

    脸上还有白溏抚摸过的余温,黑绍不禁伸出手掌同样效仿,常听那些个湖边的才子吟唱,今日才真正知道了情之滋味,有多么的甜蜜。

    白溏的手可比白糖糕要软的多,又柔又温,虽然是碰在脸上,但是偏偏觉得全身的鱼鳞都松快。

    “老大,老大”

    青蟹推门而入,看着独自春意盎然的大哥,心头诡异。

    怪不得常有妖说,情为劫数,这不,平时甩尾一下,能让西湖翻波的小霸王竟然也有痴傻的一天,让人难以直视。

    “叫我干什么?”黑绍道,语气残留着不自觉的舒缓,温柔。

    青蟹听得全身一抖,努力镇定道“大哥,刚才我在楼下碰到了徐昌图,他要请咱们吃饭,咱们去吗?”

    “你去吧,趁机打探打探情况,套套话,凡间不比妖界,咱们虽有法术仗身,救人性命,拔刀相助,这样积攒功德的事情还能做做,其他的不能轻易施为,若是能用人间的法子将徐昌图父子二人挡下,还是多用人间的法子吧”黑绍道。

    妖有妖道,在人间行事多有掣肘,非善不可妄为,否则若引得苍天的注意,他们要倒霉的。

    “大哥,你不去吗?”青蟹问道。

    徐昌图直接入水仙阁邀请,肯定不是看到了他一个小喽啰,定然是盯着黑绍来的,只他一人赴宴恐怕效果不佳,问不出什么来的。

    “我不去,白溏已经去给我炒菜了,没空”黑绍道。

    “那以后他们若是再来邀请呢,你是去还是不去?”青蟹道。

    一次不成定有二次,徐家的人这是要撬墙角,挖客户,目的达不到怎么可能放弃,他们在徐家父子的眼里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谁能放过银子呢?

    “那我也不去”黑绍不耐烦道“今晚咱们就搬进白家,我想只要徐昌图父子没傻到家,不会纠缠的。”

    他是有“老婆”的人,别人做得菜一口都不想吃。

    青蟹看自家老大雷打不动的痴心样子,也就放弃了,一个人去徐家酒楼赴宴,反正白吃白喝,他也不亏。

    “黑绍,久等了”白溏道,身后是跟着端菜的小六。

    因为只他们两人,白溏没有做太多的菜,只挑了西湖醋鱼、杭三鲜、东坡肉、油焖笋,还有一个莼菜汤,荤素搭配。

    “白溏,辛苦了”黑绍起身,帮忙将菜品摆上桌。

    “这不算什么”白溏笑道“对了,我知道黑绍喜欢白糖糕,正在笼屉里蒸着,等饭后的时候当点心吃吧。”

    “这怎么好意思,劳烦兄弟挂心了”黑绍欢快,有人关怀的滋味就是好,美,嗯,好吃。

    西湖醋鱼,酸甜嫩滑,十分开胃;杭三鲜,滋味层叠,清香爽口;东坡肉,软而不烂,,肥而不腻;油焖笋,油亮清脆,清新自然,最后辅上一口莼菜汤,肚腹暖暖,回味无穷。

    “白溏,好手艺,好手艺”黑绍大大赞扬。

    “黑绍喜欢就好”白溏谦虚,忽而想起了什么,于是道“黑绍,你先等等,我这儿还有好东西,你定会喜欢。”

    “你如此笃定,那一定是不得了的好东西了”黑绍道,充满期待,忙不迭补吃了一口。

    既然夹起来了,就没有放下去的道理。

    “黑绍你且等着,我去去就来”白溏道,卖了个小关子,匆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