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迷失在艾泽拉斯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娜迦的复仇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娜迦的复仇

 热门推荐:
    因为时间仓促,暂时先更新一段草稿,稍后会修改为全新的章节,大家可以稍后再看这一章,若有不便之处还望大家见谅。

    ……

    尽管身体虚弱不堪,但是出于长期以来的本能,那把霜之哀伤依旧被苏晨牢牢的抓在手中。

    不过此刻这把魔剑上的黑色烈焰依旧消失,只是偶尔闪过一丝黑芒。

    “这是……”苏晨仔细的看了看手中的长剑,终于在那剑刃上发现残留这一抹绿色的东西。

    “那便是最后一剑砍中了阿克蒙德时所留下的血迹。”智脑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显得格外的兴奋。

    “这是阿克蒙德的血?那家伙的血是绿色的?”苏晨兴奋之余亦是有些惊讶。

    “嗯,你现在的血也未必还是红色的,别说这么多了,快将这血收集起来装好。”智脑连忙说道。

    苏晨顾不得虚弱,连忙挣扎着取出了一个水晶瓶,然后小心的收取霜之哀伤上的绿色血液。

    然而那血迹只是淡淡的一抹,哪怕他费尽了力气去收集,最终也仅仅只获得一滴而已。

    “这才一滴够用么……”苏晨皱了皱眉头,这次他可算是费尽了心机,差点将自己的命都搭上了,却仍是只获得了一滴恶魔之血。

    “应该可以使用一次,你也该满足了,你应该看到了阿克蒙德表现出来的力量,哪怕只能使用一次近似于阿克蒙德的力量,只要使用在关键之时,很可能便能彻底的扭转战局。”智脑说道。

    “那倒也是,只不过还是有些遗憾而已,若是能多获得一些,那所有的事情都能顺利解决了。”苏晨叹息道。

    若是能得到大量的阿克蒙德的血液,自己完全可以凭借着一次次的恶魔变身来扫清各种强敌,哪怕是死亡之翼应该也能单挑。

    “知足吧,毕竟阿克蒙德比我们现在强大太多了,若不是这次的机会,我们根本没有可能触及到他们这个阶层的强者。”智脑说道。

    “好吧,是我太贪心了……只是不知我们离开之后,那奎尔丹纳斯岛的战局会变成什么模样?”苏晨回想起刚才的战斗,亦是不禁有些后怕,若不是安薇娜在关键之时控制了太阳井的力量,中断了那召唤仪式,令得阿克蒙德还未完全成型的身躯崩溃,恐怕他都很可能会身陨当场。

    而他虽然拥有近似半神的力量,却并没有真正的半神灵魂不灭的能力,一旦死亡很可能便真的死亡了。

    “当时我们与阿克蒙德的战斗大部分都是爆发在海底,对海面上基本没有什么影响,现在阿克蒙德降临失败,我们又离开了艾泽拉斯位面,在那片战场上实力最强的应该便是龙族了吧,他们应该能处理好后续的事情,更何况还有达拉然的那群老狐狸。”智脑说道。

    “嗯……只是我有些担心安薇娜……”苏晨叹息着,却是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等我们恢复了力量就赶回去看看。”智脑的声音亦是变得落寞了起来。

    在最后时刻安薇娜成功的反转了战局,虽然这乃是苏晨原本计划中的事情,然而由于娜迦将奎尔丹纳斯岛沉入了海底,匆忙之中苏晨也难以确定自己是否完全破坏掉了那些恶魔对安薇娜的束缚。

    如果安薇娜是强行挣脱了束缚,并勉强的控制太阳井的能量,那她的结局很可能会与魔兽历史上一样……

    苏晨没有再说什么,智脑说的没错,现在他处于虚弱之中,力量还不如一个普通人,而且还身处这翡翠梦境当中,就算是想要去帮助安薇娜亦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现在他能做的事便是尽快的恢复自身的力量,然后设法离开这翡翠梦境。

    翡翠梦境虽然美丽,但是这对于苏晨而言的确只能算是一个梦境,在艾泽拉斯世界还有着太多的事情等待着他去做。

    只不过陷入虚弱状态之后,恢复的速度是十分缓慢的,上次在魔古山宝库当中与雷神大战后陷入虚弱还是多亏了身处纳拉克煞引擎内部,有着足够的能量供应,这才能让恢复稍稍加快一些,尽管如此也仍旧花费了他大量的时间,而且直到离开潘达利亚之时他的力量也没能恢复到巅峰,还是后来在路途中慢慢的恢复过来的。

    等待的日子十分难熬,在恢复了少许的力量并喝下一些太阳井的井水后,苏晨无聊之际便将那古尔丹的头颅取了出来。

    最近这家伙一直处于沉寂当中,也不知道是在考虑着什么。

    “古尔丹,我知道你能感知到周围的情况,你对我刚刚干掉燃烧军团的统领阿克蒙德有何感想?”苏晨有些得意的对着这枯黄的头颅说道。

    “很精彩,不……应该是非常精彩,你的阴险……不,你的谋略已经远远超过了那些愚昧的家伙。”古尔丹那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终于响起,只是不知道其恭维的话语当中有几分是真心的。

    “那你可愿意跟随我?”

    “当然愿意,我不是早就已经向您表示过效忠了么?”

    “我需要的是绝对的效忠,我将你带在身边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你也知道我不少的秘密,若是你敢心生异心,我并不介意立刻彻底的毁掉你,或者……将你永久的禁锢,就像耐奥祖那样。”苏晨冷冷的说道,有的事情他已经不愿再拖延下去了。

    “这……”

    “看来你还是不愿意了?不要以为你的灵魂真的有多重要,在我看来你还不如耐奥祖。”苏晨加大了手中的力度,令得这原本就已有些腐朽的颅骨顿时出现了一道小小的裂痕。

    “不,我当然愿意!我愿意为主人您做任何事情!”古尔丹的声音响起,这次却是急促了许多。

    “那就将你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所有的!包括当初基尔加丹给你的恶魔学识,还有……萨格拉斯之墓的秘密!”苏晨冷冷的说道。

    “萨格拉斯之墓?那……那里太危险了,千万别靠近那里!”在提及了萨格拉斯之墓后,古尔丹的声音里明显的有着异常,甚至带着一丝的恐惧。

    “是么,以当初的力量或许算是危险的,但是对于我来说却已未必危险,说到底那里只不过是一座被艾格文所封印的墓地而已。”苏晨冷笑道。

    如今的破碎群岛并没有大规模的恶魔出现,那萨格拉斯之墓里应该也不会有过多的恶魔。

    毕竟在魔兽的历史上,当古尔丹死在了萨格拉斯之墓后,血魔曾经带着其兽人和死亡骑士部队进入过萨格拉斯之墓,甚至还带走了萨格拉斯权杖,同时也带走了古尔丹的头颅,后来伊利丹在获得了古尔丹的头颅之后,更是深入了萨格拉斯之墓,并最终获得了萨格拉斯之眼。

    既然血魔和伊利丹都能进入其中并有所收获,那苏晨以他目前所拥有的力量,自然并不难进入其中,更何况他手中还掌握着庞大的亡灵天灾部队,完全可以一路扫平所有的恶魔。

    “好吧……既然主人你想要进入那里,我自然会将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知主人您,当初我也是从麦迪尔那里获得萨格拉斯之墓的信息的,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隐藏在麦迪文体内的萨格拉斯灵魂故意将那萨格拉斯之墓的秘密告诉了我,那个墓地当初被艾格文封印时布下了极为强大的结界,令得艾泽拉斯所有的生物都无法入内,而我……并不属于艾泽拉斯,因此麦迪文……或者说他体内的萨格拉斯便选中了我,说起来也是可笑,我费尽了心机,并带走了近一半的兽族大军,导致了兽人最终的兵败,结果却只是做了一个可悲的开门人!”古尔丹的声音沙哑中带着一丝的悲愤,显然是不满自己的命运。

    “那怨不得别人,是你自己过于贪婪,在自身的力量不够的情况下便试图去攫取太过强大的东西,结果便有了今日的结局,你最好将你在萨格拉斯之墓所见得的一切都详细的说出来,我想那次的经历对你应该是刻骨铭心的吧,哪怕过去了这么久,估计你也不会忘记。”苏晨冷笑道。

    “我当然不会忘记,我就算忘记了所有的事情,也不会忘记……当初我率领着自己的暴掠氏族以及部分影子议会里的强大术士进入萨格拉斯之墓,在刚靠近那扇大门之时便已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力量,那是萨格拉斯所留下的,我能感觉到自己在那力量之中变得更加强大,但是当我打开了那扇门之后,一切都变了,萨格拉斯欺骗了我……”古尔丹的声音终于缓缓的恢复了平静,开始叙说起其当初进入萨格拉斯之墓时的情景。

    苏晨一边慢慢的恢复力量,一边听着古尔丹所回忆的信息,不过古尔丹的描述虽然十分详细,但是其见闻却在半途便终止了……这家伙并没能彻底的深入萨格拉斯之墓便被那里面狂暴的恶魔所杀死了。

    “萨格拉斯应该是想让古尔丹去开启那墓地,并利用他残余的力量制造出传送门以便让燃烧军团降临的,只不过那墓地里应该出现了一些异变,不仅出现了一些奇怪的怪物,甚至连里面的恶魔也变得异常的疯狂,从而导致了古尔丹被杀,而古尔丹则以为自己乃是受到了萨格拉斯的欺骗。”智脑暗中分析道。

    “嗯,应该是这样的,结果便导致了阿克蒙德不得不费尽心机将几十年前的古尔丹强行传送到了艾泽拉斯,然后继续完成了这个任务,只不过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因为我们的到来而发生了改变,那萨格拉斯之墓的结局也应该要改变一下了,我们不仅要去夺取那萨格拉斯之眼,而且还要彻底的夺取萨格拉斯被封印在那里的身躯!”苏晨暗自下定了决心。

    虽说这次得到了阿克蒙德的一滴血液,但是那数量太少,根本就不够用,而再度召唤阿克蒙德或是基尔加丹是不可能的,他唯有将获得强大恶魔之血的希望寄托在那萨格拉斯的化身尸体之上了。

    ……

    尽管身体虚弱不堪,但是出于长期以来的本能,那把霜之哀伤依旧被苏晨牢牢的抓在手中。

    不过此刻这把魔剑上的黑色烈焰依旧消失,只是偶尔闪过一丝黑芒。

    “这是……”苏晨仔细的看了看手中的长剑,终于在那剑刃上发现残留这一抹绿色的东西。

    “那便是最后一剑砍中了阿克蒙德时所留下的血迹。”智脑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显得格外的兴奋。

    “这是阿克蒙德的血?那家伙的血是绿色的?”苏晨兴奋之余亦是有些惊讶。

    “嗯,你现在的血也未必还是红色的,别说这么多了,快将这血收集起来装好。”智脑连忙说道。

    苏晨顾不得虚弱,连忙挣扎着取出了一个水晶瓶,然后小心的收取霜之哀伤上的绿色血液。

    然而那血迹只是淡淡的一抹,哪怕他费尽了力气去收集,最终也仅仅只获得一滴而已。

    “这才一滴够用么……”苏晨皱了皱眉头,这次他可算是费尽了心机,差点将自己的命都搭上了,却仍是只获得了一滴恶魔之血。

    这才一滴够用么……”苏晨皱了皱眉头,这次他可算是费尽了心机,差点将自己的命都搭上了,却仍是只获得了一滴恶魔之血。

    “应该可以使用一次,你也该满足了,你应该看到了阿克蒙德表现出来的力量,哪怕只能使用一次近似于阿克蒙德的力量,只要使用在关键之时,很可能便能彻底的扭转战局。”智脑说道。

    “那倒也是,只不过还是有些遗憾而已,若是能多获得一些,那所有的事情都能顺利解决了。”苏晨叹息道。

    若是能得到大量的阿克蒙德的血液,自己完全可以凭借着一次次的恶魔变身来扫清各种强敌,哪怕是死亡之翼应该也能单挑。

    “知足吧,毕竟阿克蒙德比我们现在强大太多了,若不是这次的机会,我们根本没有可能触及到他们这个阶层的强者。”智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