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迷失在艾泽拉斯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永生大教堂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永生大教堂

 热门推荐:
    因为时间仓促,暂时先更新一段草稿,稍后会修改为全新的章节。

    ……

    “你们快退出这里!”苏晨焦急的对梅迪尔丽说道,月神的眷顾虽然能让她减少受到的伤害,但是肯定无法让她在海水中呼吸。

    “可是你……”梅迪尔丽依旧紧紧拉着苏晨的手。

    “我没事,我都在海底战斗过好几次了。”苏晨笑了笑,连忙将辛德拉苟萨召唤了过来,让其带着梅迪尔丽和那些夜之子离开这冥狱深渊。

    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也发现了一些不对,立刻便让其余的龙族部队将其他人纷纷带离这里。

    虽然这冥狱深渊在进入之后没有海拉的允许便无法出去,但是如今那出入口却早已被红龙女王强行破坏,早已失去了原有的封印效果。

    当那无尽的潮水带着震耳欲聋的声音呼啸而至时,苏晨带来的那些人都已经全部离开了这冥狱深渊,此刻在这里仅仅只剩下了苏晨和红龙女王。

    “女王陛下,你怎么不离开?”苏晨有些担忧的询问道。

    “王子殿下放心好了,一点海水还影响不到我,我倒想看看海拉这女巫到底强大到了何等的地步。”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颇为自信的说道。

    “嗯,陛下还是要小心一点,那阿克蒙德也在这冥狱深渊里。”苏晨提醒道。

    与此同时那体型巨大的海拉已经随着那骇人的潮水而来,其狰狞的面容看起来十分愤怒,显然是对于红龙女王毁掉了这冥狱深渊的入口极为不满。

    “你们所有人都该死,我要诅咒你们所有的人!”海拉那尖锐而刺耳的声音响起,同时无数的触手从地下冲了出来,试图将苏晨和红龙女王缠绕住。

    “就凭这些东西么?那些上古之神可比你强多了。”红龙女王此刻乃是红色巨龙的外形,根本就没将这些触手放在眼中,任由其缠绕在腿上,然后只是轻轻的一挣便已将所有的触手都扯断了。

    旁边正不断用霜之哀伤削砍着身旁触手的苏晨不由感慨不已,有这种顶级的强者参战,那战斗便会简单太多。

    不过海拉那巨大的身躯也终于随着潮水冲到了面前,在她的身体周围有着大量腐朽的船只,正随着那潮水不断的起伏着。

    苏晨正准备再劝说这海拉,却不料其直接便张开了嘴,一片紫色的液体已经朝着苏晨吐了过来。

    “这也太恶心了……”苏晨不由打了个寒颤,别人的吐息好歹都是火焰之类的,而海拉这吐息看起来就像是口水或是呕吐物,他不敢也不愿进行抵御,连忙利用闪现术躲开了海拉的进攻。

    红龙女王见状已经快速的冲了过来,不过身处海水之中,她也难以使用自己的火焰吐息,只能一边使用着水系的魔法进行攻击,一边直接便用利爪抓向了海拉。

    “这里是属于我的死亡之海,就算你是守护巨龙也得臣服于我!”海拉立刻便毫不畏惧的迎面而上,竟是直接抓住了红龙女王的龙爪,然后双方便开始在这海水之中翻滚扭打起来。

    对于她们这个级别的强者而言,大多有着非常强大的魔法抗性,一般的魔法已经用处不大,最多也就起一些干扰或是辅助作用,相比之下近战能力反而尤为重要。

    苏晨却是有些担心红龙女王不适应这海水中的战斗,毕竟艾泽拉斯的龙族只是天空霸主,并不是海洋霸主,因此他也连忙冲上前去帮忙。

    以他目前的身体强度,虽然还不足以与红龙女王和海拉这种顶级的泰坦造物相比,不过凭借着智脑的各种提示,他倒也不用担心受到什么大的伤害。

    唯一令他郁闷的是那海拉的身体实在太过巨大,已几乎与巨龙形态的阿莱克斯塔萨相仿,而且身上还有着大量腐烂的船只或是海洋生物的外壳来充当盔甲,这使得苏晨很难伤及到她。

    “看来体型果然也很重要啊,难怪那些泰坦一个个都有着极为巨大的体型……”苏晨心中感慨着,以他目前的体型以及霜之哀伤的长度,即便是砍在海拉的身上也没有什么用处。

    若是使用那恶魔变身的能力,倒是可以使自身的体型变得与那些庞大的恶魔差不多,连霜之哀伤也能变得十分巨大,然而此刻身边有红龙女王在,他自然不能那样做。

    “或许得找个可以正常变大体型的魔法来学一学。”苏晨暗忖着,那样的魔法并非没有,像阿克蒙德便可以随意的变化自己的体型,其在上古之战中与白鹿玛洛恩战斗的时候便使用了这种能力,而在矮人当中也有着天神下凡这种强大的技能可以短时间的让自己的体型变大。

    阿克蒙德的技能目前应该难以学会,但是那矮人的天神下凡能力却可以找个机会去学习一下,反正自己如今与矮人们的关系比较好,尤其是他在控制了亡灵天灾之后,便已让人去寻到了穆拉丁·铜须,并将其送去了与布莱恩·铜须见面,只是不知道其记忆是否已经恢复。

    红龙女王与海拉的战斗十分激烈,影响亦是极为巨大,整个冥狱深渊内已是波涛汹涌,其中大部分的浪涛都是二人的战斗所致。

    “王子殿下,你不用担心我,海拉的魔法奈何不了我,你快去寻找阿克蒙德的下落。”阿莱克斯塔萨的声音出现在苏晨的耳畔,应该是她在战斗中进行了传音。

    “好。”苏晨也知道自己在这二人之间的战斗中帮不上太大的忙,立刻便脱离了战场,向着这冥狱深渊的深处而去。

    之前他虽然也率领部队在这冥狱深渊里战斗了很长的时间,但是实际上一直都没有离开那冥狱深渊的入口太远,对于这冥狱深渊的深处并没有太多的了解。

    随着苏晨在海水中的快速前行,智脑也开始全力对周围的环境进行探测,以便寻到那阿克蒙德的藏身之所。

    然而令苏晨有些意外的是当他前进了很远之后,也依旧没有发现这冥狱深渊的尽头,同时也并没有发现阿克蒙德的踪迹,沿途倒是看到大量的恶魔尸体漂浮在那海水之上,看起来竟是像是被淹死的一般。

    甚至连那只三首猎犬亦是在海水中拼命挣扎着,以便让其庞大的身躯不沉没下去。

    “这鬼地方到底有多大啊……”苏晨心中有些担心,这幽冥深渊的范围广漠得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估计海拉这数万年来一直都躲在这里不断的开辟着这冥狱深渊的空间了,你说以她的实力,几万年的时间里能开辟出多宽来呢。”智脑亦是有些抱怨,这一战他和苏晨几乎毫无收获。

    “不管了,顺着这潮水来的方向过去看看。”苏晨咬了咬牙,再度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不过令他极为无语的是这一路前行,似乎一直没有尽头一般。

    “这会不会是海拉得某种魔法或者是幻境?”苏晨有些心惊,因为以他的速度,已经冲出太远的距离了。

    “海拉最擅长于封印和禁锢之术,那都与空间有关,或许这冥狱深渊的确是融化了某种空间魔法,甚至是某种空间规则,导致这里看起来像是永无尽头。”智脑沉声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苏晨皱了皱眉头。

    对于海拉,他实在了解不多,更不清楚对方的具体能力。

    “看来只能放弃继续进行探索了,这种情况下想要找到阿克蒙德是完全没有可能的,我们回去找海拉,希望红龙女王能够击败她吧,唉……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和能量。”智脑有些沮丧的说道,这次就算是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次还完全没有什么收获。

    “也不算是完全没有收获吧,我们这一路上好像吸取到了大量的灵魂。”苏晨说道。

    之前的战斗中他便利用霜之哀伤吞噬了大量维库人的灵魂,而这次在这海水中更是吸取了大量残破的灵魂,这些灵魂应该是被海拉拘禁于此,不过由于海拉召来了无尽的海水,再加上其与红龙女王的激烈战斗,导致这些灵魂都脱离了原来的囚笼,在这冥狱深渊里乱飞。

    而苏晨在经过的时候自然顺便利用霜之哀伤吞噬了这些早已毫无意识的残破灵魂。

    他一直都对霜之哀伤的来历以及能力有着极大的兴趣,可惜这东西来自燃烧军团,在艾泽拉斯世界根本就没有任何与之相关的信息,他唯一知道的便是这魔剑当中似乎有着沉睡的灵魂,而且应该十分喜欢吞噬其他的灵魂,当初甚至还主动吞噬过一个巨魔神灵的灵魂。

    “嗯……这把剑似乎真的出现了一些变化,似乎……更重了。”智脑的声音里亦是带着些许的惊讶。

    “那不会就是灵魂的重量吧?”苏晨对此有些好奇,据说灵魂也是有着重量的,只是非常轻。

    “那就不知道了,不过你可以仔细的看看这把剑的剑身,那几个符文跟以前不一样了。”智脑提醒道。

    “真的么?”苏晨心中一惊,连忙仔细看去,果然发现那剑身上所篆刻的符文已经有了一些变化,尽管那变化十分细微,但以他目前的实力依旧可以分辨出来了。

    “这剑身上的符文竟然还会变化?这是不是说明这剑中的灵魂快要苏醒了?”苏晨心中有些兴奋,对于他而言,这把剑的重要性已经与智脑差不多了。

    “谁知道呢,我早就研究过了,那剑身上的符文并不是恶魔的符文,而是泰坦的符文,虽然只有几个,但是其中很可能蕴含着内容极为庞大的信息,可惜目前我们还没有获得其他的泰坦符文,很难对此进行研究。”智脑说道。

    苏晨对此亦是有些遗憾,尽管知道这把霜之哀伤很可能有着惊人的秘密,但偏偏就是无法获知。

    “或许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应该知道,毕竟这把剑就是基尔加丹扔到艾泽拉斯来的。”苏晨暗忖着,不过现在想要从阿克蒙德或是基尔加丹口中获得信息还是太难了一些,那甚至比获得他们的血液还要难上几分。

    当苏晨一路吸取各种残破的灵魂,重新回到原来的战场时,却发现红龙女王与海拉之间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红龙女王已经变化为了精灵的外形,凌空立在海面上,看起来皎然出尘。

    “陛下,那海拉呢?”苏晨见状连忙询问道。

    “她逃走了,不过……她的身体已经崩溃了,实力会受到很大的影响。”阿莱克斯塔萨说道。

    “身体崩溃了?陛下是说她的灵魂逃走了?”苏晨心中一喜,这一战看起来是红龙女王大获全胜啊。

    “可以这样说吧,不过海拉原本就只剩下灵魂,当初奥丁强行将她转化为了瓦格里,她便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身躯。”阿莱克斯塔萨说道。

    “是么……可她之前好像有着实体的身躯。”苏晨闻言不由皱眉,他对瓦格里颇为熟悉,哪怕是现在奥丁手下那所谓的瓦格里之神艾尔也并无实体,只是其身躯受到特殊魔法的保护,处于灵魂与实体之间。

    “那是她自己为自身重塑的身躯,唉……她恐怕也是经历了极大的痛苦才得以重新获得了新的身躯,不过似乎那新的身躯受到了某种限制,无法离开这冥狱深渊太远。”阿莱克斯塔萨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的怜悯。

    苏晨自然十分清楚这位掌握着生命规则的红龙女王拥有最伟大的仁慈之心,眼下的情况恐怕是对那海拉产生了怜悯,否则估计海拉很难从阿莱克斯塔萨手中逃走。

    “陛下,那海拉逃去哪里了?”苏晨心中忽然一动,若是那海拉目前身躯崩溃,只剩下灵魂,那或许便是自己收服海拉的最佳时机,即便是实在不行,也可以让霜之哀伤将其吞噬,以后再慢慢进行控制。

    “我也不是很清楚,很可能还在这冥狱深渊之内,你可找到那阿克蒙德的踪迹?”阿莱克斯塔萨有些关切的询问道。

    相比于海拉,红龙女王显然更在意恶魔的踪迹。