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迷失在艾泽拉斯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英灵殿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英灵殿

 热门推荐:
    因为时间仓促,暂时先更新一段草稿,稍后会修改为全新的章节,大家可以稍后再看这一章,若有不便之处,还望大家见谅。

    ……

    风暴峡湾的天气正如其名字一样狂暴而诡异。

    苏晨来到风暴峡湾时便正好遇上一场暴风雨,整个峡湾都处于一片烟雨朦胧之中,这让刚从秀美如同林园的苏拉玛城出来的苏晨颇有些不适应。

    “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海拉……”苏晨暗忖着,自从见过了大魔导师艾利桑德之后,他便知道这真实世界的破碎群岛与游戏中肯定有着巨大的差异。

    正在他由于不决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苍老而有些沙哑的声音。

    “很久没有见到这么强大的勇士来到这里了!”

    苏晨心中一惊,连忙回头望去,却是一个满脸白须的维库老人,其身上披着一件硕大的蓑衣,在这暴雨中显得格外的落寞。

    不过苏晨却并不会对这维库老人有半点的怜悯之意,因此以智脑目前的探测能力,竟然都没有发觉这老头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后的!

    “咳咳……我只是路过这里而已……”苏晨有些讪讪的说道,同时让智脑立刻对这维库老头进行详细的扫描。

    “从外表来看……这就是一个普通的维库人。”智脑很快便有了结果。

    “我看勇士骨骼清奇,绝非凡人,”那维库老头却是依旧对苏晨赞赏有加。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苏晨转身便准备离开。

    “你的确只是个普通人,但你的那条手臂可不普通,可惜啊,一般人不会运用,白白的浪费了一件神物。”维库老头的声音依旧在身后响起。

    “手臂?”苏晨兀然驻足,他自然清楚对方说的手臂并不是他的手臂,而是那‘提尔之手’!

    “你能让我进一步使用那手臂?”苏晨转过身来,重新望向了这个维库老头,对于这家伙的身份,哪怕智脑无法探测出来,他也能肯定正是奥丁了。

    他原本不想一到风暴峡湾便与奥丁拉上关系,除了他对刚愎自用而且太好面子的奥丁没有什么好感之外,他更担心海拉与阿克蒙德进行合作。

    阿克蒙德如今需要足够多的能量和手下,除了苏拉玛城之外,控制着幽冥深渊的海拉恰好也能提供这些东西!

    因此苏晨更急着去找海拉,而奥丁这边他则完全不用着急,反正这家伙真正的身体和力量都被封印在英灵殿中,不会对局势造成什么影响。

    然而如今这老头一见面就点明了他身上有着提尔的手臂,这便迫使他不得不停下来认真的面对了。

    苏晨得到那提尔之手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尽管在智脑的解析之下,掌握了部分的秩序规则后,他已经能够驱使一下那提尔之手,然而那仅仅只是最为基本的运用,只能发出一道堪称细微的白色光芒来进行攻击而已。

    身为秩序之王提尔最为重要的手臂,这提尔之手的力量自然不会仅有这么一点!

    ……

    苏晨终于见到了艾利桑德,只是一时仍难以分清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究竟是她的真身还是分身。

    不过既然她愿意出来见自己,那便说明自己的确是说动了她。

    “你应该相信我的话,毕竟多一个选择总是好的,若是情况已无可挽回,我并不介意你去追随燃烧军团。”苏晨一边喝着美味的葡萄酒,一边望着面前的艾利桑德。

    这位统治着苏拉玛城的大魔导师有着极为性感而优雅的身段,不过额前却垂着一道薄薄的面纱,以至于难以看清其具体的容颜。

    苏晨通过智脑倒是可以十分清楚的看到她的外貌,尽管成为夜之子后,这些精灵的外貌发生了一些变化,但依旧十分秀美。

    “是么,可是我之前见到过你,不是说预言中,而是……就在苏拉玛城外,你与那些娜迦在一起!这又该如何解释?”艾利桑德冷冷的望向了苏晨。

    苏晨立刻笑道:“原来你能够清楚的看到城外的事情,我想当时用魔法探查我那条冰霜巨龙的也是大魔导师你了,好吧,我的确是与那些娜迦有着联系,要知道敌人其实并不是永远不会发生变化的,有的时候敌人的敌人也是可以进行利用的,实际上那些娜迦正是在我的劝说下才放弃了继续攻打苏拉玛城,这可是我对苏拉玛城的绝对的诚意呢。”

    “是么,王子殿下你既然连敌人都可以利用,那想必也会利用我们了……殿下你太过功利,我们夜之子很难相信你。”艾利桑德十分直接的说道,显然这些夜之子常年困居于此,连交流都已失去了委婉。

    “功利?或许是吧,在面对强大的敌人时,不功利一点根本就活不下去,这就像你准备投靠燃烧军团一样。”苏晨笑道。

    “我只是与燃烧军团进行一些合作,并不是投靠。”艾利桑德沉声道。

    “嗯,我知道,其实你我都是同一类人,都只是想要好好的守护住身边的人,为此很可能会不顾任何的道德与规则,你我之间可以说是合作,也可以说是互相利用,不过终究比成为敌人要好,而且也肯定比与燃烧军团进行合作要好。”苏晨笑着将已经空了的酒杯放到了精美的桌子上。

    “是么……”

    “当然是的,我想大魔导师你一定也已看出阿克蒙德早已受了伤吧,他躲到破碎群岛来就是想要恢复他的力量,不过既然我都知道他在这里,同样很多人都会知道,龙族的大军很快就会来到这里,阿克蒙德现在不是龙族的对手,他很快便会被送回扭曲虚空,我想苏拉玛也同样挡不住龙族,因此苏拉玛城最好的合作对象还是我与龙族这一方。”苏晨说道。

    “你在威胁我?”

    苏晨轻轻摇头道:“不,我只是在提醒大魔导师,你就算是想要与燃烧军团合作,那也要看到了燃烧军团的实力才行,否则恐怕还不如艾萨拉,至少当初的艾萨拉亲眼见到了燃烧军团与萨格拉斯的力量。”

    “好吧,正如王子殿下所说的那样,我们的所作所为不过只是想要守护身边的人而已……”艾利桑德发出了一声叹息。

    “大魔导师是聪慧之人,那请问阿克蒙德现在在什么地方?”苏晨询问道,他早已能肯定悄悄进入苏拉玛城的恶魔多半便是阿克蒙德本人了,毕竟那暗夜井绝对是破碎群岛最近的能量汇集之地。

    “阿克蒙德已经离开了,他想要使用暗夜井的力量,但是被我拒绝了,正如王子殿下你所说的那样,阿克蒙德应该受了很重的伤,所以他并没有坚持索要暗夜井的能量,在王子殿下你到来之前他就已经离开了。”艾利桑德说道。

    “阿克蒙德已经离开了?那他可有说要去什么地方?”苏晨闻言不由皱眉,在他看来阿克蒙德急需补充能量,绝对不应该这么快的放弃掉暗夜井才对。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是直接使用传送术离开的,苏拉玛的魔法结界对他并没有什么用处,不过从残余的魔力波动来看,他传送的方向应该是北方。”艾利桑德淡淡的说道。

    “北方……”苏晨的脑海里立刻便浮现出了破碎群岛的地形,苏拉玛城的北方乃是至高岭和风暴峡湾。

    至高岭的地名虽然吓人,但是那地方除了一群无知的牛头人之外并没有重要的东西,至于那耐萨里奥的巢穴应该也不至于让阿克蒙德看上眼,倒是风暴峡湾更可能引起阿克蒙德的注意。

    毕竟那地方有着海拉的幽冥深渊和奥丁的英灵殿,而阿克蒙德有可能会去寻找的多半便是海拉。

    对于海拉此人,苏晨亦是有些头痛。

    说起来海拉自己也算是个受害者,奥丁将她当做奴隶一般对待,甚至还强行将她转化为了瓦格里形态,其会产生反抗也算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若是在以前,苏晨甚至愿意让她继续与奥丁斗下去,然而如今阿克蒙德的出现,令他不敢有任何的大意,毕竟一旦让阿克蒙德开启了萨格拉斯之墓,将大量的恶魔传送过来,那便会让早已疲于奔命的龙族联军再多上一重负担,甚至有可能成为压垮整个联军的最后一根稻草。

    苏晨需要的是能够将一切事情都控制在自己可以掌控的范围之内,就像今日的苏拉玛城,他可以软硬兼施的迫使艾利桑德与他进行合作,将一切的可能都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大魔导师应该对北方的风暴峡湾有所了解吧?”苏晨并没有立刻离开苏拉玛城,而是自己再倒了一杯葡萄酒,重新坐下与艾利桑德聊了起来。

    “我无法离开苏拉玛城,对外面的事情并不怎么了解。”艾利桑德虽然答应与他合作,但是显然并不怎么情愿,尤其是苏晨最后还搬出了龙族的势力来压制她。

    苏晨笑了笑,依旧温和的说道:“夜之子只是不能离开暗夜井太久而已,短暂的离开肯定不会有事的,以大魔导师你的能力,可以轻松的传送到这破碎群岛的每一个角落,更何况……你还拥有强大的分身术,就像你现在与我交谈的这个分身一样,你完全可以让无惧生死的分身去帮你进行探索吧。”

    “你竟然知道我的分身术?”艾利桑德立刻露出了疑惑之色。

    “在艾萨拉那里见过几次,那家伙甚至能用分身就压制住半神级别的强者,所以我对分身术也十分感兴趣,因此便多研究了一下,大魔导师你所研究的魔法传承自上古之时的卡多雷帝国,会分身术应该也十分正常。”苏晨并不怎么在意的说道。

    “艾萨拉……她的确十分强大,我也只有在这暗夜井附近才敢与她抗衡……我对风暴峡谷那边的情况其实了解并不多,那个地方有着十分强大的存在,或许力量还在艾萨拉之上。”艾利桑德说道。

    “哦,你难道对那片峡谷没有一点好奇心?”苏晨笑道,他可不相信艾利桑德在这破碎群岛上待了几千年会不去仔细研究风暴峡谷的情况。

    这次艾利桑德却是陷入了沉默,好一会才抬头道:“那边的事情你可以去问海拉。”

    “海拉?你认识她?”苏晨暗自一惊。

    “嗯……她也是个可怜之人。”艾利桑德微微点了点头,看起来竟是似乎知道不少与海拉有关的事情。

    “你们之间……有联系?”苏晨刚问出这一句,立刻便决定自己太傻。

    他之前对这破碎群岛的了解依旧还是受到了游戏内的信息的一些影响,然而在这真实的艾泽拉斯世界里,艾利桑德与海拉同处这小小的破碎群岛,而且又同样实力非常强大,她们之间若是没有联系,那傻子也不会相信。

    “以前有过联系,也常一起喝酒聊天,不过几千年过去了,该聊的早已聊完了,因为没有什么新的有趣话题可以聊,我们之间已经有上千年没有见过面了。”艾利桑德十分随意的说道。

    苏晨闻言不由嘴角微微抽搐,这些寿命悠长的家伙就是可恶啊,说话间动辄就是上千年的时间跨度。

    “海拉的事情我也有所了解,对于她的遭遇深表同情,既然来到了破碎群岛,我也很想与她聊聊,不知道大魔导师你能不能帮忙引荐一下?”苏晨说道,这艾利桑德与那海拉之间的关系已经存在几千年,估计用闺蜜一词都已难以形容了吧。

    “你会同情海拉?她对于泰坦守护者和龙族而言估计跟叛徒差不多吧。”艾利桑德冷笑道,显然并不相信苏晨所说。

    “这你就说错了,龙族如果视海拉为叛徒,早就过来将她消灭了,至于泰坦守护者……那些家伙现在是我的敌人。”苏晨苦笑道:“而且还是最大的敌人。”

    “泰坦守护者是你的敌人?你究竟是站在那一边的?”艾利桑德皱了皱眉头,露出了疑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